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调教极品母狗

调教极品母狗

调教一个极品母狗,就从大学里面找,最好大一,大二的女学生,刚上大学,

获得自由,蠢蠢欲动,又幼稚,身体初熟,最好弄。

我是英语专业的大一女生,去做家教时认识了爸爸。

当时说是每周末,有一天,我看见他正在对着电视手里拿着他的东西喘气,

我一看电视,下了一跳,两个男人在干一个女人。

我当时脸就红了,他看见,到是一幅无所谓的样子那里挺得老高。

后来他有意无意的碰我的屁股,说实话,他人又高又帅,我不是很反感他的

碰触,他人很体贴,我倒觉得很好玩。

可能我的反应鼓励了他吧。

有一天,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屁股,我努力挣脱,但是没有成功,被他狠狠

的揉了揉,然后拍了一下,放开了我。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不过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恼怒。

那之后,我推了几次。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想着他,一天周末,他开着车来学校接我,

我的虚荣心和思念一起被满足了,几乎没有犹豫的跳上了他的车,也跳入了另一

个世界。

我一上车,他一句话也没说,迅速把车子开出去。

到了人少的地方,一下子吻住了我,舌头伸进来肆意搅动。

直到我的氧气殆尽,浑身瘫软。

他放开我,离远处看了看我,问道:跟我回家吧。

我当时脑子都不转了。

没说话,点点头。

我以为会发生点什么,是发生了,但是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们一到家,他就很绅士的帮我拿大衣,递拖鞋。

