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淫娃小依.

“你天生就是个贱货,千人操万人插的破鞋……

“啊,是,小依是贱货,是喜欢被千人操万人插的贱货……”

“嗯,要说自己的全名哦……”

“是,是,吴,吴诗依是个贱货,喜欢被千人操万人插,啊,啊……”

记忆中,每次让阿杰玩过之后,都会被他带到他家楼顶的天台上,光着身子,只穿一件衬衣,有时甚至什么也不穿,就这么无耻的靠着栏杆,赤裸裸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揉弄着自己……乳房、大腿、私处……让他用一台老旧的便携式相机把自己刚刚被他干过的,下面还满是精液的淫荡模样全部一一拍下……

他说的一点都没错!现在。很多年过去了,21岁的我也已经真的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耻贱货,每天,我被数不清的男人玩弄,甚至,还成了地下小电影里淫荡的女主角……

“啊,不要……”

压在我身上的男人已经开始喘着粗气,在我体内做最后的抽动……

为了减少开支,组织把电影的拍摄直接就放在了我自己家的车库里……

男人粗大的鸡巴跳动着,在我腻滑不堪的阴道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那里,早已混合了至少六个男人污浊的发泄!

“贱货……”

旁边,又一个高大的强壮男人走了过来,粗暴的将我抱到我停在一边的汽车的引擎盖上,大张着分开了双腿……

几个人围了过来,淫笑着对着镜头,将一把检修用的扳手捅进了我流淌着精液,大张着的阴道……

“啊,啊……”

我颤栗着,被一下插入体内的冰凉的金属刺激得高潮连连……

螺丝刀、卡尺、起子……

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工具依次插入我的体内,深深地抵入到我体内的最深处、然后抽动、搅弄,阴道和肛门全都不放过……

就在自己兰色的标致车的引擎盖上,我一丝不挂的仰躺着,让他们将自己彻底暴露出的下体变成了一个淫秽的工具箱……

“啊,啊……”

当他们最终将一个足有五六公分粗,近二十五公分长的喷漆罐几乎整个塞进我的身体时,我终于支持不住,抽搐着,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正被两个男人面对面同时夹着,双脚离地,两根火热的鸡巴正一前一后的同时插在我的阴道和肛门里凶狠地抽动着……哦,还不止是这样,在我的体内深处,火热的鸡巴顶着的最深处却是冰凉一片……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哦,不,哦……他们一定对我干了什么?

我嘶叫着,被身体内奇异的冰凉和火热折磨得抽搐着,高潮连连……

终于,前面的男人停了下来,抽出了他渐渐变软的鸡巴……

我被抱到地上放着的一个小桶前,后面的人继续把鸡巴插在我的肛门里,一边抽动,一边大张着扒开了我的双腿——伴随着精液,体内的那块冰凉缓缓滑出,落入桶中,发出清脆的“叮”的一声……

是冰块,原来是冰块,他们竟然在我的体内塞入了冰块!

“不要……”

一边,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其他人立刻围了过来,淫笑声中,我眼睁睁地看着其中的一个再次从旁边的冰桶中取出冰块,一颗一颗的塞入我胯间豁张暴露的阴户……

“不,啊,不……”

这一次,他竟然一下塞入了五、六粒之多……

“贱货,今天让你爽个够……”

他狞笑着,猛地将早已硬挺的鸡巴对准了我绽开的阴户,深深地插了进来……

“啊……”

我长长的嘶叫着,细细的腰肢猛的高高挺起,被一粒粒直抵入腹的冰块和火烫的鸡巴插得颤栗着,剧烈抽搐不已……

很快,我就在前后两支鸡巴的同时进攻下再度失去了知觉……

不断的换人,不断的有新的冰块塞入我的体内……

期间,我也会在强烈的刺激中短暂的醒来,但随即,就会在不断的高潮中再次抽搐着,陷入亢奋和昏迷……

我已经不记得这是他们给我拍摄的第几部地下小电影……

没多久,我就在网上看到了自己主演的这部影片,标题是——淫娃小依最新系列——车库里的爱,我注意到,影片下面的序列号是NO:92……

几天后,他们告诉我,电影很受欢迎,他们还要再给我拍一集续集……

正式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吴诗依,今年21岁,158CM高,44。5KG重。

虽然已经被很多很多的男人玩过,还在H大读三年级的我身材却依然很好,皮肤又细又白,嫩的可以掐出水来。长头发,大眼睛,从表面上看,一点都看不出我其实是个谁都可以上的那种贱货——玩过我的人都说我长得很像蔡依林——腰细细的,屁股翘翘的、但两个奶子却比她还要大很多,而且比她要骚的多,只要一脱掉衣服,下面立刻就水汪汪的,是那种让人怎么操都操不够的天生的贱货……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天生就骚,但,反正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是很多男人玩弄的对象了……

“你绝对是个天生的贱货!像你妈妈一样!”

