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牛大丑风流记.

这天上午,春涵守店,大丑出去办事。他到打字复印社打份广告,招人的事现在就开始了

? ?返回店里,把打好的广告给春涵过目,春涵看过,觉得没什么不妥的。大丑便轻松愉快地把广告贴到门外。按他的想法,应该招个相貌平平,手脚麻利,性子随和,主要得工作能力强,吃苦耐劳,

能为店里多赚钱的姑娘。

? ?在对“相貌”的要求上,大丑与春涵持不同意见。大丑认为,主要是能力,相貌不重要。春涵认为,两方面都重要。试想,能力再强的人,如果长得不好,也会让广大顾客大为倒胃的。结果,照例

是大丑让步了。原定的“相貌平平”那句,改为“相貌端正”。

? ?大丑与春涵呆在店里,一边卖货,一边等着应聘者上门。他俩都觉得,既然是招人,当然得认真的挑选,这可不是小事。万一招得不好,不但对经济利益有损,还会惹一肚子的气。两人估计,怎么

也得十天八天才能招到满意的人才。

? ?想不到,没用一小时的时间,从门外进来的的姑娘就有十几个。有美有丑,有高有低,有胖有瘦的,看得大丑眼花了乱的。她们聚集到店里,自然都是来应聘的。

? ?她们像一群快乐的小鸟,唧唧喳喳的进来,一张张脸上写满希望与自信。她们把一股青春之风,吹进小店,令大丑与春涵感到心情畅快。

? ?尽管大丑脸上带着随和的笑容,这些姑娘却不买帐。她们皱着眉,把目光移开,显然是大丑的尊容令她们的审美受到毁灭性的破坏。她们无法像对帅哥那样,露出心仪的笑意。

? ?当她们的目光落到春涵身上时,都不禁一呆,小眼睛都睁成大眼睛,脸上都露出沉醉与惊叹。她们想不到在这里能碰上这么美丽的姑娘。有的自负美貌的,此时,也觉得自己是丑小鸭。骄傲之气一

扫而光。

? ?一阵寂静过后,她们便七嘴八舌地夸奖起春涵来。春涵只是笑笑,并不出声。这种来自他人的夸奖,自是家常便饭,她早就不以为意了。

? ?其中有一个小声问春涵:“他是你的伙计吗?”说着,小嘴向大丑撇撇。很明显,大家对这对美丑组合,不太赞成。

? ?春涵望望这个娇小的姑娘,又深情瞅着大丑,脸上露出幸福与快乐来。她说:“这样的伙计我可不敢用。他嘛,他是……”说着顿了一下。她本想说他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也是这里老板。但见大

丑一脸的沮丧和委屈,自然是男子汉的尊严在这帮姑娘面前大受损害。

? ?春涵心一软,便坚定地说:“他是我的老公。”话音一落,春涵觉得脸上热热的。毕竟自己是头一回在人前称他为老公。

? ?大丑一听,眼睛一亮,很感激的看着春涵。接着又得意洋洋地瞅着众女,心说,怎么样,这下你们老实了吧?那些姑娘大惊失声,转着头,一会儿看春涵,一会儿看大丑,怎么也看不出他们像夫妻

。这太玄了吧?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实在太可惜了。

? ?春涵摆摆手,说道:“姑娘们,咱们说正题吧。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现在开始吧。”说着,春涵把一把椅子拉到柜台外,坐下来。让姑娘们排好队,挨个提问。她要通过这种方式,考察一下她们

的文化,口才,反应能力等等。

? ?大丑在旁饶有兴趣的瞅着。看春涵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抱着膀,明眸熠熠,顾盼生辉。配上美好的身段,真是美极。那脸上的威严劲儿,也使她像个老板,或者领导。这种派头,使他想起倩

辉来。以前在她那厂里时,听倩辉讲话,也有这种威风劲儿。女人有了英气,是一种刚性的美,跟那种柔软的美正好相反。

? ?正这时,他的手机响了。难道是倩辉打来的吗?想谁来谁,真有那么灵吗?一看号码,并不是倩辉,而是多日不见的玉娇。他“老公”去逝,自己还没有去问候过一声呢。实在有点失礼了。

? ?他可不敢在春涵身边接手机,怕招麻烦。女人对这种电话都是反感的。哪个女人愿意有别的很具威胁性的女人给跟自己老公交流呢?再信任他,心里也会犯嘀咕的。

? ?大丑穿过“花丛”,到门外接电话。电话一接通,便听到玉娇的吼声:“喂,牛大丑,你怎么半天不接电话?这么几天就把我忘了吗?太没良心了吧?” 

? ?大丑赶紧解释: “我大老婆在旁边呢,我敢接吗?” 

? ?玉娇吃吃笑起来,说道:“怕她干什么?你还是不是男人?在家说了不算,早晚当王八。” 

? ?大丑轻声叫道:“别胡说八道的。你找我有什么事?听说你老公上天堂了。” 

? ?玉娇叹气道:“别提他了,怪难过的。我找你,是想你来看看我,因为我要走了。” 

? ?大丑一愣,问道:“你要出远门了吗?去哪里?要去很久吗?” 