他问我饿不饿,我说不,一点也不。

我们很自然的一起进了他的房间。

看录像?他问。

我脸一下子红了,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他笑了,这次看好看的。

果然很好看,是文艺式的三级片,很唯美。

他搂着我的腰问:是处女吗?我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嗯了一声。

他又吻住了我,很温柔的吻。

什么都没有说,可是我觉得我深深感觉到了那种爱护和珍惜。

我彻底放松了。

任他把手伸进来解我的裤子。

我意思着推了他一下。

他很坚决地解开了,把手伸了进来。

放松点,我会让你舒服的。

是很舒服,看着电视里的缠绵,他把我摸出水了。

呵呵,自己弄过吗?我摇摇头。

乖,宝贝儿,真乖。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

后来,他每周末都来接我。

我也默许了,我们的看的电影越来越露骨,不过他只是摸我亲我,没有作什

么其他的事情。

我对此事越来越热衷,可是还是不好意思,我自己都感觉的到,我周末对

他的期盼。

有一次,他摸着摸着,在我耳边说:去,把内裤脱了,让我看看。

我没动。

他当时就停下了动作,一会儿就把我送回宿舍了。

我在路上哭了。

他好像没有听到。

我下车,他就绝尘而去。

我当时就很后悔为什么不按他的话去做。

摸都摸了,还怕脱吗?之后两个月,他都没有来接我。

我对他的想念却越来越深。

突然,我看见了他的车,我几乎快哭了,他摇下车窗对我招了招手,我立刻

跑了过去。

坐在车上,一切恍若隔世。

他闲闲地说最近很忙,一忙过了劲儿就很想我,问我乖部乖。

我说乖。

开了一段,他突然开口,把内裤脱了。

我还是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把内裤脱了,他伸出一只手,我把内裤递到了

他手上。

他转过头来,亲了亲我,说,这才乖。

我不会伤害你。

我闻言流下了眼泪,对我从前对他的不信任而自责。

一进门,他就掀开我的裙子,从下面紧紧的握住了我的光屁股,把我带回屋,

扯掉裙子,摸了起来,没开灯。

我很快就出水了。

宝贝儿,他说,喜不喜欢?恩,我喘息着回答他。

我那天被他脱光了,在沙发上高潮了好几次。

当然是用他的手。

他说,在我决定跟他之前,他不会动我的处女膜。

我感动的伏在他肩上哭,我觉得我遇到了最好的男人。

之后,我一进门就会自动脱掉内裤和胸罩,光溜溜的去他房间主动给他摸。

他给了我3000块钱,我本能的拒绝,他不由分说塞在我怀里。

说要忙一阵子,没空照顾我。

果然他又消失了一段时间。

再来电话,是我在期末考前,我拒绝了,他说,好好考试。

你什么时候考完?考完打车过来,光着来。

听到了?他的口气很霸道,我有些脸红心跳。

我说好。

我考完试,就照他说的,光着屁股穿着裙子打车去了。

到了他家,他一开门似乎很吃惊我会过来,忙把我让进来。

一把搂起裙子,看着我光着的下身,笑了,骚货。

我脸拉下,说,你说什么我说你是骚货。

一个电话,就光着屁股送上门。

还不骚吗?我作势要走。

他一把拉住我往哪走,天都黑了。

还光着屁股呢。

来吧。

让我玩玩。

我扬起手要打他一巴掌,被他抓住手腕,拖进房。

他把我手绑在一起,裙子全搂上去,衣服扯开露出奶子,在我旁边架好摄影

机,然后开始放片子。

我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呜呜的哭,下面却流了,奶头也立了起来。

他拉起我的腿,让摄影镜头照见里面流水的情况,搂着我亲了一下,说女

人都骚。

这没什么的。

你这才哪到哪啊。

再说,你早就是我的人了,在自己男人面前发骚就更正常。

你要是把我当你男人,我把你解开,你自己脱光,到我怀里来。

不然,你就走吧。

我呜呜的哭起来。

我这样子能去哪里呢。

他果然把我解开了。

我坐了一会儿,开始自己脱衣服,脱的很慢,可是还是脱光了,然后战战兢

兢的窝到了他怀里,他笑得很开心,一把搂住了我,这才乖。

宝贝儿。

你看你,这么一会儿流了一屁股了。

说着,他就着淫水用中指试探性的伸进了我的屁眼。

我动了一下,他安抚的拍拍我的肩膀,乖,没事的。

我慢慢来。

你们考完快放假了吧,放假来我这里。

我要好好调教你,把你调教的会伺候人一点。

我,我恐怕得打工。

不行,打工没有发骚舒服,听我的,你不想将来永远和我在一起吗?我哭了,

喊道,你到底帮我当什么啊?当骚货,我的专属骚货。

我闻言,更加嚎啕起来。

那你以为你是什么,呵呵。

不过,等我调教好你,我会让你跟我一辈子的。

我第一次模你的屁股,你的反应就让我知道,不出三个月,我就能让你光着

屁股躺我怀里流水,你的逼,屁眼,奶子,哪个我没玩遍,我要是不喜欢你,我

会在这里浪费时间?为,为什么?我抽噎。

因为第一,你骚,第二,你是处女。

我喜欢骚处女。

我,我不骚。

不骚?不骚怎么光着屁股主动躺我怀里了?谁给你脱的衣服?我彻底沦陷在

他的羞辱中。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我的身体和精神已经离不开他了。

第二天起来,我问他,什么时候去帮我搬行李,他笑了说,想通了?不过,

什么也不用拿,这里什么都有,衣服,我想你用不着了。

我要圈你一个假期,彻底开发你。

我虽然对未来的命运已经无力对抗,不过,还是感觉到他对我言语上的越来

越不尊重,甚至是轻蔑。

一放假,我就搬进来了。

他扔给我一件仅能盖住屁股,甚至前面还要露点毛的真丝吊带睡衣,我红着

脸在他面前换了,他从后面搂住我的屁股,把我带进了屋,里面已经激战正欢,

他搂着我在沙发上躺下,这次到没有摸我的下面,而是在我的奶子上一圈一圈漫

不经心的画圈,我身体像过电了一样,下体却一片空虚,他小声问湿没湿?我红

着脸没说话。

他又蛊惑我说,伸手摸摸。

我犹犹豫豫的伸手进去,一片濡湿。

他弃而不舍得又问:湿没湿?我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嗯了一声,心里走火入

魔。

手就拿不出来了。

越来越骚了阿。

摸奶子也能出水了。

我的手指开始不受支配,又好像无师自通一样在下面动起来。

身体微微有些颤。

我就喜欢你发骚,越骚越喜欢。

他掏出我的奶子,吻了吻,接着用低沉的声音催眠,腿在分开点。

这没别人。

我完全被催眠,照做。

手指在他的淫语下疯狂律动。

一会儿,我稍微挺了挺下体,高潮了。

我停下来,微微有些喘。

他把我的手拿起来闻了闻,嗤笑了一声。

另一只手沾了沾淫水,顺着屁股摸进屁眼,也鼓捣起来。

我那天就那么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早饭已经备好,吃完,我和他都有点迫不及待的回到了房间。

我现在好像尝到了甜头的小孩,一心渴望都不会掩饰。

他装好碟,然后告诉我在哪里找新碟,最上面的抽屉里,你都可以看。

呵呵,过不了几天,你就比那30岁光棍看得黄片都多了。

现在的小姑娘,发育的早,人也骚情。

我不说话,装听不见。

等他一走,我就叉开腿,撩出奶子,一手下面,一手奶子,做好架势准备弄。

不知道高潮了多少回,中途太累,就睡了一觉。

听他回来,我忙整理了一下。

他看着我,笑道:弄了一天?看了几张碟。

那口气就像和大学的哥们说话。

随便而萎亵。

说完,把手伸进我的下面,摸出水蹭在我的大腿上。

今天来了几次?我红着脸不说话。

他又问,恩?几次?我小声说,我不知道。

结果被他扇了一巴掌,下次数这点,别跟母狗似的,就知道发情。

听到没有?!

他看我不说话,又追问。

我哭着点点头。

说话!哑巴了?!

