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黄蓉

蒙古大军进犯襄阳

激战良久,数百蒙古兵终于攻上城头。此时猛听得城中

梆子连响,矮墙后闪出一男一女,那男的浓眉大眼,胸宽腰挺,二十八、九岁模

样,上唇微留髭须。那女的约莫二十四、五岁,容貌秀丽,仪态万千,一双眼睛

灵活之极。两人率领一队弓手,羽箭劲急,迫得蒙古援军无法上前,接着又抢出

一队宋兵,长枪大刀,杀入蒙军阵中。

那男子赤手空拳,带头冲杀,纵横来去,直似虎入羊群一般;他一见宋军有

人受困,立即纵身解围,掌风到处,蒙古兵将无不骨断筋折,当场倒地。元军统

帅忽必烈亲在城下督战,见这汉子如此英勇,不由得呆了半晌,叹道:「天下勇

士,更有何人能及?难道他便是大名鼎鼎的郭靖?」

此时城下的万夫长吹起角号,又率大队猛攻,数百名蒙古兵架起云梯复攀援

而上,一时之间宋军似乎居于劣势。突地那美貌女子一声清啸,墙后又闪出一群

大汉,这群汉子不穿宋军服色,攻杀之际也不成队形,但身手矫捷,显然身有武

功。他们随着那美貌女子手中的青竹棒,左冲右杀,分进合击,蒙古兵遇上这队

汉子,或横尸城头,或碎骨墙下,不旋踵迅即败下阵来。

忽必烈见那女子姿容秀丽,美艳万端,但却指挥若定,章法森严,他脸色一

沉,惊道:「这女子莫非就是中原第一美女,号称女诸葛的黄蓉!」

城头蒙军尽遭孅灭,郭靖站在城墙上,神威凛然的喝道:「蒙古主帅听着:

你蒙古违约背盟,犯我疆界,若不急速退兵,管教你十多万蒙古军死无葬身之地。」

他这几句话说的是蒙古语,中气充沛,一字一句送向城下,两军相距虽远,但数

万蒙古兵将却都听得清清楚楚,忽必烈见众将士尽皆相顾失色,不由得心中气馁。

忽必烈皱眉暗想:「襄阳守将吕文德本是庸才,却不料郭靖黄蓉夫妇,却是

智勇兼备……」他心中一凛,知道今日即使再拼力攻城,也是徒遭损折,决然讨

不了好,眼见城下蒙军积尸数千,心中大是不忿,不禁叹了口气,当即传令退军

四十里。

蒙军既退,襄阳军民立即清理善后,重新整备。黄蓉向郭靖道:「蒙军受挫,

一时不会便来,可喻令军士稍事歇息,以蓄力备战;我先回去看看芙儿,这儿就

交给靖哥哥和鲁长老了。」黄蓉言罢,匆匆离去,郭靖自和鲁有脚四处巡视,抚

慰军士。

黄蓉刚进家门,便听见熟悉亲切的呼唤:「蓉儿,你可回来啦!师父正等你

下厨呢!」

黄蓉见洪七公突至襄阳,心中也自欢喜,当下撒娇的道:「师父!您就想到

吃,刚才我与靖哥哥和蒙古人大战,您怎么不来帮忙?」

洪七公笑道:「你竹棒儿一挥,便有百十条好汉随你调度,蒙古人还不够你

打呢!怎么轮得到师父帮忙?你还是快些作几道好菜,师父来帮忙吃,那才是正

经!」

黄蓉笑道:「师父先别急,我先看看芙儿,再来替您作菜。」

她进入卧房,只见仆妇春桃坐在床边轻摇羽扇,郭芙小脸红通通的睡得正甜,

模样煞是可爱;她轻轻的在郭芙脸上亲了一下,便悄然退出。不多时,酒菜备妥,

郭靖亦闻讯赶回,洪七公喝酒吃菜不亦乐呼,郭黄两人则在一旁殷勤侍候。

洪七公见郭靖面有忧色,便道:「靖儿,你担心城防,不必在此陪我,此处

有蓉儿足够了。」

郭靖闻言道:「蒙军虽退,然大军未撤,襄阳局势未可乐观,师父在此尽兴,

靖儿去去就来……」

洪七公嘴不得闲,连连挥手道:「你……去……你去……」

郭靖走后,黄蓉陪着洪七公闲聊,此时卧房中的郭芙突然啼哭着跑了出来,

仆妇春桃慌张的跟在后头说道:「夫人,小姐要吃奶,我哄不住她……」

原来这郭芙娇生惯养,虽已五岁,却仍嗜食母奶,因此黄蓉三不五时便需返

家哺乳。如今春桃竟当着洪七公之面,嚷嚷着郭芙要吃奶,黄蓉直窘得满脸通红。

洪七公见状,呵呵笑道:「蓉儿,你去忙吧!别管师父……」

黄蓉尴尬地抱起郭芙,羞涩的说道:「师父,您自个先吃,蓉儿待会再来陪

您。」说罢将郭芙抱入内室,宽衣解带,便喂郭芙吃奶。

洪七公又吃又喝,一坛酒飞快的就干了,他意犹未尽,望见墙角还堆着几个

酒坛,便起身径自取酒。谁知墙角处正好面对卧房,那卧房门上虽有个布帘,但

