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北京混生记

2014年,春寒乍暖。持续的雾霾天在一场春雨过后终于消散。香港人

雾霾叫烟霞,更有诗意,可晴朗蓝天还是让人心旷神怡。

这样的天郊游最好不过了。

上午10点钟,京承高速出京方向还算畅通,曹山开着刚提的高尔夫7行驶

在去往农家院路上。儿子上小学了,长得很帅气,尤其漂亮的大眼睛像他爸爸,

个子不矮,像他妈妈。

「爸爸,把天窗开开,我要开天窗。」儿子闹着,说着要往副驾驶爬,被妈

妈拽住。

「曹江,你再闹爸爸妈妈不带你出去玩了。你看叔叔阿姨的哥哥弟弟,哪个

像你这么淘?」漂亮的老婆如果不是有儿子在身边,不会有人想到她已经是7岁

孩子的母亲了。

建国也刚换了车,自从奔驰新款S发布以来,建国就惦记上了,刚进口就卖

掉了迈腾,换了S400L。建国的儿子小名猴子,调皮,也漂亮,大眼睛双眼

皮,有点像他妈,一点都不像建国。建国对小猴子可是有点宠坏了,也难怪。建

国见到儿子的时候已经两岁了,刚开始生活不好,建国从头再来拼命创业,短短

几年重振雄风。

「哎,我说,当初我说买s500吧,你说太贵,非得让我买s400,忒

没劲儿。你看曹山跟的我还挺紧,这要是s500,早就窜前面去了。」建国手

握着艺术品一样的双幅方向盘,像是炫耀,像是埋怨。

「孩子在车上你开那么快干嘛?十来年了怎么总改不了这毛病?我都是你媳

妇了还老跟曹山比这比那,你就是太好强,缺少人家曹山那随遇而安的性格。人

家10万多买一大众开的挺好,你花100万买一大奔还不满足。」小猴子她妈

坐在后座,手托腮帮,美丽的大眼睛看着窗外,性感的嘴唇生气的嘟着,车窗开

了一条缝,吹着她柔顺的长发。这些年了,她还是飘逸长发,没有变。

跟在曹山高7后面的是一辆GL8,开车的是曲燕。海波腰不好,买了辆大

车上下方便。

「哎,曲燕,你说你们青岛那边新盘准备得怎么样啊?Andy让我北京这

边出方案。」海波半躺在第二排VIP座椅,舒服极了。

「再等等看,二线城市楼盘价格谁也摸不准,行了,出来玩老同学聚聚别谈

工作的事儿了。」曲燕一边开车一边说。

「妈妈,这关怎么过啊?」曲燕的儿子崔炳胜拿着ipad问妈妈。曲燕觉

得孩子名字老气,可爸爸起的,海波觉得挺好。

「问爸爸啊,妈妈开车呢。」曲燕说。

曹山开着车,电话响了,看手机是陌生电话号码,想是不是广告电话,但也

不像,便按下了蓝牙耳机的接听键。

「喂。」曹山问。

「曹山吗?我是夏瑶。我在北京,方便见个面吗?」电话那头是个温婉知性

的女人声音。

「喂,哎,哎呀,夏老师啊,您好您好,您会北京了啊?」曹山提高了嗓门

说着。

「曹山,你不方便说话吗?那再说吧。我从美国回来北京办事,呆半个月。

育空能见一面吗?」电话那头的女人听出了曹山语气的反常。

「没问题,聚聚没问题。我做东。咱班还有好几个同学在北京呢,到时候聚

一聚,我安排啊,夏老师。」曹山还是假High。

「嗯,行。等你方便给我电话吧。」女人有点失望的挂了电话。

「哎,得10年没联系了吧?我老师。」曹山挂了电话,叹了口气,看着后

视镜跟老婆说。

「女老师?」老婆回话很简短。

「啊」曹山有些犯愣。

老婆扑哧一声笑了,说「不就是夏瑶嘛,还假模假式的跟我玩这个。」

曹山有些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可思绪却漂回了以前。