听,,,听到了。

重复!听到什么了。

下次数着点。

数着点什么?数高潮的次数。

就这样一直到周末,他休息,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连那短的露毛的睡裙都

不穿了,只想着玩下面。

他冷眼看着我高潮了一天。

晚上,问我,几次?我红着脸,说7次。

当场被甩了一巴掌。

骚货。

我看你手就没离开过逼。

我哭着睡着了,他用纱布把我的手分别缠了起来。

我醒来时,电影还在放,我却不能自给自足了。

我哭着,找突起的地方,只有床腿,我爬过去,分开腿照着床腿磨,结果越

磨越流。

他回来时,我正打开着腿,躺在地上喘气。

他看了看我,蹲下来,伸手摸了摸我的逼,他一摸,我就打了个激灵。

他嗤笑了一声,骚逼。

你看看你,哪像个没开苞的姑娘,门户大开光着屁股在男人家看黄片,我都

没注意你什么时候把睡裙脱了?你看看你,腿都并不上了。

要不要我把你的手解开?我拼命点头。

解开了,你要干什么啊?我早就不得那么多了。

玩自己。

玩什么?你知道我想听什么?玩逼。

看他没反应,我又加了一句,玩骚逼。

你骚吗?骚。

他把我的手解开了,我顾不得那么多,当着他的面,就弄起来,一边弄一边

叫唤。

最后解脱了,我也几乎虚脱了。

他把我抱到沙发上,循循善诱怎么这么骚了?我第一次见你时,你多纯阿,

隔着裤子摸下你的屁股,你都脸红。

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你看你刚才叫唤的。

什么时候把睡裙脱了?恩?他说这话时,就像抓住没完成作业小孩的父亲,

可是这位父亲的手指却在扣我的逼。

恩?为什么?我在这个错乱的情景下,也错乱了。

说到被你摸骚了。

他呵呵笑起来。

一点也不恼。

愿意让我摸吗?恩。

叫爸爸。

爸爸。

乖,爸爸最喜欢骚女儿了。

喜不喜欢天天这样光着屁股玩?喜欢。

我的脸红了。

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他笑得什么一样。

这次之后,我们的感情到好了许多。

我也乐得每天光着屁股,不过,他不让我看碟了,也限制我手淫。

我每天开始做家务,他回来前会问他想吃什么,搂着他的脖子叫他爸爸,他

也恢复了慈祥,不那么淫亵了。

我在家里光着屁股就像穿着衣服那么自在。

他有兴致的时候,就看着我说,乖女儿,玩个逼给爸爸看看。

我分开腿就手淫,一点障碍都没有,高潮以后,他就着我流出来的淫水用手

指轻轻插我屁眼。

然后搂着我睡觉。

不过,我从来没有看过他的裸体。

有一天,他对着我的耳朵悄悄说,乖女儿,爸爸带你出去遛遛吧。

圈了这么久,不闷吗?我一听他说话的口气,就知道不是正常的出门,就红

了脸,问怎么遛。

他把手放在我的逼上,摸了摸,笑着说,就这么遛。

不去远,就我们院子里,也没人看见。

那怎么行?爸爸,你别折腾女儿了。

怎么不行,你现在光着身子在家不是已经很自在了?开不开心?恩?那,外

面会有人看。

我还在扭捏,心里其实已经不是很抗拒,而且还有些兴奋。

那爸爸给你批件衣服,听话,不许在别扭了。

出去遛过你就知道了,以后,爸爸都怕把你遛野了,在家呆不住了。

那,穿什么衣服。

我妥协了。

他扔过来那个被我抛弃的睡衣,我一看,脸就红了,勉强套上。

他用手握着我的屁股带我出门了,一出门,我就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前,觉得

热的要烧起来。

他把睡裙掀起来提到腰上,露出屁股,一阵微风吹过,我忙从他怀里挣起来,

用手按住屁股,他笑了,又从前面把睡裙提起来露出前面,我只好一前一后挡着

自己,然后,他很从容的把我的两个奶子掏了出来,我这次没有手挡了。

他哈哈大笑。

我闹起来,那天的遛弯就结束了。

接连两天,他都在傍晚时后把我带出去,我也自然多了。

那天,在遛弯前,他拿出一个项圈,要系在我的脖子上。

爸爸,要干什么。

你也适应了几天了,以后出去遛,得按规矩了,带着项圈。

以后我拿出项圈,你就知道,我要遛你了。

爸爸,我又不是狗。

我的口气里带着撒娇,我已经习惯叫爸爸了。

每句都叫。

呵呵,你比母狗可骚多了。

带上吧。

准备出去。

我脸一红,任他牵着项圈的另一端皮带,把我带了出去,他带了录像机,皮

带够长,我走在前面,他在后面拿录像机跟着,我知道,他明着暗着给我录了好

多带子。

已经录了,而且,我有点怕他,不知道为什么。

也没敢有意见。

他在后面发号施令:把裙子撩起来,把屁股露出来。

爸爸~~撩!我只好撩起裙子,把屁股露在录像机镜头里。

转过来,把前面也撩起来。

我照做。

把脸别到一旁去,好像鸵鸟,任凭自己前后被看得清楚。

把奶子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