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任盈盈與三名淫賊

话说在五霸冈一战之后,江湖豪杰们纷纷作了鸟兽散。令狐冲因为内伤过

再次的昏迷了过去,任盈盈一声凄苦的喊叫,趴在了令狐冲的身上。

「圣姑,不要伤心了,令狐少侠的这种伤势,除了少林寺的《易筋经》外,

恐怕都很难让少侠痊愈了。」身后有一个清凉的声音说道。

「是啊圣姑,您的身体要紧啊。」

任盈盈回头看去,竟然是祖千秋、老头子、以及计无施三个人。

「你们三个不是走了吗?」

「是的,我们走了,但是我们担心圣姑,就在暗中守护圣姑。」

「圣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将令狐少侠送到少林寺里求方证大师救治了。」

计无施拈着胡须说道。

「嗯,恐怕也只能有这个方法了。」

「圣姑,你的伤势也不轻,还是先吃了这颗少林寺的疗伤圣药吧,这样你才

有精神照顾令狐少侠啊。」

「哼,你们不怕我伤势好转杀了你们几个?我不是命令你们见到令狐冲就一

定要杀了他吗?你们竟然敢抗令?」

「我们的命都是圣姑的,你的话我们不敢不听。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解救

令狐少侠不是吗?」

任盈盈想了想,点了点头,从祖千秋的手里接过了那丸药,闻了闻,一阵芳

香的药味冲鼻。「我现在服药用内功加速药力的挥散,你们几个给我护法。」

「是。」

任盈盈闭上了眼睛,她并没有注意到,在她闭眼的刹那,三个中年男人的眼

神里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诡异的神色。只要稍微有些经验的女性都会知道,男人

的那种眼神代表着赤裸裸的性欲。

为什么这么热?我感觉到太热了,全身的液体都好像在澎湃起来。越是运功

任盈盈越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烫,但是这种发烫却很舒服。她禁不住的呻吟了

一声。

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手指正伸在胯下,两根手指正在玩弄似的的在拨

弄着自己的大阴唇。

「我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发骚了而已。」

「你们,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没什么啊。少林寺的疗伤圣药啊。不过,我们用另外的一种药水浸泡过了

