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轻声呢喃.

今天呢,是茉莉的香味

在空气中肆无忌惮的彰显自己的存在,又不会浓郁到腻人的地步,介于青涩与成熟之间,对于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来说是最为合适不过的了。

“……这个be动词加过去分词,就表示被动语态。明白了吗?”

路楠一边讲解,一边把定义用娟秀的小字工工整整地誊写在演草纸上。因为课本摆在司毅面前的缘故,坐在一侧的她只能微微探过上半身,下巴几乎枕在司毅的肩头,而散开的及腰长发就这么垂落在少年的颈边,不属于这房间的淡淡洗发水香气搔得司毅心头痒痒的,根本无心听讲。

“你到底听明白了没有,我写了这么半天,你好歹也应一声啊~ ?”

看司毅这副心猿意马的样子,冰雪聪明的路楠立刻就猜到了缘由,慌忙了挺直腰背。那副红著脸抱怨的样子,与其说是叱责,不如说是在撒娇。

这个小女人,自从被开发成熟以后,举手投足间总是难以自抑地流露出娇媚的风情。

由于是下班后就直接来司毅家里进行一对一辅导,所以她仍然穿着在学校上班时的那套衣服——上身是一件黑色修身线衣,显瘦的黑色用料和束腰设计结合在一起,很好地衬托出她盈盈一握的腰肢,而在聚拢内衣的帮助下,她原本就丰满的胸部则显得更加惊心动魄,深V领口简直像是福利大甩卖一般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和深深的沟线;腰胯以下穿着一条高腰牛仔A字短裙,裙摆下是修长笔挺的双腿,其中左侧大腿中段还系著一条黑色腿环,与白嫩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反差;脚踩一双黑色系带凉鞋,从鞋子两侧延伸出来的系带绕过脚踝,沿着小腿交叉缠绕,直到膝盖下方才以一个蝴蝶结收尾。

倒不是她想穿得这么惹火到学生家拜访,而是阴蒂被穿环以后,如果还像以前那样穿紧身牛仔裤的话,可能连学校门都没迈出来就已经高潮到腿软。就算是现在,她的牛仔裙下也是真空的,稍微撩开裙摆就能看到她溢出蜜汁的湿濡花瓣。

“老师,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司毅笑瞇瞇地说道。

“你啊……现在是上课期间,集中精力学习。”路楠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学生的额头,两人之间倒错的关系使得她的态度根本无法强硬起来。万一勾起这个小家伙的心火,把她按倒在床上就地正法了也是有可能的——想到这里,路楠就感觉腿心一阵酸软,忍不住夹紧大腿摩擦起来。

上课期间?意思就是说下课以后想怎么做都可以咯。司毅略感好笑,不过他也没想太多,他请老师上门辅导的目标是提高成绩,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主次颠倒。

 

 

 

 

 

 

【笃、笃】

门口传来几声很轻的敲门声。在得到司毅的回应后,一名少女端著果盘推门而入。

大概是刚结束晚自习回到家的缘故,凌霄还穿着学校的制服,以深蓝色为基调的水手服非常适合青春期的少女,与制服配套的帆布鞋换成了在家的棉拖,但不知为何还套上了学校绝对不会允许的白色过膝袜。看得出来她是简单洗漱过,平时里惯常扎起的马尾已经披散开来,发绳正系在白皙的手腕上。

“路老师、司毅,我切了点水果,尝尝吧。”

她向屋里的两人微微一笑,把果盘放在桌上后就退了出去。

“嗯,那我们来讲下一章,虚拟语态。虚拟语态是由哪个词引导的,你还记得吗?”

路楠翻了一页课本,随手用牙签扎起盘子里的一块火龙果,喂到司毅的嘴边。明明是远超出师生关系的暧昧动作,她却做得无比自然,仿佛是天经地义一般。

“唔嗯……If吗?”

“很好,那试着翻译一遍这个句子。”

两小时的课程告一段落,两人站起身,活动着因久坐而微微僵硬的脖颈和脊背。司毅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封红包,双手递给路楠。

“老师辛苦了。”

路楠神情复杂地接过红包,里面是她这周的劳务费——司毅坚持要用这种形式交给她。虽然她最初只是因为无法拒绝司毅的请托,才不得不抽出宝贵的休息时间来做上门辅导,但就这半个月的经历来看,辅导真的只是辅导而已,而且还能挣到些外快,不论多少都是一种尊师重教的心意体现。

司毅家是一栋复式别墅,他的房间位于别墅三层,向上半层是阁楼,除了用来充当储物间之外,还隔开了一间给凌霄作为卧室。二层则是主卧、客卧和书房,然后才到一楼客厅,再往下还有地下室。

