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学姐让老公摸摸妳

大胖看了看我:“到百花居去吧。” 

? ? “百花居?” 

? ? “对,就是那?。”大胖站了起来:“饭也到那?吃吧。” 

? ?大胖他们都有车。但大胖却挤到我的兰博基尼上,车开了老远大胖才和我开口说第一句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 ?我把头靠到座椅上叹了口气:“妳不是知道了?” 

? ? “也就知道个大概……听说那叫新蕊的女的是妳的初恋情人?她和妳吃饭期间没有什么暗示吗?” 

?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暗示没有,眼泪倒是不少……算了,别提她了。” 

? ?大胖摇了摇头:“这种女人……操……那几个小子已经被扔到看守所去了,要不要我找几个弟兄进去废了他们?” 

? ? “不用了……”我摇了摇头:“算了吧。” 

? ?百花居?一如既往,只是不见了小丽在那些姑娘中间。问过了那些姑娘之后才知道小丽昨天开始就没来了。我站在门口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却告诉我对方没有开机,小丽跑哪儿去了?

? ?我没来由的有些烦躁起来,大胖大概是看出来了我熟悉的姑娘不在,指着那群姑娘对我说:“那边姑娘那么多呢,再找一个不就得了……”说着他拉我走到姑娘们前面:“来,挑个风华绝代的!” 

? ?我?头在姑娘们脸上扫了一遍,然后指着后排一个长相与新蕊颇有几分相似的女孩狠狠的说:“就是她了!” 

? ?大胖看了看那个姑娘,又挑着眉毛看了看我然后凑到我耳朵边上小声说:“晚上别太狠了,别忘了我们出来混的也是怜香惜玉的。”

? ?进到包房刚刚坐定我就把陪我的姑娘一把搂到怀?在她白嫩的脖颈上狠狠的吮咬起来,同时粗暴的撕开她身上旗袍开襟,把她的**从胸罩中拨出来狠狠的搓捏不止,姑娘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 ?大胖几个人平静的看着我在那姑娘身上施暴,陪他们的几个姑娘却惊叫起来。大胖伸手拉住我在怀?眼泪汪汪却不敢挣扎的姑娘的手:“妹子,多担待一点,我兄弟今天心情不好。”我看到他在说话的同时将一卷现钞暗暗的塞到姑娘手中。

? ?一时间我有些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下来,我长吐口气松开怀?的姑娘,然后闭目靠在沙发上。不一会,一个温暖柔软的身体投到我的怀中:“弟弟,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啊,来,喝点酒吧……” 

? ?我睁眼看了看她,然后接过她手中的啤酒:“刚才没弄痛妳吧?对不起啊,确实心情不太好。” 

? ? “没关系的。”她抱住我的胳膊嫣然一笑:“刚才还真吓了我一跳呢,总听小丽說妳怎么好怎么好,没想到弟弟原来也有这么粗暴的时候啊……”说着她把红彤彤的小嘴贴到我耳朵边上腻声说:“小丽不在,今天我就替她好好侍候弟弟……弟弟,妳还没问我的名字呢。” 

? ?我喝了口酒:“姐姐芳名?” 

? ?她咬唇一笑:“蓉蓉。” 

? ? “噢?是不是姓黄啊?” 

? ?她娇笑着打了我一下:“才不是呢……我不是那个蓉,是绒毛那个绒啊。” 

? ? “呵呵,那妳下面是不是绒毛很多啊?不然怎么叫绒绒?” 

? ? “嘻嘻……弟弟过一会自己看看不就知道啦。” 

? ?看着她乖巧的模样,我心情好了许多,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美女和酒是男人最好的开心剂?我呵呵一笑:“人家小丽对我可是百依百顺,妳呢?”

? ?她妩媚的看了我一眼:“我也是啊,弟弟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保证比小丽还听话。”说着她拿起我的一只手塞到她还没有扣上的衣襟?按住圆润柔软的**:“弟弟,妳刚才可捏痛我了,给妹儿揉一揉好不好?” 

? ?我在她的**上轻轻揉捏起来:“不小啊?是人工的还是天然的啊?” 

? ?她挺了挺胸:“当然是自然的了,手感好不好?” 

? ? “好好好……”我解开她的衣服,将她两只**都扒了出来,然后低头含住一只粉红的**吮吸起来,边吮边把她的手往我的裤裆?拉,口中含含糊糊的说:“给我也揉揉。” 

? ?欢场中的女孩子就是大方,尽管房中有好几个男人她还是毫不犹豫的解开我的裤子,把手伸到内裤中在我的生殖器上轻轻揉捏起来,没多久我的**就硬挺的破裤而出。

? ? “小侄儿,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公然宣淫!”阿飞搂着怀?的姑娘猥亵淫笑着教育我:“妳对得起大学教育么?小心警察抓妳!” 

? ? “操!”大胖把脑袋从陪他的姑娘胸脯上?起来,嘴边一片亮晶晶的口水:“要抓也抓妳这个败类!妳看妳那个流氓样,妹妹都让妳蹂躏成什么模样了?” 

? ?我没闲心听他们胡扯,胯下的**已经硬得不像话了,我对绒绒喘着粗气:“弟弟现在就要干妳!” 