而已。我们知道,圣姑见多识广,少林寺的疗伤圣药独一无二,如果用假的根本

无法瞒过圣姑的法眼,好在,我得到过一丸这种药丸,并且被平一指大夫要了去

研究药性来着。上次见到平一指大夫的时候,他把这枚药丸还给了我,并告知我

他将这种药丸和剧淫剧毒的七种雌性毒虫合成的万淫液浸泡了整整的一年时间,

让这种疗伤圣药更具有特效,只要人服用了,只要有一口生机,就能将人的生命

从鬼门关抢回来。不过有个局限,那就是这独一无二的药丸只能给女性服用,而

且有个副作用,那就是让服用的人性欲无比的高涨,没有男人与她做爱的话,结

果只能被万淫液蒸发掉全身的体液而变 干尸啊。」

「你们,竟然敢对我下毒?难道你不怕东方教主吗?」

「东方教主?呵呵,谁不知道东方教主和你的关系啊。少来了,他盼着你被

人干掉呢,这样他就少了后顾之忧了。」

「计无施,别跟她废话了,没看到圣姑正在运功想将毒性逼出来吗?」老头

子性急的说道。

「没事。当天平一指说过,这种药他正在研制解药呢,可是解药研制了三年

竟然都没有成功。能让平一指挠头的万淫药丸,恐怕,就是东方教主也不能逼出

来吧?」

「圣姑,你就不问问,我们为何要真么对待你吗?」

「哼,你们这些臭贼,臭男人,还不是对我不服气吗?」

「不错。原来圣姑什么都知道啊。要知道,男人膝下有黄金,对一个女孩子

这样的卑躬屈膝,我们早就不服气了。尽管你对我们有恩,不过,我们可是不会

被那种小恩小惠打动的。要知道,你在我们这些下属的眼中,可是天仙一般的存

在,也是我们手淫经常幻想的对象。」祖千秋淫淫的一笑。

「看,圣姑在和我们对话的时候,她的手一直都在动啊。」

确实,在对话的过程当中,任盈盈的手一直都在亵裤当中弄,一阵阵酥麻的

感觉时时刻刻在侵袭着她。一向冷静甚至是冷傲的任盈盈根本无法想到自己竟然

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

「怎么回事,我的手,为何不听我的了?」

「圣姑,告诉你吧,这种万淫液浸泡过的药丸的特效就是能让中毒者非常的

清醒状态下展现出最淫荡的一面来,想法还很纯真,但是身体却是和婊子一样的

期待男人的开发呢。」

三个男人哈哈的淫笑着。「来,另外一只手也别闲着,抚摸自己的乳房。」

任盈盈果然如三个所愿,另外一只手隔着衣服开始摩挲自己的胸部。少女未

经开发的所有性感地带都被她自己摸了够,而且是在三个男人的面前。

三个男人的胯下早就挺立了起来,但是他们都不急,他们已经等待了很久,

不在乎这一段时间,先让任盈盈表演下真人秀,多么刺激啊。

「是不是很热?很热的话,就脱掉衣服吧?」

任盈盈嗯了一声,真的开始脱掉上衣,很快劲装都被撕扯掉,露出了她乳白

色的抹胸。在抹胸后,雪白的乳肉在手掌的作用下变化着各种形状。

「抹胸扯掉!」

任盈盈的乳房暴露了出来,不是特大,但是可能是因为长年练功的关系十分

的健康坚挺,峰峦上两点嫣红色在傲立着,鲜艳得如处子之血。

「哇,好美的胸。是不是,圣姑。」

「是。」这个时候,任盈盈发现甚至连自己的舌头都管不住了,一阵情绪冲

动就脱口而出。

「那么,这么美的胸,没有男人欣赏可是不成的。那个傻瓜令狐冲是没有这

个福气了。」祖千秋走了上去,蹲下身子,用手抓住了任盈盈的右边乳房,「好

滑!好嫩!好软!」

「看你没出息的样子,不就是女人的乳房吗?」老头子很粗鲁的拨拉开任盈

盈护住左乳房昂达手掌,抓住了另外的一边乳房。「很挺!奶头都立了起来,果

然是很骚的圣姑。」

「喂,你们占了两个奶子,让我抓什么啊?」

「谁让你动作慢呢。」

计无施当然不会没有办法,他快步上前,不由分说的吻上了任盈盈的嘴巴。

