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两情缱绻.

 郑勇,是个可怜的孤儿,是个弃婴,他生下来才弥月,就被母亲丢弃在孤儿

门口,被孤儿院拾到,养育长大至九岁时,才很幸运的被一对年轻的夫妻,领养去

当儿子,过有家庭的日子。

  这对年轻夫妻,男的才三十五岁,女的二十八岁,因结婚快五年了,妻子还没

有生育,经过医生检查的结果,是男方不能生育。

  丈夫本来要妻子作人工受孕,但妻子想想,无端端的要为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怀

孕、生育,也不是好办法,与丈夫商量的结果,是领养一个儿子。

  本来要领养一个婴儿,但当时两夫妻,事业刚打下基础,夫妻均很忙碌,无法

照顾小孩,最后才决定领养一个大孩子。

  郑勇就这么幸运的被选上。

  转眼过了八年。

  这八年来,他的父母亲均已事业有成,开了一家很大的工厂,妈妈就不再工作

了。

  郑勇也十七岁了,读高中一年级了,而且是读最好的私立学校。

  有一个星期三的下午,他去找最要好的朋友玩,他的朋友说:「我放录影带给

你看。」

  「什么录影带?」

  「黄色录影带。」

  「不是彩色的?」

  「井底之蛙,真的没见识。」

  他的同学,也是富家子弟,住在公寓的七楼,这公寓有八十多坪,光卧室就有

五间,而且有两间套房式的卧室,分别由父母各占一间。

  郑勇傻楞楞的说:「我家也有录影机,所有的录影带都是彩色的,从未见过黄

色的。」

  同学说:「傻瓜,你看了就知道。」

  于是同学放了录影带,原来是妖精打架,看得他心惊肉跳,下面的阳具也又硬

又翘起来。

  同学突然摸了他的阳具一把,害得他差点儿跳了起来,同学说:「让我看看你

的鸡巴。」

  「不要。」

  「你害臊?」

  「也不是,在学校上一号,还不是我看你,你自我的,有什么可害臊的。」

  「那你是不敢。」

  「并不是不敢,而是……」

  「这样吧!我去拿一只尺来量,我先拿出鸡巴来,你再拿出来,我们量量看,

好吗?」

  「也好。」他想了一下才回答。

  同学真的去拿一把尺来,同学先把阳具拿出来,对他说:「你也拿出来呀!」

  「他看同学的又硬又翘,约有四寸多,为了取信于朋友,他只好拉下裤子的拉

? ?,把他自己又硬又翘的大鸡巴拉出来。

  同学大叫一声:「天呀!好大哦!」

  录影机的影片还放着,室内充满着: 「亲达达……雪雪……奸死了……」的

淫叫声。

  同学又故意把声音开大声一点儿。

  所以这时候,有人开门进来了,两人还是没有发觉,同学帮他量完了,大叫一

声:「骇死人,阿勇,你的大鸡巴有二十公分,快七寸长了。」

  阿勇有点儿害羞说:「真气人,为什么这么大。」

  同学说:「大才好阿!以后被你奸的女人,也一定会叫你亲哥哥,亲达达,舒

服死了……」

  猛然听见:「你们这两个小鬼。」

  两人都惊呆了,不是别人,正是同学的妈妈回家了。

  阿勇手拱着大鸡巴,呆立当场,竟忘了要藏那里好,也忘了,它原来是藏在裤

子里面的。

