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我和儿媳的恋情

真是像人们常说的那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和儿媳的奸情终于被健健发现了

那一天,我从单位提前回家,因为我知道月月今天休息在家。当我回家时,发现月月正在家?收拾家务。

今天的月月下身穿了一件紧身的牛仔裤,裤子紧紧地贴在身上,显示出她那肥翘的小屁股和修长的双腿;上身穿了一件很短的T恤,露出了一小段雪白的腰部。

几天没和月月做爱,我的肉棒早已涨得又粗又硬,月月看到我时,眼睛也不禁一亮,对我飞了一个媚眼。我像得到了暗示一样,猛扑过去抱住了月月,一只手在她那富有弹性的小屁股上揉捏,另一只手早已攀上了她的乳峰。月月也紧紧地抱住了我,丁香小舌也透过我的双唇渡了过来,在我嘴?不停地搅动,小手也隔着我的裤子抓住了肉棒。

经过一阵狂吻,月月的舌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的嘴,我的手隔着牛仔裤抚摸着她两腿中间柔软的阴部。

我看着月月,问道:「月,想我了吗?」

「想,想死人家了。」月月回答道。

「你这个小骚货,是想我了,还是想我的肉棒了?」我戏虐地问道。

月月的脸又红了,羞涩地回答:「当然想你了,也想你的大鸡巴了。」

第一次从清纯的儿媳口中听到「鸡巴」一词,我的肉棒更加硬了,没想到平时文静的儿媳也能说出这么下流的词汇。

「快,快一点嘛!一会儿健健就该回来了。」月月催促道。

月月说着脱下了牛仔裤,我愣了一下,原来我一点儿也没说错,月月还真是个小骚货,月月的牛仔裤?面什么也没穿,直接露出了雪白的屁股。

「你……你?面……?面怎么不穿点东西?」我奇怪地问道。

月月忸怩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人家本来是等健健回来的,可没想到你先回来了。」

「原来是想让别人干你的,我说打扮得这么妖冶,你这个小骚屄。」原来月月是等健健回来,一想到这儿,我不仅妒火中烧。

我让月月双手扶着沙发,上半身躬起,肥嫩的屁股高高翘起,我站在月月的屁股后面,欣赏着月月那圆滑光洁的小屁股。

从臀沟中可以清楚地看见月月已张开小口的肉洞和紧紧闭合着的菊花,小小的阴唇和粉红色的菊花在阳光下是那么的耀眼,我再也禁不起这种诱惑,把脸紧紧地贴在她的小屁股上,伸出舌头去舔食那迷人的肉洞和两片阴唇,当然也不会放过那小小的菊花。

月月一定是刚刚洗过澡,肉洞和菊花上仍留有浴液的香味。想到这个美丽的女人洗得干干净净原来是等待别人来干,虽然这个人是我的儿子,但我的心?也很不是滋味,我在月月那已经潮湿的小肉洞上吐了一大口唾液,并在月月肥嫩的右侧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打得月月「啊……」地叫了一声,我心?暗暗地骂了一句:「小骚货!」

我故意把勃起的肉棒在月月的阴唇上和菊花上轻轻碰着,同时双手把玩月月那浑圆雪白的屁股。

「啊……你……快……快一点儿……」月月央求道。

「是不是受不了?你这个小骚货,没人干你,你就不舒服是不是?」我说着把黑红的肉棒从月月紧紧的屁股缝?插了进去,直接插进了湿润的阴门。

在月月肉洞?肉汁的润滑下,我的肉棒一下就齐根进入,龟头狠狠地顶在月月的花心上,顶得月月两腿一软,「啊……」地叫出了声。

我一面抽送,一面把手伸到月月的T恤?面去抚摸月月那小巧的乳房,随着我的抽送,月月的乳房也在胸前晃来晃去。

我一口气干了四、五十下,此时的月月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嘴?不停地「啊……嗯……」开始唱歌了。

可能是我们两个太兴奋、太投入了,直到我在月月的肉洞?射了精,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健健回来了。站在门口的健健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和月月,一刹那,我的满腔欲望全部跑光,三个人都没说话,屋?静极了。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只觉得脑中空空一片。