计无施的嘴巴很臭,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刷过了。

? ?不过任盈盈这个时候根本顾不上了,那股强烈的雄性味道让她不能自禁,微

启嘴唇接纳了计无施的舌头。

两个人的舌头搅拌在了一起,唾液顺着两个人的嘴角流了下来。

「计无施,你好奸诈,竟然夺了圣姑的初吻。那么,圣姑的初夜可没你的份

了。」

「哼,想都别想。你们不也占了圣姑的初乳权了吗?」

计无施收回舌头。任盈盈嘤咛一声,竟然用舌头追了过来,拼命的想吻计无

施。

「哇,这药效果然是厉害啊。」

「嗯,求你们了,祖千秋,老头子,计无施三位大爷就让奴家高兴吧。给了

奴家吧。」说着,任盈盈的手竟然去抓最近的老头子的裤子。

「等等,你得好好的求我们,我们才能给你要的东西。」

「怎么求?」

「你冰雪聪明,这个不会想不到吧?」

「祖老公,老老公,计老公,求你们给了奴家吧。」

「给什么?」

「给我男人的东西?」

「男人的什么东西。」

「阴茎。」

「听不懂。」

「男人的肉棒,男人的鸡巴,给我吧,我受不了。」

随着任盈盈一声高亢的叫喊,她竟然拱起了身子,使了个铁板桥的功夫,让

身子和地面平行,只靠着两条腿弯曲与地面支撑。

「哇,圣姑竟然高潮了啊。」

「把裤子脱掉,让我们看看黑木崖圣姑高潮的样子。」

任盈盈运劲,下身的劲装裤子四分五裂,连亵裤也都被崩开。三个男人都是

一凛,圣姑的功力可是比他们高的不少啊。如果不是现在药效控制了任盈盈的肉

体,恐怕,三个男人都得被任盈盈干掉啊。

但是淫荡的本性,让三个男人的目光火辣辣的盯在了任盈盈最隐秘的地方。

因为是铁板桥的姿势,让任盈盈的下面崩的很紧,也非常的明显。任盈盈的

阴毛很密很黑,并不很长,上面沾上了任盈盈的淫液,显得亮晶晶的。两片大阴

唇已经被任盈盈的手完全撑开,里面粉嫩的肉都暴露在了三个男人的面前,甚至

是阴道口和尿道口都能看到了。而高潮中的任盈盈的阴道里,正汩汩的流出来了

乳白色的液体,液体顺着会阴流到了肛门处。肛门也很小巧的在一缩一张的。

「太美了!圣姑的下面简直是天人之作。」

三个男人几乎是撕扯着将自己的全身衣物都脱掉了,暴露出了他们的性器。

祖千秋的鸡巴最长,立起来有20公分,老头子的鸡巴最粗,有儿童手腕粗细,

计无施的鸡巴适中,不过龟头处却是很粗的蘑菇头。

任盈盈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男人,也没有见过男人们勃起的阳具。看到三个各

具特色的肉棒,身体里竟然又开始流淌液体了。

三个男人几乎是同一动作,都奔向了任盈盈的阴户。

「干什么?这个计划是我出的,当然要由我计无施来为圣姑开苞。」

「屁!刚才你都已经夺走了圣姑的初吻了。这次该由我们来开苞来对。」

三个人争持不下,可是任盈盈却已经等不及了似的,「你们要不猜拳吧。」

「好。不过猜拳会有耍赖的。这样吧,不如我们让圣姑的小情人来决定,如

何?」

「令狐少侠?」

「对。」

「他怎么来决定,昏迷不醒的。 」

「呵呵,很好办啊。这个时候的他的鸡巴一定绵软无力,我们让圣姑用嘴巴

讲令狐少侠的肉虫叼起来,然后再猛的松开,看令狐少侠的软鸡巴倒向哪边?我

们来压边。」

「哈哈,这个主意很不错。让令狐少侠绝对我们谁给他第一个戴绿帽,很合

理,很棒。」

任盈盈横了三个一眼,「你们真是的。」可是那眼神里的春意让三个男人都

是心神荡漾。

任盈盈爬了过去,真的拉开了令狐冲的裤子,用嘴叼起了令狐冲的软肉棒,

嘴里含糊的说道:「开押吧。」

「等等,这样的话,圣姑一松嘴,令狐少侠的肉虫一定会落向圣姑的方向。

不如,圣姑拿大顶倒立着来。」

