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先穿射雕再穿大唐...

杨立名疑惑的看着这个害羞的女孩道。「反正我马上就回来你不许跟过来。

程瑶珈看了一下四周看见一块巨大无比比人还要高很多的巨石,又见四周毫无人烟急忙跑了过去。边跑还对杨立名边喊。语气坚定的很。

你不让我过去我就不过去了。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杨立名想道。

听见巨石后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杨立名很是好奇这纯情的小丫头在干什么。偷偷的走了过去。如一阵风一般去到巨石的面前。悄悄的靠近探头探脑的看石头后面的情景。

「嘶!死了死了我要死了。」

杨立名一看到巨石后面的程瑶珈在做的事倒吸一口冷气差点流出鼻血来。原来这个丫头竟然是忍不住想要小解了。(俗称尿尿)连忙一抬自己的大手,一把按住自己的鼻子。也亏他武功远比程瑶珈高出来太多。而程瑶珈又只是三脚猫的功夫。要不然刚才的动静换了黄蓉等女就一定会被发现。

只见石头后面的程瑶珈缓缓的退下自己的裤子分开双腿蹲在地上。她的裤子被脱至两腿的小腿之上。露出那双白洁纤细的大腿和那雪白嫩嫩的小屁股。还小心紧张的四处看了看。生怕有人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出现了。那她程家大小姐的清白就全完了。要不是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实在憋不住了。她又何须这么提心吊胆的。

程瑶珈小脸儿一憋双腿之间识一条清澈的水柱射出。杨立名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住了。手使劲的按在鼻子上面都没有什么用了。只觉得自己的手上一热,鼻血已经狂喷了出来。「白虎,你竟然是是白虎。传说中的白虎啊。这可是传说之中的名器啊!这丫头是想要了我的老命啊,太想犯罪了。虽然在现代的av里面见了不少所谓的白虎。但是只要是明眼的人都知道是假的中的假的。但是杨立名如今敢发誓这次他「邪恶至极的偷窥」看到的绝对是真的。那洁白毫无毛孔的诱人犯罪现在还滴着露珠的光滑小馒头绝对做不了假。热血开始不停的沸腾。

匡当的一声,杨立名看的太入迷了。擦掉鼻子上的热血后。作为先天高手竟然不可思议的丢人至极的脚下一绊一下子扑来出去。程瑶珈的桃园秘处还微微滴着水珠,两人都是呆呆的看着对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呵呵呵瑶珈妹妹好啊,哎呀!糟糕!我刚才一不小心撞到了眼睛。现在还很痛呢。什么都看不见。你在做什么啊。我只能是模模糊糊看到你的人影啊。」

又抬头看看了天空指着那因为还没有到清晨而显得十分阴暗的天空说「瑶珈妹妹你看今天的天气是不是很不错啊。回过神来的杨立名有点小小的尴尬的胡言乱语。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

「啊。啊」程瑶珈终于知道了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脚步一侧就想要站起来。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她由于太过于的惊慌失措了。一脚踩在了自己那退至小腿之下的裤子的脚。站立不稳的仰天后背朝下的摔倒在了地上。这下子裤子退的更下了,那双白花花的大腿也分开的更加的彻底。杨立名甚至可以看到那底部洁白如玉的饱满小馒头中间微微分开的小缝。肉洞之处彻底的见客了。

「喂,瑶珈你不要紧吧。有没有摔到哪里了。」

杨立名连忙跑过去打算躺在地上的程瑶珈。

程瑶珈眼神无神的呆呆的看着来打算抚自己起来的杨立名一动也不动。这下似乎连自己的裤子还没有拉起,露出的那饱满春光都不在乎了。一副心如死灰的小模样。看的杨立名都有点心疼了。

突然侧过小脸转向地面,呜呜的大哭起来。裤子也不拉了。任由杨立名看。「我该怎么办。好像妈妈说如果女孩子被人看光了身子要嘛嫁给他要嘛自杀的或者杀了他。难道我要嫁给他。可是他是我的师叔啊。爹爹妈妈和师傅一定都不会同意。难道我要自杀……但是……但是自杀一定很疼。杀了他,我又打不过他而且我也下不来手啊」程瑶珈连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了。她只知道自己的脑子乱乱的。一堆的苍蝇在里面嗡嗡的乱响。平时就比较害羞的她现在的脸皮承受更是到达的极限。所以大脑一片的混沌。