  同学比较机警,连忙把鸡巴放回原位,关了保险,再去关掉电视,直到电视关

掉了,阿勇才回过神,也慌忙把大鸡巴放回原位,拉好了拉? ?,羞得满脸通红。

  同学的妈妈叫同学去买饼干和汽水,阿勇坐立不安的坐在沙发上。

  同学的母亲,很客气的对他说:「阿勇,你坐坐,我马上就来。」

  同学的母亲走进了房间。

  他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等一下同学的妈妈,他叫她林伯母,林伯母一定

会骂人,那有多难堪,想着,他就决定回家。

  要走了,必须向林伯母打个招呼,于是他喊着:「林伯母,我要走了。」但却

听不到回音,他连叫了两声,还是没有回音,只好走到林伯母的卧室,说:「林伯

母……」

  他站在卧室门口,卧室的门大开,他看到了一幕活色生香的春光。

  原来,林伯母正在换衣服,外衣脱掉了,乳罩脱掉了,只剩下一条白色丝织的

三角裤,她那美丽的胴体,白馥馥得迷人已极,两会肥满的乳房颤抖着。

  下面的阴毛,透过白色三角裤,隐隐若现。

  阿勇看傻了,林伯母也发呆的怔住了。

  阿勇只是尽情的看,看得下面的大鸡巴,又硬又翘起来了,他只觉得,林伯母

的胴体,比录影带上,妖精打架的女人,美丽得太多了。

  半晌,林伯母含羞地转过身,才说:「阿勇,有什么事吗?」

  阿勇回过神来,大惊失色,心想这下糟了,他一定闯下大祸了,赶忙说:「林

伯母,我要回家了。」

  说着,仍然对着林伯母的背后看,心想,林伯母的曲线真是玲珑窈窕,皮肤尤

其白得如玉如莹,那阴户突突的,若把自己的大鸡巴插进去,不知有多舒服。

  林伯母说:「不要走,在我们家跟阿明玩呀!」

  这时,林伯母已经穿上了外衣,连乳罩也不戴,就走到他身边,拉着他的手,

说:「阿勇,阿明快回家了,我们到客厅坐。」

  触手如电,阿勇但感一股电流,窜向全身,他着了魔似的,跟林伯母来到客厅

坐下。果然不久,阿明就回来了。

  林伯母很亲切地招待他吃饼干,当林伯母为他倒汽水时,娇躯微弯,阿勇就透

过她的领子,看到她那两个粉团似的肥大肉球,但颤抖着,真是荡人魂魄。

  看黄色录影带的事,林伯母好像忘了。气氛渐渐地融洽起来,像往常一样的有

说有笑。

  他一直注意着林伯母的一举一动,只要林伯母的双腿微张开,他立即目不转睛

的看着,看她的三角裤,那黑黑的阴毛,及又突又隆的阴户。

  电话铃响了,是阿明的电话。

  阿明听完了电话,对他妈妈说,有同学在楼下,向他借笔记本,他拿下去马上

回来,林伯母答应了,阿明到房间,拿着笔记本,匆匆的下楼去,就只留下阿勇与

林伯母。

  本来林伯母,是坐在他对面的沙发,这时走过来,坐在他的身旁,说:「你常

常看黄色录影带吗?」

  「没有,第一次看。」

  林伯母微一转身,她的膝盖正好碰到阿勇的大腿,按着他的肩膀,说:「听伯

母的话,以后不要看。」

  阿勇的大腿,被林伯母的膝盖一碰,全身突然麻了起来,肩膀被一按,更是心

噗噗跳着,赶忙说:「伯母,我以后不会看了。」

  「那就好,来,喝汽水。」

  林伯母又弯身倒汽水,这一次因距离这么近,阿勇可看得真清楚,这对乳房性