「好!」老头子的提议被一致通过。

任盈盈的身子很轻盈的倒立了起来,为了保持平衡,两条雪白的大腿大大的

叉开了,双手支撑着全身的重量,嘴巴一吸将令狐冲的鸡巴叼了起来。

「我押左边,」「我押右边,」「我押下边」三个男人喊完之后,任盈盈的

嘴巴一松,同时她的双手一撑,一个倒翻夺了开。

令狐冲的肉棒挺立了2秒钟之后,竟然啪的一下,落在了右边。

「哈哈,是我赢了。」老头子兴奋的叫道。

「老老公,奴家等你太久了,来吧。」

老头子得意的看了两位同伙一眼,几乎是风一样的扑倒了任盈盈,下身使劲

的捅来捅去,但是,可能是紧张或者是任盈盈的下面已经湿润得一塌糊涂了,所

以,一时半刻竟然没有进去。那样子竟然和一头发情的公猪没有什么两样。

老头子听到了两个同伴的哄笑声,冷静了一下,手扶着自己的阳具根部,对

准了泥泞的洞口,腰间一使劲,插了进去。

「呀~」尽管有了心里准备,但是任盈盈还是痛得大叫了起来。她的脚掌都

僵直了,老头子的东西太粗了些。

老头子喘着粗气,稍稍的向后撤了一下之后又大力的插了进去。这次,终于

突破了少女最后的防线,甚至老头子能听到那一声「啪」的脆响。他的肉棒整个

都插了进去。

处子的鲜血顺着肉棒和阴道壁的边缘流了出来。而老头子的肉棒插了进去之

后再次的抽出来,带出来了一些细胞碎片。

「好痛啊!不要了啊。」

「现在可由不得你了。」

老头子的动作很是凶猛,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的肉棒都插到底。任盈盈的乳

肉在剧烈颤抖,一阵的乳浪让旁边的两个男人的鸡巴又是向上翘了几翘。

「老祖,我要圣姑的嘴巴了,你不会跟我抢了吧?」

「当然。圣姑的后庭是我的了。」

「就知道你那么长的东西最适合走后庭了。」

两个男人商量了一下之后,凑了过来。

老头子很知趣的将任盈盈的身子抬了起来。于是,任盈盈的下半身悬空,而

上半身却是悬挂式的挨着地面。

祖千秋躺在了地面上,扶着长长的鸡巴对准了任盈盈的屁眼。

任盈盈一惊,「你要干嘛?」

「圣姑,这里也是我们的了。你要做好准备啊。知道你长年练功,对肌肉的

控制很好,放松你屁眼的肌肉,就一下下,不会很疼的。」

但是要控制住肛门括约肌谈何容易。因为老头子的粗鸡巴正在前面的阴道里

驰骋,想让任盈盈集中精神控制肛门真的有点强人所难。

祖千秋才才不会管那些,对准之后,示意老头子将任盈盈的身体放下。由于

惯性和重力的关系,祖千秋的鸡巴狠顺畅的插进了任盈盈的屁眼里面。

「啊~~」这次的惨叫比刚才的声音还要响亮的多,毕竟前面有液体的润滑

后庭一点润滑都没有。也别说,因为撑爆的肛门血管,血液开始起到了润滑的作

用。

在任盈盈惨叫的时候,计无施很自然的抓住了这个好机会,蘑菇头的鸡巴顺

利的插到了任盈盈的嘴巴里,于是,把任盈盈的继续惨叫声生生的憋了回去。

三个男人得意的互相看了一眼,于是很有默契的开始了动作。

任盈盈可苦了,尽管由于药性的关系让她很淫荡,但是她毕竟是第一次被开

发,三个口同时都被堵住,剧烈的活塞运动让她一点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计无

施的大头让她甚至连呼吸都成了奢望。每一次的插入都是喉咙里,然后全身就是

一阵的僵硬,带动了下面的肛门和阴道收缩,给了下面两个人极大的欢愉。

而下面老头子的抽插,就会隔着一层薄膜摩擦着祖千秋的肉棒,有的时候,

两个人是一起进出,有的时候是一个进一个出。不只是这样,三个人六只粗糙的

手在任盈盈的身上不断的乱摸着,乳房,乳头,耳垂,腋窝,大腿根,会阴,脚

心等等,都是三个人蹂躏的对象。

任盈盈不断的处在高潮的过程当中,她已经彻底的沦陷在了淫荡的迷醉当中

