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古今乱谈母子情

道歉的话我已经说完了,为什么我要写古今乱谈,因为这些文章都是短篇

并且篇篇有结尾,所以太监文就不大可能出现。此文全属乱系列,如果不喜欢感

觉变态的还有文笔不通猪狗不如大可以骂骂我,我绝对心安受之,我不怕人家骂

只怕寂寞!也请斑竹对于此文的回帖过激通融通融!

***********************************

明朝年间阜阳县西郊住着几户人家,其中一对秀才母子。母亲原名林纾珍,

自16岁嫁与张家后,邻居们都称她为张氏。

嫁入张家生了张秀才不久,其夫便染病而死。由于张氏姿色上佳所以寡居时

不少人登门求亲,都被她一一拒绝,原由就是儿子年幼,嫁入他家后恐受委屈。

就这样母子俩相依为命了十五年,日子过得清苦但张氏也觉得值得,因为儿

子十岁能写诗、十四岁时就考上了秀才,邻居们都夸是状元之才。

夜间母亲在灯远处干着针线活,一面做一面看着认真苦读的张秀才,心下宽

慰不已。正在此时一声声淫言浪语由隔壁传来,那如泣如笑的声浪冲击着朗朗读

书声,声中的幽怨和淫糜令闻者脸红。

是过来人的张氏眉头一皱,却也不好发作。此时张秀才也读不下去了,对其

母问道:「娘,隔壁出事了,杨家婶子快要死了!」

听到这里张氏奇怪问之:「你怎么知道杨家婶子要死了?」

「我听见她在喊插死我了,涨死我了。」听到儿子的话,张氏粉面顿时红了

起来,但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顿时沉默不语。

隔壁的喊声越来越大,张秀才猛站起来拍了拍胸膛说要前去救人。张氏见了

连忙来拖,「孩子别去,那是夫妻之间的事情。」说完脸红得更厉害。

张秀才听到母亲的解释后,见其脸红似血,加上那句夫妻间的事情,也就知

了几分。张秀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不再理睬那女人的呼喊,可是这颗心却

无法静下来了。张氏见儿子烦躁的模样,连忙拿棉花来塞其耳朵。塞好之后却没

半点用处,那娇喘呻吟一丝不漏的钻入耳中,传到张秀才的心坎里。

次日张氏出去卖针线,张秀才刚朗读完几篇四书,昨夜的呻吟又响了起来。

出于对这声音的好奇,张秀才放下书本拿着楼梯悄悄的爬上了墙头。

隔壁杨家婶子光着身子趴在院子里的凳上,同样赤裸的男子趴在她白皙的屁

股上来回的耸动着,随那人的动作,昨夜今辰的噪音就由杨家婶子嘴里发出。

虽然张秀才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也舍不得就此下来,一双眼珠瞪得溜圆,