「喂喂你不要哭啊。是我的错。我不该偷偷的过来看你在做什么的。对不起,你生气的话就狠狠咬我几口好了。」

可是任凭杨立名怎么叫程瑶珈就是一个反应呜呜的哭泣。什么话也不说。

「喂,你在不把裤子拉上。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路过的话你亏大了。」

这句话后有点反应了。

「呜呜呜呜反正也已经亏大了。都被你看光了。呜呜」靠这是什么逻辑啊。杨立名看着说了一句话以后又只顾着哭的程瑶珈很是无奈。「你在不把裤子拉起来我可不敢保证,我不会做出什么错事哦。」

杨立名再瞄了一眼那白嫩嫩的小馒头(小白虎)直咽口水喘着粗气。这下他发现自己的下面挺的高高的。手也不知不觉中伸了过去,按在那小屁股上面缓缓的向雪白一片的小肉洞移去。好滑啊!

「哎呦!你干嘛。快点放口。」

杨立名正要碰到小白馒头和中间那条鸿沟的时候。程瑶珈打了个激灵感觉到下身受到侵犯,本能的回过神来像小狗儿一样一口的咬在杨立名的咸猪手的小臂上。

「喂喂,我刚才让你咬你不咬。现在你还咬什么啊。」

杨立名不敢挣脱,因为以他的功力。轻轻一挣脱可能就会把程瑶珈那可爱的小嘴碰碎。

「咬够了没有啊,都快出血了。还有你要用眼泪给我洗个澡吗?」

杨立名忍着疼痛对那边使劲的咬他边将眼泪往他手上滴落的程瑶珈说道。但是这一下倒是令他的欲火清了不少。

杨立名刚一说完,程瑶珈果然感到小嘴里面出现了一般的血腥味。连忙松开了嘴。默默的拉起裤子,抹了一把小脸蛋上的眼泪。抽抽搭搭起来。经过刚才的那么一发泄,(咬人)那心里面对自己曝光的伤心劲倒是减轻了不少。现在至少小脑瓜可以正常的运转起来了。

杨立名见她终于把裤子拉起来也松了口气。不然自己可能真要犯罪了。

「杨师叔我该怎么办呢。」

程瑶珈泪眼朦胧的望着杨立名说道。却没有对罪魁祸首杨立名有一点恨意的感觉。她本来就是比较大条又不记恨的女孩。而且对杨立名又有一种莫名的感情。

「杨立名伸手擦了她脸上的泪珠笑道:「你又忘记了,你应该叫我杨哥哥而不是师叔。难道你这个丫头打算过河拆桥不成。那我可是亏大喽。连底裤都赔进去了。」

「噗嗤」程瑶珈见他说的有趣,笑了出来。但是随即感到不对,又将小脸摆出一副要哭的样子。不过还是叫了一句杨哥哥表示自己不是过河拆桥的人。

「瑶珈妹妹你放心,刚才的事情是我的不对,我不该对你轻薄。不过你放心就是我以后一定会对你负责好好对你的。我取你做娘子怎么样。」

杨立名知道现在的程瑶珈是纯纯的不得了绝对好骗。所以借刚才的意外趁机提前将大灰狼的尾巴露了出来。双手搭到她的双肩上说道。

程瑶珈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失神了一下脸儿红红的说道:「我不要,我不能嫁给你的。」

「咦!」

杨立名有点意外程瑶珈的回答,按照他的理解程瑶珈应该对自己有所好感才是。至少他已经知道自己是程瑶珈小妹妹从小到大唯一的一个说得上话的朋友。在加上按照古人的常规思想,看了身子就应该负责。所以他刚才可是有八成的把握程瑶珈会答应自己娶她。没有想会被回绝的那么坚决迅速。让脸皮厚的他都差点受不住。「为什么啊?难道我不好让你讨厌的很不成。」