让人费解的是健健和月月并没有争吵。之后的几天,我总是早出晚归,尽量地避开小俩口。

直到有一天,我很晚才回到家?,刚刚走进卧室,门一响,月月也跟着走了进来。

月月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衣,看了我一眼,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细声说道:「爸,健健让我跟你说,你不用太自责,事情既然发生了,自责也没什么用。健健……他希望咱们家还像以前的老样子。」

月月顿了顿,接着说道:「爸,我把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从头到尾全部都告诉健健了,你……你不会怪我吧?」月月说完,小心地看了我一眼,又小声说道:「爸,那我回去了。」

从此我和儿子、儿媳的关系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谁再也没提起我和月月的那回事,家?又有了天伦之乐。当然,我和月月没有再发生那种关系。

两个月之后,健健再次被派到国外学习,临行前,健健把我约出去进行了一次谈话。谈话内容如下:

健健说:「爸,月月把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我说:「我知道,月月和我说了。」

健健说:「爸,你心?也别总想着那件事儿。说老实话,当时我打开门,看到你和月月正在做……做那种事,我也有些不能接受,但平静下来一想,一男一女在一起,发生那种事情也很正常。这毕竟是每个人的一种本能,每个人的一种正常的生理需要。这次我走,还得劳驾您多多照顾月月,当然,我说的照顾不是单指生活上的,如果您愿意,你还可以像以前那样和月月发生关系,而且我也希望你能满足月月的生理需要。」

看到我不相信的样子,健健笑了一下,然后问道:「爸,你是不是怀疑我说错了,或是你听错了?」

我点了点头,健健接着说:「爸,其实看到你和月月发生关系后,我也想了很长时间。月月是个好女孩,和我的感情也很好,但缺点就是离不开男人,月月表面看上去很文静、很清纯,但骨子?很淫荡、很骚,即使不和你发生关系,她 很可能和别的男人发生那种事。其实这也不能怪月月,主要是我在家的时间太少,没有太多的时间陪着她,其实就是我总在家,以我的身体,也很可能满足不了她,在家的这几个月,我就感觉到我的身体状况不如以前。我很爱月月,我希望她幸福,当然包括在性的这一方面。如果真的她在外面有了男人,不但会给我们家庭带来声誉上破坏,甚至会染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病,很可能还会使她变心,离我而去。因此,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自己家?内部解决,你们两个都是我最亲的人,你们俩发生关系,不会对我产生什么太大的影响,反而令我安心外出,这也叫肥水不入外人田嘛!」

我听了健健的一番歪道理,虽觉得有些不妥,但也想不出什么道理来反驳。

我和月月把健健送上飞机后,回来的路上我们两个人都没说话。一进家门,月月一下就扑进了我怀?,用小手轻轻摸着我的脸,用一种含情的目光看着我,柔声说道:「爸,健健是不是跟你说了? 」

我故意说:「说什么了?」

月月小脸一红说:「健健没和你说吗?他说他走了之后,咱们两个可以……可以在一起。」

我故意说:「在一起干什么?」

「你说在一起能干什么?当然是做那种事情了。」月月说。

「做哪种事?」我问道。

「不来了,你故意逗人家,就是你把你的东西放进人家的东西?来嘛!」月月娇羞地说。

我不自觉地搂紧了怀?的小女人,望着她那绯红的脸颊及渴望的目光,我的唇慢慢地印在她那柔软的唇上。

我们像疯狂了一样,猛烈地吻着,她的舌头和我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就像两只小狗在打架,进进出出,一会儿在我嘴?,一会儿又在她嘴?。

我们就这样搂抱着走进月月的卧室,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其实这两个月的禁欲生活,我过起来就像渡日如年,每天一躺下,眼前总是晃动着月月那俏丽的身姿,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了月月--我的儿媳妇。

当我把粗大肉棒送入月月那迷人的阴道内?,我禁不住舒服地长长出了一口气。

月月的阴道依然是那么紧,紧紧地夹住我的肉棒抽插之间带来的强烈刺激让月月不停的娇叫呻吟,又不敢大声,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地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好让我干得更深。

随着我快速的抽送,我们两个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两个人连在一起的阴部、大腿、甚至小腹上都是湿漉漉的。

「啊……啊……」伴随着月月忘情地呻吟,我也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阴茎紧紧的顶在月月的肉洞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长时间的禁欲,使我的精液特别多,月月的小肉洞已容纳不下,在我粗大的肉棒还紧紧地塞在月月肉洞中时,仍有不少的精液顺着肉棒和肉洞之间的空隙流了出来。

