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浪漫的换妻游戏

星期六早晨,一缕温暖的春风吹拂着一片风景如画的树林,安妮渐渐地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她揉了揉睡眼惺松的眼睛,伸了一个懒腰,她赤身裸体的躺在丈夫的身边

她的丈夫——靖民侧躺在床上,背对着她,她翻了一下身,将丰满的乳房贴在丈夫的后背上,她用坚硬的乳头摩擦着丈夫宽阔的后背,她伸出手摸了一下丈夫大腿根部那渐渐勃起的大阴茎,靖民翻过身来,轻轻地亲吻着妻子的嘴唇,他把她推开了。

「安妮,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起床赶路了,否则,天黑之前我们无法到达宿营地,到时候,我们不得不摸黑赶路。」靖民轻声地对妻子说。

靖民说的是实话,然而,安妮依然紧紧地搂住丈夫的胳膊,她用一只小手抓住丈夫大腿根部的大阴茎不放,她尽情地亲吻着丈夫的嘴唇,她将舌头伸进了丈夫的嘴?,她感觉丈夫的大阴茎顶在她的小肚子上,渐渐勃起变硬了,她兴奋得用大腿根部的肌肤摩擦着丈夫大的阴茎,她渴望再一次跟丈夫做爱,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她的性欲特别强烈。

靖民轻轻地摆脱妻子的纠缠,他小声地说:「安妮,已经是早上九点了,我们本该一个小时前就出发赶路,我们不能再睡懒觉了。」

安妮耸了耸肩膀,她放开了丈夫的胳膊,她本想今天早上跟丈夫做爱的,可是,已经是上午九点,她不得不放弃奢望,他们驾车在路上已经行驶了两天,安妮作为一位23岁的女孩儿,她的确讨厌赶夜路。

靖民率先一骨碌从床上爬起,安妮望着赤身裸体的丈夫,站在她面前伸了一个懒腰,靖民身高1米七八左右,体格健壮,肩膀宽宽的,他梳着板寸头,他长着一双冷峻的眼睛,他的胳膊和腿上布满了发达的肌肉,他那深红色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直直的挺立着,他的阴毛浓密,显示出一种雄性的刚毅。

安妮赤裸着身子侧躺在床上,她眯缝着眼睛端详着丈夫的大阴茎,根据她对男人的了解,她判断丈夫的大阴茎并不很大,充其量只能算得上中等水平,但是,她喜欢丈夫的大阴茎。

靖民的大阴茎下面垂着一对鸡蛋大的睾丸,与他的阴茎相比显得不成比例,作为妻子的安妮知道,丈夫做爱时的射精量很大,每次她跟丈夫做爱的时候,丈夫的射精量都足可以灌满她的阴道,而且还有大量的粘糊糊的精液从她的阴道口被挤出来。

这时候,靖民又伸了一个懒腰,他胸膛和腹部的肌肉显现出来,尽管他很少参加锻炼,可是他的肌肉却很发达。

安妮懒洋洋地也从床上爬起,她钻进了浴室准备去洗澡,她赤身裸体地站在大镜子面前端详着自己那张白皙而漂亮的脸蛋儿,她用手抚摸着她那一对丰满而结实的乳房,她将乳房拢在一起,她对着镜子?自己出了一个鬼脸,安妮的乳房雪白而丰满,她的乳头特别漂亮,她的一对深红色的乳头,高傲的挺立在雪白的乳房上面,直直的对着前方,她的乳头周围有一圈梦幻般的粉红色乳晕,让她的乳头显得格外迷人。

? ?? ?安妮的一头秀发垂在她的乳房上,她踮起脚尖,让自己的身高足足提高了5厘米,她那修长的大腿和雪白的屁股紧绷着,作为女人,她知道她穿高跟鞋走路的姿势特别迷人,当她走过男人的身边的时候,许多男人都伸长脖子看她的修长大腿和滚圆而结实的屁股。