此时还不到10点,房屋的女主人童路遥正在一楼客厅的画架前忙碌,数字油画算是她闲暇时最重要的一个爱好,虽然她空闲的时间真的很少。

“路老师要走了吗?已经这么晚了,要不留下来住一晚,我明天开车送你和小毅一起去学校。”

看到两人走下楼梯,童路遥放下画笔,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快步迎了上来。如果不是听到司毅介绍她母亲已经年近四十,路楠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位肌肤紧致、腰身婀娜、眉眼间顾盼生辉的女人居然是两个高中生的母亲。而且作为一个旗袍爱好者,即使是在家中作画的时候,童路遥也穿着一件水墨青花风格的旗袍,裁剪得体的旗袍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段包裹得淋漓尽致。

简直是钞能力啊,有钱人的快乐想象不到……

“不用了,谢谢您。我回去还要准备教案呢,就不打扰了。”

“啊……那,小毅,你去送送老师。”

虽然很想吐槽【24岁的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难道16岁的男孩子就安全吗】这种逻辑,但司毅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热情地挽住了路楠的手臂。

这动作不管怎么看都过于亲密了,但在场的三人都没有表露出任何异常,路楠乖乖地被司毅带到门厅里换了鞋,又塞进出租车的后座席上。直到司毅坐上副驾驶的位置,“砰”的一声关上车门,路楠才怯怯地小声说道:“司毅,那个,老师坐车直接回家就可以了,你就不用跑一趟了,赶紧回去吧……”

“嗯?你叫我什么?”司毅从前面的副驾驶位上回过头,那锋利的眼神瞬间让路楠的心跳漏了一拍。她太熟悉那个眼神了,以至于不假思索地按下了内心深处的切换开关。

“主人……”路楠的声音里融入了甜到化不开的腻声,出租车司机瞪大眼睛,从后视镜里打量著这对关系奇特的男女。路楠只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爆棚的羞耻心令她几乎要昏过去了。

“那你是要教主人该怎么做咯?”司毅把头转了回去,示意司机专心开车,但嘴上仍然不打算放过奴隶老师的一时口误。

“……母狗不敢,母狗知错了。”

当着他人的面公然说出这种恬不知耻的言语,路楠羞耻得浑身颤抖,两腿间的秘处却传来一股温热的感觉,沿着小腹向上升腾。

完了,我的身体已经变成这种样子了。

背德感引燃的欲火,与对淫荡身体的绝望交织在一起,混合成一股自暴自弃的黑色冲动,瞬间冲破了她本就千疮百孔的心防。顺从著本能,就像在无数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所做的一样,路楠的手轻车熟路地隔着裙子压在耻骨上,只消轻轻一揉,因穿环而膨大的阴蒂就释放出一阵阵电击般的快感。

“呀啊……”

路楠小嘴微张,发出一声半是满足半是空虚的叹息,保持着挺腰舒颈的姿势软倒在后座上,居然就这么小小的丢了一次。高潮后的身体颤抖不已,小手还死死压着裙摆,牛仔裙上一小块水痕从掌心的位置迅速扩大。

“呃,嗯……。定南路,金色嘉园广场,麻烦开快点。”

这下不仅仅是出租小哥了,连司毅都目瞪口呆——这骚蹄子怎么一言不合就突然发情?他一时半会想不出缓解这尴尬场面的借口,只能生硬地把司机小哥的注意力扭转过来,免得车子一头撞上路边的垃圾箱。

车子在市中心的步行街边停下,这里的繁华与别墅区的静谧宛如两个不同的世界。

“回去早点休息。”司毅摇下车窗,笑道。

路楠点点头,走出几步,又低着头跑到车边,俯下身用几乎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嗫嚅道:“主人你要不要,嗯,上去坐坐?”

美女深夜相邀,肯定不只是【坐坐】这么简单。

司毅笑着摇摇头:“不了,明天还要上课呢,老师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路楠一双晶润眸子里的期待,瞬间被满溢的委屈淹没,她都已经轻贱自己到主动求欢的地步了,没想到居然遭到了拒绝。内心里的失落和寂寞酸涩交织,眼看就要化为泪珠滚落下来。

“……好了,开玩笑的。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我就再陪陪你吧。”

司毅苦笑着,扫码付了车费,才钻出车门,女孩柔软的身体就主动靠了上来。老师这是怎么了,偶尔想当一回正人君子都莫得机会。

他哪里知道,路楠就读的师范院校粥多僧少、阴盛阳衰,她在男女感情方面几乎是白纸一张,被苏想、姬一鸣这两人当做玩具调教半年多以后,司毅不经意间的稍加呵护就立刻把她内心中柔弱、渴望呵护的小女生一面激发了出来。

 

 

 

 

 

 

 

【2】

10:45,司毅站在十五层的落地窗旁俯视著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市,对于喜爱夜晚的人来说,放纵、沈沦的一天才刚要开始。他洗完澡后没有再穿回衣服,只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十月清凉宜人的晚风从窗子拉开的缝隙穿入,拂过他精赤的胸膛,也把他身体里翻涌的燥热吹散了少许。

浴室里的水声沈寂已经快十分钟了,但邀约他来此的女孩仍然没有露面,只能透过浴室门上的磨砂玻璃依稀看到里面摇曳的娇俏人影。

“不管怎么说,老师她确实开朗起来了,这是好事。只是变得有些痴女,嗯,痴女呢……”

稍微回顾一下路楠被学生强奸、调教的悲惨经历,司毅不免唏嘘。不过,对姐姐下手的自己真的有资格同情她吗?