感又白嫩,形状美极了,乳头是粉红色的。看得阿勇全身血液都沸月腾起来,伸手

去碰了林伯母的乳房。

  「嗯!」林伯母又嗯了一声,娇躯微颤,粉脸嫣红。

  其实林伯母也想入非非了,她因丈夫患了早??,无法使她性满足,被他丈夫的

一个商场上的朋友,勾引了,今天中午就是去跟那个人约会,结果还是无济于事,

两三下就清洁溜溜。

  她非常痛苦又难受的回到家里,正好碰到她的儿子跟阿勇在量鸡巴,看得她芳

心荡漾,连下面阴户里的淫水都流出来了。

  她想勾引阿勇。

  阿勇见林伯母没有生氯的样子,伸手就握住了林伯母的大乳房,但觉入手软如

馒头,虽然隔了一层布,还是好受极了。

  「嗯!不要这样嘛!羞羞羞。」

  这等于是鼓励阿勇再进一步行动,他伸出手,直接插入衣服内,摸着了真真实

实的乳房,美透了,又嫩又细,那个大乳头像个小葡萄。阿勇揉捏着乳头,把玩起

来了。

  「嗯!羞羞,不要这样嘛……」

  其实,她早已冲动得欲火难禁,禁不住的拉开了阿勇裤子的拉??,玩弄着阿勇

的大鸡巴。

  阿勇被玩得全身都发了麻,飘飘欲仙。这时,突闻开门的声音,一定是阿明回

来了,阿勇赶快缩回手。

  林伯母也很快的把阿勇的大鸡巴,塞进裤子里,把拉??拉好,站了起来,正好

阿明进来。

  她的芳心噗噗跳个不停,小穴里更是淫水津津,今年正好是四十岁,是虎狼之

年,所以她这时真是恨透了阿明破坏好事。

  她在想如何把阿明支开,门又开了,她的女儿也回来了。

  她的女儿今年二十三岁,长得婷婷玉立,像她母亲一样美,却拥有青春和活泼

的气息。

  阿勇见状,再看看手表,已经快四点,也该回家了,就站起来告辞。林伯母见

状,支开了儿子,支不开女儿,只好作罢,不再挽留。

  她的女儿,小名叫阿芳。

  阿芳不服地对阿勇说:「你是什么意思,见我回来就要走,我又不是老虎,会

把你吃下。」

  阿勇说:「快四点了,我得回家了,不然会挨妈妈骂的,对不起。」

  「哼,以后不请你看电影了。」

  「对不起,我真的要回家了。」

  阿勇就要回家,阿明自告奋勇的要送阿勇到楼下,阿明由一堆杂物中,找出了

一本书,说:「这是黄色小说,借你看。」

  阿勇说:「我不敢拿回家,万一被妈妈发现,那可糟了,我不要。」

  「你小心点,藏在衣服内不就得了?」

  「好看吗?」

  「好看极了,不看你会后悔一辈子。」

  阿勇只好把黄色小说,藏在衣服内,回家了。

  回到家,正好他的妈妈睡醒来,就叫阿勇去读书和写习题。

  阿勇有点心虚的走入房间,迫不及待地拿出黄色小说来看,那情节真是迷人极

了,又有插图,看得阿勇下面的大鸡巴,又硬又翘起来,简直翘得可以吊上三斤猪

肉而不垂。

  他难受极了,猛然想起黄色录影带里,男人自渎打手枪的情形,于是他把拉?? 

拉开,用一手拿着黄色小说看,一手套动着大鸡巴,打手枪。

  巧得很,阿勇的妈妈见阿勇回家,那种魂飞守舍的样子,觉得古怪,等阿勇进

去一会儿,再悄悄地打开阿勇的门,蹑手蹑脚的走进,要看阿勇在玩什么花样。不

看还好,一看之下,连她的粉脸都羞红,芳心更是噗噗跳个不停,那种场面,真不

知该怎么办呢?

