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风情谱之师生颂

这是一个大都会

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是人们对于生活质量的提高。而衡量一个家庭标准的重要

指标就是看看对于子女教育的投资。因此,我们校领导在开会的时候经常强调的

一句话就是「新世纪什么最重要?当然是教育!」有了这句话作为出发点,那么

一年十万的『教育投资基金』也自然成为学生家长们的『必修课』。

秋日暖阳懒懒的照在我身上,伸了个懒腰,我从地板上坐了起来。

这,是我未来的新家。位于这个大都会众多高档小区的第五十层。房间不大,

但很温馨。

搬家,对于一个年纪三十四岁却已经离异五年的女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虽然同事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但我却十分享受这快乐的单身女生活。原本依

靠着我作为一名普通教师的薪水很难在这?买一套房子,可我那前夫在出国前却

给我留了一笔财产,这或许也是对我们将近十年的不快乐婚姻做一个了结吧,总

之我欣然接受。

我们离婚的原因很简单,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虽然他一直强调我才是他的唯

一,但没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同别人一起分享自己的老公。我断然拒绝了他的这种

情感生活方式。离婚,是最好的选择,好在我们没有孩子的拖累。

脱离了家庭束缚的我,生活起来格外快乐。我一心扑在工作上,一年以后就

成为了班主任,我的下个目标是年级组长、主管、副经理、校长助理……或许我

还能进入校董会也说不定呢!不过,我的生活也并非处处充满快乐,有一点不得

不承认的是,在我这个年纪正是那种所谓的「上下两张嘴最空虚的时候」在解决

了吃饭问题以后,我似乎还要面对下面那张『嘴』给我带来的一些小小困扰,毕

竟我不是神仙,我还有情欲……虽然,平时可以看些成人的东西或者用塑料的魔

术棒聊以自慰,但毕竟那是没有灵性的,我需要的是有强烈冲击活生生的鸡巴!

而且还要大鸡巴!深夜?,我时常幻想着自己被某男或者几个某男轮操,但现实

就是现实而我又不愿把自己沦落成为夜店女郎。

「明天终于可以搬进来啦!」我站在客厅的晒台前心?对自己说,一股幸福

的暖流冲了上来。经过自己一个多月的努力,看着被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家,我的

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转念又一想:明天是休息日,让那几个小鬼过来一起

帮忙,也省得我一个人忙活不过来。我所指的那几个小鬼,却是我的学生,只不

过他们的学习成绩还都过得去,虽然平时很调皮,但也符合他们这个年纪的特性,

因此我对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过明天我这个班主任搬家,他们却是

要出一份力的。

转天,秋高气爽。一大早我便早早的起来,其实要搬的东西并不多,而且大

多已经打好包了。那边新房已经买了成套的新家具,我只是将自己的衣服、被子

运过去就可以。不过我还是一夜没睡好,毕竟这还是我第一次搬家。起床后,我

洗了洗脸,然后换上了一身紫红色的运动装。我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镜子

中显现出一个三十四岁成熟美女的形象。

如瀑布一般乌黑亮丽的长发一直披到肩头,鸭蛋脸,尖下颌,一双双眼皮儿

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笔直的鼻子,我的嘴是我比较满意的地方,不同于北方

女人那种厚嘴唇的大嘴,我的嘴可谓是小巧玲珑,嘴唇中间厚,越到两边越薄,

不笑不说话,一笑就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

虽然我已经人到中年,但因为平时保养得好,因此身上的皮肤白而细腻,我

的体型也是我一直非常关注的,一米六的标准个头,细腰肥臀,两个饱满沉甸的

大奶子如熟透的木瓜一般挂在胸前,屁股又大又肥如果用力一拍那真是肉香四溢,

结实而圆润的小腿,乖巧的小脚,难怪我身边的女同事总是用羡慕嫉妒恨的眼光

看我了。

我正对着镜子自我陶醉的时候,忽然电话响了起来。我拿过手机一看只见显

示的是班长李斌。

我接通了电话:「喂?」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老师,我到了。」

我笑着说:「挺早啊。楼下了?」

李斌「嗯」了一声说:「他们还没到,我是在楼下等着?还是上去?」

我想了想说:「得了,你上来吧,我还有几个包你帮我整理一下。」

李斌答应一声挂了电话。我放下手机,走到门口把门打开,然后回到客厅? 