? ?玉娇说:“你问这么多,叫我怎么回答呀。你来我这儿,我详细的告诉你。快点,我等你。” 

? ?大丑想了想,说:“好吧,我这就来。得告诉老婆一声。 ” 

? ?玉娇笑道:“妻管严。还没结婚呢,就成老二了。哪天她给你扣个绿帽子,你连个屁都不敢 放。” 

? ?大丑骂道:“小骚屄,你又发烧了。一会儿,看我不操死你的。”说着挂断。心里有点气,他最反感别人拿春涵开玩笑了。更不能容忍别人埋汰春涵的人格。

? ?如果有一天,春涵真的给我扣绿帽子,我怎么办?我会杀了她吗?不会的。我那么爱她。连个屁都不放就忍了吗?不行。我是男人,那是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奇耻大辱。那时,我一定会肝肠寸断,找

一种合适的方式杀死自己。

? ?当他一进门,从人群的缝隙中看到春涵的影子时,他不禁自责起来。我这都胡思乱想什么呀?春涵可不是校花。她做事很有原则的,做人很讲人品的。在这个“处女”日益匮乏,成为稀有动物的时

代,她仍然洁身自好,守着那一份纯真与高贵,这是多难得的事?还有呀,跟自己感情那么好,同床多次,依然坚守阵地,这就更难得了。自己却总要给她破身,总想变她为小妇人,和她相比,我真是

太埋汰了。

? ?大丑在心里做了简短而深刻的自我批评。他自己想想,觉得很好笑,心说,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尚了。为什么我干女人的时候,就把这一切都忘了呢?能怪我吗?我也是一个正常男人,生来就有

人性的弱点。

? ?趁着春涵提问的空隙,大丑走到她跟前,在她耳边请假:“春涵,有个朋友要请我喝酒。很热情的,我没法不去。放心,我很快就回来。店里的事,就让你受累了。回头,我一定给你补偿。” 

? ?春涵转过头,很严肃地盯着大丑,问道:“是男的,还是女的?” 

? ?大丑笑了笑,轻声问:“男的,女的,这有什么不同吗?反正也不用我掏钱。” 

? ?春涵却不笑,很正经地说:“要是男的,你可晚点回来。要是女的嘛,一个小时就得回来。要不然,我去抓你回来。” 

? ?大丑笑道:“自然是女的了。你看你老公我这么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走到街上,回头率百分之百。”说着,学华仔的一个动作,用四指那么一理头发,做出很酷的姿态来。

? ?春涵见了,笑得直捂嘴。众女也都笑成一团,好像见到耍猴子一般。大丑也随着众人笑了。

? ?稍后,春涵对大丑很妩媚地白了一眼,说道:“快滚你的吧。记得,早点回来。”大丑爽快地答应一声,提起春涵的手,亲了一口。众人笑成一片。春涵感到有点窘,正想骂他两句,大丑早撒丫子

跑了。

? ?春涵转为严肃,说道:“安静,安静。有什么好笑的。现在咱们接着来,下一个。”此时,大丑已经上了辆出租车。

? ?他坐在车上,心里就想,玉娇在到哪里去呢?莫非也像校花一样,要到外地发展事业吗?笑话,她这样养尊处优的人,可不是干事业的那种。同样是鸡,让一个母鸡去打鸣,那怎么可能呢。

? ?玉娇住处离这不算远,坐车十多分钟就到了。这楼是她那“老公”给她买的。大丑是头一回来她这儿。当大丑进门后,只见玉娇穿着睡衣。

? ?大丑问:“怎么才起来?” 

? ?玉娇说:“起来有半个小时了。刚冲过澡。” 

? ?大丑笑道:“我还以为,你把被窝摆好了,等我干你呢。” 

? ?玉娇媚笑道:“一会儿,有你表现的机会。你别急呀。” 

? ?大丑见玉娇怀里抱着一只长毛狗,便笑问:“玉娇,这么几天不见,就把儿子抱出来了。” 

? ?这话把玉娇逗乐了,她大声骂道:“你这混蛋,一见面,就损我。看我不拍你。 ”说着,一脸娇嗔的举起狗来,要砸大丑的样子。

? ?大丑提醒她:“当心,你的狗。”玉娇这才笑着放下狗,那狗到地上,好像知道死里逃生似的,玩命的跑了。

? ?大丑打趣道:“你儿子跑了,快追呀。” 

? ?玉娇恨恨地说:“要是我儿子,也是跟你生的。”

? ?大丑笑道:“骂我是狗,你可真成狗操的了。” 

? ?玉娇大怒,扑上来教训大丑。大丑连躲带闪,身上免不了要挨上几下掐。闹得够了,大丑大模大样的往沙发上一坐,像个主人。玉娇也不客气,像个要人疼的小妇人,腻在大丑的怀里不放。大丑也

乐得享受。

? ?大丑问道:“说吧,你要去哪里呀?真要离开哈尔滨吗?” 

