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我的日记-像哥哥的学长和像妹妹的大嫂

自从国中那年,爸妈因为车祸双双去世,只留下哥哥和我还有小我一岁的妹妹。而哥哥自然是一肩担起家里所有事务,因为哥哥一下班后,就要接送我和妹妹下课,于是干脆连哥哥的女朋友也一起接回家里住

有一天半夜爬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经过哥哥房间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阵的呻吟声,「是牙牙的声音」(哥哥女友的名字) 

才刚满十八岁的我,虽然不是很懂做爱那件事,但是听到这声音,也大概知道哥哥和女友在做什么,必近她们都是大人了。

但好奇心作祟,我忍不住贴在门上听:

牙牙说:「再插深一点,好舒服喔,好喜欢你顶到我里面的感觉。」

哥哥回答说:「那妳要小声一点,怕被我妹妹们听到就不好了。」

牙牙笑着说:「又没关系,反正她们早晚会体验到这舒服的感觉阿!快点,动快点,好像快要了。」

牙牙不断喘气着。

只听到床摇的更厉害,又听到牙牙喘着更快说着:「杨捷(哥哥的名字)下面变好大喔,快点,快了!每一下都顶到了,杨捷好棒喔!快点一起高潮吧!」

等牙牙说完后不到几分钟,床摇晃的声音就停了,后面也就听不太到哥哥说什么。

于是我就去上厕所,脱下内裤时才发现内裤上有一沱黏黏的液体,心里想说:「不会是常听别人说的爱液吧?」

怎么会流这么多,是因为刚刚听到哥哥和牙牙做爱时流的嘛? 

本来想要摸摸看下面是不是湿的很厉害,没想到摸到阴蒂时,有种莫名的感觉。

于是我就幻想着,刚刚哥哥和牙牙做爱时的画面,不断抚摸着阴蒂,也不知道大概过了多久,一种感觉不断的累积起来,越来越舒服,于是我越摸越快,全身都起鸡皮疙瘩,直到最后好像「到达」了一种感觉,手才停下来,我想这应该是别人说的高潮吧?

站起来照镜子的时候,才发现胸口一片红红的,当时我还以为是皮肤出了什么病呢,现在才知道为什么。

这件事后,我就开始,观察哥哥和牙牙当天晚上会做爱的话,牙牙和哥哥洗澡完后,牙牙会先回到房间,似乎是要准备什么东西,不过我也因此逮到机会。

我都会耐心的等他们以为我和妹妹睡着后,开始做爱做时,偷偷的贴在门上面听,然后,一边「把手伸进裤子里」,每当牙牙要和哥哥一起高潮时,我也会加快手指的速度,一起享受,「一起高潮!」。

虽然有的时候都会害怕妹妹是不是会半夜起床,万一被看到要怎么解释?

当时我心里是这样想着。但是越是这样想,越觉得”刺激”,想偷听却又害怕被妹妹发现的感觉,让我每次都刺激的「湿了内裤!」。

就这样一直到我上了大学,大一因为学校规定住宿,于是只好搬离家里。

虽然是在桃园,离台北的家很近,但也因此暂停了那段偷听的日子。

在大学里参加社团,参加联谊,在联谊时第一眼就看见大我一界的学长,很帅很高,重点是好有哥哥的感觉。

抽钥匙时,我多么祈祷可以抽到他的钥匙,果真幸运之神眷顾我,让我抽到了学长的钥匙。

学长有个很俗的绰号,叫小哥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绰号让我不禁会心一笑,却也会常想到半夜才会”听到”的画面。

因为对于彼此都很有感觉,很快就在一起。

当然男生免不了想要发生性关系,不过因为我很气一件事,所以一直没发生什么!

那件事就是:学长居然跟一位很漂亮的学姐交往过,而且还发生关系,虽然我身材也不差,但就是气不过;况且我还想把第一次留在结婚后,给我最爱的人。

但就在我生日那晚,学长我帮庆生...。

学长那天带我回到他的住处,蒙着我的眼睛,之后要求我先别张开眼,只听到关灯的声音,等待学长说可以的时候,我眼睛张开时,看到在地上用蜡烛排满了爱心,写着我的名字,学长手上拿着一个我爱的海棉宝宝娃娃,站在我面前,跟我轻轻的说声生日快乐,我好开心喔。

等我们吃完蛋糕后,学长说今天晚上希望我留在他那过夜,并且保证如果我不想发生关系,他不会强求我,在半推半就之下,我打电会回去给室友,告诉她们我没有要回去,等到电话里一群女生尖叫完后,挂上电话。

而我,「第一次在学长家过夜。」

因为心中还停留在刚刚庆生的欢喜当中,入夜后,我窝在学长的怀抱里,

学长一开始像以前那样轻轻的吻着我,但这次有些不一样,我们开始「舌吻」了!