2002年,夏。

曹山整毕业一年了。过去一年是他人生中最跌宕起伏、光怪陆离的一年,他

尝尽了社会的酸甜苦辣,经历了比AV还血脉喷张的性爱。去年刚毕业时,有建

国、海波、曲燕,和同学们一起为想像中的未来打拼,而一年之后的今天,那个

被他们称作「家」的破败小楼,只剩下曹山一个人。

沉思是曹山又爱又恨的女人,她让曹山丢掉了饭碗,让曹山和王一梅的事情

向Jeff告密,但她将身体给了曹山,还附带让他可以在一段时间衣食无忧的

10万块钱。

曹山无忧无虑却又无所事事,整天听歌练琴看片撸管,除了兜里多了10万

元之外,和一年前没有什么两样。

这幢楼里,除了曹山是晚睡晚起型的,其他人都是早睡早起。他们要用勤劳

的工作唤醒这座城市。有的2、3点起来上菜上肉,然后去市场卖,也有的4、

5点起床熬豆浆炸油条,以便在一两个小时之后能喂饱那些睡眼惺忪从郊区赶到

市中心上班的打工族。这些人劳作的声音,就是曹山的闹铃。

曹山被嘈杂声吵醒,听着像是隔壁屋。曲燕和海波搬走很久,这间屋子又要

有人住了。

曹山看了眼手机,已经10点了,起床穿好衣服,到楼下市场买了点吃的。

两屉小笼包,一些杂拌菜,半张烙饼,两瓶啤酒。早饭中午饭一块吃,要是不想

出门,连晚饭也有了。

楼下停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陆陆续续在搬家具。曹山看了一眼,拎着东西

上了楼,把自己关屋子里,一边吃一边打开VCD,把里面的A换上woods

tock99碟,RageAgainstTheMachine的那段巨牛逼,

看了好几遍还想看。

《BullsOnParade》,吉他手TomMorello用吉他搓

出DJ打碟的效果让曹山看傻眼,一边看一边琢磨。

这时有人敲门。

拉开门,站在门口是个高高帅帅的男生,「你好,请问有锤子吗?」

曹山挠了挠乱发,回头看了看屋子里寻摸了一下,说「好像没有,你到楼下

问问吧。」正要关门,男生却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惊叹道。

「你,你是曹山?」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兴奋。

「嗯,是啊。」男生突如其来的兴奋让曹山有些措手不及。

接下来男生的举动更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动物园里的大熊猫一样,被围观,被

宠爱。

「喂,快来,真是曹山诶,他住这儿!」男生招呼正在帮忙搬家的其他几个

男同学,这些男生纷纷放下手中的活儿跑过来,堵在门口像见到偶像一样呵呵傻

乐。

「你们……」曹山有些不知所以然。

「学长,真的是你啊!我们比你小两届,看过你在学校的演出,都很喜欢你

的歌。」一个男生说道。

「哦,是这样啊。谢谢哈。」曹山有点受宠若惊,不知道说什么好。「有啥

要帮忙的吗?」

「没有没有。」一个男生说,不恰当的比喻,看到曹山有点像看七仙女下凡。

以前这些学弟们只看到过在舞台上的曹山,可此刻这个邋遢又有点颓废的青年跟

他们想像中的形象有很大出入。

「嗯,你们也要毕业了?在这租房子?新邻居,欢迎你们啊」被围观的曹山

有些不太适应被簇拥着的感觉,挠着头假客气。

「没有,我们还没毕业,搬过来的是我们老师。」一个男生说。

曹山听到老师搬到这里有些诧异。老师不是有职工宿舍吗?难道是新来的?