下面也渐渐有了反应。随着院子内男人的一声暴吼,这幕淫戏结束了,而张秀才

的裤裆也湿透了,满手都粘着精液。

至此以后张秀才天天早晨在母亲走后就爬上楼梯去偷看,可是好戏不会天天

有,所以这几天张秀才是乘兴而去失望而归。越是难见到他对性的渴望越浓烈,

以至只要身边有过往女人,秀才的眼睛便如狼一般的死瞅着。

随之而来,许多古典色情书籍就代替了他苦读的四书五经。以后许多日子里

张秀才就在昏暗的烛光下手捧着色情书籍,一手握住笔挺的阴茎套动着,痛快的

时候还摇头晃脑口里念念有词,仿佛认真苦读的模样。

张氏怎知道儿子在干什么,依旧做着针线,忙着明日的生计与儿子的文房四

宝。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张秀才读破了色情小说万余卷,渐渐的虚无缥缈的

色情文字对他的诱惑不如以前了,他的视线由书本转到母亲鼓起的胸部,虽然张

氏粗衣布裙,却丝毫掩盖不住她那丰盈饱满的身段。更重要的是,她是张秀才唯

一能夜夜相望的女人。

认定成女人后,张氏在秀才的眼中不再是母亲了,而是书上写着的狐媚勾人

的物事。想起书中的一段,杨得中夜奸主母的故事,其中丫鬟与张得中的一段对

白。

「相公你若想少奶奶,只管趁她睡熟之后,摸到她房中便可。」

杨得中回道:「若她叫将起来我如何是好。」

丫鬟笑道:「若相公你将鸡巴送了进去,少奶奶定不敢喊叫。」

想起这段令自己狂射七次的妙文,张秀才心下决定依此计奸母。

夜已三更,隔壁房中张氏微弱的呼吸渐渐均匀,张秀才料母已睡熟,当即蹑

手蹑脚推门而入,借着淡淡的月光,瞅见母亲侧卧酣睡。

想起将要发生的事情,张秀才心跳加速,阴茎弹起,浑身哆嗦着走到近前。

张氏睡熟了,被张秀才紧张的手捏到身子也没加反应。先前张秀才心还是虚的,

见此情形胆子也渐渐大了。

双手解着母亲的布衣裙带,不一会的功夫张氏便赤条条的呈现在儿子面前,

张秀才在月光下看到的是白花花的一身肉儿,伸手去摸,柔软异常,摸上乳峰,

温馨重回,胯下的鸡巴也硬得受不了。张秀才急急的将衣服脱掉,光着身子就爬

上了母亲的床,找好位置将鸡巴探索着顶住一个肉孔,想起书中所描写的,心想

这就应该是了。

对应书本,认定是此处后,张秀才往前一耸,扑哧一声,粗大的阴茎撑开花

道,插入了半根。

阴茎一入,张氏便醒转过来,疼呼一声问道:「哎哟、是谁?」虽然带有质

问之意,可哎哟声大而是谁两字却如蚊呢。

初时张秀才闻母惊醒恐其乱叫,正欲堵嘴时,感觉娘亲比他还怕人知晓!想

到这,也不堵嘴了,下身继续往前用力,舒服地将阴茎再送入几分后,捏着鼻子

道:「我是隔壁小杨,见嫂子寂寞,特来相会。」说完后那阴茎完全被母亲嫩嫩

的花道包裹住了。

听到是隔壁杨屠,张氏无地自容,但恐惊醒儿子也不敢大喊,轻声埋怨道:

「杨屠你好大胆子,快些下去…」一面推着身上男子。

张秀才一面耸着阴茎轻声道:「嫂子,既来之则安之,你就让我弄吧。要这

样推拉之下,惊醒四邻,你我颜面上都不好过。」听到这里,张氏一想,事已至

此,也就长叹一声,认命的摊开大腿任插在肉穴中的鸡巴来回抽动。

见母误以为是隔壁杨屠,张秀才更加心宽,双手抬起分开的小腿往前压去,

张氏的臀部也跟随着大腿举起,这个姿势自然是方便了阴茎的进出,于是张秀才

是大刀阔斧,猛进猛出的抽动起来。

花道间来回抽动一阵后,张氏大腿猛颤,股间肉穴内一阵蠕动后四壁冒出淫

液。受到润滑后张秀才的阴茎越抽越快,那唧咕的搅水声和扑哧的抽动声响彻屋

内。

张氏听到这些异响。面色一红,手儿连忙抓住男人半截阴茎,控制其深入。

阴茎被握,不能畅游母穴,张秀才急道:「快放手,让我痛快一会。」

张氏低声回道:「不,声音太响,恐惊醒我儿。」手儿又往下几分,弄得张

秀才只有个龟头在母亲肉穴里。

至此张秀才道:「娘放手,是我啊!」听到熟悉的声音张氏脑袋顿时晕了,

手儿也不由得松开。张秀才也不耽误时间,趁前端一松,整根鸡巴就插了进去,

开始来回捣弄着母亲的肉穴。

得知身上男人是儿子后,张氏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体也如木雕一般,不

会动弹,任张秀才在身上为所欲为着。

弄了半响后,张秀才舒服的说道:「妈妈,我来啦!」将精液打到母亲的肉

壁上。灼热的精液一烫下,张氏顿时回过神来,望着累趴在身上的儿子,感觉到

股间冰凉的液体,做为娘的她还能说什么做什么,默默的流着泪。

哭了一会,等张秀才睡着后,张氏才将其推到床上,还为其盖好被子才蹒跚

着下床到后院去洗那体内的污秽之物。

次日,张秀才醒转时其母正在厨房忙着,晨起后张秀才的鸡巴就铁一般的竖

起。为解欲火张秀才悄悄爬起,走到母亲背后,忽然将其抱住后,就开始扯裙褪

裤。解除阻隔物后便将鸡巴朝娘亲湿润的肉穴一捅,开始快马加鞭起来。

对此张氏一声叹息后也就由他任他了。

自从与母相奸知道女人的味道以后,张秀才的精神又可以专注了,不久之后

便考上了状元。皇帝十分欣赏他的才华,欲招其为驸马。

公主貌美如仙,但张秀才不为所动,而以家中有妻断然拒绝了天赐因缘。皇

上闻之赞其面对富贵不忘糟糠妻,特封他为太子老师官居一品。下朝后张秀才修

书一封回到家中,将其母接到京城。

母子相见,张秀才就迫不及待将母抱入内室。两人脱光衣服后,张氏跪爬在

床上翘起白臀,露出那万黑丛中一点红,张秀才托住丰软的屁股将鸡巴插入一点

红内。小别胜新婚,就此母子二人在房内盘肠大战,整整淫乐了三天三夜,方才

衣裳不整的走出房间,从此后张氏改回原姓。

以后…自然是儿孙满堂,世代富贵。

第二篇狐仙报恩

***********************************

再次感谢魁大大排版,不过在下不知道大大在龙文区里排版有积分拿么,如

果没有的话,小弟良心不安。

感谢排版大大的无私奉献。

***********************************

樵夫严胡打柴回家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个女人,自严胡长大以来还没见过这

么貌美的女人,君子非礼勿视的理念在其脑中虽然不是很强,但总盯着人家姑娘

家总是不好的,所以将女人的容颜印入脑海后,严胡便低头而过。

「这位公子!」听到娇媚动听的声音,严胡一愣,也没想到是和自己说话,

但此处只有自己与这姑娘。

「公子,奴家有事想向你打听!」

闻言严胡转身望着那女子,见她秋水涟波的眼睛瞅着自己,那意思就是说他

了。到此严胡才明白过来是和他说话,由于对方是个美貌的姑娘也就乐得回道:

「小姐称呼在下为公子,可不敢当,不过你有什么事请尽管问!」

那女人见小伙子真诚的模样,也就问道:「你可知道木屋里住的人现在何处

么?」严胡顺姑娘玉手指着的方向望去,那不就是自己家吗?

「那是我家!」

听到小伙子的回话,女人的眉头一皱,「那不是严松家么?」

「严松是我爹,你怎么认识我爹的!」

听到这里,女人心下一凛,连忙追问道:「孩子,你爹在何处,你今年多大

了?」

听了美貌女子的一连串问题,严胡一一解答道:「我爹十年前就死了,我今

年二十一呢。」说完后想起前言反问道:「姑娘,你怎么称我孩子,看你的年纪

最多大我两三岁。」

听到这里那女人暗自叹道:一梦就过了二十年,严胡十一岁就失去了父亲,

这苦命的孩子。想到这里一把将严胡搂到怀里怜爱地说道:「可怜的孩子,这些

年委屈你了。」

看似柔弱的女子,力量却出奇的大,一被抱住后,男女观念深厚的严胡就面

红耳赤的想挣脱出来,可是不管怎样用力也动不了分毫,难道自己被… 

但贴在脸上的两团紧绷柔软的肉峰,和那一身超凡脱俗的清香,惹得他情火

牵动!