程瑶珈听了他的疑问嘴儿一列又差点哭了。「你是我的师叔又怎么可以娶我做娘子呢。我师父和爹爹妈妈都一定不会答应的。别的人也会骂我们没有道德伦常的。」

说完这句又底下脑袋双手不停的胶着自己的衣角低声道:「如果不是你是我师叔的话嫁给嫁给给你也不是不可以的。反正都被你给看光了。」

其实没有见过多少男人的她。突然遇到杨立名这个一而再对她轻薄的人。心里对其的感觉是越来越异样了。

「哈!原来是这个原因啊?本少爷还以为你这个丫头连本少爷这种年少多金、英俊萧洒、武功高强、入得厨房、出得厅堂对老人尊敬对小孩疼爱对女人(美女)喜爱,在这个世界上绝一无二(这个世界上的穿越者当然只有他一个。当然独一无二了。的绝世好男人都看不上眼呢。还好不是如果是的话,那你可就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了。因为你根本不可能找得到看的上眼的人了。

「嘻嘻咯咯杨哥哥就是喜欢吹牛呢。你才没有那么好哩。」

程瑶珈再也保持不住使劲摆出的悲伤表情了。咯咯笑道。

杨立名看着那泪珠未干的小脸蛋终于是笑了。继续道:「我哪里有吹牛啊。我一向是实事求是的好人。不信你看看天上。」

「看天上干什么?」

程瑶珈疑惑的说道。「你看啊,天上没有一只牛在飞啊。这样总可以表明我的清白了吧。我没有吹牛。」

「咯咯」程瑶珈不停的笑。彻底的抛开了刚才的那些伤心。如果是别的不认识的男人也许她不会那么恢复过来。但是杨立名这个在她的小心眼里有不小的地位的人就不同一点了。

杨立名趁机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说道:「你杨哥哥既然是说了。要对你负责的就一定说话算话把你当宝贝好好的取回家疼爱。你师傅和爹爹妈妈你不用管,交给我来说服就行了。我可是全真教的掌教(挂名的从来不管事。比你的师傅还要大她可是要听我的是吧?」

程瑶珈起先被搂进怀里。红着脸挣扎了一下。见挣扎不开又听了杨立名信誓旦旦的话。虽然觉得有点不对。但是还是点了点小脑袋。靠在杨立名的怀里。心里却对杨立名刚才说要把她抱回家疼爱有些不可抑止的欣喜的感觉。「难道我早就喜欢上杨哥哥了?这怎么会呢?我们认识还都不是很久呢。」

程瑶珈心中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在心里种下了杨哥哥的影子。是在重阳宫对自己的偷偷调戏开始还是从他以一人之力威风凌凌的压倒全真七子开始。想着想着竟然才一小会就在杨哥哥的怀 沉沉的睡了过去。

「喂瑶珈你怎么了?」

往怀里面一看却发现怀里的小人儿自己甜甜的睡着了。「呃!你这个丫头倒是神经大条的紧啊。这样都可以一下子睡过去!惨了看来我是短时间内别想动了。」

轻轻的抱着少女坐倒在地上当起了保姆,顺便连床和枕头都一起做了。只可安慰自己到:「坐下来看看日出练练丹田里面的真气也不错。」

一动不动的抱着少女煎熬的度过了整整的两个时辰。杨立名发现即使自己是先天高手,不会因为两个时辰一动不动的当枕头和床而身子发麻产生什么痛苦。但是怀里少女的体香和柔软的身子却比当枕头和床痛苦的多。下半身的巨大化物体高高的翘起顶在沉睡的少女那两片俏臀的中间却不能动一下。念了两个时辰n遍的心诺冰清后。怀里的惹人欲火的小妖精终于伸了个小小的懒腰,揉了揉双眼迷茫的看着四周。「我说可爱的瑶珈妹妹啊,你既然已经醒了可以别在躺在哥哥的怀里面了吗?不然我要对你忍不住犯罪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程家大小姐听了他的话后,才想起自己刚才睡的舒舒服服的地方并不是家里的那张大床。感觉到两半臀部中间好像夹着什么硬硬的东西。这东西还轻轻的一跳一跳的。怎么说都是十六岁的女孩了。惊叫一声如受了惊的(个人以为是受了精)的小鹿跳了起来。脸上绯红绯红的不敢看杨立名。指着他低声说「杨哥哥你刚才刚才怎么能这样。」