【哢哒】,浴室的门被从里面拉开了,也打断了司毅的思绪。在涌出的白色氤氲里,一条赤裸的娇小身影款款走了出来。

大概是在学生面前袒露身体还是有些太过羞耻,路楠粉颈低垂,用一只手自欺欺人地掩住胸口一对颤巍巍的白兔,不知是因为水热还是情动,白皙的肌肤浮现出一层暧昧的粉红色。

“把手拿开,别害羞嘛~.”

司毅毕竟只是个16岁的男孩子,活色生香近在咫尺,心脏打鼓似的砰砰直跳,脸上装出淡定的模样,笑着说道——感觉这种时候手里要是有一杯红酒或者一支雪茄什么的就更装逼了呢。

就像是被司毅的话注入了勇气,路楠遮掩胸口的手臂缓缓垂落下来,露出一对与她娇小身材不太相称的丰满乳房,暗色的乳晕上一对闪闪发亮的银环夺人眼球。阴阜做了永久脱毛处理后,光溜溜的如同未发育的小女孩,同样有一枚银环穿过阴唇上方的包皮,强迫娇嫩的阴蒂挺立起来。

随着她擡起脸,主动拨开面前的乱发,司毅发现她在出浴后精心打扮过一番,眉毛和唇色都经过涂饰,天鹅般优美的颈项上系著一条深色的皮制项圈,而她的手腕和脚踝上也各有一副与之配套的皮制拘束带,只是没有装上用于固定的金属链,纯粹只是装饰品而已。

与大多数同龄女孩子相比,路楠不到1米6的身高只能算是娇小可爱,但及腰的长发和一双水润的大眼睛使得她非常适合走清纯路线,此时私密三点上坠饰的金属环、以及四肢和脖颈上的拘束具,给她纯洁娇俏的气质里混入了一抹残虐放荡的色彩。

“啧啧,这么淫荡啊,居然还主动戴起项圈来了?”

司毅向一丝不挂的路楠张开双臂,女老师主动挪过来,把脸枕在他的肩头,一条湿漉漉的小舌头像小狗一样搔过他的颈侧和耳后。

“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喜欢这种调调……嗯……嗯哦……轻点、疼……唔嗯……”

路楠含糊不清地哼道,胸前的银环被司毅捏在指尖反复拨弄,不时地捏著向上提拽,带动沈甸甸的软肉变幻出各种形状。

路楠一边微微挺起胸,方便主人玩弄,一边用小手在主人的胸膛和小腹上摩挲,原本系在司毅腰间的浴巾滑落在两人脚边堆成一团。司毅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手指沿怀中女体的乳房、肚脐、小腹一路下行,最后在耻骨上轻轻一拍,那紧紧并在一起的两条大腿就向两边微微分开,让他可以把手指探进那女孩子最为隐秘的所在。

察觉到指尖沾染上不同于清水的粘稠液体,司毅抽出手在女孩大腿上一拍,发出一声脆响,调笑道:“小母狗,你是不是在洗澡的时候忍不住玩过自己了?”

“嗯……”声如蚊呐,微不可闻。

“那就玩给我看。”

“啊?”路楠疑惑地擡头看向司毅,见对方不似玩笑,只能驯服地仰躺在床上,又拿过两个羽绒枕头垫高上身,双腿向两侧大大张开,把两腿之间一张流着晶莹涎水的小嘴暴露在主人面前。

“请……请主人欣赏小、小母狗……自慰……”

自从她沦为学生的肉玩具以后,从前根本没听说过的各种淫荡玩法——口交、乳交、足交,都已经成了供主人们取乐的常规节目,甚至连小菊花都被司毅半哄骗半威胁地享用过两次,但在异性面前表演自慰还是第一次。

不过她被开发过的身体时不时也会在夜深人静时欲火难耐,所以姑且也有些经验。此时房间里没有外人,唯一的观众是她怀抱着微妙依赖感的主人,想要进入状态并不难。在楚楚可怜地看了司毅一眼之后,路楠认命地闭上眼,一只小手攀上胸前的洁白丰满,五指张开揉压着弹性惊人的乳肉,那枚银色圆环在指缝间不住地摇晃;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探入两腿之间,绕着从包皮保护下露出嫩芽的小花蕊,轻柔地描绘出圆圈形状的轨迹。