每次,当胡叔叔把我脱光了抱到他怀里的时候,他就是这样说的……

只要妈妈不在家,他都会这样把我脱光了,抱着,然后一边用他粗粗的手指玩弄着我下面前后两个柔嫩的小穴,一边让我舔他的鸡巴……

那一年,我11岁!

胡叔叔告诉我,当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妈妈就经常抱着我,光着身子到他那里让他玩弄了……

“你是吃着你妈的奶和我的精液长大的……”他不时地会给我看他那些已经有点泛黄的旧照片——照片上的妈妈年轻又漂亮,赤裸裸的,用各种姿势暴露着,其中,真的有好多是她一丝不挂地抱着我,一边喂奶,一边用淫荡用各种姿势让胡叔叔玩弄的镜头,口交、插穴、插肛门,什么不要脸的样子都有……甚至,里面还有她让还是婴儿的我吸吮胡叔叔的鸡巴、甚至是让他在我的小嘴里面射精的镜头……

“嘻嘻,小骚货,你不知道,那时候你有多喜欢吃你胡叔叔的精液呢……”

“唔,唔……”

我一边努力的含吮着,一边主动扭动着屁股,让胡叔叔的手指可以更深地没入自己小小的嫩穴……

胡叔叔是我的继父!

那时候,妈妈已经和爸爸离婚,是胡叔叔娶了当时几乎已经成了整条巷子所有男人公妻的妈妈。

但后来我才知道,胡叔叔把妈妈娶回家,只是想要利用妈妈而已。

当时的妈妈虽然已经28岁,但依然美丽动人。

 

 

 

 

 

 

 

(1)

对妈妈的戏弄实际上在婚礼的当天就开始了!

那天,胡叔叔故意让妈妈穿上了一件他在婚纱店里所能找到的,最最暴露的低胸吊带婚纱,然后里面什么也不穿,就让她出来替酒席上的来宾敬酒点烟……

几乎所有的人都欣赏到了妈妈——胡叔叔美丽的新妻子那薄纱下曼妙的诱人胴体!

她被灌了很多很多的酒,有人甚至公然开始吃她的豆腐,但胡叔叔却只当没看见……

筵席还没结束,他就让他的一帮死党簇拥着将妈妈推进了新房……

一番肆无忌惮的揉弄之后,妈妈的婚纱被当众拉了下来,褪露出胸前丰满的双乳,然后,胡叔叔的那些狐朋狗友们又带进来两个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让两人当着他们的面,一边一个,含着妈妈的两个奶头用力吮吸,说被吸过后就会早生贵子,吸了一会之后,众人又把两个小男孩的裤子拉下,把他们推到妈妈面前,说是吸了童子精,新娘才会生……

妈妈就这样被迫张开嘴,把两个小男孩还没发育完全的小鸡鸡含入了口中……

然后,胡叔叔又被推了过来,“被迫”当着众人的面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

“唔,唔……”妈妈呻吟着,不断地努力吞含着,在她的身后,胡叔叔的那些死党则在不停地大力揉玩着她的两个丰满的奶子……

“啊,唔,唔……”妈妈呻吟着,裸露的下身湿滑不堪,除了挑逗的手指外,那里竟然还被纳入了好多粒喜糖和巧克力豆……

最后,胡叔叔的死党们居然将一根粗大的香蕉整根塞进了她肿胀的阴道……

那天,妈妈一直被玩弄到第二天的凌晨!