睡了一觉恢复过来后她又变回了那个有点害羞的她。

「我怎么会这样。」

杨立名一听她的话就瞬间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你这丫头以为我想啊。你长的那么诱人,如果我不这样的话,我就不是男人了。倒是你没事在我怀里舒舒服服的睡了两个时辰让我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吵到你。现在倒是恶人先告状了。」

「啊对不起。我太想睡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睡着了。」

程瑶珈起先听前半句的时候还脸红羞涩的很,听到后面连忙不停的点着那小脑袋认错的道。模样有点憋憋。

杨立名暗笑这程小姐还真是可爱。这事如果换了黄蓉和李莫愁一定会瞪着美目道:「就是你的错。什么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对本姑娘居心不良。」

哪里可能被他说几句话就反过来对他认错啊。当然这也不是说黄蓉和那小李莫愁不可爱。各有各的性格吧。

杨立名上前搂住程瑶珈色笑道:「我都说了要对你负责了。就是真的对你这丫头居心不良做了什么。也是应该的吧是不是啊?你不用那种反应吧。」

程瑶珈点了点头老实的靠在杨立名的怀里。她才不好意思说自己刚才刚刚醒来迷迷糊糊的。将杨哥哥要对她负责的话一时间全给忘记了。如果她说出来的话。杨哥哥还不笑掉大牙。

「瑶珈杨哥哥要对你负责的,现在就欺负一下你好不好?」

杨立名在程瑶珈的小耳朵边故意的大大呼了一口热气说道。

听了他的话,程瑶珈的身体突然像被电击了一般,猛地颤抖一下,僵直在地不能动弹,感觉他在她耳边说话时,呵出的热气,犹如虫爬,带出一股奇痒,势如破竹地冲进她的心尖,浑身酥麻,大脑一片空白。瘫软在杨立名的怀中,袭人的无力感,让她不禁微张着樱唇,娇喘出声。「杨哥哥要对我做什么!我要不要拒绝呢?」

程瑶珈小心眼紧张了起来。却挡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

迷离的双目,粉色的娇艳,起伏的胸脯,吐气如兰的红唇,一张一合的鼻翼,仿佛在诉说着渴望,这么一副诱人的图画摆在眼前,程瑶珈又没有什么明显的拒绝。杨立名若是还能忍的住的话,干脆让他当天下第二人算了。至于为什么是第二人呢。万岁爷是第一人。他当九千岁好了。

再也无法保持清醒,杨立名低头噙住了那一抹嫩红,将那两片娇嫩的双唇含在了自己的嘴巴里面吸允。「唔……」

一声叹息从程瑶珈的鼻腔中传出,似满足又似索求,第一次接吻的她,头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本能地配合着杨立名,动作即笨拙又显得生涩。当然杨立名是巴不得她的表现是如此的。大概不会有人希望自己第一次吻那个女人的时候。她表现的很熟练。这可是会让人郁闷滴。

正文第92章再收一女之有麻烦了

杨立名好笑地抚摩着她的发丝,「不要紧张杨哥哥以后会好好的对你的。」

慢慢地将大手转过她的纤腰,从腰下的衣服缝隙里面毫不客气的钻了进去。猛地覆盖在她的右边的饱满胸乳上之上,揉捏了起来。程瑶珈身一个颤栗,啊一声轻启樱唇,杨立名趁虚而入,掠夺了一条温滑可人的丁香小舌。

从来没有人触碰的禁地甚至在平时连她自己不小心碰到一下都会害羞的不行,如今却在这个男人的手掌里面被捏过来捏过去。感受自己的小兔子不断的变形。程瑶珈突然挣扎的起来。「不行不行名哥哥我们现在是不能这样的。」

「怎么了?瑶珈。你放心杨哥哥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杨立名的最里面喘着粗气说道。让他现在停下来不是要他的老命吗?