满足后的月月的阴部一片凌乱,到处是白白的精液和一片片的水渍。

我搂着月月的身体,月月把头靠在我怀中,我用手轻抚着月月光滑的后背,说道:「好长时间没这么快活了。」

月月了轻声说道:「我也是,很长时间没有这么痛痛快快地做爱了,也很长时间没吃到你这条大鱼了。」

我追问道:「健健干得你不快活吗?」

月月脸一红,娇嗔道:「你总是问人家这么害羞的问题。」

我说:「我们两个都像夫妻一样了,还有什么事不能问?你快说嘛!」

月月这才回答道:「反正和健健在一起,没有和你在一起好。」

我说:「我怎么个好法?」

「你每次把人家都操得很舒服。和你在一起,人家每次都过足了瘾。」月月小声说道。

「那天,我和你被健健发现的那天,你和健健怎么了?那天健健好像一点儿也没生气。」我问道。

月月的脸色更红了,把脸往我怀中一藏,抱紧了我,害羞地说道:「不告诉你。」

我很好奇,追问道:「好月月,求求你,快告诉我吧!」

「你真要知道?」月月问道。

「当然了。快告诉我吧,我要急死了!」我说。

「也没什么,那天我们两个的事被健健发现后,健健当时真的很生气。后来我把我另外一个洞给健健了,健健就不生气了。」

「另外一个洞?」我有些不解地问。

「笨蛋,就是人家屁股上的洞了,也就是人家的后庭了。」

我一下就明白了,我看了一眼月月,用不太相信的口气问:「你的屁眼真的能容得下健健的肉棒?」

月月把头靠在我怀?,幽幽地说:「有什么办法,还不为了你!为了不让健健生气,刚开始真的有些痛,可后来健健弄了一会儿就不太痛了。到后来就是又麻又痒,把人家弄得好难过。」

我很好奇,说道:「月月,你让我看看你的后面好不好?」

「不嘛,羞人答答的。」月月说道。

「让我看一下嘛!」说着,我起身分开了月月的双腿,月月也配合地抬起屁股,这样一来,不但月月鲜红色的肉洞一览无遗,而且连粉红色的菊花蕾也暴露出来了。

月月的菊花我以前也看过和吻过,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仔细地欣赏过,粉红的花纹向四周放散着,中央有一个很细小的黑洞,刚刚射过的精液沿着肉洞流经过这?,使粉红色的粘膜在灯光下闪着晶莹的光亮,细小的肛门仿佛也随着月月的呼吸一张一合。

我用手指沾了一点儿肉洞中的粘液,然后把手指轻轻插入了菊花之中。手指进入之时没有太多的阻力,随后就被一层温暖的粘膜所包绕。

月月在我手指进入的一刹那,嘴?「啊……」了一声,不禁又挺了挺可爱的小屁股。在我手指的抽弄下,一会儿,月月就晃动起了屁股,并发出了可爱的呻吟声,现在我才真的发现小小的肛门是月月的兴奋点之一。

当我把手指从月月那通红的肛门中抽出来时,手指上已经粘满了粘液。我看了看白羊一样的月月,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调侃地说:「人家都说小护士最纯洁,我看小护士表面上很纯洁,背后也挺淫荡。」

「爸,你就会侮辱护士,我们护士才不像你说的样呢!」月月娇嗔地说。

「像不像,看看我们的月月就知道了,不但和两个男人发生关系,就连小小的屁洞也让人开发了。」我笑着说。

月月的脸又红了,细声说道:「我知道。你知道我让健健干了后庭之后,心?总是不舒服。」

然后又用细小的声音对我说:「爸,你想要的话,也来插人家的后庭一次吧!」月月红着脸说:「不让你干一次,你心?总是不太舒服,你干了人家的屁眼,你们父子俩就扯平了。」

月月说得我蠢蠢欲动,肉棒不自觉地站立起来,我还是有点不太放心地说:「月月,你真的不怕痛?」

月月说道:「人家自己都不怕,你还担心什么?」

说着用双手抓着双腿,向两侧大分开,不但鲜红的肉洞看得清楚,就连鲜红的菊花都显露了出来。我心?也想试试月月的屁眼,就用手扶着肉棒,再次爬上床,用肉棒沾了一些粘在月月肉洞上的粘液,对着月月屁眼顶了过去。