安妮伸出小手抚摩着大腿根部的阴毛,她不知道是否应该留下来还是刮掉阴毛,好几次,她都想刮掉女性生殖器长着阴毛,她觉得阴毛妨碍她跟丈夫的做爱,不过,丈夫靖民却很喜欢她屄上的阴毛。

? ?? ?安妮的阴毛比一般女人的要浓密而且长,黑褐色的十分漂亮,阴毛卷曲着贴在她的两片大阴唇和大腿根部的隆起上,让她显得格外性感迷人。安妮琢磨了半天,还是决定留下阴毛。

靖民在公司?是一个很勤快的职员,他不计报酬地拼命加班工作,因此,他的老板很欣赏他,特意批准了几天假期,让他到外面出去旅游。

? ?? ?靖民和妻子本想到名胜风景区去取旅游,可是面对人山人海的游客,夫妻俩打消了这个念头,夫妻俩的决定是正确的,于是,安妮的朋友向她推荐了一处隐藏在深山?的僻静风景区,她欣然地接受了建议,可是,当她给这处风景区打电话预订房间的时候,对方却哈哈大笑起来。

「小姐,我们这座风景区人迹罕至,根本没有旅馆,而且现在是春夏之交,还没有到旅游旺季,因此游客较少,不过,小姐,请你放心,我们这?的环境优美,风情如画。更重要的是,我们这?还有特色服务,肯定会让您满意的。」那位管理员回答道。

安妮听完那位管理员的话有些失望,不过,她转念一想,这座僻静的风景区游客很少,她可以跟丈夫一起去自助旅游,这正中她的下怀,于是,她欣然同意了,不过,她并没有理解特色旅游的含义是什么,其实,她做梦也没想到,正是这次自助旅游,让她体验到了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换妻游戏,她觉得那种感觉既难以启齿又快乐无比。

安妮和丈夫商量后,靖民欣然同意,他特意买来一顶野外宿营地帐蓬,然后收拾行李,开着他那辆三年前买的汽车出发了,这是一辆三厢轿车。那座风景区的路途遥远,他们需要开车三天才能到达,不过,他们夫妻俩并不在乎,毕竟这也是自助旅游的一部分。

今天早晨,靖民和妻子安妮简单洗澡,吃了几口早饭后,就提着行李就出发了,此时,已经是上10点钟了。

? ?? ?靖民驾驶汽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安妮静静的坐在丈夫的身边,她不时地抬起头瞧一眼丈夫,他们新买的帐篷就放在身后的车厢内,安妮在琢磨,她不知道晚上睡在帐篷?的感觉是什么滋味。

安妮和丈夫靖民是大学同学,他们俩一毕业就结婚了,他们俩像其他小夫妻一样,在双方父母的资助下买了一套房子,从此,他们夫妻俩过上了漫长的偿还房贷的生活,这让他们的生活失去了很多色彩,尽管安妮很喜欢跟丈夫做爱,可是她不得不小心谨慎地采取避孕措施,她害怕怀孕生孩子,那会让他们的生活增加沉重的负担。

? ?? ?靖民为了赚钱,没日没夜的拼命,他唯一的梦想就是早日偿还房贷,这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他跟妻子安妮的性生活,安妮总是觉得无法从丈夫身上获得酣畅淋漓的做爱体验,日子一久,她不免有些对丈夫抱怨起来,不过她依然深深地爱着丈夫,她只是想体验一下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做爱的感觉,这样可以大大缓解她心中的性压抑,她并不觉得这么想是在背叛丈夫,她反而觉得这有利于他们婚姻的稳定。

安妮格外珍视她跟丈夫的这次出门旅游,这可以大大缓解生活压力,让夫妻俩在心理上获得片刻的喘息。安妮又瞥了一眼身边的丈夫,她知道,丈夫在开这辆旧车的时候,总会想起他们的大学时光,这辆汽车是靖民特意为了跟安妮约会而买的,那年安妮只有21岁,而靖民比她大两岁,而且即将毕业了,他需要一辆汽车。