女孩的身体属于敏感体质,又经过了长期调教,还没玩弄几下就已经把自己搞得呼吸粗重,银牙紧咬下唇,从鼻腔深处发出一声声勾人心魄的娇哼,动作也越来越大胆奔放。挑逗阴蒂的手指不知何时滑到了下方的蜜裂上,因为双腿张大的缘故,深褐色的大阴唇也被牵扯著向两侧绽开,露出呈纺锤形的阴户。

司毅靠在窗边,欣赏著女奴隶发情的媚态,只见路楠用右手食指和无名指像剥开熟透的水果一般剥开阴唇,中指摸进小肉洞里灵活地前后蠕动,骤然加大的刺激立刻把她美得飘飘欲仙,鼻音也越来越急促。亮晶晶的泉水不断从肉穴中涌出,很快就涂满了整个阴户,沿着会阴向下流进臀沟里。

眼看她的动作渐渐加快,小腹肌肉发力紧绷,带动纤腰有节奏地向上反弓,呻吟也不再满足于从鼻子里漏出的轻哼,开始有一两声婉转娇啼忍不出从嘴角唇边泄露出来。司毅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俯视著女孩,后者正毫无察觉地为了获得更多的快乐而努力着。

“……要来了、来了……主人,看着我……看着我、呜呜,来了啊啊啊……!”

经过精心描画的秀眉苦闷地蹙在一处,如水波荡漾的一双妙目紧闭着,全身心沈浸在取悦自身的淫戏中,路楠就这样颤抖著达到了高潮,双手抓住自己的大腿根,下身的小嘴一张一合间涌出大股蛋清似的清澈液体,在她身下的床单上洇开一朵朵水痕。

如此快感爆发的美妙时刻,司毅却恶作剧之心陡起,当即福至心灵地俯身伸手,中指弯曲成钩子状,毫不留情地突入那团正在颤抖吐蜜的花穴深处,顶住膣道上穹隆的那一小块略显粗糙的软肉,拇指的无名指和无名指则正好分别抵在阴蒂环和因挺腰而暴露出来的小肛门上,紧接着,他模仿著某知名男演员的动作,以手腕发力的方式高速抖动起来。

“呜嗯?啊呃、求、啊、不,呃嗯嗯咿咿咿咿咿咿——”

路楠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大,带着犹如被最信赖之人背叛的不可思议神色,满脸都写着绝望。然而,这神情也只存在了一瞬间,高潮还未结束的蜜穴极度敏感,快感就像火箭的二级加速般节节攀升,无数白色的光球在她眼前爆开,就连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哀求都被瞬间冲散为七零八落的单词。随着那双圆瞪的眼睛缓缓向上翻白,少女的樱唇也不受控制地张大,嘴角隐隐有唾液流下,但与她面容的崩坏相反,女孩的身体却在快感浪潮的冲刷中拼命蜷缩起来,足尖几乎和小腿绷直成一线,大腿根部的肌肉收紧到近乎抽筋的地步。

“——咿咿、呃!”

无意识地高声淫叫戛然而止,一道清亮的水箭从女孩下身喷射出去,直打在床边的落地窗玻璃上。潮喷,是司毅最喜欢的戏码,熟知路楠身体反应的他捏住化身雌兽的女奴阴蒂上的小环,残忍地一拧,刚喷完水瘫软下来的女体顿时向上一弹,又哆哆嗦嗦地喷出一道水柱。

“……啊,呼呼,不行了,好难受,不想再泄了、呜,求主人……”

司毅满意地抽回手,路楠就像是被抽去了筋骨一样软绵绵地陷入床垫里,下意识地抱着他的大腿哀求道。

罪魁祸首的目标既然已经达成,此时便温柔地坐在床边,一边轻揉她的胸部,一边耐心等待她回气。足足过了十多分钟,路楠才总算从头晕目眩的高潮余韵中清醒过来。

“小混蛋,还突然袭击的……”

“要叫主人。”因为拍不到屁股,司毅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

“哼……主人……”路楠不情不愿地哼唧了两声,终归迫于主人的淫威,不敢有什么抱怨,又搂着司毅的手臂轻轻摇了摇,讨好道,“主人你这么玩人家,小母狗泄到腿都软了,哪还有体力伺候主人啊~ ”

“知道你没力气,去窗户边趴好就行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路楠含羞似嗔地白了他一眼,强撑起绵软无力的身体,赤着脚走到落地窗边,双手按在玻璃窗的钢骨上,上身伏低,把圆润的小屁股向后高高撅起,双腿之间一缕发亮的银丝正缓缓滴落。

今天呢,是茉莉的香味。

在空气中肆无忌惮的彰显自己的存在,又不会浓郁到腻人的地步,介于青涩与成熟之间,对于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来说是最为合适不过的了。

“……这个be动词加过去分词,就表示被动语态。明白了吗?”