月月在我顶上去的时候,也配合着我把双腿尽可能的弯向胸前,双手用力把自己的两片臀肉拉向两侧,使小小的屁眼被拉成了一个细小的洞。

当肉棒进入细小屁眼的一刹那,我感觉一个小小的肉环紧紧地套在了自己的肉棒上,比肉洞更加紧缩的压迫感,同时月月也「啊……」地叫出了声。

我开始轻轻地套动,粗大的肉棒进入美丽的菊花的那一刻,屁眼周围的肌肉一阵痉挛,我什至可以感觉到肛门上的肌肉把肉棒压迫得有些疼痛,但更多的还是快感。当我把整个肉棒全部插入后,又慢慢抽了出来,然后重重地顶了进去。

月月「啊……」了一声,随着全身一颤,一面摇着屁股,一面呻吟道:「爸你慢……慢……一些,你的……肉……肉棒……太大了。」

我于是放慢了速度,每次都是慢慢地插入,再慢慢地抽出。我可以感觉到肉棒每次都碰到直肠粘膜上,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是比肉棒进入前面的肉洞更加刺激的一种快感。

「啊……啊……太舒服了!」月月逐渐适应了我的肉棒。

我的肉棒被月月细小的肛肉夹得已接近高潮的边缘,但我拼命抑制住射精的欲望,享受摩擦带来的美感。我每次都全根进入,我的阴部和月月的屁股撞击,不断发出「啪!啪!」的声响。月月也不断地抬高屁股使肉棒更深地进入,前面肉洞溢出的蜜汁顺着我的阴囊流向床上,月月的肛门中不时传来「噗吱、噗吱」的淫糜声。

十分钟后,月月的身体出现了一阵阵的痉挛,前面的肉洞中更是涌出了大量的淫液,「唔……」我感觉到全身的快感都集中到一点,再也抑制不住,把肉棒紧紧地顶住月月的屁股,肉棒在月月的直肠内一跳一跳地射出了第二次的精液。

高潮后的我和月月互相搂抱着躺在一起,我的手放在月月的乳房上,月月任由屁眼中精液自由地流出,流向床上。

从此后,月月的三个小洞都被我占据了,但我用得最多的还是小屁眼,因为那?最紧,感觉最好,月月仿佛也喜欢上了后庭之乐。

二个月后,健健从国外回来,健健一回来,我只好退居二线了。当晚小俩口很早就进房间?去了,我偷偷地站在门口偷听。

只听健健说:「月月,这些天想我吗?」

只听月月小声说:「想。」

「都哪儿想我了?」健健又问。

「人家全身都想了。」月月骚媚地说。

一会儿就听到一阵吸吮的声音,随即月月就开始呻吟起来:「啊……别……舔了……」随后就听到男女做爱时发出的特有声音。

健健边干边问:「月月,这些天爸在家干得你舒服吗?」月月只轻轻「嗯」了一声。

我听到这儿,肉棒已硬得不行,只好回房打了一回手枪。

我们一家仍欢乐地生活在一起,但月月却不像以前了拘束了。以前的月月换衣服时都小心地怕我看见,但现在月月有时就在我和健健面前大方地换衣服,再也不顾忌露出身体的某一部份。有时,月月洗过澡后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可以清晰地看见?面什么也没穿,甚至连乳罩和内裤也省略了。每次看到这些,我的肉棒都会立起来。

一天晚上,当我躺下的时候,忽然月月只穿了一件小内裤走进了我的房间,望着月月赤裸的双乳,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月月对我笑了笑,说道:「爸,健健他说,你一个人太寂寞了,让我过来陪陪你。」

