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缱绻淡蓝海

“铃~铃~”上班铃声才刚响起,耳边就传来生产设备运作的噪音,又是一天忙碌的开始。公司的扩音器里传来:“林逸辰组长、林逸辰组长请至一楼仓库领料”填写了领料单据我就到公司里号称“八卦消息集散地”的一楼仓库领取料件

年纪差不多又与我很有话说的仓管小吴告诉我:“逸辰,你知不知道公司出口部最近新来一个助理小妹?”我开玩笑的说:“喔!年轻的小美眉,那我又有机会了。”小吴调侃我说:“我说你呀!就算把人送到你面前,你还不是追不上,我看你应该改姓韩才对。”我有点不解地问他:“为什么我要姓韩?”他一边拿着料件给我,一边用台语笑说着:“说你〝韩慢″,你还不信!”我拿着料件笑着对小吴说:“真是谢谢你了!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回到了五楼才刚要进工作室,就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背对着我,她站在工作室的门口对着里面东张西望的,像在寻找什么似的,从她的背影看来,她留着一头略带红褐色俏丽的短发,身高大概160公分左右,穿着很休闲,一件白色的帽T配上一条深蓝色刷白的牛仔裤。

我从她身后走过来好心的开口问她:“小姐,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吗?”她冷不防的被我吓了一大跳!她神情有点紧张、害羞地问我:“嗯~请问一下,生产部的组立组组长在不在?”

趁她说话时,我好奇地把这个未曾谋面的女孩子从头到尾好好地端详一番,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皮肤很白,小巧精致的脸蛋没有一丝丝的瑕疵,红褐色略微斜分的发流,留有一小撮的浏海盖住她的小额头。

她的眉毛是淡淡的褐色,细细长长,微微上翘,一双明亮的眼睛眨着长长的睫毛,仿佛会说话似的,小巧直挺的鼻子,有型的线条勾勒出她粉红色的小嘴唇,我猜想她应该就是小吴口中所说那个出口部新来的助理小妹吧!

她手上拿着一个看起来像是要维修的产品和几份文件,看着她望着我的表情由一开始紧张不安,轻咬着下嘴唇,渐渐地变成轻皱眉头,眉毛略为上扬,疑惑的眼神!我才意识到我一直在打量着她,忘了回答她的话了!我发现这个女孩子不只是外表清纯美丽,我猜想她应该还有很多可爱的表情。

我微微笑地说:“嗯,我就是。”化解她心中的紧张。她也露出了微笑,仿佛松了一口气的说:“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你了!”我们经理说这是国外送回来要维修的产品,下班之前要修好,急着要送出去给客户,麻烦组长快一点处理。

我问她:“那客户反应是那一部份出问题?这样我处理起来会比较快一些。”她急忙翻了翻手上的检修单,找了一会儿后她紧张地说:“他没有写,怎么办?”

我将东西拿来约略检查一下后告诉她:“我想应该是里面的零件断掉了,我换一个新的大概只要十分钟就好了,你要进来等一下吗?”她高兴的点了点头说:“真的吗?好啊!那麻烦你了。”。

在维修拆卸的时候,我先自我介绍:“我叫林逸辰,飘逸的逸、星辰的辰,是生产部组立组的组长。”负责公司产品的组装和维修部份,我好像没看过你,你是新来的吗?

她不好意思的介绍起自己:“嗯~我叫尹嘉茜,嘉奖的嘉、草西茜,是出口部新来的助理小姐,以后请组长多多指教。”我关心地问她:“刚进公司一定很多事情都不太清楚,这阵子很忙吧?”她仿佛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谈心的人,打开了话匣子淊淊不绝地说着:“对啊!刚来真的很多事都不清楚,连什么人是谁也都不认识。”每天像是无头苍蝇在公司里跑来跑去,我们经理每天交待完我该做的事情后就找不到人了。部门里其它人也都忙着自己的事没空理我,害我都不知该找谁问,这几天来没有一件事情作得好!害我心情好沮丧,感觉快要作不下去了!

感受到她的无助,我自然而然的安慰她说:“这是正常的,我刚进公司也是和你一样,待一阵子后就不会这样了。”我接着说:“对了!如果在公司里有不懂的地方,找不到人问时,你可以问我,或许我可以帮上你的忙。”她有点开心地说:“真的吗?组长,说话要算话喔!”我笑笑地回答她:“当然是真的啰!”