路楠一边讲解,一边把定义用娟秀的小字工工整整地誊写在演草纸上。因为课本摆在司毅面前的缘故,坐在一侧的她只能微微探过上半身,下巴几乎枕在司毅的肩头,而散开的及腰长发就这么垂落在少年的颈边,不属于这房间的淡淡洗发水香气搔得司毅心头痒痒的,根本无心听讲。

“你到底听明白了没有,我写了这么半天,你好歹也应一声啊~ ?”

看司毅这副心猿意马的样子,冰雪聪明的路楠立刻就猜到了缘由,慌忙了挺直腰背。那副红著脸抱怨的样子,与其说是叱责,不如说是在撒娇。

这个小女人,自从被开发成熟以后,举手投足间总是难以自抑地流露出娇媚的风情。

由于是下班后就直接来司毅家里进行一对一辅导,所以她仍然穿着在学校上班时的那套衣服——上身是一件黑色修身线衣,显瘦的黑色用料和束腰设计结合在一起,很好地衬托出她盈盈一握的腰肢,而在聚拢内衣的帮助下,她原本就丰满的胸部则显得更加惊心动魄,深V领口简直像是福利大甩卖一般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和深深的沟线;腰胯以下穿着一条高腰牛仔A字短裙,裙摆下是修长笔挺的双腿,其中左侧大腿中段还系著一条黑色腿环,与白嫩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反差;脚踩一双黑色系带凉鞋,从鞋子两侧延伸出来的系带绕过脚踝,沿着小腿交叉缠绕,直到膝盖下方才以一个蝴蝶结收尾。

倒不是她想穿得这么惹火到学生家拜访,而是阴蒂被穿环以后,如果还像以前那样穿紧身牛仔裤的话,可能连学校门都没迈出来就已经高潮到腿软。就算是现在,她的牛仔裙下也是真空的,稍微撩开裙摆就能看到她溢出蜜汁的湿濡花瓣。

“老师,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司毅笑瞇瞇地说道。

“你啊……现在是上课期间,集中精力学习。”路楠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学生的额头,两人之间倒错的关系使得她的态度根本无法强硬起来。万一勾起这个小家伙的心火,把她按倒在床上就地正法了也是有可能的——想到这里,路楠就感觉腿心一阵酸软,忍不住夹紧大腿摩擦起来。

上课期间?意思就是说下课以后想怎么做都可以咯。司毅略感好笑,不过他也没想太多,他请老师上门辅导的目标是提高成绩,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主次颠倒。

 

 

 

 

 

 

【笃、笃】

门口传来几声很轻的敲门声。在得到司毅的回应后,一名少女端著果盘推门而入。

大概是刚结束晚自习回到家的缘故,凌霄还穿着学校的制服,以深蓝色为基调的水手服非常适合青春期的少女,与制服配套的帆布鞋换成了在家的棉拖,但不知为何还套上了学校绝对不会允许的白色过膝袜。看得出来她是简单洗漱过,平时里惯常扎起的马尾已经披散开来,发绳正系在白皙的手腕上。

“路老师、司毅,我切了点水果,尝尝吧。”

她向屋里的两人微微一笑,把果盘放在桌上后就退了出去。

“嗯,那我们来讲下一章,虚拟语态。虚拟语态是由哪个词引导的,你还记得吗?”

路楠翻了一页课本,随手用牙签扎起盘子里的一块火龙果,喂到司毅的嘴边。明明是远超出师生关系的暧昧动作,她却做得无比自然,仿佛是天经地义一般。

“唔嗯……If吗?”

“很好,那试着翻译一遍这个句子。”

两小时的课程告一段落,两人站起身,活动着因久坐而微微僵硬的脖颈和脊背。司毅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封红包,双手递给路楠。

“老师辛苦了。”

路楠神情复杂地接过红包,里面是她这周的劳务费——司毅坚持要用这种形式交给她。虽然她最初只是因为无法拒绝司毅的请托,才不得不抽出宝贵的休息时间来做上门辅导,但就这半个月的经历来看,辅导真的只是辅导而已,而且还能挣到些外快,不论多少都是一种尊师重教的心意体现。

司毅家是一栋复式别墅,他的房间位于别墅三层,向上半层是阁楼,除了用来充当储物间之外,还隔开了一间给凌霄作为卧室。二层则是主卧、客卧和书房,然后才到一楼客厅,再往下还有地下室。