胡叔叔——继父,至少和他的七个朋友一起分享了自己的新娘,而且,还将这一切全部都拍摄了下来……

就在自己结婚的当天,妈妈又一次变成了男人们的公共厕所……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妈妈不停地用自己的身体替继父招待他的客户,并不时地供他的朋友们轮流享用……

最后,被玩腻了的妈妈甚至被继父带到了他乡下的小加工厂里,作为加班的奖励,让那些满身汗臭的农民工任意轮奸……

在继父拍下的无数照片和DV里,妈妈往往就是在大白天也总是淫荡地光着身子,或者穿着一些比不穿还要暴露的的吊带薄衫,无论是在家里、街边的小巷、停车场、还是肮脏的公共厕所,到处都有她无耻的暴露着,任人奸污的场景……

在乡下那个偏僻的小加工厂里,妈妈甚至任何时候都是一丝不挂——作为奖品,她随时都会被进来的工人压在身下,生产忙碌的时候,她甚至还要被直接带进车间,让众多加班的工人在肮脏的厂房里就地轮奸……

不过,对于我,胡叔叔却并不像对妈妈那样——虽然他总是说我和妈妈一样,天生就是个骚货——每次玩弄我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从来也不让其他的男人碰我。

“以后,你这张小屄也一定会被很多很多的男人操……”他最喜欢让我看着他给妈妈拍的那些录像和照片,然后让我依样模仿里面的那些动作,而每一次模仿结束后,他都会把我抱到怀里,一边抠弄着我窄窄的嫩穴,一边让我吃着他的鸡巴这样感慨……

“嗯,小依,小依是个小骚货……”

有点摇晃的家用手持摄像机拍摄的屏幕画面上,十一岁的我系着红领巾,就在学校楼梯口的一个阴暗的拐角处淫荡地敞着怀,身上唯一的裙子落在脚下,光着身子,无耻的捏摸着、扪弄着自己……

“把衣服和裤子全都脱掉……”

“有人来会被看,看见的……”

“哼,小骚货,敢不听我们的话?……”

“嗯,我听话,我脱……”

裤子和衣服很快全都脱了下来,于是,画面上,我小小的赤裸的身体上,只剩下了一根红领巾和一双旅游鞋……

我开始再次淫荡的抚摸自己,先是摸索着,拨开自己嫩嫩的阴户,然后,将一支细细的原子笔插进自己光溜溜暴露出来的柔嫩缝隙里,抽弄起来……

“啊,嗯……”我压抑地轻叫着,挺着细细的腰肢呻吟着,很快,伴随着一阵抽搐,手中插在胯间不住抽动的原子笔上,就变得湿漉漉一片晶莹……

“嘻嘻,真是个骚货……”

画面上,我无力的喘息着,两条腿大张着,两只手却依然一上一下,习惯性的一边在自己胸口揉弄着,一边扶着插在双腿间的那支细细的原子笔笔杆,抽动着……

“啊……”一只手伸入镜头,原子笔被从我红嫩嫩、微微翕张的屄缝里抽出,湿漉漉的插入我的肛门……

然后,一支更粗、更大的记号笔重新插进了刚空出来的水汪汪的阴道……

我纤细诱人的双腿被最大限度的分开,暴露出没有一根耻毛的光洁的下体……

“呀,呀……啊……”这次,随着镜头外那只手的抽动,很快,我就再次抽搐着,挺起了细细的腰肢……

瘫软中,我被软绵绵的拉起来……

一根最多只有十三四岁的男孩的嫩嫩的小鸡鸡硬硬的塞进了我的嘴里……

这部名叫《星期天的校园》的影片很长,有近三个多小时,分上中下三集,里面有我在不同的时间里,在校园各个角落光着身子进行的各种淫荡表演……性交、口交、让人轮流用手指玩弄下身、以及在身体里塞进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等各种诱人的场景……

在网上,有我很多的当年胡叔叔给我拍下的各种小电影在流传,但像这部片子这样,真正被人奉为幼女经典的影片看到的人却并不多,它们只有在一些秘密的收费网站里才有。而且,事实上,它们并不是继父给我拍的。

拍摄它们的是他的两个儿子,我的两个名义上的哥哥!

那时,他们都还只有十二三岁!

 

 

 

 

 

 

 

(2)

“记住,不许告诉爸爸!”

“嗯……”小小的我红着脸跪在卫生间的马桶前,光着身子,有点不知所措。

虽然一个才十三岁,一个更小只有十二岁,不过毫无疑问,继父生的这两个儿子肯定是同龄的孩子里面玩弄女人最厉害的高手!