理智告诉他,必须问清楚这举止怪异的女人的身份。

「姑娘不要这样。你究竟是谁?」

「我是你娘啊!」

严胡大吃一惊道:「不可能,我娘的年纪没有四十也该三十九了,你却这么

年轻。」

见严胡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自称他娘的女人神秘说道:「因为我不是人。」

听到这里严胡的眼珠瞪得溜圆!看来这句话他更不敢相信,对此女人温柔一笑,

解释着:「我知道这事来得突然,你肯定难以相信,所以你听我慢慢的跟你解释

吧!」

她原本是玉华山上修炼千年的狐仙,与他父亲的情缘来自一段救狐的故事。

也就是二十年前,严胡的外公因天劫降临被雷电击中,正当他奄奄一息的时候,

严松的父亲出现了,看见脚上滴血哀鸣的狐狸,善良的他便将狐狸带回了家,雷

神见有人干预也就停下雷击,因此老狐狸逃过了此劫。胡雪娘为替父报恩以身相

许,就此造就了一段人狐情缘。

说完后望着一脸惊诧的儿子,女人的手一挥,两人周围的景致顿时变了,当

严胡回过神的时候两人已到了木屋子里面了。

领略了女人的仙法,严胡信了,连忙跪在地上,抱着母亲的大腿哭道:「娘

您回来啦,儿子想死你了!」

看见严胡哭得悲切,胡雪娘抚着儿的头发安慰道:「孩子,娘回来晚了,让

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嗯,娘你回来了就不要走了!」

胡雪娘苦笑的摇了摇头道:「孩子,娘不可以留在人间太久!」

严胡见娘有要走的意思,连忙站了起来道:「我不让你走,你走了那我怎么

办!」

「傻孩子,时辰不早了,我要走了。你有什么要求!」

严胡见母亲去意已决,心知挽留不住,连忙说出自己的心愿:「娘你不是会

仙法么,您给我变出些金银珠宝!」

狐仙闻后原本不愿意,但想起自己多年来未给孩子一点关慰,也就勉为其难

地为其搬来百两黄金。怎知道严胡并不满足,继续要求,于是一百两慢慢变成了

一万两、十万两,原本清苦惯的严胡,此时的欲望突然膨胀起来,他还要,直到

有了一百万两黄金的时候,狐仙才停下了搬运大法。

此时严胡将身体投入在金票银堆中,狂笑着在钱堆中打滚,就连告别的话也

没空和娘说了。

看见此幕胡雪娘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有钱多行善,权大莫行恶。」留下

这句话后便飞身而去。

从此后玉华山出现了一位大财主,他便是严胡。在金钱的驱使下,他变得更

加贪婪,对女色也需索无度起来,勾结官府、欺压善良、霸占民女,可谓是无恶

不做的一方恶霸。

四年后严胡妻妾成群,但其好色之心仍然不肯收敛。

一日游玉华山,半路上遇到一对夫妇,那人的妻子稍有几分姿色,给严胡瞧

见后色心顿起,于是带着随从尾随而至,等到僻静场所时严胡带着家丁将这对夫

妻围住。

那女子丈夫将状连忙护在妻前,无奈贼人众多,很快就被打翻在地,女人见

丈夫被打,欲上前帮忙,严胡借机窜上一把抱住女人的身子,将其按在草地上。

其间女人奋力抵抗,严胡弄了半天不但没能长驱直入,倒把脸给弄伤几处。

到此严胡大怒道:「你们吃干饭的么,还不过来按住。」恶奴听到主人呼唤,连

忙上前按住女子四肢,贞烈的女子抗不住四个男人的力量,只有死命的挣扎着。

看着被钳制得不能动弹的女人,严胡哈哈大笑的脱去了身上的衣物,将其胯

下丑陋之物显露于朗朗乾坤之下,「不…」女人的丈夫爬了过去,抱住严胡的小

腿,虽然肋骨被打断了几根,但其仍旧护妻心切。

「啊…」随着一声惨叫,女人的丈夫被严胡一脚踢下了悬崖。失去丈夫的女

人也惨呼了起来,四肢疯狂的扭动起来。越是疯狂严胡越是开心,他俯下身子注

视着女人冒火的双眼,无情地冷笑一声后,那敝体的衣物顿时化成了碎片。

雪白的身躯完全呈现眼前,严胡狞笑的爬了过去,双手撑在女人腋下两边,

将粗大的阴茎挤在分开的阴唇中间,猛的一沉,女人的惨叫响彻山谷,男人快意