此时还不到10点,房屋的女主人童路遥正在一楼客厅的画架前忙碌,数字油画算是她闲暇时最重要的一个爱好,虽然她空闲的时间真的很少。

“路老师要走了吗?已经这么晚了,要不留下来住一晚,我明天开车送你和小毅一起去学校。”

看到两人走下楼梯,童路遥放下画笔,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快步迎了上来。如果不是听到司毅介绍她母亲已经年近四十,路楠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位肌肤紧致、腰身婀娜、眉眼间顾盼生辉的女人居然是两个高中生的母亲。而且作为一个旗袍爱好者,即使是在家中作画的时候,童路遥也穿着一件水墨青花风格的旗袍,裁剪得体的旗袍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段包裹得淋漓尽致。

简直是钞能力啊,有钱人的快乐想象不到……

“不用了,谢谢您。我回去还要准备教案呢,就不打扰了。”

“啊……那,小毅,你去送送老师。”

虽然很想吐槽【24岁的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难道16岁的男孩子就安全吗】这种逻辑,但司毅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热情地挽住了路楠的手臂。

这动作不管怎么看都过于亲密了,但在场的三人都没有表露出任何异常,路楠乖乖地被司毅带到门厅里换了鞋,又塞进出租车的后座席上。直到司毅坐上副驾驶的位置,“砰”的一声关上车门,路楠才怯怯地小声说道:“司毅,那个,老师坐车直接回家就可以了,你就不用跑一趟了,赶紧回去吧……”

“嗯?你叫我什么?”司毅从前面的副驾驶位上回过头,那锋利的眼神瞬间让路楠的心跳漏了一拍。她太熟悉那个眼神了,以至于不假思索地按下了内心深处的切换开关。

“主人……”路楠的声音里融入了甜到化不开的腻声,出租车司机瞪大眼睛,从后视镜里打量著这对关系奇特的男女。路楠只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爆棚的羞耻心令她几乎要昏过去了。

“那你是要教主人该怎么做咯?”司毅把头转了回去,示意司机专心开车,但嘴上仍然不打算放过奴隶老师的一时口误。

“……母狗不敢,母狗知错了。”

当着他人的面公然说出这种恬不知耻的言语,路楠羞耻得浑身颤抖,两腿间的秘处却传来一股温热的感觉,沿着小腹向上升腾。

完了,我的身体已经变成这种样子了。

背德感引燃的欲火,与对淫荡身体的绝望交织在一起,混合成一股自暴自弃的黑色冲动,瞬间冲破了她本就千疮百孔的心防。顺从著本能,就像在无数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所做的一样,路楠的手轻车熟路地隔着裙子压在耻骨上,只消轻轻一揉,因穿环而膨大的阴蒂就释放出一阵阵电击般的快感。

“呀啊……”

路楠小嘴微张,发出一声半是满足半是空虚的叹息,保持着挺腰舒颈的姿势软倒在后座上,居然就这么小小的丢了一次。高潮后的身体颤抖不已,小手还死死压着裙摆,牛仔裙上一小块水痕从掌心的位置迅速扩大。

“呃,嗯……。定南路,金色嘉园广场,麻烦开快点。”

这下不仅仅是出租小哥了,连司毅都目瞪口呆——这骚蹄子怎么一言不合就突然发情?他一时半会想不出缓解这尴尬场面的借口,只能生硬地把司机小哥的注意力扭转过来,免得车子一头撞上路边的垃圾箱。

车子在市中心的步行街边停下,这里的繁华与别墅区的静谧宛如两个不同的世界。

“回去早点休息。”司毅摇下车窗,笑道。

路楠点点头,走出几步,又低着头跑到车边,俯下身用几乎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嗫嚅道:“主人你要不要,嗯,上去坐坐?”

美女深夜相邀,肯定不只是【坐坐】这么简单。

司毅笑着摇摇头:“不了,明天还要上课呢,老师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路楠一双晶润眸子里的期待,瞬间被满溢的委屈淹没,她都已经轻贱自己到主动求欢的地步了,没想到居然遭到了拒绝。内心里的失落和寂寞酸涩交织,眼看就要化为泪珠滚落下来。

“……好了,开玩笑的。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我就再陪陪你吧。”

司毅苦笑着,扫码付了车费,才钻出车门,女孩柔软的身体就主动靠了上来。老师这是怎么了,偶尔想当一回正人君子都莫得机会。

他哪里知道,路楠就读的师范院校粥多僧少、阴盛阳衰,她在男女感情方面几乎是白纸一张,被苏想、姬一鸣这两人当做玩具调教半年多以后,司毅不经意间的稍加呵护就立刻把她内心中柔弱、渴望呵护的小女生一面激发了出来。

 

 

 

 

 

 

 

【2】

10:45,司毅站在十五层的落地窗旁俯视著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市,对于喜爱夜晚的人来说,放纵、沈沦的一天才刚要开始。他洗完澡后没有再穿回衣服,只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十月清凉宜人的晚风从窗子拉开的缝隙穿入,拂过他精赤的胸膛,也把他身体里翻涌的燥热吹散了少许。

浴室里的水声沈寂已经快十分钟了,但邀约他来此的女孩仍然没有露面,只能透过浴室门上的磨砂玻璃依稀看到里面摇曳的娇俏人影。

“不管怎么说,老师她确实开朗起来了,这是好事。只是变得有些痴女,嗯,痴女呢……”

稍微回顾一下路楠被学生强奸、调教的悲惨经历,司毅不免唏嘘。不过,对姐姐下手的自己真的有资格同情她吗?

