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孙太太和陈阿姨

星期天早上,妈妈要我把花园里的盆栽整理一番,我到了花园,开始移动

景,清理那些残枝败叶,整理一个钟头,差不多快好了。因为天气热的关系,我

索兴只穿条内裤,把T恤和短裤脱下来,丢到草坪上,这样比较清爽些。剩下的

工作只要把盆景移回原处,大致上就一切搞定了。

  这时,隔壁洋房大门忽然开了,住在隔壁那美如天仙的陈阿姨拿了浇水器正

要出来浇花。

  我一见那婷婷玉立,纤腰如蛇,乳峰高耸,美臀肥翘,细皮白肉的陈阿姨慢

步走出来,大鸡巴就硬了起来,她没有注意到我,走到栏旁的兰花边蹲下来浇

花,双腿分开,正好面对着我,让我清楚地看到了她裙子里白色丝网状的三角裤

,阴毛黑绒绒地隐约可见,阴户又高高突起像座小丘,我看得热血沸腾,大肉柱

涨得快高出内裤的上缘。

  陈阿姨似乎发觉了我蹲在她对面,抬起头来,正好看到我的内裤顶着帐蓬。

我一时既尴尬又难为情地愣了半晌,赶忙向她点个头道:『陈阿姨早安!』她也

嫣然地笑道:『早啊!一龙,这么早就帮妈妈整理花圃啊,真乖!』陈阿姨一边

说着一边媚眼可直直瞪着我的大鸡巴顶着的内裤看着哪!我大感进退两难,后悔

只穿这么条内裤,而大鸡巴又翘又硬,丑态毕露地唐突佳人。

  陈阿姨的双腿也没有并合的打算,我慢慢想着,移到她正对面蹲了下来。天

啊!好可怕的阴阜,竟然有馒头那么大,又凸又圆,巍然耸立,乌黑的一大片阴

毛,直蔓延到小腹,紧绷的三角裤,连肉缝都明显地露出凹痕。

  陈阿姨被我色眯眯的眼光看得有些羞怯地道:『这……这是西……洋兰……』

  我伸出手轻抚兰瓣,说道:『兰花是美极了,但还是比不上陈阿姨的美丽。』

  双眼凝视着她娇美的脸庞,陈阿姨气息粗重,脸儿像染上一层胭脂般地红晕

,娇羞的模样,更是丽无比,迷人极了。起伏着的胸脯,使我注意到她两个乳

房轻轻颤动着,很明显地她没有穿奶罩。我忍不住地举手朝她胸前伸去轻抚她的

乳房,陈阿姨低声娇道:『嗯!……一龙……呀……你……色鬼……』

  我见她扭了一下,并没生气的样子,更大胆地转移阵地去摸那小山丘般的阴

阜。陈阿姨颤抖着,但没有拒绝的表示,只是也抖着手轻摸我的大鸡巴,我知道

她春心已动,又摸了摸毛茸茸的阴户道:『陈阿姨!陈伯伯呢?』

  她不安地扭动着娇躯,含羞道:『出差……去了,家里只……只有我……一

人……』

  好机会!看来陈阿姨不但芳心动荡,而且大有意思和我成其好事呢!