“嘻嘻,真是个骚货,跟她妈妈一样贱……”

大哥和小哥早就在私下里,偷偷看过了继父给我和我妈妈拍的,所有的录像和照片,当然还包括他收藏的其它一些黄色影碟,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对我的玩弄就十分专业和老练。

趁着继父带着妈妈去乡下工厂去犒劳他员工的机会,他们很容易的就诱奸了我,之后又连哄带骗加威胁,用继父的相机和DV,拍下了很多我被他们玩弄时的不堪入目的镜头,把我彻底变成了他们两个私下里的玩具……

我开始每天被迫用自己的身体去满足他们——嘴巴、小穴,当然还有屁眼,很快全都被他们一一玩了个遍……

不过,他们很会弄人,弄得人家又很舒服——一定是黄色录像看得多的缘故——所以,很快,我也就乖乖的顺从了……

毕竟,人家天生就有个淫荡的身体嘛!

两根已经不知道含过多少次了的嫩鸡鸡轮流在自己的口中插了起来……

因为双手已经被反绑,头又被按着,所以根本不可能避让,鸡鸡几乎每一下都顺利的没入了喉咙里,直插到底……

“咳,咳……”眼泪一下涌了出来,他们,把人家的嘴巴当成了小穴,实在,咳,实在是插得太深了……

“唔,唔,咳咳……”终于,鸡鸡直插进自己的喉咙的最深处,然后一抖一抖地,将精液从喉咙直接就射进了我的肚子……

“嘴巴张好,不许闭上……”

射精后的鸡鸡逐渐小了下来,却仍然放在我的嘴里没有拿出去,然后,又过了一会,忽然,鸡鸡跳了一下,一股热热的水柱随即流入了我的口中。

“唔,啊……唔……”他们,他们竟然在我的嘴巴里尿尿……

尿液不停的射着,从我的嘴巴里流出来,热热的淌满了全身。

“嘻嘻,以后,你就是我们专用的私人厕所了,知道吗?好了,现在,把我们的鸡鸡吸干净……”

私人厕所?人家这可是嘴巴唉……不过,不过,唉,还是先把鸡鸡吸干净吧,要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解开……

谁叫自己是他们的小性奴呢!

“我要尿尿了……”在一处无人的僻静路段,小哥停了下来。

我的脸立刻就红了……

“还不快过来……”

在一片灌木丛后,他拉开了裤子。

“嗯,唔,唔……”我连忙走过去,乖乖的在他面前蹲下,让他用鸡鸡抽打了几下脸颊后,主动张开嘴,把它含入口中……

片刻之后,尿液热热的注入口中,我努力的将头前倾,不让嘴巴里溢出的尿液流到身上衣服上,但像往常一样,最后几股尿液还是直接射在了我的脸上……他是故意的!

“唔,啧啧……唔……”

“哼……”看着脸上淌着尿液的我小心的含着他的鸡鸡,替他把上面的滴着的尿液全都吸吮干净,小哥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因为都在一个学校上学,做为他们的性奴,我的两个哥哥几乎任何时候,都可以很方便的对我进行玩弄,无论是在家里,学校,还是上学放学的路上……

“现在,把衣服掀起来……”

“呀,可是,会,会被人看见的……”

“那就快点,把裤子也脱掉……”

“嗯……”就在离学校不远的路边小花园的亭子里,身上还背著书包的我无奈的按照他们的要求,撩起衣服,淫荡的露出自己赤裸裸的身体,开始让他们给自己拍照……

他们似乎很喜欢让我暴露,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啊,有人来了……”

“还远着呢,裤子再脱下去一点……”

“啊,不要……”

远处的学生已经开始远远的向我们打招呼,惊惶失措下,我连忙拉上了衣裤……

“哼,刚才为什么自己把裤子拉上?”

“有,有人来……”

“哼,有人来我们看不见吗?敢不听话,要不要罚?”

“啊,我错了,求求……”

“哼,求就有用了?过来……”

“啊,啊……”双手被反绑,赤裸裸的跪在门口擦鞋垫子上的我哀叫着,胸前两个微微隆起的乳尖一下被用两个晾衣服的木夹强行夹住,疼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嘻嘻,贱货,爽不爽啊……过来,把嘴张开……”

一根鸡巴硬硬的插了进来。

“呜,呜……”什么嘛,在人家乳头上夹木夹,还要人家口交,呜……

“记住,今天晚上带你去公园,这次,你要全部脱光……”

“呜,唔唔……”

 

 

 

 

 

 

 

(2)