「程瑶珈脸色赤红扭捏的说道:「我相信杨哥哥会我好的。但是光天化日下岂可露天行这种男女之事。」

杨立名一听原来是这个原因,一失神然后色相毕露的笑着说道:「这么说瑶珈的意思是只要有一处房子和床你就可以和杨哥哥做『任何』的事了。」

说到任何的时候特别的咬重的音。

「我才没有这么说呢。」

程过瑶珈不依的说道。但是看她的神情却是怎么看都是如此。

再次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我才不管你有没有这么说,现在就当你这么说了。出嫁从夫。不能反对。」

程瑶珈很想说一句自己还没有嫁给他呢。但是抬头看到杨立名即坚定又霸道的模样就说不出口了。点了点自己的漂亮的脑袋。

「那还等什么。」

被挑起欲火的杨立名又一次的吻上了怀里的玉人。再次将手探入衣襟里面的时候杨立名又被推开了。「不行。这里没有房子。会有人看到的。」

程瑶珈媚眼如丝的娇喘道。然后软倒在了杨立名的怀里。

杨立名一想还真是如此。这条通往全真教的小路一般情况下虽然不会有人走。但是偶尔几个小时或者几天还是会有个别人路过的。他可不想在进行到高潮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人在看自己的活春宫,那他脸皮厚还没有什么。但是程瑶珈也被看。他岂不是亏大发了。

「呵呵呵。不过这可难不倒我,瑶珈妹妹放心,我们今天一定要洞房的。我可是有个万能器小白乖宝贝在呢。」

杨立名突然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么一句。他知道程瑶珈这个小处女也已经被他刚才的那么一番上下起手弄的欲火焚身了。

「给爸爸变个房子出来。我要和你的新妈妈给你造出个弟弟来。」

「爸爸这个不好变啊!」

「怎么不行,不是吗!」

杨立名失望的说道。难道要挺着胯下邪恶的肉棒大摇大摆的去城里。强时间忍可是很伤身的。而且放着个美人不享受可不是他的风格。

「这倒不是,只是不太合算。变个小房间就要几万的能量。但却只是一堆的破石头或者普通的木头而已。但是如果爸爸一定要的话,一分钟就可以变出来。」

小白自信的说道。「当然变。」

杨立名松了口气说道。只是几万而已现在浪费的起。当然如果那个自从他来到了射雕世界都十个月了,还不打一次雷的哪位射雕世界的老天爷可以大发慈悲的打一次的话他就更加的浪费的起了。

说来也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射雕世界的那位老天爷知道了有个想偷雷电的能量的家伙来了他的世界居心不良。在杨立名来这里的十个多月来就是不放次响点的屁。雨到是经常的下。但是基本上都是静静的小雨。让杨立名郁闷的不行。

手中的白光闪现路中间竟然出现了一座小小的木屋子。好像它原来就是在这里的一样。

亲眼目睹了这个过程的程瑶珈小姐美目瞪的大大的。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切。

「天啊!怎么会这样的。杨哥哥难道你是神仙吗?」

杨立名色急的对那正在使劲揉着自己的可爱大眼睛,以确认自己看到的是不是事实的程瑶珈说:「别揉了,在揉也擦不掉那小房子啊。快进去看看吧。要不然你杨哥哥可就忍不住在这里对你行刑喽。」

程瑶珈不敢相信的呆头呆脑的走到小房子的门前一把推开它。由于太过于的惊讶。所以动作很是笨拙。也暂时忘记掉了如果有个小房子的话杨立名会对她做出什么。

杨立名实在受不了了,在程瑶珈没有反应过来的空挡里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进了小屋。把门关了起来。双眼在屋里面一扫就看到了一张柔软的大床。