她有点感动的说:“组长,从我进公司后就你对我比较好一点!”我说:“如果我不会照顾、关心底下的人,要如何作组长带人呢?”她听了觉得蛮有道理的,认同地点了点头。我开玩笑的说:“噢!你这小妮子才刚进公司就懂得如何拍马屁,我看你以后一定没问题的!”她红着脸害羞的辩解着:“没有啦!我才不会拍马屁,我是说真的啦!”

此时我也修好了东西在检修单上签了名,拿起修好如新品的产品交到她手上,好心的提醒她把文件拿去给生产部经理会签后,再把东西送去仓库就好了,她开心地连说了好几声“组长,谢谢!”才拿了东西走了出去。

但过没三秒钟她又走了回来,吐了吐舌头尴尬的问我:“对不起!组长,请问一下,生产部经理是那一位啊?”我半开玩笑地跟她说:“哇塞!你出来混,竟然连我的顶头老大你都不认识,让我老大知道,你从此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她着急的说:“组长,拜托!帮帮忙嘛!”我才提示她:“这一层楼里办公室位子最大的那一位就是了。”话才刚说完她就一溜烟地跑出工作室,去一个位子一个位子的找了。

隔天上午上班后没多久,我正好去十二楼的品管部门借一个精密的量测仪器,一进电梯后,就看到嘉茜和五十几岁的出口部张经理在电梯里谈公事,透过电梯门镜面的反射,我瞄到站在身后的嘉茜脸色很紧张不自然的模样。

我发现张经理嘴里虽然是在和嘉茜交待公事:“这个你知道要怎么去作吗?你要先去通知仓库出货,再去打出货单……你一定没问题的,我很看好你,好好表现,有机会我会把你拉起来当副手的。”但他的另一只手,却不规矩地在嘉茜的身后,有意无意地抚摸还轻拍打她的臀部。

我看不下去赶紧转头对着张经理说:“张经理,好久不见!”我伸出手要和他握手,还顺势把嘉茜挤到我宽大的身后去。他赶紧将手从嘉茜的身后抽出来和我握手神色紧张的说:“林组长,好久不见!”我紧捉住他的手不放跟他说:“听说前阵子经理在美国帮公司拉到不少订单,董事长很高兴,我看今年年终一定又更大包了喔。”我一直唬弄到五楼电梯门一开,我才放开了手:“张经理,有空再到我们生产部来坐坐,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故意把嘉茜给推了出去,免得她又傻傻地进入电梯等着掉入虎口,我故意装作不熟,有点凶的口气跟她说:“喂!新来的小妹,上次你有一份文件放在我那里忘了拿。”“那文件你到底还要不要?不要我要丢掉了!”

她赶紧跟着我走,我领着她进到生产部的休息室打开了电灯关上了门,她脸上充满惊魂未定的表情说:“对不起,组长,文件呢?”我先泡了杯热茶递给她说:“根本没有文件,我是故意这样说把你叫过来的,刚才在电梯里你没事吧?”她稍微红了眼睛,脸上充满羞赧的表情说:“我…我没事,组长,谢谢你!”我提醒她说:“你们张经理是公司里有名的咸猪手,你们部门上一个助理小姐就是这样才不做的,没有人告诉你吗?”她委屈地说:“没有,我才来没多久,部门里认识的人没几个。”我叮咛她:“以后尽量要和部门里的小姐跟紧一点,不要给那老色狼有可趁之机。”

我跟她说:“你先休息一下,平静一下心情,等会儿再出去。”在我走出去要带上门时,她叫住了我:“组长……嗯…逸辰,谢谢你!”我转头给她一个微笑便带上门去忙我的事了。刚好我们经理走了过来问我:“逸辰,里面有人啊?”我随口编了一个理由说:“没有啦!新来的小姐身体不舒服,我让她在里面休息一下。”经理问说:“那严不严重?要不要去看医生?”我说:“应该没什么事,休息一下就好了。”经理就说:“那就不要打扰到她,让她好好的休息。”

几天后,公司里比较要好的几个同事,大家约好下班后一起去公司附近一家新开幕的日式烧烤店聚餐。打完卡的我正要去骑机车,看到嘉茜她也正要下班,她看到了我,主动和我打了声招呼,谢谢我上次在电梯里帮她解围的事情。

看她似乎不急着回家,我便随口问了她要不要一起去聚嚏H她表情犹豫的说:“我是很想去,可是公司很多人我都不太熟,而且也没有人约我。”“我去的话好像太突兀了,算了!我想我还是不要去好了。”我鼓励她说:“就是因为不熟,所以你才更要去认识一下,他们人都很好,以后你在公司里走动也比较方便。”况且刚才我不是开口约你了吗?走啦!走啦!