我在家里裸体的时间现在越来越多了。

继父隐隐约约对我和大哥小哥之间的事也有了点察觉,不过他并没有阻止。

“唔……”含着小哥射入的满嘴的精液,慢慢的,我等着他的鸡巴在口中变小、变软,然后,轻轻的吮舔着,替他吸干净……

“嗯……好了,该去公园了……”小哥满意的嘟哝着,抽出鸡巴,自己拉上了裤子。

我的下身不由得一阵收缩,脸也瞬间红了。

自从那次在公园里脱光了替大哥和小哥口交,被两个老头看到后,自己就不得不也成了那两个老头的精液厕所。一开始只有他们两个,但后来,老头越来越多,现在,竟然已经达到了十多个……

所以,每一次去公园,我呆的时间都越来越长……

“啊,唔,唔……”在一片阴暗的灌木丛中,我赤身裸体的弯着腰,一边努力地吮吸着每一根送到自己嘴边的鸡巴,一边扭动着翘起屁股,让人从后面扪弄着自己……

“嘻嘻,小屄嫩的很嘛,唔,几岁?”

“嘻嘻,才刚满十二岁,嫩吧,她哥哥领来的,吃出来一根鸡巴给五块钱,吃不出来不要钱,小屄随便摸,而且每次都脱光,嘿嘿,值吧?……”

“值,太值了,哈哈……”

“唔,唔……”我颤栗着,一下被深深插进喉咙的鸡巴噎得瞪大了双眼,连气都喘不过来……又是一个新来的……我努力屏住呼吸,等待着鸡巴一下一下跳动着射完精。

这是我今天吸出来的第七根鸡巴……

“舒服,哈……”变小的鸡巴软软的从我嘴里抽了出去,立刻,另一根又插了进来……

“嗯,唔,唔……”混乱中,我无力地扭动着高高翘起的小小的屁股,那里,有好几双手在同时不停的抚摩和探弄……老头们粗大的手指毫无顾忌的在我窄窄的稚穴内进进出出,有时候甚至是两三个人同时进入,把我弄得全身颤栗不已,死去活来……

“啊,不要,唔,唔……”迷迷糊糊中,一粒圆圆的什么东西塞进了我的体内,然后又是一粒……

老头们最喜欢往人家的身体里面塞东西了,每次回家,我几乎都能从自己下面抠出一些异物来,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好像人家那里是他们的公共储藏箱一样……

“哎,这个不行……”是大哥的声音。一开始,老头们往我里面塞的是硬币,糖果什么的,哥哥他们没说什么,可后来,老头们塞进来的东西越来越杂,除了随手摘来的花草野果,有时甚至连小石子都塞了进来,哥哥们就很不高兴了……

“哎呀,没关系,加你十块钱,嘻嘻……”

哥哥不说话了,我的双腿被用力扒了开来,一件光溜溜又冷又硬的东西从后面抵入了我的体内,很长,很大,而且越往里就越大,我的小穴几乎被撑得爆了开来……

“唔,啊……”我惊叫着,忍不住挣扎着低头去看,这次,插进自己身体的居然是一支瓶子,一支废弃的小号百威啤酒的瓶子!

呜呜,要知道,我今年可才十二岁呀!

很意外的,哥哥们找到了一个利用我赚钱的新机会!

那是小哥用偷拿的继父的数码相机,拍下了好多那天我身体里插着瓶子的照片,一个老头看到后,居然提出要用十块钱一张的价格卖给他……

于是,哥哥们开始热衷于用镜头记录下更多我被玩弄时的情景,很快,老头们就人手一叠我的裸照了……

为了卖卖更多的照片,哥哥们开始默许老头们将一些很大的异物塞进我的下体,有一次,在公园里,一帮人一个晚上竟然就将三种不同牌子的玻璃酒瓶轮流插进了我的体内,其中包括一个长颈的葡萄酒瓶……

哥哥们还鼓励老头们把我带回家里拍照留念……

这个主意很受老头们欢迎,好多老头为了给我拍照,还特意给我买来了衣服,细细的高跟鞋、各种又窄又紧,薄得什么都遮不住的裙子……

为了让我看起来更加暴露和挑逗,穿上后,他们还要故意把我身上衣服的前胸和下体部位剪开,或者裁成一条条,或者干脆剪出两个大洞,彻底把我打扮成了一个淫荡的小妓女……

“嘻嘻,这样拍出来才好看嘛……”在这些老头家,我常常一呆就是整整一个下午,全身赤裸裸的,帮他们口交,张着腿,让他们拔弄着自己嫩嫩的小屄穴,然后再塞进各种各样的异物——在厨房是筷子、勺子、铲子、各种蔬菜,黄瓜、茄子,在卫生间是摩丝罐、乳液瓶,甚至是马桶刷,有一次,一个老头实在找不到什么趁手的东西,竟然将桌上一盏台灯的灯泡卸下来,塞进了我的体内……