「呵呵小白真是细心哦。」

夸了小白一句。一把将怀里的程瑶珈抛上大床。自己也扑了过去。

「杨哥哥你怎么可以变出房子来,你是不是爹娘常常和我说的神仙啊?」

「呵呵小丫头我就是神仙。等一下我让你也当神仙。什么也不要说了,让杨哥哥先把你变成神仙在说。」

杨立名扑上来时程瑶珈紧闭着双眼,睫毛剧烈地颤抖,当一只大手覆盖之处时,她忍不住过电般地颤抖,张开如樱桃似的小嘴,无意识地娇叫出声,顿时一条「大舌头」滑溜地钻入她的娇小口中,有规则地左右逗弄,追逐着她的舌头,令她躲闪不及。

「不行杨哥哥。我不行的。」

程瑶珈再次的用全力的推开了杨立名。「你又怎么了,不是有房有床了吗?大姐你有什么要求一次说完好不好。」

欲火焚身的杨立名感觉自己快崩溃了,他前几个女人都没有这么麻烦过的。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最好到手的小丫头却是最麻烦的一个。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进行到紧要关头的时候被打断了。饶是以杨立名对女人的好脾气都小小的有点怒气产生了。

程瑶珈的眼中突然悄无声息的滑落下两行清泪。「呃我错了。你别哭,杨哥哥不该大声的和你说话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们现在不洞房了好不好。别哭啊!」

杨立名立马慌了手脚。他怎么知道这个丫头说哭就哭的。程瑶珈摇了摇小脑袋,声音透着一股子的哭腔道:「杨哥哥不是你的错,只是我刚才忘记了一件事。其实我是不祥的女人啊。我是白虎,白虎是克夫的。你不要碰我,会给你带来不幸的。」

「白虎是克夫的,谁告诉你的。」

杨立名好笑的点了点程瑶珈的小鼻头。「别人不是都这么说吗?」

程瑶珈怯生生的流着泪珠说道。这是埋在她小心眼里的秘密。谁也不敢告诉。十几岁后她发现自己那里没有毛。本来还不觉得什么。但是听了一些传闻就开始慌了。现在哪里还敢让杨立名碰她啊。

杨立名见她嘤嘤的哭泣。心里一阵愕然。难怪这丫头堂堂的一个大小姐平时看起来都是一副害羞自卑的模样,原来是以为自己是个不祥的女人啊!想来她是连自己的父母和师傅都不敢告诉。

杨立名一时间不知道这么安慰,只好说道「这个其实也是正常现象,人家,人家好多人还故意把那里的毛剃了呢……白虎不好只是这里的传言而已。其实没有毛的女人在我们家乡反而更加让人喜欢呢。」

他说地倒也是实话,他在现代的时候就常常看av里面的女优做这些事讨人喜好。压根不会觉得白虎有什么不好的。甚至他巴不得自己的女人里面出几个白虎呢。那可是天生的名器啊。有多少钱都买不到。就是主神号小白也不可能给他变个白虎出来吧。

「真的?那为什么别人都说这是不好的。连我偷偷问妈妈爹爹的时候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程瑶珈抬头泪眼汪汪的问道。程瑶珈很愿意相信杨哥哥的话,但是心里由于那根深蒂固地传言,而仍有着一点不敢相信罢了。

「当然是真的,我发誓行了吧。杨哥哥还会骗你不成。其实你是白虎,杨哥哥才更加的喜欢你啊。别听一些人胡说八道。他们都是乱说的。根本没有这么回事。」

杨立名在程小姐的小耳朵边吐着热气道。

「程瑶珈心中大喜。女孩子的直觉让她觉得杨哥哥没有在骗她。

「唔……」

程瑶珈回过头,刚想说话,却刚好和杨立名的唇触碰到了一起。这已经被断断续续激情郁闷的憋了好久的杨立名顿时一发不可收拾,只感觉唇舌肆虐乃是世间最让人迷醉的事情。

嘤咛一声,程瑶珈也是小脸红扑扑地,使劲抱住了杨立名本能的回应着。那是羞涩夹带着喜悦的情难自禁。困扰了她好几年的事情被杨哥哥几句话解决了。能不欣喜诺狂吗。现在她算是放下所有的心结了。