【哢哒】,浴室的门被从里面拉开了,也打断了司毅的思绪。在涌出的白色氤氲里,一条赤裸的娇小身影款款走了出来。

大概是在学生面前袒露身体还是有些太过羞耻,路楠粉颈低垂,用一只手自欺欺人地掩住胸口一对颤巍巍的白兔,不知是因为水热还是情动,白皙的肌肤浮现出一层暧昧的粉红色。

“把手拿开,别害羞嘛~.”

司毅毕竟只是个16岁的男孩子,活色生香近在咫尺,心脏打鼓似的砰砰直跳,脸上装出淡定的模样,笑着说道——感觉这种时候手里要是有一杯红酒或者一支雪茄什么的就更装逼了呢。

就像是被司毅的话注入了勇气,路楠遮掩胸口的手臂缓缓垂落下来,露出一对与她娇小身材不太相称的丰满乳房,暗色的乳晕上一对闪闪发亮的银环夺人眼球。阴阜做了永久脱毛处理后,光溜溜的如同未发育的小女孩,同样有一枚银环穿过阴唇上方的包皮,强迫娇嫩的阴蒂挺立起来。

随着她擡起脸,主动拨开面前的乱发,司毅发现她在出浴后精心打扮过一番,眉毛和唇色都经过涂饰,天鹅般优美的颈项上系著一条深色的皮制项圈,而她的手腕和脚踝上也各有一副与之配套的皮制拘束带,只是没有装上用于固定的金属链,纯粹只是装饰品而已。

与大多数同龄女孩子相比,路楠不到1米6的身高只能算是娇小可爱,但及腰的长发和一双水润的大眼睛使得她非常适合走清纯路线,此时私密三点上坠饰的金属环、以及四肢和脖颈上的拘束具,给她纯洁娇俏的气质里混入了一抹残虐放荡的色彩。

“啧啧,这么淫荡啊,居然还主动戴起项圈来了?”

司毅向一丝不挂的路楠张开双臂,女老师主动挪过来,把脸枕在他的肩头,一条湿漉漉的小舌头像小狗一样搔过他的颈侧和耳后。

“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喜欢这种调调……嗯……嗯哦……轻点、疼……唔嗯……”

路楠含糊不清地哼道,胸前的银环被司毅捏在指尖反复拨弄,不时地捏著向上提拽,带动沈甸甸的软肉变幻出各种形状。

路楠一边微微挺起胸,方便主人玩弄,一边用小手在主人的胸膛和小腹上摩挲,原本系在司毅腰间的浴巾滑落在两人脚边堆成一团。司毅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手指沿怀中女体的乳房、肚脐、小腹一路下行,最后在耻骨上轻轻一拍,那紧紧并在一起的两条大腿就向两边微微分开,让他可以把手指探进那女孩子最为隐秘的所在。

察觉到指尖沾染上不同于清水的粘稠液体,司毅抽出手在女孩大腿上一拍,发出一声脆响,调笑道:“小母狗,你是不是在洗澡的时候忍不住玩过自己了?”

“嗯……”声如蚊呐,微不可闻。

“那就玩给我看。”

“啊?”路楠疑惑地擡头看向司毅,见对方不似玩笑,只能驯服地仰躺在床上,又拿过两个羽绒枕头垫高上身,双腿向两侧大大张开,把两腿之间一张流着晶莹涎水的小嘴暴露在主人面前。

“请……请主人欣赏小、小母狗……自慰……”

自从她沦为学生的肉玩具以后,从前根本没听说过的各种淫荡玩法——口交、乳交、足交,都已经成了供主人们取乐的常规节目,甚至连小菊花都被司毅半哄骗半威胁地享用过两次,但在异性面前表演自慰还是第一次。

不过她被开发过的身体时不时也会在夜深人静时欲火难耐,所以姑且也有些经验。此时房间里没有外人,唯一的观众是她怀抱着微妙依赖感的主人,想要进入状态并不难。在楚楚可怜地看了司毅一眼之后,路楠认命地闭上眼,一只小手攀上胸前的洁白丰满,五指张开揉压着弹性惊人的乳肉,那枚银色圆环在指缝间不住地摇晃;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探入两腿之间,绕着从包皮保护下露出嫩芽的小花蕊,轻柔地描绘出圆圈形状的轨迹。