为了赚更多老头们的钱,我的两个哥哥挖空了心思……

两个人在家里,先是把几乎所有能塞进我身体的东西全都在我身体里塞了一遍,拍完后,他们又把我带到了外面……先是在自己家的门口和楼道里,随后是在学校的一些偏僻的角落里,最后,两个人甚至深更半夜的,硬是把我带到附近的一些小巷里,脱得光溜溜的,然后依次在一家家熟悉的店铺门口,在关闭的卷闸门前拍下了无数淫贱不堪的裸照,而且,时不时的,还要在人家张开的双腿间,强行插进许多跟自己的身体相比大得几乎不成比例的粗大异物……

后来,哥哥们还特地给我做了好多纸牌和小旗子,上面写上“我是小骚屄,喜欢大家操!”,“我是贱货,不爱带套!”以及“我很骚,喜欢操,一天不操心里慌!”等各种不要脸的话,让我拍照时拿在手上,如果是旗子的话,就干脆直接插进自己的小嫩屄里……

照片大受欢迎!

显然,再没有什么能比收集赤裸裸光着身子,下身还插着东西的十二岁女孩的淫荡裸照,更能让这些老头们激动和满足的了。

继父打印机的墨水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被用掉了好几盒,依靠给我拍摄照片,哥哥他们两个人在这段时间里,居然赚到了近五千多块钱!

继父终于上知道了两个哥哥对我干的那些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当晚,他就把我带到了他朋友开的一个夜总会。

在一个隐蔽的包厢里,他和他的两个朋友一起轮奸了我。

“啊,啊……喔……”我呻吟着,小穴、屁眼、嘴巴被一次次干了个遍。

“这小骚屄还真嫩,真的才十二岁?调教得不错啊……”

“哈哈,哪里,天生就骚嘛,跟她妈一样,是不是啊小依?……”

“唔,嗯,嗯……小依是个贱货,天生就喜欢被人操,啊,啊……”我趴在巨大的沙发上,一边翘着屁股让人从后面轮流插自己的小穴和屁眼,一边习惯性的呻吟……

“哈哈,果然够贱,哪天把她妈也带过来,嘻嘻,母女俩一起操,一定过瘾,嘻嘻……”

“好主意,哈哈哈哈……”

我不再去公园了,因为现在,每天晚上继父都带我出去,他的那些朋友都很喜欢我,每天都要在我的身体里射很多很多的精液……

哥哥们现在只有白天才能利用我了。公园老头们的钱赚不到让他们损失很大,不过,他们很快就想出了让我在课余时间,利用学校附近的公厕里接客的主意,我每吸一根鸡巴,他们就给我三块钱……

“唔,唔……”天已经快黑了,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男厕里,我含糊的呻吟着,吮吸着,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的第几根鸡巴了,加上中午吸的,现在应该有十几根了吧……

“啊……”凉凉的,后面小穴一紧,一根什么东西插了进来!

“这是第三支了哦……”

“嘻嘻,再来一支,这支插后面……”像在公园一样,哥哥他们允许来的人在我的小屄里面插东西,不过,现在插一次要一块钱……

“唔,唔……啊……”热热的精液一顿一顿的射入口中,趁着鸡巴慢慢变小的时候,偷偷的瞄了一眼自己的下面,那里,竟然已经红红绿绿的插了十多支铅笔钢笔和原子笔在里面,连屁眼里都有,哎呀,人家的那里又不是文具盒、笔筒,好胀哦……

“嘻嘻,小屄舒服吗,小贱人?”