不过无所谓,谁搬来都一样,邻居嘛,可近可远,只要不是那些粗鄙的务工人员,

整天喝酒打老婆的混蛋。不注意卫生满地扔垃圾,像楼下那帮货,把垃圾脏土扫

到门口就算大功告成的,就OK。

曹山百无聊赖,点根烟把凳子搬到楼道,倚着栏杆看他们忙,顺便晒晒太阳。

一会听到下面一个女人的声音,很熟悉又很遥远,「辛苦你们啦,喝,来了这么

多人帮老师搬家啊。来来来给你们买点饮料去。」曹山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像是

打了一阵强心剂或者肾上腺素多巴胺什么的,心跳立马加快了许多。他扭头望向

楼下,果然是她——历史老师夏瑶。

记得他刚入学的时候,夏瑶还不到30,现在也就30出头,1米7多的身

高,很干练又有气质的短发,偏分梳起的头发脸遮住小半张脸,夏瑶长得很舒服,

眉眼都不是大美女级的,但凑在一起很端庄,嘴唇微厚,刚上学时觉得这是夏老

师的一个缺点,但慢慢觉得也很好看。夏瑶的身材和她的相貌一样,不出众但很

舒服,30岁女性的常态身材,上身一件白色衬衫,下身一件及膝的百褶裙,典

型的老师装束,目的就是遮挡住女性特征,不让男学生们想入非非。

裙摆下一双修长白腿裸着,和很多1米7的女人一样,夏瑶的身材不胖不瘦

,胸挺臀翘,身上的肉恰到好处的分布在应该在的位置,只是小腿粗圆。以前曹

山对夏瑶粗粗的小腿也有些不遗憾,但经历了曲燕、王一梅等等女人,夏瑶修长

不失圆润肉感的小腿让他心砰砰跳快了几下。夏瑶白嫩的脚上穿着一双样式平常

但做工优良的坡跟凉拖,这是不会在上课时候穿的。

在大学,夏瑶这样年轻身材好,有韵味的女老师向来是男生们意淫的对象。

关于她的传说从学长到学弟有很多,她喜欢打羽毛球,有时和老师,有时和学生,

男生总喜欢去看她打羽毛球,夏瑶总很给力的穿着运动衫和短裤,男生们看着她

短裤上修长匀称的白腿,胸前随着跳跃扣杀不断翻涌的美乳,夏瑶的球技如何大

家都不关心了。

因为总和男生打球,加上夏瑶老师的年龄,很容易和学生打成一片,在学校

里传说就有很多,有人说上过她,还绘声绘色的描述夏瑶在床上身材如何好,纤

腰丰臀,大白腿长而有劲儿,夏瑶屁股圆,下面一点不像结婚的女人。

有的人还把夏瑶的私处描述出来,说是白虎,就稀疏几根毛,还跟她头发似

的,有些黄,说屄特肥,肉唇却是粉红色。甚至还分析,说厚嘴唇的女人屄都肥

。可曹山没觉得夏瑶在作风问题上有什么问题,性格开朗喜欢和学生打成一片倒

是真的。

当然,这些传说都化作了撸管时候的想像,原本捕风捉影的描述在脑海里无

数次闪回变得越来越真实。真正确定和夏瑶发生过关系的男同学一个没有,但估

计全校的男生都对她意淫过,换句话说,在意淫领域,夏瑶早就被全校男同学千

人斩了。

「曹山」夏瑶上了楼,一眼就看见愣神的曹山。

「哎,夏老师,没想到您搬过来了。」曹山回过神,连忙站起来寒暄,握住

了夏瑶伸过来的手,握上去很柔软。夏瑶穿的坡跟凉拖并不算很高,但1米7多

的身高还是比曹山要高出来一截。

「夏老师,您坐。」曹山把凳子搬过来让夏瑶坐,自己站在旁边,夏瑶很自

然的翘起二郎腿,原本很肉感的小腿搭在一起,腿肚子上的白肉亮晃晃的,腿长

的女人这个坐姿最好看了。曹山也忍不住多偷瞄了两眼。

「哎,我老公不是在美国读博士嘛,现在稳定了,我准备也出国,正好缺一

笔费用,我就把房子卖了,先在这暂住一段日子。看我老公那边的计划再作打算,