把那几个还没来得及收拾的包裹拉到了一边。不一会儿,门一开,李斌走了进来。

我面前的李斌正是青春年少的好年纪,一米七五的个头,短发,圆脸,大眼睛,

小鼻子,中正口,身材不胖不瘦,的确是个帅小伙!李斌既然是班长,他的学习

自然是让我满意的。总体来说,每次考试从没掉过年级的前十,这让我非常满意。

不过,李斌也有他的不足,从我一个老师的角度来考虑,他的性格似乎有些内向,

我曾尝试着让他放开些,但失败了,这或许跟他的家庭有关。

李斌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家境殷实,他父母一向教育比较严厉,因此从这

种家庭出来的孩子多多少少都有些害羞和内向。

「来,你帮我把这个包打一下。」我招呼李斌。

「好嘞,我来吧。」李斌说着,迈步上来帮我一起弄。不一会儿的功夫,我

和李斌就把包裹打好了。

我到厨房拿出一瓶昨天买的灌装可乐递给李斌说:「来,喝点汽水儿。」

李斌接了过来,笑着坐在沙发上喝着。我跟李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一

会儿的功夫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是副班长张可。我刚一接通电话,

那边就传来张可的声音:「老师,我们几个都到了,在楼下了,搬家公司的车也

到了,我带着工人上楼,让他们几个在楼下盯着点儿。」

我听完笑着说:「行,你带人上来吧。」

就这样,李斌和张可在楼上,周帅、刘利民、孙小虎、方杰等几个在楼下,

我负责中间照应。

也就是半个来小时的功夫已经把所有的包裹统统装车了。我最后一次上楼看

了一眼老屋,毕竟我在这?生活了好些年,也经历过好些事,不过过去的总归要

过去,人还是要往前看的。不再留恋,我反手把门锁好下了楼。

我本意是想让搬家的车领路,让学生们上出租车在后面跟着的,可学生们都

挺懂事,还没等我说话就一个个的蹿上了搬家公司的货车?。难怪搬家公司的师

傅冲我说了一句:「您这是搬家还是搬人啊,怎么人比东西还多……」

我笑着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说:「这些都是我的学生,您就受累吧。」

车子启动,出了小区。

车子出了小区,右拐上了平安大街,出了大街左拐上了快速西环,从西环到

东环走了约有二十分钟,下了快速路以后又拐上了东区的安北道,最后一直走到

头右拐到了抚顺西路,我的新家就在抚顺西路的「鑫海公寓」。

到了小区门口,我跟门卫打了声招呼然后让车一直开到了B座的楼下。接下

来就又是一阵忙活,我在新房?等着,李斌和张可来回上下看着工人搬东西,剩

下的几个在楼下。一直到所有的东西都搬上来了,几个大男孩才一起进了我的新

家。

进了家,我指挥着他们把包裹都打开,然后分门别类的由我统一安排,再下

来就是做卫生,虽然昨天我已经做过一次了,但毕竟是头一天入住,帮手又都在,

我指挥着这几个小鬼好好把卫生做了一遍。等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我一看时间,

已经临近中午了。

我对他们说:「大家都辛苦了,走,老师请你们去吃饭。」几个男孩一听出

去吃饭,都高兴得笑了。

我也没带他们去多远的地方,只在附近找了个馆子要了个单间,我让他们各

自点他们爱吃的菜,等菜一上齐,我们吃了起来。

大家边吃边聊,越说越热闹,我也高兴,不知不觉间,这顿饭竟然吃了两个

多小时。

吃过饭,我只留下李斌再帮我整理一下屋子,张可、周帅他们就各自散去了。

我单独留下李斌其实是有目的的,一来家?的确还有些东西需要整理,二来

我还要借着这个机会通过李斌再了解一下最近班?同学们的情况。

回到家,我让李斌先帮我整理了一下卧房?的衣柜,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

「最近同学们私底下都看什么小说呢?」

李斌想了想说:「女生的我不太了解,男生么,都看玄幻类的小说。」

我听完,笑了一下说:「好看吗?那些不都是假的?」

李斌也笑着点点头说:「就是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呗,我也看过几本,没啥

意思。」