她心里还是很挣扎地问我:“我去真的不会很奇怪吗?”我说:“不会!不会!他们几个看到漂亮的小美眉欢迎都来不及了!”她才被我逗得笑了出来:“真的吗?好啦!好啦!我去!”

我将新买的机车从停车场骑了出来,停在她面前说:“上车吧!”她惊讶地说:“哇!你的机车好大一台喔!好帅气!”我得意地说:“这台150 C.C的重型机车RV-150可是花了我整整两个月的薪水才买的。”才刚买没多久,你很幸运喔!算是我第一个载的女孩子!

她高兴的说:“真的吗?我也是第一次坐这么大台的机车,可是我没有戴安全帽会不会害你被开罚单?”我说:“你放心好了!就算被开单,也是我这个组长付的,不会叫你这个小助理付的。”她急着辩解说:“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逗她说:“我知道,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当然是不会跟你抢着付的啦!”她说了声喔!后来她终于会意过来,鼓着两个腮帮子说:“你说什么?”我才解释给她听:“这条路是我上下班必经之路,路上有几个红绿灯、警察,我都一清二楚,才不会被捉到的。”

一路上她对我说着:“以前她还在念书时,班上有时会和一些别校的男生们出去玩。”那些坏心的男生总是喜欢骑着小机车还很臭屁,机子的位子又很小,每次被载,坐得很不舒服就算了,一路上他们还故意猛摧油门、紧急煞车想吃女孩子的豆腐,她最讨厌这种男人………等。

过了一会儿,停了下来,我转头对她说:“小姐已经到了,你也该下车了吧!”这么舍不得下车,要不然我先进去吃,你继续在这里坐,顺便帮我看车好了。”她才不好意思赶紧跳下车说:“对不起!坐着太舒服害我忘记了。”我一边将机车上锁,一边开玩笑对她说:“你这么喜欢被载,那改天我再骑车带你出去逛逛好了。”她表情认真的说:“真的吗?平常假日我也很想出去走走,但是我又不会骑机车,也不知道那里好玩,只能无聊的窝在家里。”我问她:“那你平常是怎么来上班的?”她老实的回答说:“我都是一大早赶公车来上班的。”我打从心底佩服她:“ 真是勤劳的女孩子!”

进去后先和大家热络的打了招呼,财税课的会计小慧就说:“逸辰,什么时候交了个漂亮的女朋友,怎么不跟大家介绍一下?”嘉茜的脸当场就红了起来,我才刚要开口解释,国内部的小琪就抢在我之前说:“才不是,你们都不晓得,她是我们公司出口部新来的助理-尹嘉茜。”

嘉茜有点不好意思地向大家介绍自己:“我叫尹嘉茜,今年24岁,前年才刚从大学毕业。”很高兴能和大家认识,以后有不懂的地方,请多多指教。接着加工组小陈、仓管的小吴、研发部的阿隆、采购的小郑就争先恐后的自我介绍,每个都特别对着嘉茜强调自己〝未婚″、没有〝女朋友″。

结果会计的小慧听到后,语带恐吓的对着坐在旁边的小陈说:“你~确定你未婚?”小陈马上改口说:“我的意思是说我今年还没有结婚。”听到小陈这样说,大家都笑翻了!只有嘉茜还不晓得我们在笑什么?一脸疑惑的表情?因为在座的除了嘉茜外,我们其它人都知道小陈和小慧是在公司认识、相恋及在去年已经结婚了。我向嘉茜解释:“小陈去年就结婚了,小慧就是他老婆。”嘉茜才了解我们在笑什么!她跟小陈说:“喔~你想偷吃喔!”小陈开玩笑地对我说:“逸辰,你很不够朋友喔!在漂亮的美眉面前给我吐糟。”引得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小吴当着大家的面说:“逸辰,听说前阵子你们经理是不是介绍一个女孩子给你认识,还帮你约她一起吃饭。”我边吃边说:“对呀!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他好奇地追问说:“当然啰!有什么消息能逃过我的耳朵,后来呢?”“嗯~我对她的印象还不错,她看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不过话倒是不多,吃完饭后,我和她去唱了二个小时的KTV。”

换小郑好奇地问:“那后来呢?后来她有没有再跟你连络?”我说:“没有。”小吴说:“那你不会主动一点打电话给她。”我老实地说:“我没有她的手机号码,她没有给我。”小吴又问说:“她没有给你,你不会跟她要?”