「安妮,你觉得这辆汽车怎么样?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情景吗?」靖民小声地问。

「噢,当然记得,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啊!」安妮想望地说。

安妮望着窗外美丽的景色,她的思绪回到了过去。安妮出生在一个保守的家庭?,她在跟靖民结婚之前,她只跟两个男孩谈过恋爱,她也从来没有跟这两个男孩发生过性关系,当她跟第一位男孩儿谈恋爱的时候,她干得最过火的事情,无非是跟这位男孩亲吻过。

? ?? ?当她跟第二位男孩子谈恋爱的时候,她大大地向前迈一步,她让那位男孩摸了她的乳房,那年她只有18岁,那是她平生头一次体验到性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当那位男孩的手摸到她细嫩的乳头的时候,她的整个身体情不自禁地快乐地颤抖起来,她也不知道那是为什么,那的男孩儿尽情地交替揉捏着她而受到的一对细嫩的乳头,她感觉一阵阵快感从乳房?辐射而出,向下辐射进她的阴道?,她感觉阴道?不住地流出一股粘糊糊的阴液,润湿了她的小内裤,对于安妮来说,那是一种全新的,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她知道,那就是性快乐,从此以后,她变得越来越大胆。

「靖民,我清清楚楚地记得,你是一个多么好色之徒,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就想占我的便宜。」安妮半开玩笑地说。

「是的,面对你怎么漂亮的女孩,我怎么能不好色呢!」靖民哈哈大笑的说。

安妮比靖民小一岁半,当她遇见靖民的时候,她觉得靖民是那么成熟而富有男人的魅力,可是事后证明,这并不完全正确,不过,她依然深深地爱上靖民了。

? ?? ?靖民并不是一味保守的男孩,在他认识安妮之前,她至少跟两个女孩发生过性关系,他甚至还跟大学的女老师发生过性关系,他觉得自己是一位富有魅力的男人,他喜欢跟女人做爱。

? ?? ?安妮很清楚靖民过去的所作所为,当她跟靖民谈恋爱的时候,她也在犹豫不觉是否要跟靖民继续谈下去,她不喜欢靖民的放荡,然而,她却深深地坠入了爱河不能自拔,最终,安妮克制不住,她跟靖民发生了性关系。然而,生活跟安妮开了一个大玩笑,当她跟靖民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的时候,她才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性欲是多么强烈。

安妮将思绪拉回到现实,她扭头瞥了一眼后排车座,正是在那?,她将宝贵的贞操献给了靖民,那时候,她跟靖民仅仅谈有了三个月的恋爱红,她就让靖民伸手掀开她的衣服,摸了她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

? ?? ?在那的浪漫的日子?,他们俩时常到外面的酒吧约会,他们俩坐在酒吧?望着繁华的夜景,她们俩尽情地亲吻,从那时起,安妮发现她特别喜欢跟靖民接吻,她甚至不想再跟别的男孩儿来往了,她喜欢靖民那种法国式的浪漫接吻,她将细嫩的舌头伸进靖民的嘴?,他们俩的舌头交织在一起,靖民的舌头很富有魅力,他也将舌头伸进安妮的嘴?,安妮体验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快乐,然而,作为少女,她的心?却有一丝莫名的负罪感,她觉得自己是一位坏女孩儿。

当安妮跟靖民接吻的时候,靖民总是试图摸她的乳房,安妮本能地将他的手推开,于是,靖民抓住安妮的小手,放在他的大腿内侧上,安妮的小手不情愿地摸到了靖民大腿根部高高勃起的阴茎,尽管隔着裤子,可是她依然能够感觉到大阴茎有节奏的抽动,安妮羞臊得立刻将手抽回来,然而靖民却紧紧地抓住她的小手,将她的小手按在自己的大阴茎上,安妮兴奋得心怦怦狂跳,她平生头一次摸到了一个男人的大阴茎。