我说:「你们还有无聊的时候?真难为你们了!眼看明年就高考了,你们的

心还都真宽!」

李斌听出我话?的意思,瞄了我一眼,扭扭捏捏的说:「这……不是学习累

了,拿来调剂调剂吗……」

我又气又笑的看了看他说:「真象你说的就好,只要不是『看书累了,拿学

习来调剂调剂』就行了。」

李斌「嗬嗬」的笑了两声不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我又问:「沈俊他家的事情完了吗?」

李斌想了想,摇头说:「没呢,我听他说可能要申请休学了。」停了一下,

他又说: 「老师您也别说,沈俊他家的条件本来就不好,现在他爸爸又出了交通

事故,可恶的是肇事的车还跑了,到现在也没线索,让他怎么能继续学习啊?」

我听完,点了点头。还没等我说话,李斌又说:「上次我跟周帅去了趟医院

看了看。听沈俊的妈妈说,钱快花光了,正想法子凑钱呢。」

我听完,眨眨眼问:「上次咱们动员全校给他捐的那些钱呢?也花光了?」

李斌点点头说:「估计是。」

我撇了撇嘴说:「现在的医院也太能吃钱了,好几万呢,这才几天啊?」

李斌点点头说:「老师,您可不知道!现在看个病老费钱了!张可他家的条

件算是好的了吧?上次张可的奶奶病了,住了一个月的医院,听他说花了十好几

万呢!」

我听完,笑着说:「你别听他吓唬你,即便真是十好几万对于张可他家来说

也是小菜一碟,他爸爸有的是钱,他家又有路子,就连咱们学校的校长也敬着他

家呢。」

李斌听完,略带无奈的撇了撇嘴,叹了口气说:「现在这年头,真是不如有

个好爸爸!」

我笑着说:「去!小鬼!你懂什么,大男人顶天立地,难道你就靠爸爸吗?

再说,你有一个大学教授的父亲,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了……」

就这样,我和李斌一边收 着东西,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们收拾完

卧室,然后又到客厅,有些餐厨用具还没整理,我便和李斌一起收拾起来。

秋天,原本天就短,一过下午五点,外面的天就暗了下来。我打了个哈气,

然后又伸了个懒腰,顿觉有些疲惫,毕竟昨晚没怎么睡,这时有些困倦了。

李斌见我累了,对我说:「老师,您进卧室去躺会儿吧,这些东西我一会儿

就收拾好。」

我看了看,所剩的也不外乎是筷子、碟子、碗之类的,都是不值钱的东西,

摔了也不怕。我点了点头说:「行,那我先去躺会儿,一会儿你收拾完了叫我,

我带你去吃饭,吃了饭你再回家。」李斌随口答应了一声。

我扭身进了卧室一下子躺在了床上。

累了一天,我躺在床上竟然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 

……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忽然隐约感觉有一只手正伸入到我的上衣?一下

一下的捏弄着我那饱满圆润的大奶子!刹那间,我简直震惊了!真想一翻身坐起

来看看到底是谁,可不知怎么回事,我忽的内心?又升起一丝恰意,一丝想念

……我又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我和我前夫也是如此的缠绵过,他也会经常把手

伸进我的上衣?揉搓着我的奶子,与此同时他还会掏出他的大鸡巴不由分说的塞

进我的小嘴儿?好好操上一顿……虽然这只手揉捏奶子的手法还略显青涩,但对

于我这个多年未经人事的女人来说已经足够勾起我压抑了多年内心深处的肉欲了

…… 

所以,我只是本能的抖了一下,但随即又放松下来,任由这只手把玩着我的

奶子。

我极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激动,装出依旧熟睡的样子,眼睛却微微的睁开观

察着周围的一切。

不知不觉,原来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路灯微弱

的灯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但房间?依旧是漆黑一片,我躺在床沿边,一个黑影

就站在我身旁,他的一只手真的伸进我的上衣?而另一只手却在下面悉悉索索的

似乎正干着什么!没错!与我预料的一样!这个黑影就是李斌!我最得意的学生!

