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回忆学生时代的性接触

大二时,在图书馆结识了一个女孩,是经管学院的。人长得不错,性格比较调皮。跟我们工科的一班女孩相比,简直就是仙女。我们一见钟情

正因为她条件好,所以头两次约她,压力很大。能否得到她,这本身不打紧(君子固贫嘛),但我三年来自认为有长进的做事能力,却面临现实的考验。

第三次约她,不想再兜圈子了。一起逛街,买了些水果回到学校,于林木深处坐下来休息,中听的话语源源奉上,她笑说∶“嘴吧越来越甜了。”

看她比较开心,我试着搂她,不过比较笨,把手搭在她的肩头了--这时候我一点都不紧张,可是年龄再小一点儿,好朋友之间就是这样做的。她不动,问我想怎样处理这一段关系,我胡说了一通(或许她的动问也只是半推半就的变形而已),本来我就以做思想工作见长。

她忽然紧紧地抓住我的手,用那么大的劲儿,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女人的性渴望应该也是很强的。这样我的手臂也就自然地揽住了她的腰,她叉开五指与我的相纠缠,这令我立刻想起了看过的三级片(罪过罪过)。她好像饱含热情,转过脸贴着我的,蹭来蹭去,嘴里喃喃地发出陶醉的叹息。

我该吻她的,可因为多年的性压抑,就是不能做。这好比一个善良的人,为了深仇大恨苦苦地追寻仇人,忽然递他一把刀让他砍掉这个人的头,这本是他梦寐以求的事,可一时之间他却下不了手。

没办法,我闭着嘴,在她的脸颊上敷衍地碰了几下。她吻我的脸,有几下舌尖小心翼翼的出来了,这让我想到她应该不是新手了。

总之,很开心、很新鲜,那个美好的夜晚……

(二)

我们认识了一个月,有天晚上一起上自习,临别拥吻。两人都站着,舌头纠缠在一起,下面紧紧地贴在一起。

非常有趣,只要一贴到她那神奇的柔软的地方,我底下就会立刻硬起来。隔着薄薄的裤子,她感觉到了我的欲望,于是她的胸部在我的胸前蹭来蹭去。她这个动作我当时不太喜欢,或者说,让我觉得有点儿害羞,好像挺淫荡似的。

她的舌头贪婪地在我的口中游荡,吸吮着我的唾液。后来又转移到我的脖子上,说来有些好笑,她像母牛舔犊般深情地,认真地耕作着我那里的每寸肌肤。她做得很有计划,直到吻了个遍。

我难以克制自己,于是我建议再坐一会儿。我们俩又搂在一起,我领着她的手,没让她感觉到我的底裤,我直接把我挺立的、随生命的脉搏跳动的根交到她的手中。她浑身如遭电击般地一震,可我按住了她抖动不安的有些恐惧的手。

其实被她的手抓得很不舒服,又因为是头回,我不好教她方法。我试着不再迫她,她的手先是松开,然后又执着地抓住了我那曾被小伙伴们笑为大的东东。

接下来,令我吃惊的事发生了,她解开了自己的乳罩,使我能直接够抚摸到被郭老赞为可安魂的坟墓的两堆软肉,那是如鸽子般鲜活的物事。

一想到过几年一定会有另一个男人得到这一切,我起了一种残忍的决心,不断地揉捏着那敏感的地方。她从我底裤中抽回了自己的手,脸泛潮红,伏在我的大腿处,压抑着自己的呻吟。

我用两只手近乎农夫种地般地揉捏着她的双乳,她越是难以承受,我越是有成就感。许久,我揉够了,就伸手去摸她的下面。她痛苦地叫了一声,整个身子摊软在草坪上。

她也许是来了例假,明显可以感觉到有纸巾垫在里面。

(待续)

(一)

大二时,在图书馆结识了一个女孩,是经管学院的。人长得不错,性格比较调皮。跟我们工科的一班女孩相比,简直就是仙女。我们一见钟情。

正因为她条件好,所以头两次约她,压力很大。能否得到她,这本身不打紧(君子固贫嘛),但我三年来自认为有长进的做事能力,却面临现实的考验。

第三次约她,不想再兜圈子了。一起逛街,买了些水果回到学校,于林木深处坐下来休息,中听的话语源源奉上,她笑说∶“嘴吧越来越甜了。”

看她比较开心,我试着搂她,不过比较笨,把手搭在她的肩头了--这时候我一点都不紧张,可是年龄再小一点儿,好朋友之间就是这样做的。她不动,问我想怎样处理这一段关系,我胡说了一通(或许她的动问也只是半推半就的变形而已),本来我就以做思想工作见长。

她忽然紧紧地抓住我的手,用那么大的劲儿,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女人的性渴望应该也是很强的。这样我的手臂也就自然地揽住了她的腰,她叉开五指与我的相纠缠,这令我立刻想起了看过的三级片(罪过罪过)。她好像饱含热情,转过脸贴着我的,蹭来蹭去,嘴里喃喃地发出陶醉的叹息。

我该吻她的,可因为多年的性压抑,就是不能做。这好比一个善良的人,为了深仇大恨苦苦地追寻仇人,忽然递他一把刀让他砍掉这个人的头,这本是他梦寐以求的事,可一时之间他却下不了手。

没办法,我闭着嘴,在她的脸颊上敷衍地碰了几下。她吻我的脸,有几下舌尖小心翼翼的出来了,这让我想到她应该不是新手了。

总之,很开心、很新鲜,那个美好的夜晚……

(二)

我们认识了一个月,有天晚上一起上自习,临别拥吻。两人都站着,舌头纠缠在一起,下面紧紧地贴在一起。

非常有趣,只要一贴到她那神奇的柔软的地方,我底下就会立刻硬起来。隔着薄薄的裤子,她感觉到了我的欲望,于是她的胸部在我的胸前蹭来蹭去。她这个动作我当时不太喜欢,或者说,让我觉得有点儿害羞,好像挺淫荡似的。

她的舌头贪婪地在我的口中游荡,吸吮着我的唾液。后来又转移到我的脖子上,说来有些好笑,她像母牛舔犊般深情地,认真地耕作着我那里的每寸肌肤。她做得很有计划,直到吻了个遍。

我难以克制自己,于是我建议再坐一会儿。我们俩又搂在一起,我领着她的手,没让她感觉到我的底裤,我直接把我挺立的、随生命的脉搏跳动的根交到她的手中。她浑身如遭电击般地一震,可我按住了她抖动不安的有些恐惧的手。

其实被她的手抓得很不舒服,又因为是头回,我不好教她方法。我试着不再迫她,她的手先是松开,然后又执着地抓住了我那曾被小伙伴们笑为大的东东。

接下来,令我吃惊的事发生了,她解开了自己的乳罩,使我能直接够抚摸到被郭老赞为可安魂的坟墓的两堆软肉,那是如鸽子般鲜活的物事。

一想到过几年一定会有另一个男人得到这一切,我起了一种残忍的决心,不断地揉捏着那敏感的地方。她从我底裤中抽回了自己的手,脸泛潮红,伏在我的大腿处,压抑着自己的呻吟。

我用两只手近乎农夫种地般地揉捏着她的双乳,她越是难以承受,我越是有成就感。许久,我揉够了,就伸手去摸她的下面。她痛苦地叫了一声,整个身子摊软在草坪上。

她也许是来了例假,明显可以感觉到有纸巾垫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