“嗯,嗯,舒服……嗯,嗯,啊……”

“嘻嘻,还真够贱的,来,把腿张开……”

“呀,呀,那是,什么……呀……”

“嘻嘻,是我们刚才在门口捡的汽水瓶啊……”

“呀,好凉,好大,呀,呀……”

“呃……”离开厕所时,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饱嗝。吸了那么多的鸡巴,又吃了那么多的精液,嘴巴都酸了……

“嘻嘻,小骚货上面的嘴巴好像吃的很饱哎,不知道下面的嘴吃的饱不饱……”

“啊,别……”踉跄中,有人又把手伸进自己的裙子,被瓶子插得隐隐酸胀的下身热热的,不由自主的一阵收缩,再次变得湿漉漉“哎,前面有个超市,进去看看……”

“哦……”跟在两个哥哥的后面走进去,里面不是很大,很快,三个人就逛完了一圈……

“小依,过来,你看这个好不好?……”在卖文具的角落,两个哥哥一左一右,用身体挡住了我……

“啊?……”有不好的感觉……

“把腿张开……”小哥在我耳边轻轻的命令……

“啊?呀……”因为没穿内裤的关系,嫩嫩的小屄一下就被摸着,拨了开来……

“什么,呀……”一件细细长长的东西插进了自己的体内……

“不要啊……”我哆嗦着……

“闭嘴,腿张开……”又是一件,冷冰冰地插入了我的体内……

“现在,转过去……”

“啊……”这一次,他们竟然要人家转过身翘起屁股,然后又把东西从后面粗暴的插进了人家的肛门……

啊,呀,好深,好胀……

“好了,现在,一个人先走出去,记住,夹紧一点哦……”

什,什么嘛,这样叫人家……

红着脸,胆战心惊地慢慢地走出超市,因为紧紧夹着腿的缘故,被门口收银的阿姨奇怪的看了好几眼……

“呀,呀……”就在离超市还不到二十米的地方,两个哥哥一把把我拉进了路边的一条小巷子……

“嘻嘻,还是进口的呢,买起来很贵的哦……”他们笑着撩起我的裙子,把刚刚插进去的东西从我的体内抽出来,原来,那是些进口的大号记号笔,好多支,上面还湿湿的,我知道,那是我的淫水……

“现在,把衣服脱掉,让我们试试看好不好用……”

“啊?不要啊……”这可是一个很浅的巷子,最深的地方离马路也只有几米的距离……

“哼,敢不听话?……”

“不,哎呀,啊……”身上本来就不多的衣服很快就被全部扒了下来……

“贱货,嘻嘻……”哥哥们笑嘻嘻的开始用我刚刚拿屄屄偷出来的笔,在我一丝不挂的身体上乱写乱画了起来……

先是在我的胸脯上大大的写上我的名字——吴诗依,然后在肚子上写上“贱货”和“婊子”,接着,又在两条腿的根处一边画上一根大鸡巴,另一边写上“操我”……

他们还在我的背后和屁股上写,不过我看不到他们写的是什么,反正不会是什么好话,最后,他们用红色在我的乳晕上画了圈,然后把乳头涂成了红色……

“好了,现在,把腿张开……”画完,他们笑着把笔又重新塞进我了的下面,对着满身污言秽语的我举起了相机……

又要拍照!

我硬硬的插着记号笔的下面立刻又变得湿润了……

自己好像已经变得越来越贱了呢……

 

 

 

 

 

 

 

(3)

一个学期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迷迷糊糊中,我已经过了13岁。我长高了一些,乳房虽然还是很小,但比起同年的女生来,还是要大了许多,尖尖的,很挺,也很好看,因为这个,我在家里裸露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啊,唔,唔……”就像现在这样,一回家,就被剥得光光的按在书桌底下,被大哥用鸡巴把嘴巴插得满满的情形我已经经历得太多,都已经习惯了……

“咳咳……”热乎乎的精液射进嘴里,浓浓的,腥腥的……乖乖的全部吞下,然后继续用嘴替哥哥把变小的鸡巴吸干净,放回裤子里……

“急什么,爸爸还要等一会儿才回来呢……”大哥不怀好意地按着我,一边用脚趾在我的胯间拨弄……

“啊……”我颤栗着,小小的两瓣阴唇很快被拨了开来……

“这么湿,小骚货……”哥哥笑着,大脚趾一下就捅进了我嫩嫩的小屄里……

“乖乖地在下面自己动啊,嘻嘻,要弄出水来哦……”哥哥笑眯眯地,脚趾一动一动地,在里面捅得更深了……

“啊……”好羞人哦,被人用脚弄,可是,可是那感觉真的很……

“啊,啊……”不由自主地,屁股已经扭了起来,哥哥的脚趾,好会动哦……

不知道泄了几次,直到继父回来,被叫进他的房间。

“小骚货,一回来就浪成这样……”他摸摸了摸我湿漉漉,依然还兴奋地肿胀绽开的小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像哥哥他们一样,他也喜欢弄人家的嘴……