我心?一热,说道:「这小子,心?还想着老爸。」

月月也笑着说:「爸,人家心?也想着你。」

我打趣地说:「是你心?想着我啊,还是下面的肉洞想我了?」

月月妞妮地在我怀?扭了扭说:「人家心?和下面都想了嘛!」

当然我们两个免不了又一番大战。以后就形成了规律,每隔几天,月月就过来陪我一次,让我在她的小肉洞和小屁眼?发泄一番。

一天晚上,我和健健坐着看电视,月月在洗澡。健健说道:「爸,你觉得月月近来怎么样?」

我不知道健健想说什么,问道:「什么怎么样?」

健健说:「我觉得月月的性欲比以前更强烈了,每次都要让我在她的前后两个肉洞中射精,我真有些承受不了。」

经健健一说,我也觉得是这样,虽然我隔几天才和月月干一次,但每次下来也都是精疲力尽,一个男人要应付两个肉洞,就像要对付两个女人一样。

我笑着说:「谁让你把她的后庭给开发了!」

健健一脸的苦像,说道:「爸,当初我只是想尝尝鲜,没想到月月却喜欢上了。」

我说:「那你想怎么办?你自己可要当心身体。」

正说着,月月从洗澡间出来,穿着一件透明的睡衣,奶子和黑黑的阴毛都看得很清楚。健健压低声音说道:「爸,我想既然咱们两个都和月月发生关系了,那就不如我们两个一起上。」

月月看到健健一面和我低声说着什么,一面不停地瞄着她,就走过来坐在我和健健中间,娇嗔地说道:「你们又在说我什么坏话了?」

健健看了看月月,笑了,把一只手放在月月的乳房上揉捏起来,说道:「我们正在夸你呢!」

月月扭了扭身体,不自然地说:「别……爸还在这儿呢!」然后又撇了撇嘴对健健说:「你们两个男人在一起,准没说我什么好话。」

我看儿子小俩口的小儿女态,刚要站起来走,健健拉住了我的手说:「爸,你别走。」说着把我的手放在了月月的另一个乳房上,我立刻触手温热柔软。虽然以前也没少摸儿媳的奶子,但在健健面前还是第一次。

健健接着对月月说:「真的没说你什么坏话,我刚才和爸在商量咱们三个人一起弄一次好不好。」

月月看了看健健,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我,红着脸说:「你们父子要一同上阵啊?不知道人家能不能吃得消。」

健健怂恿地说:「好月月,试试嘛!」

说着抱起月月,来到自己的房间,很快就脱掉了月月的睡衣,一具白羊一般的身体裸露出来。

健健边摸索着月月的双乳,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看着我没动,健健不禁着急地说:「爸,你快把衣服脱掉啊!」

事以至此,我也只好脱掉了我的衣服。

脱掉衣服的父子二人,我的本意是让健健先来,毕竟月月是他老婆,但健健却让我先干,弄得我们两人你推我让。

月月看到我们两人的情景,不禁笑了,对我们说:「你们二人都不先来,那我先来。」

月月两只手各握着一支肉棒开始套弄起来,一会儿就把我们两人的肉棒撸得通红发亮,龟头也突了出来。月月让我和健健靠在一起,将两个肉棒的龟头靠在一块,张开嘴把两个肉棒一起吞了进去。一刹时,月月的小嘴?被塞得满满的,我可以感觉得到月月的小舌在我们两人的龟头上扫来扫去,一会儿就弄得我们父子俩的肉棒硬到了极限。

此刻我的心?情欲高涨,健健可能也受不了这种刺激,从月月的口中抽出了肉棒,趴到了月月的屁股后面,舔起了月月的阴部。一时间,房间?只有嘴巴吸吮发出的「渍……渍……」声音和从鼻孔中发出的「唔……」的快意的低吟声。

当月月吸吮得我将要喷发时,我从月月的嘴?抽出了肉棒,拍了拍健健的肩膀,示意我们二人换一换。

我让月月仰躺在床上,健健跪在月月的头上,把粗大通红的肉棒送入月月的嘴?,我则跪在月月的两腿中间,把月月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大大地分向两侧,月月的两片阴唇上和小肉洞上以及小小的屁眼上都粘满了健健的口水,泛着光亮,当我把嘴贴上了月月鲜红的小穴的时候,立即一股口水和阴液混合的味道扑面而来。

我也顾不了许多,伸出舌头在我儿媳的阴唇、尿道和肉洞上一阵乱舔,最后舌头停留在了粉嫩的菊花上。

月月的在我舔弄下早已淫液横流,身体和肥嫩的屁股不停地扭动,嘴?不时地发出「唔……唔……」的轻吟声,嘴?更是不停地吸吮舔弄健健的肉棒。一会儿,只见健健全身一抖,肉棒在月月的嘴?一阵跳动,一会儿就见月月的嘴角溢出了少量白色的精液。