? ?? ?从那以后,当靖民掀开她的T恤衫,摸她的一对小巧玲珑的乳房的时候,安妮不再拒绝了,她只是静静地坐在车座上,绷紧身上的肌肉,任凭靖民的揉捏。

安妮觉得乳头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大,她感觉一阵阵快感从她的乳头?辐射而出,她甚至兴奋得没有勇气推开靖民的大手。起初,靖民轻轻地揉捏她的乳头,紧接着,他尽情地揉捏着她的乳头,一瞬间,安妮性欲的闸门被打开了。

? ?? ?靖民将手伸到安妮的乳罩?,尽情地揉捏着安妮的一对小巧玲珑的乳房,他甚至肆无忌惮地解开安妮的乳罩,尽情地揉捏着她的乳头,靖民感觉安妮的乳头小巧而精致,暖暖的,他用手指拨弄着安妮的一个小乳头,然后拨弄另一个小乳头,接着,他将手指插入安妮的嘴?,安妮下意识地吸吮着他的手指,就像在吸吮自己的乳头似的。

那天晚上,安妮和靖民躲在他的汽车?,靖民掀起安妮的T恤衫,安妮的一对雪白而细嫩的乳房一下子展现在他的面前,靖民张着大嘴贪婪地注视着安妮的一对乳房,他伸出手拢住安妮的一对性感的乳房,安妮不但没有阻止,她竟然用小手抓住已经被掀起的T恤衫,她让靖民尽情地欣赏他的乳房,她的一对雪白而细嫩的少女乳房,在明亮的街灯照射下,散发出一种梦幻般的光,她那粉红色的小乳头高傲的挺立在雪白的乳房上,她感到一阵阵兴奋夹杂着一丝恐惧,对于女孩来说,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靖民一下子探出头,他还没等安妮反应过来,就将她的一个乳头含进了嘴?,安妮下意识地想推开靖民,然而,一瞬间,她感觉一阵快感从她的乳头辐射而出,迅速传遍全身,安妮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快感,她无法抗拒这种快感的诱惑力,就在那一刻,安妮真正领略到这就是性快乐,更让她感到害羞的是,她竟然很喜欢性快乐,那是一种一阵阵温暖的性快感,那种快感像电流一样辐射她的全身,向下辐射进她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她感觉阴道有节奏的抽动起来,一股股阴液从阴道?涌出,润湿了她的小内裤。

? ?? ?对于安妮来说,那是一种兴奋夹杂着羞臊的感觉。

安妮兴奋得将小手摸向的靖民的大腿根部,她隔着裤子一把抓住了靖民高高勃起的大阴茎,与此同时,靖民也将手向安妮的大腿根部,安妮自己也说不出是为什么,她竟然顺从地分开了两条修长的大腿,靖民的大手隔着安妮湿漉漉的小内裤,揉捏着她大腿根部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更多的阴液从她的阴道?流出。

? ?? ?安妮再也克制不住了,她一把将靖民推开,然而,靖民并没有生气,他紧紧地搂住安妮柔软的身子,他贴在安妮的耳边小声说:「安妮,我想跟你做爱……」

? ?? ?「是的,靖民,我也想跟你……。」安妮喘着粗气说,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话,她仿佛觉得自己是在梦幻中。

靖民将安妮抱起,放在汽车的后排座位上,靖民跟女孩做爱很有经验,他并没有立即对安妮下手,他要给安妮一些时间战胜内心的羞耻感,大约过了五分钟,靖民见到安妮没有反应,他轻轻地掀开了安妮的裙子,他还没等安妮来得及阻止,他就一把扯下来安妮的小内裤。

? ?? ?「不!不!」安妮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然而,已经太迟了,她的大腿根部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已经完全展现在靖民面前,她羞臊得紧紧闭上双眼,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靖民抓起安妮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大阴茎上,安妮觉得靖民的大阴茎非常大,比她想象得还要大,她觉得靖民的大阴茎很硬,她伸手摸了摸大阴茎头的裂口处,她感觉一股阴液缓缓的从大阴茎头的裂口处渗出来。