地占有了女人。

望着痛苦摇首,悲声切切的女人,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空前满足的严胡

耸着阴茎哼道:「舒服、真舒服!」灭绝人性的奸淫随着敞开的肉瓣跌宕起伏。

男人快意的哼哼,女人悲切的哭声,最终引起了上苍的怜悯,一道白光由山涧飞

来,一道血雾过后,十多名恶奴身首异地。

随着血雾飘散后,窈窕的身影露出真面目,白羽银裳,一张天仙般的脸上罩

着一股严霜。严胡连忙跪在地上,「娘!」

来人冷若冰霜道:「不要叫我娘,这些年你干尽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要替天

行道,杀了你这畜生。」说罢手中银剑举起,

严胡见母亲杀意已决,顿时大笑道:「哈哈,你以为这一切的错都是我一个

人犯的么,你扪心自问就没错么,娘你从小就把我丢弃在人间,二十年后才来认

我,你没教育过我一点做人的道理,如今我犯下这些罪行,你却大义凛然的来灭

亲。你难道忘了这恶果的种子是你栽种的吗?」

原就不忍下手的白狐,听到儿子的话后,手中的剑顿时在空气中消失无踪,

她无奈地看了看昏迷中的受害者,再瞧了下跪在地上的儿子,心中下了决定,无

论是否有违天理她也要护着严胡,但也不能让他继续为恶人间。于是一阵白雾过

后,恶霸与美女顿时消失在人间。

冬去春来,严胡记不起在这山谷里过了多少年!这里的日子简直无聊透顶,

天天与这些鸟呀花呀的做伴,这里没有奢侈的居室,没有妖媚腻人的女子,没有

堆积如山的金银。

感觉自己快要疯了,严胡在山谷里乱吼着,疯狂的冲进了密谷禁地,也就是

娘的修行之地。

冲进洞府之后狐仙正盘坐在玉榻上闭目养神,浑身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神圣

庄严的表情令严胡不敢上前,略站一会后,也不见娘有任何反应,只是窈窕的周

身围绕着一颗火红圆球。

「那是内丹?」看着漂浮的物体,严胡悄悄的走了过去。

想起洞府书籍文字记载:内丹是天下修行者的百年精华,是修行者的魂魄,

拥有了它就能飞天纵地无所不能。

想到无所不能的效果,严胡张开嘴将围绕狐仙的内丹吸入腹中,入腹之后浑

身说不出的舒畅与精力充沛,他依著书中的记载将母亲的内丹在腹中运转几周天

后,那物便与他心灵相通了。

失去内丹的胡雪娘虚弱无比,「孩子,将内丹还我!」说话的声音也轻若蚊

吟。

严胡上前抱住虚弱的娘亲假意道:「内丹吞下去了还能吐出来么?」

胡雪娘扶着儿子勉强的坐正身子道:「能、只要你…」话还未完,严胡张开

嘴,火红的内丹出现在其舌尖上。

看到内丹胡雪娘连忙呼道:「给我!」

见其焦急的模样,严胡道:「内丹就在腮帮里面,如果娘要的话尽管自己来

取。」说完便张开嘴巴。

胡雪娘取丹心切,也顾不上这是个圈套,将小嘴凑了过去堵着严胡的嘴巴,

粉嫩舌尖在儿子的嘴腔内搜寻着内丹的踪迹。

内丹总是在她碰触到时就偷偷的从舌尖溜走,心急下的胡雪娘捧住儿子的后

脑勺,张嘴吸着内丹的气息。香甜的津液不断的从胡雪娘嘴里汲出,完美女人的

吻舒服得严胡想喊却喊不出来,享受着娘亲的热吻,严胡的手也不停下来,隔着

白羽银裳揉着女人细腻的肌肤。

胡雪娘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内丹上,对于严胡侮辱性的举动,丝毫没有觉察。

这就使严胡更加放肆了,双手在柔软的后背抚摩过后,又移到前面双双将高

耸的玉乳握在手心,柔软的乳房在手心中散射着无比的魅力,刺激着严胡冷酷的

心,让雄性萌发。

「啊…」乳房上传来的电流,将一心想取回内丹的狐仙拉回到现实当中。儿

子的双手肆无忌惮的揉搓着自己母性的圣峰,如此淫靡的景致,顿时令她笼罩在

恐惧当中,一丝清明告诉自己要看清楚这人到底是严胡还是恶魔。

从前清澈的眼睛变成了恶魔的瞳孔,正紧紧的盯着手中扭曲的圣峰,冷酷的