我说:“如果她对我印象还不错的话,她应该会给我手机的号码,好让我下次有机会再约她。”可是到结束时她都没有说,我想也许我不是她心里喜欢的那一型,所以还是算了。

换小慧失望地说:“实在是被你打败了!”她告诉我说:“就算那女孩对你的印象不错,但女孩子总是会比较矜持一点,人家怎么好意思开口。”所以你作男孩子的要主动积极一点,先开口跟她要,要不然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交得到女朋友。

小琪帮腔的说:“逸辰啊!不是我在说,你就是太老实了,什么事都先帮别人想。”

阿隆也插进来说:“对啊!对啊!你没听过现在是〝男不坏,女不爱″,你这样子一辈子都找不到心怡的女孩子的啦!”。

心里虽然很感叹,但在大家面前,我还是强颜欢笑。我自我调侃地说:“这大概就是我最大的缺点吧!看来我再不好好地改一下,真的是没有女孩子会看得上我!”说完后我假装口渴,喝了一大口饮料,好冲淡盘据在我心口那股酸酸的感觉!当我一抬起头却对上嘉茜那似笑非笑注视着我的表情。咳~咳~咳,害我差点去呛到!

小陈笑我说:“逸辰,饮料是无限供应,你喝这么急是怕喝不够是不是?”嘉茜,她笑了笑又装作若无其事地和大家聊着,我怀疑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要不然她干嘛有事没事就看着我,后来我也不太在意了,在热络的气氛下,渐渐的她也和大家打成了一片。

散会时大概也将近晚上九点了,嘉茜说:“逸辰,可不可以麻烦你载我到最近的公车站牌,我自己坐公车回家就好了。”我跟她说:“晚上下班后的工业区里没有什么人,加上有时会有喝醉酒的外劳在附近闲晃。”对一个单独等公车的女孩子来说蛮危险的,还是让我载你回去,这样我也比较放心。听我这样说她似乎也有点担心,就答应我载她回去,我才知道她家和我住的地方还有点顺路。

到了她家楼下我跟她说:“很晚了,你快上去休息,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呢!”她回头跟我说:“谢谢你载我回来,骑车路上要小心喔!”我抬头看着她安全地进到家门里,我才发动机车准备离开,进门后她看到我还在楼下,她在阳台上向我挥手说bye~bye!

后来的日子,嘉茜三不五时就会拿客户送回来要维修的产品来给我处理,有空时我就会亲自处理,如果刚好没空时我就会交待给下面的组员代为处理。因为每次都能让她如期的交差,加上我们俩个也蛮有话聊的,没事还会绊绊嘴,几次的相处下来,所以她对我的印象还不错。

这星期六上了半天班,下班的铃声响后,我照例巡了一下工作场所才离开公司. 在不远处的站牌看到了嘉茜还在等公车,我骑了过去问她:“你还在等公车啊?”她无奈地点了点头说:“我等了快三十分钟,公车却一班都还没来。”

我说:“唉~我上辈子不知作了什么坏事,这么不幸!每天都刚好跟你顺路~上车吧!”她高兴得想都没想就坐上了车对我说:“喂!你是上辈子烧了好香才有机会载我,其它人想载我,还要先去填申请表排队呢!”我摧了油门上路后,故意逗她说:“那小林子感谢尹娘娘恩宠,千岁、千岁、千千岁!”

她听到我这样说后,她在后座开心的笑着,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还蛮喜欢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路上她随口问我:“逸辰,下午你有要去那里玩吗?”我想了想回答她说:“也雪|去【石门洞】附近钓钓鱼吧!”她接着又问:“你自己一个人啊?”我说:“对啊!我常常都是一个人去的。”她表情小心翼翼地问我:“那……我可不可以跟去啊?”我讶异地问她:“你…?你会钓鱼吗?”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说:“我虽然不会,但是我可以尝试看看,好不好嘛?”而且上次你不是答应要载我出去走走,你该不会忘了吧?我拗不过她的请求。“说不过你,好吧!好吧!我先回去拿钓鱼装备,我一点钟来楼下载你。”