就像黏在了一起一般,两人以唇舌为基点,身体渐渐粘合在一起。杨立名几下脱下衣服。很快就脱的自己身上干干净净。胯下忍了n久的肉棒毫不客气的向自己的主人抗议着。

程瑶珈紧闭着双眼,睫毛剧烈地颤抖,当一只大手覆盖在她那如竹笋一般挺翘的胸脯之处时,她忍不住过电般地颤抖,张开如樱桃似的小嘴,无意识地娇叫出声,她此时已经无法正常思考,只能凭本能地感觉内心中又是渴望,又是害怕,自己现在的举动,乃是无媒芶合,有违贞洁,要不要在推开杨哥哥呢?他是好人应该不会强迫自己做不要做的事情的。

可是这种交融是那么令人着迷,舒坦地她不想有一丝反抗,就算以后被爹娘师傅世人唾骂,她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就让自己堕落吧,沉沦吧,不要让杨哥哥在失望了。如藕的双臂不知何时,已经勾搭在了杨立名的脖子之上。

清晨外面一片片的吱吱的虫叫声,遮掩不住屋子里面引人遐想的喘息声,此时屋里一片热火朝天的绮旎气氛,不停升温着。

只见杨立名轻解程瑶珈的青色罗衫,就地而塌,一件件衣服离开了身体,一具不现瑕疵的胴体展现眼前,眼睛扫到那少女的胸口和两腿顶端那白茫茫的一片的时候杨立名干涩了喉咙,单手撑在程瑶珈的颈旁,另一只手游走其身,犹如在拂拭一件珍爱的瓷器。

程瑶珈此时已经浑身软到在床上,也没有力气回应杨立名了。任由他在自己身体上施展着点点滴滴。小嘴喘着气,杨立名双手猛一用力,已经将程瑶珈抱了起来。程瑶珈对比起黄蓉几女来,胴体还要顾家的娇小一点。如同抱一个白玉的淘娃娃一般。头一低,用嘴含住那颗红樱桃吸允起来。缓缓的移动着身体。吻遍程瑶珈身体的每一处地方。当吻到她光洁的胯下的时候。杨立名一阵的激动。程瑶珈猫叫一声已经攀升上了一次的巅峰。

「呵呵小丫头你到是好伺候。现在轮到我了。」

杨立名又爬上程瑶珈的身体气喘吁吁的说道。

那已经洪水泛滥的幽谷堪堪触及杨立名胯下那挺翘着不停的抗议的「巨龙」头顶。

程瑶珈感觉到双腿之间的异物。身子的不停的颤抖着。;「杨哥哥瑶珈交给你了。你不能负我。」

程瑶珈痒得不行,身体里好像空空的,需要什么来填满自己!杨立名腰微微的一沉,慢慢的突进了那两片白白的紧闭里面。又没入了一点程瑶珈的身子的时候,巨龙的脑袋碰到了一处薄薄的宝贝。「好紧啊!不愧是神器。」

杨立名心中满足的想到。

程瑶珈皱着眉毛轻轻的呻吟了一声,杨立名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杨立名把心一横道:「有点疼忍一下啊。」

忽然一口含住她的小嘴。手一按在床被上,腰部用力的往前一冲。那「肉棒」也奋然把头向上一顶。呜程瑶珈嘴巴被含住不好发出叫来。但是仍然留出了泪珠来表示她相当的疼痛。一股红色的血从两人的结合之处缓缓的流出……杨立名齐根而入,当撞破那层薄薄的宝贝之时,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吸力从深处传来。让杨立名舒服的低吼了一声。『!总算是彻底的收了这丫头。不容易啊!』由慢到快的在瑶珈美妙的身体上驰骋起来,很快的瑶珈这丫头也忘记了疼痛浑然忘我了,毕竟杨立名已经给她做足了前戏。瑶珈妹妹的的长发飞舞着,那丰腴的香臀,被杨立名的一双大手紧紧扣住,手指几乎陷入到肉中。