嘴角浮现一丝残酷的笑意,那种淫虐的满足表情将胡雪娘的心冻到寒潭深处。

俊俏的面庞虽然扭曲,但还是那么亲切,曾经与他一模一样的他出现在心里

面,那才是唯一能拥有自己的人。想到此处仍抱有一丝希望,「孩子不要…」当

这句话说完后,残酷的现实打碎了她的希望。

严胡的眼睛猛的一闪,一道红色的光芒围绕着虚弱的狐仙转了一圈后,奇异

的景象发生了,原本隔着衣服玩弄乳房的手此时清楚地将白玉般的乳房握住了,

柔软的肉球在手中变出各种形态。

看见此幕胡雪娘的脸顿时一红,羞愤中她将身子移开畜生的掌握,这才注意

到自己竟然身无寸缕,而这姿势,大腿分开…那里不就……

羞怒之下,胡雪娘刚吐出个「你…」字,严胡的周身猛的出现一团红雾,随

着雾气的消逝,强壮的男性裸体暴露在眼前,经内丹调息过的身子,无比健美,

那根男性的代表也是如此惊人。

嫁给严松三年的她虽没亲眼见过他的物体,但她能感觉得到,严松那根曾经

在自己肉穴里翻江倒海、令自己娇喘呻吟的肉棒,与这根相比简直是小若蚕豆。

严胡望着娘亲圆睁双眼盯着自己肉根惊秫的样子,报复的快感愈加浓烈,同

时他也也嫉妒的望着狐仙的身体,这样一具白玉无暇、冰肌玉骨、丰盈玲珑的身

躯却早在许多年前被严松那老王八蛋给毁了。(他也不想想严松是谁,没那老王

八蛋怎么会有他了。)

暗骂老鬼后,严胡毫不客气地扑了上去,将母亲一身冰肌玉骨压制在身子底

下,用裸露的肌肉去磨蹭丰盈玲珑的身段,用罪孽的阴茎去碰触那白玉无暇。

灼热的雄性身体逼近侵犯下,狐仙的意识回到了现实。此时严胡粗圆的龟头

已经牴触并分开自己两片粉嫩的阴唇,朝肉穴深处挤进着。狐仙无力的小手连忙

去握,但一只手根本无法握住,只有两手合拢住火热的肉棒。

「我是你娘,你不能这样对我。」

听到女人的诉斥,严胡哈哈大笑,狂妄的笑声震动着整个洞府,回音随着墙

壁四处流窜,大笑过后严胡冷着面对着母亲说道:「你是我娘就可以关我在这鬼

地方数十年么?」

言语中带着愤怒含着欲情,阴茎的前端马眼处流出一丝丝黏液,如硫酸般的

滴在被龟头分开的阴道肉壁上,随着曲折的肉线流向洞孔深处。

「你…为恶人间,我关你在此是为了你…」好字还未出口,就随着阴茎的刺

入以「啊!」的惨叫声代替。

无情的将阴茎插入少许后,严胡冷冷的回道:「为恶人间,这一切都怪你,

原本我是一个普通的砍柴郎,因为你的出现我变成了富甲一方的财主。有钱了自

然就该有女人,有女人时我却想起你拥抱我时那一身的冰肌玉骨。弄了一个个女

人后我仍找不到那时的感觉。」说到恨处,严胡用手指拉开母亲的阴唇,将鸡巴

朝里捅着,如果不是阴茎超长、超大,这一下绝对可以尽根。

忍受着巨阳带来的痛楚,胡雪娘心碎问天:「呜…难道都是我的…错么?」

耳闻母鸣,严胡残忍的将剩下的阴茎完全送入子宫内,结实的小腹压住母亲的身

体,屁股轻轻往前顶着,好像鸡巴还在生长,还在往子宫内延长。

浑身冒起的冷汗粘着严胡的肌肉,冰一样的凉意冲撞着火样的情欲,化做了

更强烈的欲火。望着狐仙蜷缩的身躯,低首看到那被阴茎撑得大开的肉孔,严胡

再也忍受不住,猛的提出肉棒。浸泡在里面许久后,酝酿许久的津液随着巨棒的

抽出飘洒出来,点点滴滴甩在粉红的阴唇上、黑黑的森林中、白皙的大腿内侧。

随着狐仙的悲鸣,阴茎又送了回去,含着肉棒的肉孔四沿冒出一股股甘泉。

在儿子的奸淫下,狐仙放弃了,也无法做出抵抗。

咬着小嘴忍受着数倍于曾经男人阴茎的巨物的蹂躏,只有花房里冒出的津液

能减轻野蛮抽动的痛楚,那一下下插到心坎的撞击都将其弄得欲生欲死。

感受着与常人不同的肉穴,那流不完的蜜液泡得粗大阴茎发软,身子发抖。

享受着仙子般母亲的阴道,严胡狂欲之下抱起胡雪娘柔弱的身子往空中抛起,然

后一枪入洞,快乐的插到了深处,各种淫靡的姿势严胡在娘的身上用了个遍。

折磨的同时严胡的高潮也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