是直接走还是再租一套好一点的。」夏瑶说着,阳光照在她脸上,让白皙的皮肤

显得更有光泽,深棕色的短发被微风吹得飘摇,和裙摆一起随风飘散。端坐在走

廊的高挑女老师,背景是绿树阳光,她很自然的伸手挑起发丝轻轻捋到而后,简

直就像一副美丽的图画。

曹山和夏瑶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男生们帮着搬东西。两个男生搬着她的写

字台往这边走,有些吃力,夏瑶过去帮忙,三个人一起抬,到了门口俩男生有点

受不了,放下歇了一下,夏瑶喊着号子,弯下腰叉开腿,撅着屁股一起往上抬,

裙子的面料很有垂感,正好贴合在夏瑶后厥的屁股上,将那诱人的水蜜桃轮廓勾

勒出来,曹山在她身后看得差点流鼻血。

夏瑶穿的这身哪适合干活啊,就在抬起来的时候,可能脚心出了汗,脚底一

滑,鞋跟一歪,只听「哎呦」一声,夏瑶跌倒在地上,不偏不倚两条修长大白腿

叉开,那一刹那,夏瑶的裙底春光被曹山看得正着,此后他脑子里无数次闪现这

个场景——裙子花一样的绽开,两条修长圆润的白腿大大叉开,腿间交汇处黑色

的内裤是蕾丝的,很性感。记忆中是一条丁字裤,因为曹山看到了夏瑶腿间的阴

户,白白的像个中间长出长长肉唇的白馒头一样——但也可能是他的想像。

曹山血往上撞,呆呆的愣着,盯着夏瑶裸露到大腿根的大长腿。倒是那个男

生赶忙过来搀起了夏瑶,夏瑶赶忙把裙子遮住腿,白嫩的脸已经红了。曹山有些

悔恨怎么不去搀扶一下,自己看着像个色狼一样盯着老师的裙底,上去扶一把不

仅不会像现在这样尴尬,还能摸到老师的身体,那有多好?

「夏老师,没事吧?」男生搀扶着夏瑶坐在椅子上,很关切的问。然后他竟

然跪下来帮夏瑶脱了鞋,捧起她的脚要帮着揉一揉。

「哦,没事,别,你忙你的吧。」夏瑶显然被男生的举动弄的很尴尬,男生

帮女生揉脚,要是男女朋友再正常不过,可这是老师和学生啊。男生也很识趣的

走开了。

忙活了一下午,终于忙得差不多了。有学生去学校打了饭端了过来,夏瑶招

呼曹山一起吃,曹山说家里有饭不打扰了。可能下午盯着看夏瑶大腿让那个男生

对曹山印象有所改变,没有那么的热情,也没再客气。

曹山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听隔壁热闹聊天,心想学生真是不知愁滋味啊,无

所事事是应该的,不像自己,闲就是罪大恶极了。

男生们吃饭饭,聊了会天都走了,曹山一直没出屋。不知道怎的,虽然下午

被学弟们小小的围观了一下,有点众星捧月的意思,但此时他不再是学校的摇滚

偶像,而是一个没落的无业游民,他面对他们有些自卑,而且也没什么共同语言。

很晚了,夏夜的小楼吹来习习微风,还挺凉快。曹山把房门打开,把音响放

在门口,放着音乐,搬着凳子坐在楼道里乘凉。夏瑶穿着一个大T恤,一条小短

裤,趿拉着拖鞋拿着个脸盆出来了,T恤很大,几乎盖住雪白的大腿,深蓝色的

小短裤若隐若现,不知道以为里面啥也没穿呢。

「夏老师,您这是,出去啊?」曹山问。

「啊,去学校洗个澡。」夏瑶笑着说,慢慢走着腿还有些瘸。

「您这样去,晚上一个人再回来,多危险啊。再说,咱这能洗澡。」曹山看

着夏瑶的穿着说。

「哦?这还能洗澡呢?怎么用啊?」夏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