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我的混血女友

六月中旬,K市迎来了盛夏的第一波高温。太阳火辣辣的晒在大地上,知

趴在树上无力的叫着,就连空气也被烤成了阵阵热浪,街上的行人不出五分钟便

会热得满头大汗。

虽然头顶烈日炎炎,但也难阻我心中的喜悦之情。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莘

莘学子最激动、最期待的日子,没错,是「高考季」。寒窗十年的结果,都将在

这个时候揭晓。

我叫李绍伟,是K市里一粒默默无闻的沙子,而今天,我的命运也许就此改

变了,因为我刚刚拿到了梦寐以求的M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M大是全国最著名的艺术学校,地处海滨城市L市,这里走出了不少享誉全

国的艺人,进了M大,就等于给我以后进军艺术圈的道路上了保险。当然,另一

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M大里美女如云,对于我这个单身了十八年的屌丝来说,

「下半身」的幸福就指望这里了!

从高中的校园走出来,我手里紧紧攥着M大的录取通知书。在晒得人发昏的

阳光下,屁颠屁颠的往家里跑去,满脑子想的都是进大学后美女如云的画面。

「啪」一声,我重重地推开了家门,接着难掩兴奋地喊了一句:「爸、妈,

我拿到M大的录取通知书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话刚出口,我就发现不太对劲,怎么沙发上多了个陌生人?原来是家里来了

客人。

「呵呵,小伟,恭喜你啊!」客人率先发话了。接着他打量了我一番后,说

道:「啧啧,真是长大了,长成大人了呢!」

我一看对我说话的人,是个英俊而富有气质的中年男人,非常面熟,却一时

想不起是谁。

「小伟,发什么呆?快叫温叔叔!怎么,拿到录取通知书,高兴得什么都忘

记了?」父亲一边爽朗的笑着,一边把我拉到了中年男人的身旁坐下。母亲此时

也在一旁「咯咯」的笑着,当然她也不忘接过我手中的录取通知书细细品味。

温叔叔?我努力地在脑海里搜索着关于这个男人的记忆碎片。募然间,我想

起来了,这个男人,不就是小时候我心目中的那个「外国人」吗?

说来话长,这个温叔叔,是父亲的战友,也是父亲最好的兄弟。他不仅人长

得英俊潇洒,而且脑袋瓜也是绝顶聪明。当年从部队退伍之后,他只身一人跑到

了俄罗斯,做起了生意,并且跟一个很漂亮的俄罗斯女人结了婚,生了孩子。

本以为他已经在那边安居,不会再回来了,可谁想,他家中不知发生了什么

变故,急匆匆的回国了一趟,并把自己跟俄罗斯女人生的孩子寄养到了我家。一

直到我小学毕业,他才再次出现,并接走了自己的孩子,这都是父亲经常提起的

老黄历。

温叔叔我没见过几次,所以印象并不深,这也是为什么小时候我觉得他是个

「外国人」。不过他寄养到我家的小女儿——温馨,倒是像我的妹妹一样,跟我

熟络得不得了。

突然想到曾经跟我好得穿一条裤子的朋友,我不禁笑了,高兴的对温叔叔说

道:「啊,您是温叔叔啊!温馨的爸爸!真是太久不见,差点想不起来了,您从

国外回来啦?」

估计是温叔叔没想到我这么一下子就能想起他来,显得很欣慰。他摸着我的

头说道:「是啊,是啊,回来了……」

我一听,觉得他似乎话里有话,便问道:「怎么了,温叔叔,好像你不是很

开心?」

温叔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开心,怎么会不开心呢,终于回到生我

养我的这片土地了!可是,倦鸟终有还巢时,游子却无归家日啊!」

我一听,明白了,他此次回来,估计只是探亲访友,马上又要走吧!