? ?玉娇搂着大丑的脖子,肥屁股在大丑的腿上慢慢蹭着,吐气如兰地说:“牛哥哥,我不是要离开哈尔滨。而是我恋爱了,可能会结婚的。” 

? ?大丑吃惊地望着玉娇,半响才说:“这是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 

? ?玉娇说:“才认识几天。我见他长得不错,人也斯文,对他印像很好。就想跟他结婚,做个好妻子。以后,再也不用傍大款了。再说,老头子给我留下的财产也不少。总算他有良心,不但给我这套

楼,连那幢在郊外的别墅,也都给了我,还有现金。想不到他对我会这么好。临死时,他也这么说的,让我找个好男人嫁了,好好活着。别再像以前那么疯了。这回,我听他的。”这么说着,玉娇眼中

竟有了泪光。

? ?大丑更是惊讶,认识她以来,还没有见过她这么多情过,动情过。还以为老头死了,她会开心得喝酒庆祝呢。然后,再找新的靠山。现在看来,自己以前对她不够了解的。

? ?大丑说:“这样很好,以后,你可以安心过日子了。体验一下做妻子的感觉。不知道这男的是干啥的。找对像可得细心点,别上当。” 

? ?玉娇脸上微笑,回答道:“他在一个学校当个小官,家里很有钱的。至于他叫什么名字,暂时保密。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呢。” 

? ?大丑说:“那就祝你早日成为新娘子,当个正经的良家妇女。”

? ?玉娇笑道:“谢谢牛哥哥。我也祝你早当新郞官。你现在可是艳福无边。又有女友,又有铁仙子的,老幸福了。男人做到你这份上,真不白活一回。你告诉我,你每天晚上,跟那个铁姑娘干几回。

插进去,你很舒服吧?” 

? ?大丑瞪眼道:“你又在乱说了。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跟她做过那事呢。” 

? ?玉娇大叫道:“不会吧?你在说着玩。在逗我,肯定是。那么好的女人,你不睡她,你有毛病呀。” 

? ?大丑不好意思地说:“我好想,可她总是不同意。” 

? ?玉娇问道:“女人有同意的吗?还不都是半推半就的。我当初我还不想跟你那样呢,你还是哪样把我给上了。” 

? ?大丑解释道:“你不知道,她的思想很保守的。我开导她多少回,她就是转不过弯来。好在时间长着呢。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 ?玉娇笑道:“我可提醒你,该出手时不出手,搞不好,会让别人占先的。你得防着点。” 

? ?大丑说:“我一定努力,早日采花。” 

? ?玉娇在大丑脸上一亲,说道:“我看你这位铁姑娘,虽然很漂亮,看样子倒是个厉害角色。以后,你可有得受了。你以后要娶了她,看你还怎么到外边风流。” 

? ?大丑说:“那也没法子,婚姻是围城,早就都得进去的。你不也想进去吗?” 

? ?玉娇说:“那快趁着咱们都在城外时,好好享受人生吧。我找你来的目的,就是说,咱们以后怕不能这么亲热了。我也得学正经姑娘,在和人家恋爱期间,得忠于他,要不,让他知道,什么都泡汤

了。我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可不能错过。” 

? ?大丑笑道:“那很好。我支持你。既然以后可能摸不着你了,那么现在,我就痛痛快快的干你一把。让你一辈子都想着我。”

? ?这样说着,大丑的嘴便吻住玉娇的红唇,原本在她腰上的手,分出一只向下,伸进玉娇的睡衣里,在她肥美的迷人的屁股上抚摸着,磨擦着,钻研着。那种光滑与弹性,圆满与丰盈,令大丑欲火熊

熊,不能自控。很快的,那只手便来到腚沟,浮光掠影的在沟里迂回,痒得玉娇直扭腰,想躲开这甜蜜的骚扰。可那只手像像蚊子一样,如影随形,跟着她的腚沟跑。

? ?那激情的手指隔着薄布在玉娇的菊花上,小洞上侵略着,放肆着,不一会儿,玉娇便春水涓涓,把裤衩湿了一大片。大丑的手也受到滋润,他故意多沾了点水,松开玉娇的嘴,把手指拿到玉娇嘴边

,笑道:“这是你的蜂蜜,你尝尝味儿。” 

? ?玉娇脸红如霞,娇喘嘘嘘,媚眼如丝,一边挺着下身,一边娇声说:“牛哥哥,你先尝尝,看香不香。”大丑见她浪态撩人,便把春水都舔到嘴里。

? ?玉娇腻声问:”牛哥哥,我的味道好不好?” 

? ?大丑不答,把嘴压到玉娇嘴上,吻了起来。借这个机会,把她的液体都渡进她的嘴里。之后,大丑问道:“味道怎么样?” 

? ?玉娇哼道:“你这人坏死了。索性让你坏到底吧。抱我上床,我要你的大肉棒。我要它给我性福。” 

? ?大丑笑道:“今天,一定要你死几回。让你以后,每回跟老公干之前,都能想起我来。”说着,抱起玉娇,走进性爱的天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