  最后决定拿出母亲的威严来,叫了声:「阿勇。」

  阿勇抬头一看,大惊失色,怕得只顾藏那本黄色小说,忘了他的大鸡巴正如怒

狮般的傲然峙立。

  母亲说:「把书拿来。」

  阿勇不得不把书拿给母亲,才发现母亲的秀眼,正看着他的大鸡巴,他赶忙把

大鸡巴藏进裤子里,这瞬间,他可害怕极了,像是大祸临头。

  母亲温和地问:「书从哪里来?」

  阿勇不敢告诉是阿明的,随便说是一位同学的。

  母亲说:「小孩子不可看这种书,看了这种书一定会学坏的,知道吗?明天拿

去还给同学,今晚不可看,知道吗?」

  阿勇唯唯诺诺,母亲才走了出去。

  他想,这下真的要糟了,母亲若认为自己是个坏孩子,又把自己送回孤儿院,

那就惨了,都是阿明那坏蛋害的,明天非找阿明好好的算帐不可。

  他忧心重重,再也顾不得看黄色小说了,心里面只是担忧和害怕,直到吃晚饭

时,母亲还是很慈祥的,他才放心不少。

  饭后,妈妈带他去看电影,这是一场恐怖电影,当电影渐渐进入恐怖高潮的时

候,妈妈也紧张的害怕起来了,娇躯靠着他,柔柔的玉手,紧捏着他的大腿。

  他闻到了妈妈幽幽的体香和发香,那种香味令人全身发麻,好不难受,下面的

大鸡巴硬了起来。

  在最紧张的关头,妈妈怕得玉手死捏着他的大鸡巴,全身发抖,都没有发觉是

握着大鸡巴的。

  他只感到好难受、好难受,全身热得发烫,真想伸手去摸摸妈妈的大腿,但他

就是不敢,因为她是妈妈;他也想用嘴去吻吻妈妈的脸颊,也不敢,只是在紧张关

头,用自己的脸颊,去贴在妈妈的脸颊上。

  妈妈也紧张得脸颊都发烫了。

  看完电影,去吃了点心才回家。

  回到家,这个家,也只有他和妈妈两个人,因爸爸生意做大了,开了一家大工

厂,要应酬,出差,有时候要到外国去拿订单,所以常常不在家。在家的日子,一

个月不到五天。

  这时候才晚上十点,还早,妈妈说:「阿勇,你的功课都做好了吗?」

  「妈,都做好了。」

  「那就陪妈妈看电视吧!」

  「好的。 」

  「妈妈去换件衣服。」

  他妈妈就走进卧室了,平常妈妈换衣服时,都是卧室的门关上的,今天却忘了

关门,害得他一颗心噗噗跳着,很想去偷看妈妈换衣服,又不敢去。

  他卧室的门,正好对着妈妈卧室的门,他假装回卧室,再偷偷地看妈妈的卧室

内,也许他站的角度不对,只看到卧室的一小角,其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他只好回卧室,换下衣服,因为是夏天的关系,通常在家他都裸露着上身,穿

了一件运动裤,如此而已,他换好的衣服,走到卧室门,整颗心噗噗跳个不停的往

妈妈的卧室一看,这次他看到了。

  他妈妈只穿着三角裤和乳罩,正在衣厨找衣服,这时妈妈正面向他,只听:

  「哇!」妈妈的一声娇叫,她马上闪到阿勇看不到的地方去了,他也赶快的走

到客厅,把电视打开看电视。

  其实,他的脑海中,只想着妈妈那裸露的胴体,真是又美又诱惑人,林伯母跟

妈妈的比,还差多了。

  妈妈的身材高,差不多有一百六十八公分高,而且比林伯母瘦一点,平常穿衣

服的时候,已经婷婷玉立,脱光了衣服后的胴体,更是耀眼生辉,白得如雪如霜,

宛如石膏雕刻出来的美女像,那样的诱人和美丽。

  妈妈走出来了,阿勇因为心虚,不敢正视妈妈,避到厨房,从冰箱拿出可乐来

喝,妈妈也来到厨房,她说:「阿勇,你看那场电影怕不怕?」

  「怕,好怕,妈!尤其是那个怪人,突然走到那女人的背后,双手……」

  妈妈已经粉脸变色,惊得大叫:「妈妈,不要说,不要说……呀!…… 」

  她是怕极了,赶快抱住阿勇。阿勇顿感温香满怀,妈妈己经怕得脸儿发烫了。

  他见妈妈抱着他,心里虽然有点儿怕妈妈,但妈妈太美太美了,尤其是妈妈现

在已不再戴乳罩,一双乳房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整个贴在他裸露的胸膛上,紧

碰碰地很是好受。

  尤其是妈妈那股淡淡的体香,幽幽地送进阿勇的鼻内,使他下面的大鸡巴,早

已又硬又翘起来,这时候,阿勇也忍不住的,用手按着妈妈的臀部,使她的阴户,

紧贴着自己的大鸡巴。

  妈妈扭动着娇躯,臀部大规律地扭着,娇叫:

  「嗯……嗯……好可怕……可怕……可怕极了……阿勇,我怕……好怕……」

  其实,妈妈这时感到一阵颤抖,舒服与刺激同时涌上全身,她全身的血液开始

沸腾。阿勇也感到妈妈下面的阴户,渐渐的硬起来,硬得像一块铁,他只是不知道

这是什么原因。

  他只知道,妈妈一定在回想刚才的可怕场面。

  但是他想亲吻妈妈,在黄色录影带里,男女两方接吻得很热烈。他从未吻过女

人,就是不敢吻妈妈,再回想刚才看到她那曲线暴露的赤裸胴体,是那么妩媚,艳

丽和动人,可惜穿着三角裤和乳罩。

  阿勇说:「妈妈,你还在怕吗?」

  「嗯……怕极了……好可怕……哎唷……妈妈好害怕、好害怕……」

  阿勇趁机把妈妈死紧的抱着,下面的大鸡巴更是拼命磨擦她的阴户,他偷偷的

吻了妈妈的脸颊一下。

  「嗯……嗯……哎唷……」

  妈妈突然全身精疲力尽,双手垂了下来,要不是他抱着妈妈,她一定会跌倒,

还好阿勇虽然只有十七岁,但身体高大魁梧,肩膀宽阔。

  阿勇大惊地问:「妈,你怎么了?」

  妈妈有气无力的说:「阿勇你很乖,妈妈只是害怕而已,你扶妈妈到客厅沙发

上坐,好吗?」

  「好,妈妈! 」

  他的右手伸过妈妈的腋下,扶着妈妈走到客厅,阿勇的手掌,正好放在妈妈的

乳房上,她又不戴乳罩。

  「嗯!」他妈妈轻哼一声,娇躯微颤。他则不敢太明显的摸妈妈的乳房,只用

手按着。

  妈妈的乳房,比林伯母的乳房,好得太多了,林伯母的乳房软如棉花,妈妈则

紧蹦蹦的像个少女的,可能是没有生育吧!

  阿勇扶着妈妈,妈妈的娇躯就有一半贴在他的身上,他的大鸡巴偏偏是被妈妈

贴着正着,被妈妈的臀部所贴着,他想挪开,但又怕妈妈生气。

  从厨房到客厅没多远,到了妈妈快坐上沙发的时候,他乘机揉了妈妈的乳房。

  「嗯!」

  妈妈眼睛含羞的看了他一眼,并没作生气的样子,他放心了一些,服侍妈妈坐

好,他也坐在旁边。

  妈妈的眼睛,只是看着电视,他就不敢再做非非之想了。

  电视做完了,妈妈叫他去睡,他只得回房去睡觉,看见妈妈回自己的房间,把

门关上,他在床上辗转不能入睡,一入睡就天亮了。

  第二天,他下课回到家,四点多,妈妈说:「阿明的妈妈打电话给你,叫你打

电话给林伯母。」

  他打电话给林伯母,林伯母轻叫他晚上七点到她家,说阿明的数学一团糟,请

他去教阿明,他想了一下后,答应了。心中却满腹狐疑,阿明的数学是一团糟,自

己的数学是很好,这都不错,要教阿明,应该去请家庭教师才对,怎么要自己去教

阿明呢?

  妈妈说:「林伯母要你去教阿明数学,你就要认真教,现在你先把自己功课做 

好。」

  他回房里,开始写作业。

  妈妈为他捧来一碗冰的莲子汤,放在他的书桌上,不小心,妈妈放莲子汤的时

候,太贴近阿勇了,所以妈妈的阴户,碰着子阿勇的臂弯,乳房贴着了阿勇的头,

他只感全身的一阵麻痒,如触电般,瞬间传遍了全身每个细胞,好受极了。

  他想乘机摸摸她的阴户,就是不敢。

  妈妈走后,害得他停了很久,才开始写作业。

  写好了作业才六点,妈妈叫他洗澡。

  本来这公寓有二间套房,妈和爸拥有了一间,所以他洗澡总是到另外的一间去

洗澡。可是,前二天因为马桶漏水,仍未修好,所以他借用了妈妈的洗澡间。

  他脱得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再拿了一条洗好的内裤,就往妈妈的房间走,妈

妈在房间内,他走入了洗澡间,放水,脱内裤要洗时,忘了拿毛巾,他只好再穿上

了内裤,要到另外的一间洗澡间,去拿毛巾。

  走出浴室,看到妈妈。

  「哇!」妈妈惊叫一声,呆立当场。

  原来,这时候的妈妈,已脱得全身精光,连乳罩和三角裤都没有了。

  妈妈惊骇得忘了用手,盖住乳房和阴户,所以阿勇是看得整颗心,宛如小鹿乱

闯一样的,跳个不停,下面的大鸡巴更是翘得好高好高。

  太美了,窕窈玲珑的曲线分明,如柳的细腰,丰满的臀部,构成了一座美女的

裸体雕刻,太迷人了。

  双峰乳房,虽不及林伯母大,那形状真是荡人心魄极了,尤其阴阜,隆突得像

一座小山丘,阴毛虽不长,浓密地延伸到小腹,如丝如绒的覆着阴户,扣人心弦。

  妈妈赶快转过身说:「阿勇,忘了带什么?」

  「毛巾,妈妈,我忘了带毛巾。」

  「去拿呀!」

  「好。」

  阿勇贪婪的看着妈妈的背部,全身的血液沸腾,真恨不得去摸妈妈的全身,尤

其是把大鸡巴,插进妈妈的小穴里。

  但他就是不敢。

  他边看边走出卧室,跑到另一间洗澡间,拿了毛巾,又跳进卧室,妈妈已穿上

了外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