? ?? ?对于女孩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梦幻般的感觉。

安妮仰面躺在车座上,她顺从地分开了两条大腿,靖民顺势用手指轻轻地拨开了安妮的两片隆起的大阴唇,他将大阴茎头顶在安妮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他并没有立即将大阴茎插入安妮的阴道?,他用大阴茎头拨弄着安妮那坚硬而敏感小阴蒂。

? ?? ?然后,他用大阴茎头拨开安妮两片湿润的小阴唇,他将大阴茎头对准了安妮的阴道口,他探出头亲吻一下安妮的嘴唇,接着,他屏住呼吸,将臀部用力向前一挺,一瞬间,他将大阴茎头插入了安妮那细嫩的阴道?。

? ?? ?突然,安妮尖叫了一声,「不!」然而,已经太迟了,就在那一刻,靖民的大阴茎穿破了安妮那宝贵的处女膜,他将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了安妮那些细嫩而紧绷的阴道?,安妮感到阴道口一阵疼痛,她想要尖叫,可是靖民却将嘴唇紧紧地贴在她的嘴唇上,不让她发出尖叫声,接着,他将整个大阴茎缓缓的,深深的插入了安妮的阴道?,仅仅过了一分钟,他就将一股股粘糊糊的精液射进了这位处女的阴道?。

当靖民的大阴茎第一次插入安妮的阴道?时候,安妮感觉到不仅仅是阴道口的疼痛,更多的是一种恐惧。

? ?? ?过了一会儿,安妮感觉那种疼痛和恐惧渐渐地消退了,她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耻感从心底?升起,她绷紧大腿上的肌肉,她用阴道壁紧紧的裹住靖民的大阴茎,她的阴道不住的有节奏的抽动着。

? ?? ?过了一会儿,靖民缓缓的将大阴茎从安妮的阴道?抽出,安妮感觉到阴道?传出一阵快感,那是一种极度的快乐夹杂着一丝痛苦和羞臊的感觉。

? ?? ?安妮知道从这一刻起,她再也不是处女了,而是一位女人,她的阴道?已经被一位男人的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了,就在这一瞬间,她完成了从女孩儿到女人的转变。

靖民紧紧地抱住安妮柔软的身子,他尽情地亲吻着安妮的面颊,他告诉安妮跟她做爱的感觉非常美妙,他想下一次再跟安妮做爱,安妮恍恍惚惚的,她根本没有听清靖民在说什么,然而,对于安妮来说,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她不想再跟靖民做爱了,那是一种让她羞臊得无地自容的感觉,尽管那是一种非常快乐感觉。

? ?? ?可是,仅仅过了一个月,安妮就抵挡不住靖民的诱惑,他们俩再次发生了性关系。

日子一天天过去,作为纯洁少女的安妮,对性的看法也在悄悄地改变。

? ?? ?在此之前,她觉得男女只有在结婚以后才能够发生性关系,而且做爱的目的是为了生孩子,可是如今,她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她觉得男女之间的性交是快乐而淫秽的,甚至是肮脏的,然而她却无法抗拒那种诱惑。

每当安妮跟靖民发生完性关系后,她都下决心不想再见到靖民了,她还无法接受自己的阴道?灌满一个男人精液的现实,她觉得自己太放荡了,她是一个坏女孩儿,然而,没过两个星期,她就再次跟靖民出去发生性关系了。

? ?? ?此时,她已经深深爱上了靖民,她无法忍受跟靖民分离的痛苦,更重要的是,她不敢承认,但却无法否认,她喜欢跟男人做爱的感觉,事实上,她已经迷恋上了跟男人疯狂做爱的快感,她无法抵御靖民的大阴茎深深插入她阴道?带来的难以形容的快感。

安妮大学刚一毕业,她就跟靖民结婚了,他们的蜜月是在疯狂做爱中度过的,那是一种近乎于恐怖的做爱,不过,在安妮的心中已经没有了负罪感,她觉得结婚的女人有权利享受跟丈夫做爱的快感,事实上,她特别喜欢做爱的感觉,她甚至后悔,为什么没有跟靖民早一天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