拿了装备,我先去买了顶新的安全帽再到她家楼下等她,没想到她已经等在那里了!她看到了我微微笑地说:“怎样,我很准时吧!”我跟她说:“嗯~我怎么觉得你看起来和早上有点不太一样?”她神秘的对我笑了一下说:“你猜啊!”我拿了安全帽给她,她看了看问我:“你买新的安全帽喔?”我说:“对啊!路上那么多警察,不戴的话,罚单会接到手软。”

她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害你破费了,多少钱我给你。”我说:“不用了,反正说不定以后我也用得上。”她说:“对啊!反正有空我再常常帮你用,免得放着积灰尘。”我笑着问她:“你刚才说什么?”她在后座笑得很开心的说:“没事!没事!”我们一路往【石门】的方向骑去,在十八王公停了一下,去买肉棕和饮料。

那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渔港,我领着她走到堤防上,帮她准备好简单的钓具,教她如何钓鱼…。她很兴奋认真的就钓了起来,但一直没有鱼上钩,她开始觉得有点无聊!我告诉她我的经验:“钓鱼有时候要看运气,并不是每次都能钓到鱼。”放下了手中的钓竿,我拿了个肉棕递给她,我自己也拿了一个吃了起来她吃得津津有味,又多吃了一个,我想她大概和我一样午餐都还没吃吧!趁着她在吃东西时,我偷偷的端详她,今天到底是那里不太一样呢?

她穿着一件粉红色铺棉外套,配上一条流行的深蓝色鬼洗牛仔裤,没什么异样啊?后来我笑了出来对她说:“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是你今天有化妆!” “嗯~女孩子化妆真的有差,看起来又更漂亮了。”

她才转头嘟着嘴跟我说:“你现在才发现,你真的是太迟钝了,难怪追不到女朋友!”她突然问我一个问题:“逸辰,你到底是几岁?”我回答她说:“我大你五岁,算是糟老头一个了。”她惊讶的说:“大我五岁!看不太出来,哇!你二十九岁啰!”我轻描淡写的带过:“对啊!”

她问我:“逸辰,那你有没有交过女朋友?”我诚实的回答她:“曾经交往过一个。”她又问了一个对我来说蛮尖锐的问题:“你们在一起多久,为什么后来没在一起了?”

我有点逃避的跟她说:“这段不愉快的回忆,我实在不想再提起,过去就过去了。”她好奇地说:“为什么?我想听听看嘛!还是你私底下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坏习惯、怪癖之类的?”所以人家受不了你,才不跟你在一起了?

哈~哈~哈!我被她这么丰富的想像力给弄得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若不作点澄清,真的会让她以为我有什么毛病呢!我平静地说着:我和前女友在还是学生时期就认识了,我们在一起不知不觉就过了五个年头……就像其它的情侣一样,也经历了当兵、争吵、沟通、分离、相聚……到学会彼此相知相惜。原以为我们就会这样自自然然地牵手一直走下去,再也没有什么能分开彼此的心我早将她认定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恋人,但命运却跟我开了一个大玩笑!

我转头看了一下,坐在旁边的嘉茜,她抱着膝盖歪着头看着我听得入神。我说了下去~就在两年前在我要进这家大公司的前一天,她突然对我提出了“分手!”原因是长久以来我们分隔两地,你也知道远距离的爱情维系起来特别辛苦,那时的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工作,让她觉得和当时的我在一起她看不到未来!以前我们曾为了以后两人真的住在一起后,到底是谁要放弃原来熟悉的工作和环境来迁就对方而争吵不出个结果来。加上当时她的身边刚好也出现了一个能代替我的男人,他能作到我所作不到的就是在她需要的时候,能立即给她一个拥抱,给她勇气和安慰,种种的因素之下,最后她选择放弃了这段五年的感情。

我停了一会儿,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嘉茜她催促着我说下去:“后来呢?后来呢?”我继续说了下去:“后来,在她提出分手时,我曾努力去捥回这段感情,但我的努力还是输给了她的坚决!”我还是很有风度,强忍着伤心安慰她:“没关系,我真的没事!我们也算是好聚好散,祝你找到幸福……。”其实这堆言不由衷的话我根本不想说,只为了让她心里不会有太多的恶罪感,我自私地想着这是我最后能为她所作的。

在选择了放手让她去寻找她所谓的幸福后,我一直告诉自己我要成熟一点,这点小小的失败和我往后漫长的人生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以后我一定会找到一个更好、更适合我的女孩子。