“唔,唔……”粗大的鸡巴一进一出地在嘴里抽动着,每一次都全部没入……

像我的小屄一样,我的嘴巴现在已经能吞下任何一支大的鸡巴,并让它在自己喉咙的最深处射精……

“唔,不错,现在去做作业吧……”

什么嘛,自己爽完了就……

一个人回房间,坐在书桌前,张开腿,摸了摸自己下面,虽然刚刚高潮过,可是好像还是很兴奋呐,没办法,还是先写作业吧……

没多久,门就被推开了……

“嘻嘻,这么用功,我来帮你啊……”是小哥……

“呀,不要拉……”虽然嘴里说不要,可还是乖乖的站起来,让他将自己抱到腿上,从下面插了进来……

“哦,哦……人家,这样,怎么写嘛,啊……”“他的鸡鸡热热的,好硬……

“作文啊?怎么不能写,嘻嘻,你就写:吴诗依是个小贱货,快写……”

“啊,呀,呀……我写,我写……”

“好,现在写:我喜欢每天被好多男人插我的小骚屄,在我的小骚屄里面射精……”

“啊,啊……写,写完了……”

“长大后,我要去做妓女,每天被好多好多不认识的男人操……”

“啊,啊……”坐在小哥身上,一边无耻地写着淫荡的话,一边被小哥插着穴,不停地捏着两个乳头玩弄着乳房,我呻吟着,很快就抽搐着达到了高潮……

一次,两次,直到失神地昏迷……

“唔,唔……”放学了。像往常一样,在离学校不远的公厕里,被一帮老头剥得光光的,一边玩弄着阴户,一边轮流用阴茎操自己的嘴巴……

“啊,唔……”在一阵冷冷的冰凉中,一个巨大的异物硬硬地从后面插进了自己的身体,哦,好胀,好大,虽然自己的嘴巴已经在哥哥的安排下变成了公用的精液厕所,可是由于他们却始终不让别人用我的嫩穴,老头们就只好用各种别的东西来替代,反正一样东西插一次只要一块钱,所以,他们拿来插我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夸张……

“哦,唔,唔……”我颤栗着,低头看向自己胯间,又是汽水瓶,弧型的瓶身已经有一大半没入了自己光嫩嫩张开的体内……

抽搐着,淫水泄了出来,自己现在一定是学校里穴穴开得最大的13岁女生吧!

双腿软绵绵地走出厕所……

“等一下,到了超市,要拿这些东西……”哥哥把一张写好的纸递了过来。

“又要……好,好多啊……”

“啰嗦什么,你的里面又不是放不进,刚刚不是连瓶子都插进去了……”

“哦……”没办法,只好去了……

超市里面很空……找到文具柜的货架,先拿一些小小粒的东西,橡皮什么的,摸索着塞进自己的小屄……嗯,然后是,话梅?那是在食品柜……嗯找到了,只要十粒?不对,有好几种呢,慢慢的找,把包装打开,然后一粒一粒地塞入,哎呀,好难受,这个好像是辣味的呢,哎呀……还要巧克力?,MM中号瓶装的……呀,里面好辣……找到了,赶紧自己把裙子撩起来,拨开小屄的阴唇,塞了进去……好胀,里面太多东西了,哎呀,辣……

踉跄着走出超市,看到等在对面巷口的哥哥……

“呀,辣,辣死了,里面辣死了……”

“啊?,这个是辣味的唉,你也往里面放……”

“啊,辣,辣啊,好烫……”眼泪都流出来了……

“怎么办?”哥哥们也傻了,等了一会,小哥一拍脑袋:“我有办法……”一转身,进了旁边的小店……

一会他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好几支冷饮……

就在巷子的垃圾箱后面,我大张着双腿,让两个哥哥一支支地轮流把手里的冷饮塞进自己火辣辣的小嫩屄……

“呀,呀,好冰……”

“叫什么叫,一会儿烫一会冰,不都是你自己要的吗……”

“啊,是,可是,还是,好冰啊……”

“再插一会儿就好了拉,忍着……”

“啊,是,啊,啊……”

离开小巷的时候,因为辣椒和冰块的关系,我嫩嫩的小屄已经红红的肿得像个熟透的桃子,从里面流出的融化的冰汁沿着双腿一直淌到了脚下,连袜子都弄湿了……

哥哥们还故意不许人家擦,弄得人家出去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