却刚巧被风吹起,洪七公一瞥之下,正巧就瞧见黄蓉白嫩饱满的胸脯。他心头一

惊,慌忙拎起酒坛坐回桌边,但黄蓉那丰美坚挺,硕大柔嫩的双乳,却已深印脑

海,再也难以抹灭。

洪七公英雄一世,唯一的缺点就是好吃,当年他为好吃误了大事,因此怒斩

一指,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好吃的毛病却始终未能根绝。郭芙闹着要吃奶

时,他心头就闪过一丝妄念,如今一见黄蓉白嫩乳房,他那股妄念更是一发不可

收拾。

这人奶既是补品,也是人间美味,当年他潜入大内也曾偷尝过皇上专用的人

奶,因此对于箇中滋味并不陌生。就他的经验,这人奶的味道也相差悬殊,体质

好的女子,奶中带有甜香,入口生津,齿颊留芳;若是体质差的女子,则奶带腥

臊,中人欲呕。一般人鲜少得尝人奶,因此纵是积年老饕,亦不知人奶之美味,

但洪七公乃饕中之王,见识自是不同。

他默想过去所尝人奶,肚里馋虫不禁大肆作祟,脑中也不由自主胡思乱想起

来:「似蓉儿这般花样的美人,又有一对雪白粉嫩的奶子……怪怪……由她那樱

桃般乳头里流出的乳汁……岂不是美味无比……啊呀!我真该死……这想的是什

么……」

洪七公肚里馋虫一起,那股胡思乱想简直不受控制,他既觉自己无耻,又渴

望能尝尝黄蓉鲜奶的滋味,在极度矛盾之下,入口的美酒佳肴似乎都索然无味了。

郭芙吃饱,跳跳蹦蹦的奔了出来,好奇地缠着洪七公问长问短,黄蓉却皱着

眉头,似乎身体不适。洪七公关心的道:「蓉儿,你是不是不舒服?怎么皱着眉

头?」黄蓉羞赧一笑道:「师父,我没事,你先陪芙儿玩一会,我有事去房里一

下……」

洪七公见黄蓉似乎有些尴尬,但也不便细问,便道:「你去忙,我在这陪着

芙儿……」

黄蓉进入卧房,郭芙调皮地向洪七公道:「你猜娘进屋去作什么?」洪七公

笑道:「我哪猜得到?你说你娘进屋作什么?」

郭芙得意的道:「我当然知道,娘奶胀的难过,要进屋去挤奶!嘻……嘻……」

原来黄蓉体质特佳,奶水丰沛,平常郭芙只吃一边乳房就饱了,另一边乳房

因未得渲泄,因此胀的难过,黄蓉必需将多余的奶汁挤出,方可免涨奶之苦;郭

芙由于平日见得多了,所以知道。

进入卧房的黄蓉,解开衣襟坦露双乳,只见玉乳白嫩丰满,但大小却有明显

差异。左边乳房较小,丰盈润泽,乳头上翘,状似海碗翻覆;右边乳房较大,雪

白肌肤紧绷,鼓胀坟起,倒像个特大号的白面馒头。

仆妇春桃熟练地准备好热水毛巾,拿起一个阔嘴花瓶,对着黄蓉的右乳道:

「夫人,你挤吧!」黄蓉左手兜着右乳,右手在乳房上搓揉挤压,只见那胀成紫

红色的奶头突地急速鼓起,既而四、五条白色的乳汁,便箭射而出,落入花瓶之

内。

大约盏茶时间,乳汁已尽,右乳恢复与左乳同样大小,奶头也褪成鲜艳的粉

红色。春桃见状,便放下花瓶,取过热毛巾,替黄蓉轻轻擦拭沾上奶汁的乳房。

「夫人,您的皮肤可真好,白嫩嫩、滑溜溜的,手指按在上面都像要弹开似

的!」春桃边替黄蓉擦拭,边由衷地赞叹。

黄蓉听在耳里,心中也自欢喜,便随口问道:「春桃,你别嘴甜哄我,你看

过其它女人的奶子吗?」

春桃啧啧赞道:「夫人,我替人带孩子也有二十多年了,女人的奶子也看多

了,可从来没见过像夫人如此好看的奶子。一般奶孩子的妇人,奶子多半都会下

垂,皮肤也会起皱,但夫人的奶子却坚挺不墬,光滑无比……唉!老爷真是好福

气啊!」

黄蓉听她竟说郭靖好福气,不禁笑道:「这跟老爷有什么关系?」

春桃暧昧的道:「夫人,您是真不懂还是装傻蒙我?像夫人如此圆鼓鼓、软

棉棉、白嫩嫩的奶子,哪个男人不爱?老爷说不定比小姐还喜欢吸您的奶呢!」

黄蓉见春桃说得露骨,俏脸不禁飞红。

二、尿膳

蒙军虽然后撤,但却并未远离,襄阳周围尽是蒙军扎营的蒙古包,蒙军占据

各战略要津,阻断大路小径,襄阳实已成为孤城。襄阳守备使吕文德派出数批探

子,欲突破蒙军封锁向朝廷求援,但不是铩羽而归,便是被蒙军生擒,吕文德情

急之下,只得央求郭靖、黄蓉设法。

黄蓉一向瞧不起这窝囊无能的襄阳守备,只是碍于郭靖一腔忠义,因此勉强

予以敷衍,如今见吕文德惶惶不可终日的模样,更是打心底对其产生鄙视。

吕文德:「郭夫人千万要想出个法子让朝廷派出援军,否则襄阳孤立无援,

定然难守啊!」

郭靖:「蓉儿,守备使说的没错,你就想想办法吧!」

黄蓉: 「嗯……襄阳局势虽危,但尚无立即之险,当务之急应加强防务,提

振士气;至于要朝廷派兵增援,我看还是莫作此想。如今权奸当道,朝政紊乱,

加之公文往返费时,就算朝廷肯派兵,最快也是数月之后……」

吕文德:「啊……那怎么办……那怎么办啊?」

黄蓉:「守备使就甭操心了,我和靖哥哥自会竭尽心力以保襄阳……不过为

求事权统一,守备使必需暂时将兵符交由靖哥哥执掌,不知守备使是否同意?」

吕文德:「好……好……那是当然……没问题……没问题……」

出了守备府,郭靖憋不住问道:「蓉儿,你搞什么鬼?我要那唠啥子兵符干

嘛?」

黄蓉俏皮的笑道:「哟!让你当当大将军不好吗?我这可是妻以夫贵啊!」

郭靖一脸茫然,诧异的道:「你几时又希罕起作将军夫人了?」

黄蓉知道郭靖老实,头脑转不过弯,当下便正容道:「吕文德心虚胆怯,由

其执掌兵符,必坏大事。靖哥哥夙孚众望,今兵符在手,战阵之事可委由大将王

坚负责,用计施奇自有蓉儿费心,靖哥哥只需如同日常一般,巡视防务,抚慰军

心……」

洪七公见郭靖、黄蓉为国事效劳,忙得不可开交,心想: 「自己虽是长辈,

但整天吃喝,袖手旁观,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于是自告奋勇,欲帮忙刺探敌

情。

这日他悄然突破蒙军封锁来到邻近一座小山,小山不高,但草木郁郁苍苍,

临峰登顶,对山下蒙军动态,亦能一目了然。他观察了一会,对蒙军布置大致有

谱,心情一松,老毛病可又犯了。原来观察敌情之间,树丛草堆里不时窜出几条

小蛇,洪七公见猎心喜,不禁想起蛇肉的美味。

他循着山势阴湿之处拨草寻蛇,但窜出奔逃的多是手指粗细的小蛇,离备办

美食佳肴的标准可有着不小的差距。洪七公心中正自懊恼,猛然「嘶」的一声,

草丛中昂起一颗五彩斑斓的三角形蛇头,这蛇粗如儿臂,约摸有一人来长,洪七

公一见之下,可真是打从心底欢喜;这蛇虽毒,但他乃是积年的捉蛇老手,那还

不是手到擒来。

洪七公捉蛇入袋,发现毒蛇现身的草丛山壁间,竟有一黑黝黝的洞穴,穴口

约有三尺,恰可容人进入,洪七公心想反正无事,不妨探他一探。

穴口虽窄但内里宽阔,洪七公亮起火折沿着山穴行去,只觉一路上上下下曲

折蜿蜒不知通往何处。大约走了六、七百步到了尽头,竟是一宽敞的天然石室,

室内光线充沛不用火折亦能视物,原来穴顶有一天然裂缝,透入天光。洪七公心

想:「搞了半天,不过就是个山洞,只可惜这裂缝太小,否则直接跳上去,也省

得回头再走那弯弯曲曲的小路……」

他心中正自概叹,突地「砰」的一响,竟有一颗小石子落入室中,紧接着室

内光线一暗,显然有人挡住了裂缝。他抬头一望,不禁心头狂跳,血脉贲张。

洪七公虽自动请缨刺探敌情,但黄蓉深知他大而化之的个性,因此亦不敢完

全仰仗,是故自己也化妆成乞丐出城勘察。沿途只见蒙军军容壮盛,兵强马壮,

确非宋军所可比拟,心头不禁深感忧虑。她观察一阵,见左近有座小山,居高临

下正可窥探蒙军全貌,于是便展开身法,攀缘而上。

峰顶青绿一片,老树婆娑,清风徐来真是让人心懭神怡,俗虑尽消。黄蓉静

观蒙军兵马调动,发觉蒙军竟无粮草等辎重补给,心头不禁又是一宽;她心想:

「似此情况,蒙军只利速战,不利久耗,我军只需坚壁清野,固守城池,时候一

长,蒙军无粮草给养,势必退兵……」

黄蓉既明敌情,心情顿松,她循山路蜿蜒而下,欲待返回襄阳,此时但觉内

急奶胀,亟待渲泄。山间虽杏无人迹,但习惯使然,黄蓉仍避开山径,选择树浓

草密之处。她方一蹲身,只见地上有一长约十来尺的裂缝,裂缝窄处约仅容指,

但中央有段一尺来长处,宽度却有巴掌般大小,如果两腿跨在裂缝宽处,岂不正

像如厕一般。

她站在裂缝处向下张望,只见里面黑黝黝的不知深浅,便捡个小石块丢了下

去,瞬间便听见「砰」的一声,显然裂缝并不太深。她不再犹豫,解开裤带,拉

下裤子,一蹲身就方便起来。方便完毕,她复解开衣襟露出双乳,将奶汁挤入裂

缝。黄蓉渲泄之后通体舒畅,轻松愉快的便飞奔下山。

话说洪七公抬头一望,不禁心头狂跳,血脉贲张;原来遮住裂缝之人,竟是

成熟美艳的黄蓉,虽说黄蓉作乞丐打扮,但洪七公才刚和她分手,又哪会认不出

来。说来也是机缘凑巧,如果黄蓉站在窄处,洪七公根本就看不清是谁,但黄蓉

偏偏站在最宽之处,且两腿张开蹲下,向裂缝中撒尿。黄蓉明里看暗处,是一团

漆黑,洪七公暗里看明处,可是清清楚楚,一览无遗。

当黄蓉一解裤带之时,洪七公立即便备好内衬油纸的布袋,准备承接黄蓉的

尿液。要知洪七公乃饕中之王,精研天下美味,黄蓉人美、体质好,又正当哺乳

期间,其尿液正是清炖蛇肉的最佳调味料。此方乃岭南土著秘传,当世除洪七公

外,已少有人知。

黄蓉褪下裤子跨蹲裂缝之上,洪七公不禁心中狂赞,连连叫好。黄蓉那两瓣

白嫩嫩的屁股,光滑洁净,浑圆无疤;似白玉雕成,如凝脂结霜,真是白又白,

嫩又嫩,丰盈完美,直似皎洁明月。

至于那销魂妙处,更是令人目眩神迷,美不胜收。只见那齐整的芳草中,两

片淡红的薄唇,夹着一条樱红的肉缝;薄唇微微颤动,肉缝蓦地开合,一条淡黄

的水柱便从中急泻而下。洪七公眼手合一,一面紧盯着黄蓉的妙处,一面以布袋

承接黄蓉尿液,当真是明察秋毫,涓滴不露。

既而黄蓉又对着裂缝挤奶,洪七公张着嘴接饮,只觉奶汁温暖,甜香四溢,

入口生津,齿颊流芳,真是人间美味,世上难求。他吃的不亦乐乎,但也没忘了

欣赏黄蓉的美乳,此时从容观赏,可不比前日惊鸿一瞥。

黄蓉的乳形优美,肌肤细致,乳房饱满丰硕,白嫩柔腻,乳头大小适中,色

泽淡而不浓;真是一手握不住,赏心又悦目。洪七公看得心头狂跳,下面的小弟

弟也「龙战于野」,一家伙直竖了起来。

洪七公虽然辈份极高,天性侠义正派,但论年龄也不过五十出头,正是体力

最旺的时刻。他日常虽然自持身份,表现得中规中矩,不过内心深处对于像黄蓉

如此美貌的女子,仍难免会有一些妄念。如今近距离观赏黄蓉隐密诱人的私处,

直接啜饮到黄蓉的鲜奶,他那股模糊的妄念,更进一步升格为具体的性幻想。当

然,他会将这些幻想永远藏在心中,毕竟,他是誉满江湖的大侠嘛!

回到郭靖住处,洪七公将自己观察的心得一一告知黄蓉后,便忙着整治他特

殊的美味。他将大蛇开膛剖腹摘除毒腺,剥皮后放入大锅清炖,待得水滚,他迅

即将黄蓉尿液倒入,待水再滚,便起锅加入葱、姜、蒜、香菜等调味料。这锅蛇

肉一上桌,可真是香味四溢,令人垂涎欲滴。

黄蓉一向擅于烹饪,但面对洪七公这锅清炖蛇肉,也不得不甘拜下风,不过

她从来不吃蛇肉,因此对洪七公的殷勤相劝,仍只是敬谢不敏。郭靖则不然,他

一筷子下去,手就停不下来,连吃三块后才结巴的问道:「师父……您……这是

怎么作的?好吃得我差点……将舌头都吞下肚了……」

洪七公笑得直打跌,心想:「这里面有你媳妇的尿液,哪还能不好吃?」

洪七公可不像郭靖那般狼吞虎咽,他夹起鲜嫩的蛇肉,先用舌头轻舔两下,

然后慢慢放入嘴中吸吮。他闭上眼细细品尝口中的美味,脑海中则浮现出黄蓉雪

白粉嫩的下体,仿佛中他舔的不再是一段段的蛇肉,而是黄蓉娇嫩鲜滑的肉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