只是在她走了以后,却在我心底留下了一个难以抹灭的阴影,我似乎很难再踏出一步去追求其它的女孩子,她好奇的问我:“为什么呢?”我说:“也陵`怕再次承受分手所带来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吧!”她不知是懂,还是不懂的点了点头。

也许是基于补偿心理吧!这两年来我拚命的在工作上努力的表现,不自觉地想弥补自己以前所失去、所犯的过错,所以才能在短短的一年多内破格升上组长的职位,

她听得有点感动的问说:“你好像还很在乎她的样子。”我静静的说:“她毕竟是我深爱过的人,我没办法一下子说放下就放下。”我对着她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对着别人说起这段往事呢!”

她看了我一会儿,别有深意地说:“海边风沙很大吧?”我才意会到原来眼角冰冷的感觉,竟是我的眼泪!我赶紧擦掉,故作坚强地说:“不过,还好总算一切都过去了。”在心底我却讶异自己怎么还会为了已分手两年的她掉下眼泪呢?她说:“看不出来,原来你也蛮重感情的。”

我反问她:“嘉茜,你也不小了,应该也交过男朋友了吧?我的说过了,你也该说说你的吧!”她顾左右而言它的说:“哇!钓竿放了这么久都没换饵,应该被鱼吃掉了吧!”我说:“喂!喂!喂!你别想打马虎眼喔!从实招来。”

她才嘟着嘴说:“喔~我之前的男友是跟我同公司作业务的,我们才交往了一年就分手了。”我好奇的问她:“怎么才一年就分手了?”她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说:“他人不只长得很帅、口才也很好,我第一眼就觉得他就是我理想中的对象。”因此当他开口要我作他的女朋友时,我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他说会永远爱我,承诺我以后要共组一个家庭………。他要我借些钱给他,让他去为我们的未来努力,那时的我沉浸在他许下的未来美好愿景中,我是这样完全地信任他,相信他对我说的一切。

没想到,最后还是身边的同事看不过去才偷偷地告诉我他在和我交往时,仍和公司里其它的女孩子们在交往中,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被他蒙在鼓里,像个傻子一样。

我气自己这么笨!这么傻!轻易地相信他所说的甜言蜜语,被骗得这么惨!最后我下定决心选择跟他分手,离开了原来的公司,也换了新的工作。

我记得嘉茜才到公司没一个月,我惊讶地问她:“那你不是才和他分手不久?”她点点头说:“嗯!到今天是第十九天。”我关心地问她:“那你现在还会难过吗?”她打了我额头一下:“白痴!当然会啊!这还是我的初恋。”“有时候我一想到过去的片段,晚上我还会躲在棉被里偷哭呢!”

此时被我们闲置在一旁的钓竿,像是中了大鱼般,竿头拚命的点个不停,她赶紧拿起来高兴的叫着:“怎么办!怎么办!”我提醒她赶紧收线,结果拉起来是一尾巴掌大的臭肚鱼,大概是鱼群靠岸吧!后来陆陆续续又中了不少的鱼,不过我们全都放回海里去,我们钓到晚上七点多,天色也黑了,收拾好钓具往回程的方向骑去,一路上我就和她聊聊兴趣、聊公司里的事一直到她家楼下

我问她:“和我这老头子出去会不会很无趣?”她摇摇头说:“不会啊!这是我第一次钓鱼,而且还钓到鱼,蛮新奇的。 ”我看得出她今天玩得很累了:“你累了,上去早点休息,下礼拜见啰!”她上楼前还微笑的向我挥挥手道再见。

自从上次彼此倾诉了心底的秘密,我和嘉茜也从同事变成了好朋友,下班时她都会〝刚好″的等在门口,等我顺路载她回去,我有点不解的问她:“怎么看你最近下班都不坐公车了?”她不好意思的说:“被你发现了!我觉得给你载比较快也比较舒服啊!”我开玩笑的说:“难得漂亮的美眉这么给我面子,我不每天载你回去都不行了。”她开心地说:“逸辰,我就知道公司里就你人最好了。”我跟她说:“我怎么突然有种被骗的感觉?”她笑得更开心的说:“你不能反悔喔!反悔的是小猪!”