肉棒每一次进出,瑶珈都会忍不住发出压抑的呻吟。程瑶珈的香臀在和杨立名的腿根撞击发出一连串的「啪啪」声,如两条白蛇交缠在一起,扭动着身躯剧烈地撞击。,近半个时辰之后,随着一串加速度,程瑶珈猛地绷直了洁白如玉的双腿不停的抽搐着,螓首高昂。张大了小嘴,紧紧地抓住了杨立名的手臂,指甲深入。杨立名只感觉一阵滚烫袭来,再也忍不住。疯狂地耸动几下,底吼一声,一股股炽热的精液冲进了子宫之源头。身体僵直。喘息着伏在了程瑶珈的身上。

云收雨歇。程瑶珈羞涩地为杨立名穿上衣衫。如一个贤惠的妻子一般,杨立名抚摩着她的发丝和光洁的脊背。笑道:「瑶珈,从今日开始,你便是我地女人了。我会准备聘礼,上门去求亲。」

程瑶珈羞涩的伏在杨立名的胸膛上道:「求不求亲瑶珈现在已经不是很在乎了。只要可以常常和杨哥哥在一起就行了。」

杨立名被她的话小小的感动了一下。陷入爱河的女人还是比较可爱的。

「你这丫头真是厉害,你的几个姐姐可都是要最少一个时辰才可以让杨哥哥出来哦。」

杨立名眨了眨眼睛说着。

「什么让杨哥哥出来啊?」

程瑶珈歪着脑袋不太明白的说道。

「嘿嘿嘿就是这里啊。」

杨立名摸了一把那还暴露着,缓缓流出他刚刚施舍的精华的白白一片。

「呀!」

程瑶珈一下子跳了开去。「杨哥哥你怎么这么坏。」

脸上的红云甚至都散发到脖子上了。

想到自己貌似还光着身子呢,越想越难为情,忍不住去捶打杨哥哥了,一边捶一边说:「你欺负我你欺负我。」

杨立名则笑眯眯的闭着眼睛,好像在享受一般。而程瑶珈打在自己身上的小拳头,真的像给自己敲打按摩一般。程瑶珈捶了十几下就停了,她可不想杨哥哥被自己捶坏了。

突然幽幽的说道:「杨哥哥你还有别的女人。」

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丫头的神经的确比较迟钝一点。

「怎么了,瑶珈你不高兴了?是不是怪杨哥哥太花心了。」

杨立名有点小尴尬的说着。

「程瑶珈摇了摇脑袋说:「不是的。我只是怕我太差了,比不上几位姐姐会让杨哥哥你讨厌啊!男人三妻四妾有什么好怪的。我爹爹也是这样啊。」

杨立名一听放心了。还是泡古代的小妞好啊!这么回为男人找想。

将程瑶珈搂入怀中,摸着她的小耳垂:「胡说,你那里差了。我就是讨厌自己也不会讨厌自己的老婆啊。你的几个姐姐都是好姑娘你尽管放心。如果她们敢欺负看我不打她们的小屁股。」

他知道他新收的这位姑娘有点小自卑。柔柔安慰道。

—————————————

临安南宋的首都。大宋皇宫御花园之内的正上方。天空中被一股莫名的能量突然撕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空间不断的扭曲,一点一点的破碎,最后一道黑漆漆的门出现了。黑的不可思议的颜色,黑的似乎要把周围的光线全部吸收悼一样。与周围的光亮形成了鲜明而又诡异的对比。黑漆漆的门里面不停的闪烁着雷电,预示了里面惊人的能量。如果这个时候杨立名在这里的话绝对会惊呼出声。那道门除了不停闪耀的雷电以外。其余的与他当初穿越的时候,小白的打开的那道何其的相似。一个可怕的威压从黑色的空间门里面传出。

这时还沉寂在温柔乡里的杨立名大概不会想到他的麻烦来了。来至那已经几乎被他遗忘的一伙人。

正文第93章女神的威胁

天啊!那是什么?一个太监无意中发现了半空中那犹如一张张开的大嘴的黑洞。感受到黑洞中的威压一阵的胆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