父亲听到老友的长叹,呷了一口茶,缓缓地说道:「老温啊,差不多就回来

吧,有这么多老朋友在这里,这里才是你的家啊!你看,小伟和馨儿都长这么大

了,马上就能扛起家的责任了,我们也该是时候退休,享享清福了。」

父亲是个普普通通,只求平淡渡日的人。可眼前的温叔叔却截然相反,是个

志在千里的人。他答道:「老李啊,我今年五十岁都不到,还不想休息呢!怎么

着也得干到六十岁吧!哈哈!」

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我这次把馨儿送回来,就当作是让她来圆我的故

乡梦吧!」

我一听,温馨也回来了?怎么,这老温又要把女儿寄养到我家了吗?但没见

到人啊?我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迷茫的问道:「温馨?她也回来了吗?在

哪呢?」

我话音刚落,一个身影就倏地从我的房间里跑了出来。那身影出来之后,竟

一下子就扑到了我的身上。随即我的耳边传来甜美又悦耳的声音:「小伟哥哥,

你现在才想起找我,害得人家在你房间里躲了半天,真是太没良心了!」

我一看面前的女孩,老天爷,这简直是天女下凡啊!我怀里抱着的竟是个貌

若天仙、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认了半天,我才发现,这不就是小时候总跟在我屁

股后面的那个小傻妞,温馨嘛!温馨小的时候就像我的妹妹一样,我去哪她都要

跟着,而我也很喜欢这个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妹妹。

大人总是拿我们开玩笑,说我俩天生一对,而温馨也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

总是小相公小相公的喊我,我也小媳妇小媳妇的叫她。童年的时光里,我俩的关

系可以说是亲密无间,亦或是青梅竹马。

都说女大十八变,这才隔了几年时间,没想到温馨已经彻彻底底的出落成一

个大美人儿了!我发呆似的盯着温馨看,她是那样的美艳动人:弯弯的柳眉如画

上去的一样,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一双媚眼风情万种,摄人心魄;鼻梁高

耸,曲线秀丽;性感丰厚的双唇如玫瑰花瓣一般,即使没擦唇膏,也显得娇嫩欲

滴;两颊晕红,还有一对可爱的小梨涡;肤光胜雪,柔美如玉,吹弹可破的皮肤

透出淡淡红粉;一头大波浪形栗色卷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迷死个人!

温馨的样貌,夹杂着东方人的清秀与西方人的妩媚,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鲜

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比,别说K市罕有如此佳丽,即便

放眼全国也极为少有。

我一时看得醉了,嘴里吐不出一个字来。温馨见我没反应,不高兴了,她轻

轻推开了我,像小孩子生气似的说道:「啊!你真是个没良心的,以前还『小媳

妇小媳妇』的喊人家,现在倒好,还没分开多久,你就认不出我了!」

温馨嗔怪的样子愈发娇艳,她站起身后,我更是被她魔鬼般的身材搞得差点

喷出鼻血!由于天气炎热,温馨只穿了一件紧身小吊带,下半身是一条短得不能

再短的热裤,而脚上则是一双粉蓝色的人字拖。

这身打扮,将温馨那西方人一样火爆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约莫1米7

的身高,黄金分割的九头身,前凸后翘,体型丰满,增一分太多,减一分太少;

一对坚挺饱满的乳房被衣服挤出一条深不见底的乳沟,目测最少也有F罩杯,放

在她那纤细的水蛇腰上,显得更加突出;翘翘的屁股丰满圆润,一双长腿更是如

精雕细琢过一般,修长而结实,小腿曲线优美,令人迷醉;人字拖里如玉般的脚

趾,个个都像艺术品一样精致的排列着。

我眼前这东西方结合的极品尤物,用现在恶俗点的话来说,就是肤白貌美胸

部大,长腿细腰屁股翘。温馨这俏丽的脸庞、魔鬼的身材、魅惑的眼神、无时无

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简直倾国倾城!