她问我:“逸辰,这个星期你有没有要出去?”我问她说:“还不晓得,你要干嘛?”她说:“没有啦!我是想说如果你有要出去玩,记得要找我喔!”我问她:“那万一我有要去,要怎么找你?难不成要我在你们大楼下用喊的吧?”她从包包里拿出了纸笔,抄下了她的手机号码塞进我的上衣口袋里,到她家后,她怕我忘记了又叮咛我一遍:“记得喔!”

星期天起床后已经是八点多了,看看外面的天气暖暖的,太阳又不会太大,最适合出去走走的天气,将机车清洗了一下,又打了一层蜡。整台银光闪闪,看起来就像是全新的一样。换了一身轻便帅气的服装,米色开大V领的合身衬杉,黑色开叉的合身长裤,黑色短统的皮鞋。我到了嘉茜的楼下,拨了手机给她:“喂~嘉茜啊!有没有要出去?”手机另一头传来嘉茜懒懒的声音:“嗯~谁啊?”我说:“是我,逸辰啦!我在你家楼下,我要去淡水,你有没有要去?”她仿佛还没睡醒地说:“喔~我还很想睡……什么淡水?”隔了三秒钟我就听到手机另一头传来乒乒、乓乓的声响,嘉茜像是在赶上班似的说:“你等我十五分钟!就急忙的挂断了电话。”

过一会儿,楼下的铁门一开,我不由得从喉咙发出了一声赞叹~哇呜!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粉红色镶小白点的斜边无袖上衣,领口还滚了白蕾丝边,特地露出一半雪白的香肩和一条内衣的透明肩带。配上一条富有春天气息的苹果绿开叉短裙和一双驼色的小短靴,她一头红褐色有型的俏丽短发,脸上略施了一点蜜粉,打上浅浅的腮红,小巧可爱的嘴唇还特地上了一层水嫩水嫩的亮粉唇蜜,看了令人好想偷尝一口!

而她似乎也难得看到我如此帅气休闲的打扮,她也看呆了一下!我发出内心地跟她说:“你今天穿得好漂亮,看起来很美!”她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不会啊!你看起来也很帅!”我开玩笑的说:“那我们两个今天看起来很配喔!”她吐了舌头,作了个可爱的鬼脸说:“谁要跟你配啊!”

我好心提醒她说:“嘉茜,你穿着短裙上下机车时,会曝光喔!你要不要去换一件裤子?”她回答我说:“可是这样子穿比较好看,要不然我去拿毛线外套绑在腰上遮一下,这样应该就不会了吧!”

坐上机车出发后,一路上我们聊着最近公司里发生的事情,所以感觉一下就到了淡水市区。停好车子后,我们就走入热闹的淡水老街了,因为刚好是假日,车潮和人潮塞得老街上满满的都是,我走在前面,让她能躲在我的身后,免得被人潮推挤而受伤。

但好几次身躯略显单薄的她都被拥挤的人群给冲散!后来她主动地将她的小手牵在我的大手里说:“这样你才知道我有没有不见。”

后来,我感觉到她的小手一直在冒汗,我转头看她脸一直红红的,我问她:“怎么了?不舒服吗?你的小手一直在冒汗?”她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的手很会冒手汗,我擦一擦好了。”她难为情地想抽回来。我告诉她:“原来是这样,没关系!我还以为你很紧张。”听到我这样说,我感觉到她的小手颤抖了一下,我以为是我的错觉,所以我没放在心上。

我带着她一家一家的艺品店进去逛,她好奇地看着每一样没看过的艺品,举凡:造型羽毛笔、星砂瓶、线香座、复古的竹制品、小时候的童玩、各种奇石作成的项链、戒指、贝壳的手工制品、陶笛、造型打火机、招财猫的小摆饰、新潮的手机吊饰、淡水的纪念品………她都很有兴趣。

有时候她还会兴奋地拉着我看些好玩的小东西:“你快来看!你看!会Kiss的小猪,好可爱喔!”看着她开心的模样,我一点也不会觉得已经二十四岁的她有些幼稚,在接触过社会上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我反而觉得这才是一个女孩子应该保有的天真吧!

不知不觉也到了中午的时分,逛了一个上午,我们也饥肠辘辘了,我带着她去吃到淡水一定要吃过的小吃:阿给、鱼丸汤她吃得鼻头都冒汗还直呼:“好烫!好烫!”我笑着跟她说:“傻瓜,这种东西要趁热吃,冷了就不好吃了。”看她吃得连脸颊都红了起来!我自己也觉得有点热得吃不消!