我亲自任命的班长!我曾无数次在其他老师面前提起并表扬的李斌!

其实我依旧装睡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想看看李斌,这个我眼?老实得有些

内向的大男孩,他下一步还会怎么样?是不是会做出更让我吃惊的举动?有些时

候我的确觉得李斌太听话太老实了,甚至是有些窝囊,我一直想尽办法想激发出

他的朝气或者说是激情!但我万万没想到,今天!现在!他的举动却真的令我大

吃一惊!所以我特别好奇或者说期待着看看李斌下一步会怎么做?做什么?…… 

李斌依旧站在我的旁边。突然间,他抽出了那只正在揉弄着我奶子的手,我

只感觉李斌一躬身似乎是把他的运动裤脱掉了!在他躬身的时候,我清楚的听到

李斌那带有男人特色的浓重喘息声,凭借我的经验,当然知道他目前正处于一种

怎么样的状态!没错!他好像是要射精了!

此时,我心?真的是五味陈杂,天人斗争!我当然知道李斌想干什么,虽然

我不知道他想怎么干,但仅仅是他的这个举动和表现就足够让我从床上跳起来狠

狠的扇上他几巴掌然后让他从我家滚出去、开除学籍……但我内心的另一个声音

却告诉我不想这么做,因为我的身体实在无法抗拒这火辣辣的感觉,更无法抗拒

李斌那年轻的身体带给我的冲击!那种如野兽般原始的喘息声让我只觉得胯下那

方浪屄已经潮湿,淫水儿也已经如小溪一般冒了出来!

就在我犹豫不决,天人交战的时候,李斌已经有了他的动作。

我只感觉床一沉,似乎有一条大腿横跨在我的脸上,我急忙略一睁眼,果然

见李斌一条腿支撑在地,另一条腿横跨在我的脸上,他略微一弓身,只见肉呼呼

的一团直冲我而来!如果我此时完全清醒着,我肯定会惊叫起来,那团肉呼呼的

东西夹杂着男性特有的腥臊和体臭直接扑向了我!没错!此物正是我多年未见,

也曾魂牵梦绕的东西:大鸡巴!

虽然房间?很昏暗,但因为距离太近,我只微睁双眼即可十分清楚的看到我

面前那根一挺一挺朝气蓬勃的大鸡巴!

这还是我这么多年来头一次有幸在如此近的距离观赏鸡巴,仅仅是看了一眼,

便令我无比眩晕了…… 

我细细的观察着面前的鸡巴,只见粉嘟嘟的鸡巴头儿因为充血已经鼓鼓的涨

起,中央的裂缝也已经张开,从裂缝中挤出的那一股股透明的粘液已经充分的说

明了他此时的状态,鸡巴茎又粗又长,皮肤又白又嫩,几根稀疏的鸡巴毛儿围绕

在鸡巴根儿周围,两个白色柔软的鸡巴蛋子儿错落有致的垂挂在下面,一缩一缩

的,似乎正运送着炮弹呢!最最让我心动的,是那种不自觉的挺动,每次大鸡巴

的挺动搅扰了空气,将那种特有的尿骚味儿和男人的体臭味儿直接送进我的鼻子

? ,我不自觉的深深吸了一口,心?更加澎湃了!