不知道是第一次有这种经验,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我突然不知道怎么招架,

就只能乖乖的让学长这么做,意外的事,「很舒服!」

而我慢慢的也发现,「下面」,好像和偷听时一样,会湿湿的。

当然亲吻没有马上结束,学长的手不安份的先放在我的腰上,慢慢的移往我的胸口。

我在迟疑要不要拒绝,必尽我们是男女朋友,而且他也为了我忍很久了,

「让学长摸一下胸部应该没有关系吧?」

但当我发现我没有拒绝时,学长手居然从衣服下伸了进来!

因为刚刚的爱抚胸部,和第一次的舌吻,已经让我有点晕头转向了,

这还没停止,学长熟练的用一只手解开我的内衣,我想我「已经豪无防备了」!

我轻轻的推开学长,问到「你爱我嘛?」

学长迟疑了一下,老练的回答:「爱阿!当然爱阿!「如果我这样说,妳会觉得我是为了上床才说爱妳的吧?」

我害羞的回答:「当然阿!男人都是为了得到女人的身体才这么说的不是嘛?」

学长插话回说:「当然不是,男人只会对喜欢的女人”硬起来”,不然不会想和她做爱的。」

我生气的想起件事:「所以你很爱学姊啰?不然为什么要和她做爱?」

学长回说:「当时是喜欢她,现在的我是爱妳!不然我们可以停止现在的行为,好嘛?」

我心里五味杂沉想着,「明明就是精虫冲脑想和学姊做爱。」

「停止?是为什么?觉得我魅力不够嘛?」

「虽然我没有性经验,但好逮我也有D Cup,身高166的我也才46公斤呢!」

怎么样我的身材都比学姊好吧!不愿被比下去的我,把嘴嘟了过去,亲了学长!

老链的学长大概懂了吧,他把手伸进裤子里,虽然害怕了一下,但「没有抗拒」。

第一次不是自己爱抚自己,是我喜欢的人,爱抚我,感觉好不一样,很享受这种感觉,终于能懂牙牙那时讲的「舒服」是什么感觉了。

学长慢慢脱去我的内裤,笑笑着说:「原来内裤都已经湿透了呀」

我害羞又生气的回说:「不然不要做阿!!!」

学长什么也没说,只用嘴堵着了我的嘴,之后。

学长「慢慢的进来了」。

「好痛」...我的第一次,我想我爱上”小哥哥”了!

往后每次我都会在一起洗完澡后,先到床上弄好一切,只穿着可爱的内衣等学长,每次爱爱的时候,我都会喊着「格格、格格」。

过没多久的情人节礼物,学长送我一个「跳蛋」,当时我有点反抗,

但学长说会很舒服,要我试试看,不喜欢就丢掉了!

一开始一如往常,学长先爱抚我:我都会要求:「摸我下面,轻轻的!」必尽那是我美好的回忆。

在他吸吮我的胸部同时,学长把「跳蛋」放在我的阴蒂上,

瞬间,整个人都酥麻了,我一不小心叫了出来:「阿~阿~阿,怎么好奇怪的感觉喔」

学长小声的在我耳边说:「不舒服嘛?」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小声的说:「舒服。」

但说完同时,学长又把跳蛋强度调强,害我又叫了出来:「嗯~阿~喔~好舒服喔!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学长快进来!”」

学长似乎要逗我,阴茎在我下面晃了好久都不进来,让我感觉我的水都流到屁眼上面!

我慢慢有点生气,说:「在不进来我就要...」还没讲完学长就突然的插进来。

而且不同以往慢慢的插,是用力的,「一次到底的」,瞬间我感觉我阴道夹很紧,

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学长的阴茎!

学长越动越快,让我不小心的叫的很大声:「格格,好棒喔,越来越大了,好像快要高潮了!」

学长听到的同时,用口含了他的食指和中指,起初我还不懂为什么,但... 

学长马上拔出阴茎,把手伸进我的阴道,我一开始抗拒了一下,

但学长不断的把手指往上抠,来回来回的,一直抠到我一个「点」。

「一种感觉快要尿出来的感觉,但是又不是,又有点像是高潮的感觉」

只听到学长说:「不要忍了,就尿出来吧!」

「喷了!!!」我的阴道随着学长手指来回的抠动,每抠一次就喷一次,

「阿~都尿出来了啦!不要了,好敏感喔,但...但是再动一下,动快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后来才知道那是「潮吹」。

「那夜不只做了两次...,我也不只喷了两次!」

大二的暑假,回到台北的家里,发现「牙牙不见了!」

好奇的问了哥哥,哥哥只淡淡的回说,「分了。」

也因为这样,开启了和哥哥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