我又拉着她去吃清凉消暑的“天霸王冰淇淋”因为一支冰淇淋足足有五十公分高,通常都会折下一半用杯子装,老板娘好心的折成两半,她误以为我们是情侣,递给我们时,还用不轮转的台湾国语说:“对啦!一人〝粗″一半,感情才不会散。”我故意学着她说:“对啦!对啦!老板娘你粉会作生意喔!谢谢啦!”老板娘不好意思地说:“没有啦!有空再来交关啦!”

一旁的嘉茜害羞地涨红了脸:“你在和老板娘乱说些什么?”我吃着冰淇淋一边捉弄她说:“没有啦!她说一人吃一半,感情才不会散。”她知道我是故意在捉弄她,她拿了冰淇淋走到一只小狗的旁边对着小狗说:“小白,来!这个给你吃。”我赶紧制止她:“喂!你干什么?”她装作无辜的样子说:“你说一人吃一半,感情才不会散啊!”我作势追着要捉她说:“我又不是狗。”她赶紧跑了开:“不要啊!我是开玩笑的啊”只剩下那只无辜的小狗看着我们追逐的背影,不知我们在干什么吧?

后来,她好像看上了一串用贝壳串成的风铃,想买回去作纪念品,我觉得她的眼光跟我还蛮像的,因为这串风铃我房里也有一串,我开玩笑地问她:“风铃!喜欢吗?组长买给你!”她掏出了钱包打算要自己付帐,笑着说:“不用,我自己付就好了。”我告诉她:“那我带你去另一家,那一家卖得比较便宜。”她无心地问我:“哇!你对淡水这么熟,你以前常常来吗?”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诚实的跟她说:“我以前常带前女友来。”这时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她低着头咬着嘴唇自责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的。”我用微笑化解她的自责:“没关系啦!我不会放在心上的!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人总是要往前看,不是吗?”她才抬起头给了我一个认同的微笑:“嗯!”

买好了她的纪念品,换我问她:“你没来过淡水吗?”她摇摇头说:“没有,每次我要求前男友带我出去走走,他都推说他没空,他都说平常上班就很累了,假日他想好好的休息。”我对她说:“今天难得来,那你更要好好的玩个够本,如果你不嫌累的话!”一说到玩,她的精神就来了,她拚命摇着头直说:“不会累!”

我跟她说:“那我们先去排队买船票。”她有点开心又有点不确定地问我:“我们要坐船吗?”我回答她说:“对啊!我们坐船去渔人码头,晚点再坐回来,包你永生难忘的喔!”她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说:“真的吗?我从小到大还没坐过船呢!”

我们坐上顺风游艇后,我拉着她站在后舷的柱子后,一上船,她就开心的说着:“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船,好好玩喔!”我指着站在我们前面的那一群人,别有深意的对她说:“你看那群年轻人站在栏杆旁乘风破浪的样子很帅吧?你注意看,等一下会更好玩喔!”

她听不懂我在指什么?一脸疑惑、不懂的表情望着我。我用食指比着嘴巴:“嘘!”笑着,示意要她静静的看着,果然,过不了多久,如我所想的,乘着风势,一阵大浪就泼上了船舷,站在我们前面的那一群人被大浪溅得裤子、鞋子都湿淋淋的,仿佛被一整桶的水泼到一样,一副狼狈的模样,直骂着:“Oh!Shit!五告虽A、干x娘A………”气得顾不了气质,连不堪的脏话都出来了,一伙人就边干讦边进了船舱里。

我们因为躲在柱子后的死角所以没被泼到。嘉茜看到这一幕,想笑又不敢当着他们的面笑出来,她捂着嘴笑到眼泪都飙了出来。我抽了张面纸递给了她:“你看,我没骗你吧!”她槌了我一下:“你怎么这么坏心?知道会这样也不告诉他们一声!”接下来,我的回答让她刚擦掉的眼睙又流了出来,我正经八百地说:“拜托!上次也没有人告诉过我啊!”

她笑得更厉害,又一个浪打来,她站不住脚扑向我的怀里我很自然的反应伸手抱紧了她,她缓缓地抬起了头,四目相接的瞬间,这大概是我们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相视,她楞住了一会儿,小巧的嘴唇微开,脸上渐渐升起一抹酡红我问了她好几次:“你有没有怎样?”她才醒过来别过头,轻轻拨了拨发稍,像是逃避什么似的说:“没有!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