见我呆傻的样子,母亲以为我真没认出温馨来,有些尴尬。她赶忙出来打圆

场,说道:「傻小子,她就是温馨啊,认不出来了?我看你今天真是少根筋!」

母亲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看着眼前火辣的美人儿,我突然觉得口干舌燥,只

喃喃的说道:「啊……啊……是馨儿啊,你……你好……」

馨儿见我终于认出她来,高兴得不得了,又一下抱住了我,兴奋的说:「小

伟哥哥,我想死你啦!你知道吗,我一个人在国外好难熬,现在好了,爸爸让我

回来念大学,我又可以跟你在一起啦!」

温馨那温软丰腴的身体靠在我怀里,让我这个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的屌

丝,一下子感到幸福来得实在是太他妈突然了!听到馨儿说要回来念书,我不禁

心花怒放的问道:「馨儿,我也……我也很想你啊,你这次回来念书,是哪个学

校呢?」

还没等馨儿回答,父亲就假装严厉的接过了话茬儿,说道:「馨儿这次回来

刚好也是到M大去念书。你小子到了那边,可要给我好好地照顾馨儿哦!你要是

敢欺负馨儿,我可饶不了你!」

温叔叔一时间爽朗的大笑起来,说道:「老李啊老李,你还是那个臭脾气,

对孩子不要那么严肃嘛,现在他们已经是大人了。呵呵!」

馨儿也附和着,调皮的说道:「就是就是,李叔叔,别那么严肃嘛,老是皱

着眉头容易老,而且你笑起来的时候最帅了!你放心吧,小伟哥哥一直都对我那

么好,他不会欺负我的!」

没想到已经时隔多年不见的馨儿,还是像小时候一样那么维护我,我不禁感

到心里暖暖的。我认真的说道:「老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馨儿,不

会让她受欺负的!」说完这话,我明显的觉得馨儿把我抱得更紧了。

「小伟,你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别抱着馨儿就不放啊,还是真的要给我当女

婿啊?哈哈哈!」温叔叔边笑边调侃道。

我一时窘迫,赶紧放开了抱着我的馨儿。这时馨儿不高兴了,说道:「就要

抱就要抱,我就要给小伟哥哥做小媳妇!」馨儿此话一出,在座的长辈都笑了起

来。

调侃了一阵后,父亲正色道:「小伟啊,我和你温叔叔是好兄弟,我也想两

家结个亲,馨儿这么漂亮,是你小子上辈子修来的福,你可给我好好表现啊!」

真是没想到,父亲居然就默认了我和馨儿的事情,而馨儿也是一脸羞涩,紧

紧地拉着我的手。

母亲也显得很开心,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道:「你们慢慢聊,我去弄几

个好菜,今天你们好好喝一个。」

母亲走后,几人互相嘘寒问暖起来。大家聊的什么,我完全没听进去,满脑

子都只有馨儿,而馨儿也一直笑嘻嘻的看着我,紧紧拉着我的手。

这时我心底思绪万千:没想到还没去M大,我就已经得到了这样一个绝世尤

物,难道我终于时来运转了么?女神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了我的女朋友,我真是

祖宗八辈子修来的福啊!温叔叔,我爱死你了!

几人聊了一会儿,母亲就做好了饭菜,催着我们上桌。

饭桌上,几杯酒下肚,大家更是打开了话匣子。我和馨儿也叙着旧,说着小

时候调皮搞笑的事情,渐渐没了多年不见的陌生感,越来越投机。

这顿愉快的晚饭吃了快四个小时,天都已经黑了。父亲不胜酒力,已先行倒

下了。温叔叔看着趴在桌上的父亲,用手轻轻搂住了他,一时竟有些老泪纵横。

兄弟间沉默的情谊,充满了整个房间。

馨儿看到这一幕,轻轻地挽起了我的胳膊,靠在了我的肩上。而我望着眼前

两个同生共死过的战友,也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母亲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她一边假装生气的去拉父亲,一边哽咽的说:「死

老李,不能喝就别喝这么多嘛,赶快进去睡觉!」

温叔叔慢慢地扶起了父亲,把他送进了卧室。站在门外看了半晌,他才关上

门,转过头来对我和母亲说道:「红秀、小伟,我这趟着急回来,也没好好给你

们准备点东西,真是不好意思……下次,下次我一定给你们带点好东西回来。」

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我到你们家来啊,就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样,你

们也都像我的亲人一样,我爱你们。其实我跟老李撒了个谎,我不是明天走,而

是今晚就得赶回莫斯科。你们就不要送我了,我也是故意把老李灌醉的,我不想

看见他每次来送我都哭得像个娘们儿似的……」

温叔叔哽咽了,他抹了一下眼泪,看着馨儿说道:「馨儿,今天爸爸跟你说

的话,你要记住了。以后你和小伟,不管能不能成一家人,你都要像对待自己的

父母一样对待小伟的父母,也要像对待亲哥哥一样对待小伟,知道吗?爸爸也会

经常回来看你的,你要乖乖听话。」

听完这些 母亲已经忍不住哭出声来。而馨儿,也早已扑在我肩头「嘤嘤」

的抽泣着。

温叔叔假装很乐观的强颜欢笑着,拍了拍母亲和馨儿的肩膀,说道:「你们

啊,学学小伟,坚强点。我这一去,又不是不回来了,别难过啦,我一定会经常

回来看你们的,哈哈!」

就这样,在温叔叔的百般推脱下,他终于还是把我们挡在了楼下,只身一人

消失在了黑夜里。

我仿佛回到童年一般,那时,他也是这么丢下馨儿,转身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