  我受到这种鼓励,更大胆地把手插入三角裤内直接触摸阴户,五指像章鱼般

附上了阴阜,伸出中指插入她的小洞洞里。

  我道:『陈阿姨!愿意到我房中来吗?』

  我揉着阴核,桃园洞口已是淫水涟涟了。

  陈阿姨说道:『嗯!……不要……不要嘛!……』

  忸忸捏捏地站了起来,粉脸儿酡红得像是醉酒一般,转身走了几步,回首媚

声道:『一龙……帮我把那盆兰花搬到我……卧室里来……好吗?……』

  我道:『是!陈阿姨。』

  禁不住内心狂喜,原来她不到我房中,而是要到她自己的卧室里啊!我搬着

兰花跟在她身后,陈阿姨在前面摇曳生姿地走着,两片肥臀一摆一扭地看得我心

如战鼓般咚咚价响,两道目光只注视着那白郁郁的臀部左摇右晃着。

  进了她家大门,走上二楼,进了主卧室,陈阿姨要我把兰花放在化台边,

自己一屁股坐在床沿,含情脉脉地望着我。我欲火燃烧地把她抱入怀中,猛吻着

她的樱唇。起先她还假意地推拒一番,挣扎闪避着,可是一下子她就放弃了抵抗

,让我顺利地吻上了她的嘴。

  我和她激情地互相吸吮着,舌儿互缠,唾液交流。吻了一会儿,我把她放倒

在床上,替她把衣服脱掉,只剩下一条小三角裤。陈阿姨娇羞地抱着乳房,我强

把她的手扳开,低头去吸着她的乳头,她被我吸得全身酸痒,好不难过,对我抛

着媚眼。

  我再把她的白色三角裤脱掉,现在的陈阿姨全身赤裸着,一丝不挂地躺在我

眼前。尤其那小包子似的阴阜,高高挺立在小腹下,柔细的阴毛如丝如绒地盖着

整个阴部,更别有一番神密感。

  我脱了自己的内裤,然后把她压在床上,陈阿姨还假惺惺地道:『嗯!…… 

不要……』

  女人真是奇怪,明明她引诱我进来,却又像圣女般地装模作样捏着小推拒

,可真想不通。

  我伸手挖进了她的肉缝,两片阴唇之内已是洪水泛滥成灾了。我把大鸡巴顶

着阴核磨揉着,磨得她再也无法假作端装淑女地一挺一挺地把阴户往上迎凑,我

为了报复她先前的矜持,故意把鸡巴提高,好让她媾不着。

  陈阿姨急得叫道:『一龙……你……你不要……再逗我了……快……快把鸡

……鸡巴……插进来……啊……』

  我看她穴口已是淫水涟涟地阴毛全湿了,暂且饶她一遭,于是磨插一阵后,

把条大鸡巴猛然用力狠狠地往小穴中干插进去,陈阿姨发出像惨死一般的叫声:

『啊!……啊!……』同时粉脸变色,樱唇哆嗦着,娇躯抽搐不已。

  我的大鸡巴全根没入她的小穴之中,又紧又窄,热热烫烫地包住我的鸡巴,

使我舒服得像灵魂飞上了高空飘荡一般。

  陈阿姨叫道:『哎哟……哎……哎……痛死了啦……一龙……你……好狠心

哪……』

  我把大鸡巴抽出一半,再干进去,抽插了十几下她已经领略到舒服的滋味了

,呻吟道:『啊!……唔……嗯哼……嗯哼……一龙……你……碰到……人家的

……花心了……轻点嘛……』

  我道:『陈阿姨……你舒服么?』

  她道:『一龙……不要……叫……人家……陈阿姨……叫我……佩玲……叫

我玲姐……就……就好……嗯……啊啊…… 』

  我边插边道:『好玲姐,亲亲肉姐姐,你的小穴穴夹得我好紧,唔!……好

畅快。』我说着说着,越插越快,狠之下使她秀眼紧闭,娇躯扭颤,用鼻音浪

叫道:『哎……呀……舒服死了……亲爱的……花心麻……麻了……要……了

……要……呀……要了……』

  她猛颤动着,臀部也旋扭上挺,娇喘吁吁。我能干到如此美丽又高贵,兼骚

媚动人的陈阿姨,不,玲姐,真是多么地幸运啊!她被我插得死去活来,连连?? 

身而阴精直冒着,美丽的脸上充满着淫荡的春意,小穴的淫水流了满床,精疲力

尽如垂死般地躺在粉红色的床上。

  我继续用力顶动,插得她又醒了过来,叫道:『亲亲……好厉害的……大鸡

巴……弟弟……玲姐……快活死……了……再……再用力些……大力干……对,

对……这才乖……姐姐……一切……都给你……了……』? ?? ?? ?? ?? ?? ?? ?? ?? ?? ?? ?? ?? ?? ?? ???我猛干了一阵子,速度也越来越快,插得她喘气吁吁,香汗淋漓,猛抛臀浪

,全身直抖地又叫道:『哎……哎呀……一龙……我……我又要……要了…… 

亲爱的……大鸡巴亲哥哥……太舒服了……奸吧……姐姐的命……给你了……』

  叫着屁股狂摆扭了几扭,又软成棉花一团了,我再插干一阵,随着酥麻把精

液射向她阴户的深处。

  良久,她才醒了过来,把我紧紧抱住,雨点似地吻遍我的脸上,然后带着一

脸媚意地道:『一龙,你好会作爱啊!插得我非常地舒适。以后姐姐欢你随时来

玩小穴穴,插我、奸我,好吗?』

  我道:『玲姐!能和你插穴真是太好了,平日风度高雅,在床上却又骚淫冶

荡,有机会插到你,真是三生有幸啊!以后我一定会常来找你玩性爱游戏的,姐

姐,我爱死你了!』

  说着又揉弄她浑圆饱涨的双乳揉得她哼声娇吟,休息了一会儿,因为怕妈妈

出来找我,才和陈阿姨吻别,另订日期约会,一溜烟地跑回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