女孩的身体属于敏感体质,又经过了长期调教,还没玩弄几下就已经把自己搞得呼吸粗重,银牙紧咬下唇,从鼻腔深处发出一声声勾人心魄的娇哼,动作也越来越大胆奔放。挑逗阴蒂的手指不知何时滑到了下方的蜜裂上,因为双腿张大的缘故,深褐色的大阴唇也被牵扯著向两侧绽开,露出呈纺锤形的阴户。

司毅靠在窗边,欣赏著女奴隶发情的媚态,只见路楠用右手食指和无名指像剥开熟透的水果一般剥开阴唇,中指摸进小肉洞里灵活地前后蠕动,骤然加大的刺激立刻把她美得飘飘欲仙,鼻音也越来越急促。亮晶晶的泉水不断从肉穴中涌出,很快就涂满了整个阴户,沿着会阴向下流进臀沟里。

眼看她的动作渐渐加快,小腹肌肉发力紧绷,带动纤腰有节奏地向上反弓,呻吟也不再满足于从鼻子里漏出的轻哼,开始有一两声婉转娇啼忍不出从嘴角唇边泄露出来。司毅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俯视著女孩,后者正毫无察觉地为了获得更多的快乐而努力着。

“……要来了、来了……主人,看着我……看着我、呜呜,来了啊啊啊……!”

经过精心描画的秀眉苦闷地蹙在一处,如水波荡漾的一双妙目紧闭着,全身心沈浸在取悦自身的淫戏中,路楠就这样颤抖著达到了高潮,双手抓住自己的大腿根,下身的小嘴一张一合间涌出大股蛋清似的清澈液体,在她身下的床单上洇开一朵朵水痕。

如此快感爆发的美妙时刻,司毅却恶作剧之心陡起,当即福至心灵地俯身伸手,中指弯曲成钩子状,毫不留情地突入那团正在颤抖吐蜜的花穴深处,顶住膣道上穹隆的那一小块略显粗糙的软肉,拇指的无名指和无名指则正好分别抵在阴蒂环和因挺腰而暴露出来的小肛门上,紧接着,他模仿著某知名男演员的动作,以手腕发力的方式高速抖动起来。

“呜嗯?啊呃、求、啊、不,呃嗯嗯咿咿咿咿咿咿——”

路楠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大,带着犹如被最信赖之人背叛的不可思议神色,满脸都写着绝望。然而,这神情也只存在了一瞬间,高潮还未结束的蜜穴极度敏感,快感就像火箭的二级加速般节节攀升,无数白色的光球在她眼前爆开,就连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哀求都被瞬间冲散为七零八落的单词。随着那双圆瞪的眼睛缓缓向上翻白,少女的樱唇也不受控制地张大,嘴角隐隐有唾液流下,但与她面容的崩坏相反,女孩的身体却在快感浪潮的冲刷中拼命蜷缩起来,足尖几乎和小腿绷直成一线,大腿根部的肌肉收紧到近乎抽筋的地步。

“——咿咿、呃!”

无意识地高声淫叫戛然而止,一道清亮的水箭从女孩下身喷射出去,直打在床边的落地窗玻璃上。潮喷,是司毅最喜欢的戏码,熟知路楠身体反应的他捏住化身雌兽的女奴阴蒂上的小环,残忍地一拧,刚喷完水瘫软下来的女体顿时向上一弹,又哆哆嗦嗦地喷出一道水柱。

“……啊,呼呼,不行了,好难受,不想再泄了、呜,求主人……”

司毅满意地抽回手,路楠就像是被抽去了筋骨一样软绵绵地陷入床垫里,下意识地抱着他的大腿哀求道。

罪魁祸首的目标既然已经达成,此时便温柔地坐在床边,一边轻揉她的胸部,一边耐心等待她回气。足足过了十多分钟,路楠才总算从头晕目眩的高潮余韵中清醒过来。

“小混蛋,还突然袭击的……”

“要叫主人。”因为拍不到屁股,司毅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

“哼……主人……”路楠不情不愿地哼唧了两声,终归迫于主人的淫威,不敢有什么抱怨,又搂着司毅的手臂轻轻摇了摇,讨好道,“主人你这么玩人家,小母狗泄到腿都软了,哪还有体力伺候主人啊~ ”

“知道你没力气,去窗户边趴好就行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路楠含羞似嗔地白了他一眼,强撑起绵软无力的身体,赤着脚走到落地窗边,双手按在玻璃窗的钢骨上,上身伏低,把圆润的小屁股向后高高撅起,双腿之间一缕发亮的银丝正缓缓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