了。

大概几个人抽插了几分钟之后,都忍不住的出现了要射的迹象。

「圣姑,我要射了!射到里面行吗?」

「射吧,射死我吧。」

老头子第一个忍不住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在隔壁的祖千秋第一个感受到了人

任盈盈的肌肉收缩力度,再也忍耐不住那种紧压的感觉,腰间精关一送,浓浓的

精液射到了任盈盈的直肠里面。

最后计无施并没有射在任盈盈的喉咙里,而是抽了出来,一声大吼,将精液

喷射到了任盈盈的美丽脸庞上。被精液覆盖着脸庞的任盈盈吃吃的一笑,「你们

怎么这么没用呢?我还没有够呢。」

「哈哈……当然不会饱了。要知道,平一指说过,被一年的药性浸泡过的药

丸,恐怕要经历过上千人才能真正的解毒吧?我看有必要再次在五霸冈上召开英

雄大会了。到时候,我们就为圣姑和令狐少侠举行盛大的婚礼怎么样?新娘子的

淫荡之夜,实在是很令人期待啊。」

三个男人很淫荡的笑着,他们的下身再次的慢慢的变硬。计无施一转眼,发

现令狐冲的肉棒也在高高的翘起,不由得一笑,「看来,你的未来新郎已经等不

及了,婊子圣姑。」

任盈盈的反击

在五霸冈附近的一处幽静的山谷里,一个绝美的女子的淫叫声正成为幽静山

谷里最独特的风景。

祖千秋、计无施、老头子三个淫贼有些筋疲力尽但却精神矍铄的或躺或卧的

瞅着同一个方向。

已经整整一天了,他们三个可以说是鞠躬尽瘁了,但愣是没有满足任盈盈的

超常性欲要求。如今,他们三个已经难以勃起了,只能寄希望于这个时候的任盈

盈能在令狐冲的身上得到满足。而他们三个正在观看的就是任盈盈和令狐冲的活

春宫。

任盈盈全身赤裸着蹲坐在令狐冲的身上,身子在上下起伏着,宽大而很有弹

性的臀部猛烈的撞击着令狐冲的两条大腿。从她抬起屁股的瞬间,三个看客可以

清楚的看到令狐冲的粗大肉剑在任盈盈的小屄里忽隐忽现。

令狐冲的阳具也是很粗大的,和祖千秋等三人的比,他是更均衡,又粗又长

又有蘑菇头,不如三个人的异禀却也能给刚刚经历过三个男人的任盈盈带来完全

不同的另外感受。

何况,令狐冲本来就是身体内既有桃谷六仙等人的驳杂真气又有各种各样的

药物补充,以他这么年轻气盛的身体本来就是健壮得如一头大象。还在昏迷当中

的令狐冲,听到了旁边任盈盈被三个中年男人干得娇喘连连,下身就已经无意识

的自动勃起了。而在三个男人明白自己的体力无法满足任盈盈的时候,他们就选

择了用令狐冲做替罪羊了。

计无施,那万淫液真的在用过之后,能让中毒者将所有的事情忘记掉吗?

祖千秋有些担忧。

当然了。平一指的本领你还信不过吗?他说,女性中了这种奇毒以后,变

成了只知道求欢的母兽了,而且更奇的是,在真正的清醒之后,她会变得忘记了

之前发生的事情,但是肉体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变化,你们不觉得吗?

是啊,你们看,圣姑的身体又开始冒汗了,这次的汗珠好像是淡粉色的了,

不像之前的那么晶莹啊。

这种情况,平一指可没有说过。毕竟,他也是刚研制出来不久,并且人已

经死了,现在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了。

场面越来越激烈了。任盈盈如同是骑在一匹奔腾的骏马上剧烈的摇晃身子,

那早就披散的长发无风自动妖艳而清丽的飞舞着。汗水真的如老头子所说,恰恰

是一种有些粉色的白,让她的皮肤上如同涂上了豆蔻一样的娇嫩诱人。

那弹性十足的屁股一起一落之间,都会给身下的男人带来巨大的冲击。饶是

令狐冲已经被榨取了第五次了,不过看来还是无法坚持得太久吧?