我再也忍受不了,抬起身来,用手扶着布满青筋的肉棒,对着月月那一张一合的肉穴的小口,屁股一沉,顶了进去。

月月「啊……」地一声大大的呼了一口气,吐出了健健的肉棒,两眼半眯,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身边的床单,胸部不停地起伏,火热的肉洞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

我开始不停地抽送,屋?响起了「扑哧……扑哧……」的交响乐。健健一只手玩弄着月月的乳头,一面侧过头,目光紧紧地盯着我和月月的结合处,看着我粗大的肉棒在月月的小肉洞中进进出出,儿子的手也不自觉地抚弄着他自己半软的肉茎,脸色也红红的。

可能是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别人干着,儿子特别的兴奋,脸色也红红的,肉茎不一会儿就重新胀大起来。

在儿子目光的注视下,我则卖力地操干着月月,月月的阴道开始不规则地收缩,像小孩的小嘴在吸吮一样,把我的肉棒吸吮得异常舒服。我也很快地达到了高峰,在月月的高声呻吟和屁股的抖动中,把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了儿媳妇的阴道尽头。

当我从月月的阴道中抽出仍然硬着的肉棒时,小股的白色精液也像小溪一般流淌出来,粉红色的肉唇配上白色的溪流异常地好看。

健健很快补上了我的位置,他用手扶着阴茎沾了沾从月月肉洞中流出来的精液,把肉棒又插了进去。我看着儿子把我的精液当成了润滑剂,肉棒又跳了跳,我把肉棒放入了月月的嘴边,月月配合地把肉棒含入了嘴?,用舌头清理着肉棒上粘着的精液。

看着儿子屁股的前后挺动,听着肉体之间「啪!啪!」的撞击声,以及肉棒和肉洞摩擦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我真很感谢儿子和月月。

一会儿,我的肉棒在月月的口中再度变大,我让儿子停下抽插,让他仰躺在床上,叫儿媳妇骑跨在儿子的身上,我用手扶着儿子的阴茎,让月月慢慢的坐了下去。我则伏到月月的身后,用手扶着肉棒,找到了月月的小屁眼,顶了进去。

平时进入月月的屁眼,虽然也感觉到紧窄,但肉棒进出并不困难,但今天月月的前面肉洞插入了健健的肉棒,当我的肉棒进入到月月的屁眼?时,就感觉到异常的紧窄,我进入的一刹那,月月的全身一抖,嘴?大声地叫道:「啊……好胀啊……」

我和健健的大鸡巴此刻都深藏在月月的体内,隔着直肠和阴道中间的一度薄皮,彼此都可感觉到对方的存在,不但互相传递热力,还依稀领略到另一人的阴茎在不停跳跃,你推我撞,碰来碰去。此刻才感觉到女人的肉洞的空间也是有限的,在放入两条肉棒的时候,?面的空间也是很小的。

我和健健开始抽插,一时间,两条阴茎前后夹攻,你推我撞,飞快得令人目为之眩,阴道和肛门口的一块嫩皮被拉扯得?外乱翻。月月双手撑在健健的胸口上,好像不堪重负地不停地摇着头,嘴?「依呀……啊呀……」不停地唱着歌,双眼半闭,媚眼如丝,身体被撞击得高低耸动,胸前一双乳房也跟随上抛下甩。

月月很快就达到了高潮,全身不断地抖动,随即瘫软在了健健身上,我和健健都可以感觉到月月的阴道和屁眼?也是一阵阵猛烈地收缩。我和健健又使劲地抽插了多下之后,几乎同时顶住月月的肉壁射出了宝贵的精液。事后,我们三人并排躺在一起,沉沉地睡去。

以后,我们三人不再互相回避,不论何时,只要有需要,或者我和月月在健健面前,或者健健和月月在我面前,都可以公开的做爱。但玩得比较多的还是三人同时做爱。

再以后,我们三人干脆搬到了一张床上,每天我和健健都搂着美丽的月月,享受着性交带来的快乐。

7个月以后,月月怀孕了,我和健健并不在意这是谁的孩子。一年后,月月生下了一个胖胖的儿子。

生产后的月月更加美丽,身材微胖,更显出了少妇的成熟性感。当然,我和健健也更加珍惜月月,月月也把爱都给了我们三个男人,性和爱的快乐仍然延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