就在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的,李斌的一只手出现了,这只

手迅速的攥住鸡巴茎然后快速的前前后后的撸弄着,我可以清晰的听到他浓重的

喘息声,那是一种兴奋、舒服混合的声音,这让我想起了久远的一幕…… 

他想怎么收场呢?我脑子?忽然闪出这个念头,难道他就这么直接的将精子

射在我的脸上吗?难道李斌就没考虑到后果吗?我倒要看看他想怎么收场。

想到此,我反而带着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静观其变。

突然,我眼前一闪,李斌的另一只手出现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只手已

经略微哆嗦着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突入我的嘴唇插进了我的小嘴儿?!我顿时一

惊,下意识的咬紧牙关,但也就是一刹那,我又放松了下来,因为我不知为什么,

心?隐隐升起了一种复杂的期待。

就这样,李斌的两根手指轻易的撬开我的牙关,手指一张,顿时将我的小嘴

儿张开来了。下一步,顺理成章的,李斌调整了一下姿势,他尽量将自己的大鸡

巴头儿凑近我张开的小嘴儿,与此同时,他撸弄得更快了!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我清楚的听到随着李斌的撸弄所发出的响

声,那是鸡巴皮和淫水儿摩擦发出的动人响声,我的心,在这一时刻,陶醉了

…… 

「哦……嗯!」随着李斌压抑的哼出了声,只见他最后猛力的使劲撸弄了几

下,身子一抖!再一挺!我只觉得眼前的鸡巴头儿猛的一涨「嗖!」的一下!一

股浓稠带有腥味儿的奶白色精子如炮弹一般喷射出来!如计算过一般精准的,正

好喷入我张开的小嘴儿?!天啊!精子入口的一刹那,我差点就晕了过去!这是

一种如何的场面!

一个漆黑的房间?,一个浑身散发著成熟女性特有魅力的漂亮女人躺在她自

己的床上,任由著一个比她足足小了十几岁的年轻男人用手扒开她的小嘴儿射出

他人生第一股大精子!而这个女人还是这个年轻男人的老师!

就在精子打入我小嘴儿?的一刹那,我不自觉的用自己的香舌将这第一口精

子卷了起来,通过舌尖的味蕾细细的品味儿着这久违的味道……还是那么的腥,

还是那么的骚,但却多了一份期待,多了一份朝气,就在我还停留在回味的过程

中,李斌送给我的第二口精子又到位了「嗖!滋!嗖!滋!……」接下来,随着

李斌身体的颤抖和他极力克制而发出的闷哼声,他一边快速有力的撸弄着自己的

鸡巴茎,一边将一口口的浓精射进我的小嘴儿?……竟然,他射精量之多,足足

盛满了我多半口!

好一会儿以后,李斌才慢慢的,轻轻的从床上下来,他合上了我的小嘴儿,

还不忘记用手指将留在我嘴角儿的一丝精液抹掉,他站在地上迅速的穿好裤子,

又过了一会儿。他凑到我的跟前轻轻的冲我呼唤到:「韩老师?韩老师?老师?」

无论他怎么呼唤,我当然一动不动的装睡,脑子?依旧回味着刚才那一幕激

情……李斌见我没有反应,他似乎放心了,长长的出了口气,蹑手蹑脚的走了出

去。

直到李斌完全消失在房间?,我这才迫不及待的「咕噜」一声将嘴?的浓精

咽下了肚…… 

半个小时以后,我待自己完全平静下来,这才好像刚刚睡醒一般打了个大哈

气,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裤裆凉飕飕的,已经被淫水儿完全

润湿了。

我刚一坐起来,李斌就不失时机的从客厅推门走了进来,虽然我看得出他脸

上的神色很紧张,但他还是极力的压制着。

我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随口问了一句:「哦,李斌,你还没回家啊?」

李斌并没有马上回答,他两眼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这才似乎松了口气似的说:

「哦,老师,您醒啦,我刚收拾完了,您看看。」

我心?觉得好笑,但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疑惑,平静的点点头,然后对他说:

「你给我倒杯水来,嘴?怪怪的。」

说着,我和李斌一起来到客厅。

【谢幕】

第二幕:课间『操』

自从上次搬家那幕,不知怎地,我有意无意的经常造成与李斌的独处。虽然

几次下来都没什么结果,但我如何也无法忘记那晚的事情,甚至有时候后悔为什

么那晚我选择了沉默。我总在想,如果那晚我翻身而起……或许现在我早已经得

到了满足又或许我和李斌现在已经是相濡以沫了。所以我不甘心,我依旧创造着

和李斌独处的机会。

「铃……」清脆的下课铃声响起,我结束了自己的课。

「班长,一会儿你不用去做课间操了,到我的办公室来,帮我整理一下试卷

。」我对班长李斌说。

李斌答应一声然后跟我一起进了办公室。

我的办公室不大,就在教学楼二层的拐角处,这?原本是教务主任刘佳的办

公室,现在她搬到楼上了,人家毕竟是领导,要追求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因此

,这?改造成为普通的教师办公室。

我是第一个申请搬到这?来的,因为二层的那个大办公室虽然很敞亮,但总

给我乱糟糟的感觉而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后来,又一位新来的

化学老师陈晓也搬来了这?,但因为房间不大,只有我们两位老师。最近陈

晓老师去省城调研去了,这个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我十分享受这种安静的办公环

境。

进了门,对面是两扇大窗户,透过窗户可以清楚的看到操场上的情形,房间

经过简单的装修,一切都显得那么有教学的氛围。唯一的,就是靠门左手的一面

墙前面摆着一拉溜三人的长沙发,都是真皮的沙发,这还是刘主任留下的。

李斌跟着我进了办公室,我回手将门碰好。瞥了他一眼,我指了指办公桌上

那一叠试卷说:「班长,你整理一下,把85分以上的分成一摞,然后60分以

下不及格的分成一摞。」李斌答应一声开始整理起试卷。我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杯

走到饮水机前打了一杯水,借着喝水的茬偷偷的观察着李斌,高高的个头,白皙

的皮肤,俊俏的面容,矫健的身材,尤其是他的臀部,显得又高又翘,真让我心

动不己。

回想起那晚的一幕,我几乎要瘫软在李斌的怀抱?任凭他的戏弄甚至是猥亵!

我承认自己已经被李斌挑逗得春心萌动无法自拔了,可如何才能继续进行呢?我

一直想办法,可始终没想出什么…… 

忽然,一个念头从我心?冒出,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班长,你先整理,我去一下厕所。」不知怎地,这话我竟然脱口而出。

李斌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他回头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我只觉得脸上发

烧,急忙放下水杯开门走了出去。我的确是想去厕所,但作为老师,尤其是女老

师,我根本没必要在一个男学生面前告诉他我要上厕所的意愿,或许是我太想发

生什么了吧,我竟然脱口而出。

厕所就在我办公室旁边的拐角处。进了厕所,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下定

决心要试一试。

我紧张的脱掉肉色的连裤丝袜,然后脱掉?面的黑色蕾丝三角内裤,最后光

着下身穿上了连裤袜。这些天我没事的时候就在网上查一些东西,尤其特别注意

两性方面的事情,偶然间我看到了大多数男人特别迷恋女人的丝袜,尤其是那种

不穿内裤直接穿裤袜的女人,虽然我也觉得略感变态,但不得不承认还是有些道

理的,不要说男人,就是身为女人的我也对自己穿着连裤袜的腿和脚有着一种特

别的情怀,因此我开始注重起丝袜的穿着来。今天我必须要试一下,看看李斌是

否会对我的这种装扮感兴趣。当然,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他看到我的下体,被肉

色紧身高弹连裤袜包裹着的下体。

楼道?十分安静,大多数老师和同学都利用这个时间去操场上锻炼去了。若

在平日,我也会到操场上活动一下。

从厕所出来,我装作不经意的四下环顾了一周,没人,很安全。平息了略微

激动的心情,我这才快步走进了办公室,刚一进屋,我反手将门碰好锁上。

一手攥着自己刚刚脱下的黑色蕾丝三角裤,我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心?『扑

通扑通』跳成了一个儿。我深深的做了几个呼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房间?很

安静,李斌依旧站在办公桌前认真整理着试卷,看着他充满朝气的矫捷背影。我

再次心动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