令狐冲的意识有些朦胧的苏醒了。任盈盈的不间断的性欲追索就好像是在采

补他的同时将他体内的一些真气和毒素都吸收到了体内。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了一副绝美的画面。那两座峰峦之上,一张比梦中最完美的小师妹的图画还

要美丽百倍的晶莹脸庞上充满着享受的喜悦与快感,那鼻翼轻轻煽动的气息是如

此的香甜好闻,而摇曳的长发,配合那魔鬼一样的身材,真的就是在做梦当中与

仙界之女神做爱一样。

盈盈?梦呓一般的呼唤,却没有将沉醉在性爱当中的任盈盈唤醒。她正

在加大力度追求最高潮的叠起。如果她让令狐冲射了五次,那么她自己至少也泄

了七次。再加上她之前被三个淫贼轮着来的次数,多少次泄身,她已经不记得了。

不过,她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好像一直都不知道疲倦似的,甚至连自己

的精神都感觉到疲惫不堪了。看来除了万淫液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她的肉体的

同时,她身体里被隐藏着的一套功诀也被激发了出来。

任盈盈的父亲任我行天纵奇才,创立的吸星大法有些缺陷,但是却威力无穷,

在看到了东方不败的野心之后,岂能不做防范?而自己的宝贝女儿,他更是在任

盈盈都不知情的过程当中将吸星大法的第一层改良版教授给了任盈盈。

任盈盈并不知道,但是这个时候的她的肉体完全是在自动的发动,吸星大法

第一层改良版就是被动的吸收人的真气,甚至是精气。对于男人来说,她一旦真

的能发挥出吸星大法的精髓来,她就是男人的天生克星。

祖千秋等三个人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如今只是一天就被她吸得差不多了。

而她吸取的方式很隐蔽的,三个人也只以为自己的身体是因为射精过度而造成的

疲劳,却没有想到他们三个平时在妓女的身上不坚持个1个时辰不射的辉煌战绩,

只以为上了梦想当中的圣姑,让他们几个把持不住而已。

令狐冲体内的真气远远的高于祖千秋等人,就好像水库当中过多的水,急需

要泄洪。无疑的,任盈盈这个时候成了最好的疏导。不过,令狐冲的身子实在是

过于虚弱了,虽然有了些清醒,甚至连大声发出声音都不能。

任盈盈的奔驰终于发挥到了极限,她的头猛的向后仰起,微张开小嘴,还有

精液残留的牙齿之间发出一声无声但是却尖利无比的急促呼吸,她在自己高潮的

同时也将令狐冲的第六发精液挤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做了这么多次,任盈盈和令狐冲还是头一次将高潮期撞到一起。那种热流在

体内激荡的感觉,是任盈盈没有感受到过的。她是双手死死的按住了令狐冲的小

腹,似乎是要将令狐冲体内的所有精液都挤压出来。结实的大腿,几乎将男人压

到地面之下,力道之大,让旁观者瞠目。

高潮竟然持续了一分钟之久,已经无力的任盈盈倒伏在令狐冲赤裸的胸膛上

喘息着。随着呼吸,她的身体在不断的起伏,还和令狐冲连在一起的下体,因为

姿势的关系更加清晰无比的展现在了老头子等三个好色男人的面前。

祖千秋等三人几乎是贴在了两个男女之间的交合处。那里淫荡的液体泥泞,

被极限撑开的小屄很夸张的将令狐冲的半个肉棒的笼套着,一丝丝流出来的白色

液体,已经汇聚在令狐冲的肛门之下的地面上形成了一滩污渍。还在抽搐的两个

人的性器散发着浓烈的春情,让三个人几乎又再次的提枪上马,但是,他们不敢,

实在是他们现在力不从心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淫贼三人组还在观看着任盈盈和令狐冲性器的缓慢变化。

令狐冲的肉棒已经缩小,但在任盈盈阴道强大的夹击力下,根本无法退出来。

渐渐的平复了身体状态的任盈盈慢慢的将一条腿抬了起来,让令狐冲的肉棒

退了出去,而她的那条腿抬得越来越高,几乎成了一条直线。而在两腿之间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