? ?她脸上一红,扭头看了看别人:“弟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 ?我翻身坐到沙发上,又红又硬的**朝天而立:“来!”我握住**摇晃了几下:“妳坐上来。”

? ?绒绒俏脸红得几乎能滴下血,她慢慢的脱下透明的情趣内裤,然后走到柜子前从?面拿出一瓶润滑油回到我身边坐下,小声对我说: “弟弟啊,我抹点这个好不好?下面现在很干呢……”我点点头,绒绒便倒了些油在手上然后把手伸到旗袍开襟?动作了起来。过了一会她把手抽出,又倒了一些油在手上,这次却是给我抹。

? ?抹了油的**闪闪发亮,绒绒俯身在**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起身背对着我,回手扶住我的**对准她同样油光发亮的小逼缓缓的坐了下来。

? ?我急不可耐的向上挺动着屁股,绒绒却靠到我怀?轻声说:“弟弟妳别动,我来。” 

? ?说着她开始轻轻的扭动屁股,同时* *开始收缩着挤压我的**子。

? ? “舒服……”我倒吸口气,把两手伸到她的**上揉捏起来。

? ?我放松身心闭目享受绒绒的服务,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发现她没有了动作,我正想睁开眼睛,却听她轻叫了一声:“小丽!” 

? ?小丽?我忙睁开眼睛,发现一个女孩正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看着我,那正是小丽。

? ?不错,门口站着的确实是小丽。

? ?见到小丽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甩开身上的绒绒,但就在我马上要付诸实施的时候一个念头却促使我硬生生的把已经开始的动作停了下来,因为我想看看小丽在这种情况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

? ?小丽呆呆的站在门口许久,脸色一直变幻不定,最后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任一头长发垂在胸前。

? ?好像在思考什么一般,小丽低头站了一会儿才有了动作。她伸手撩了撩垂在脸前的头发,但我却看到她借着动作用手指轻轻的在眼角擦拭了一下。小丽流泪了。

? ?这个动作让我的心?十分好受,我喜欢看到女人为我流泪,尽管小丽只不过是一个妓女。

? ?小丽?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带着的微笑,同时目光与我的视线相交。

? ? “来……”我向她伸出双臂。

? ?小丽嫣然一笑,婷婷袅袅的走了过来,在我的身边坐下。“弟弟,什么时候来的?”她靠到我的怀?仰着小脸看着我。

? ?我伸手把她眼角残留的泪水擦去,又低头在她香喷喷的小脸上亲了亲:“没多长时间……妳这两天没来?” 

? ?小丽点了点头再没有说话,而是把手伸进我和绒绒紧贴的背腹之间开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皮肤和阴毛,我胯上的绒绒也许是觉得不舒服也许是觉得不好意思在小丽面前与我亲热,从发现小丽进来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动作。

? ? “绒绒啊……”小丽把手从我和绒绒之间抽了出来,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妳倒是动啊,现在这样我弟弟会难受的。” 

? ?绒绒回头看了看小丽又看了看我,然后仰身倒在我怀?缓缓的扭动起来。到此时我才真正的松了口气,闭目靠在沙发上边享受绒绒不住抽动的**带给我的快感,边不住揉捏着她的**——相当的滑腻饱满。

? ?一张湿润的小嘴落在我的唇边,我微微张开嘴,小丽的舌头便象一条滑腻的小蛇般翻卷着钻到我的口中,开始了极尽温柔无所不至的蠕动和探索。

? ? “嗯……噢……好舒服……”耳边传来绒绒腻人的呻吟,我不由有些冲动,双手落到绒绒的腰上紧紧的将她扶住,接着便开始上下活动我的腰臀,用我欲求不满的**狠狠的捅着绒绒。

? ?随着我**动作的加剧绒绒那动人的**声也越来越大,我松开小丽的唇舌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绒绒这小婊子实在是个尤物,无论真假,她喉中的呻吟和身子的扭动已经最大限度的激发起了我想要发泄的**。

? ? “动!用力!”我用双手狠狠掐住她丰润的腰肢向下拉,同时向上挺着屁股迎着她下落的力道,将我已经坚硬到极至的**一次又一次狠狠的捅进她的小逼内。

? ? “啊!啊!弟弟啊,我不行了……不行了……”绒绒高叫着浑身颤抖,**内壁一阵一阵的急速抽搐,夹得我深入其中的**酥麻不断,差点就当场射出来,现在可不是**的时候,先不说我玩没玩够,就说一旦现在就射出来那么旁边这些黑社会肯定会口水横飞的把我嘲笑个够,少爷我还没在这方面掉过价呢。

? ?因此我一把将绒绒抱住,下身一错,**就脱离了温暖的小窝。缓了一缓刚才欲来的精意终于没了,我正打算再度把**塞进绒绒的身子?却忽然觉得**一暖,接着一条柔软的舌头就在我最敏感的地方蠕动起来。

? ?是小丽,不用睁开眼睛看我也知道。

? ?果然,我耳中传来绒绒惊讶的声音:“小丽?!妳干嘛?”我懒洋洋的睁开眼睛,视线正好和迎面而来的小丽的眼光交集,那?面尽是温柔。

? ?我忽然感到心?一阵阵的温暖。“来,小丽。”我松开怀中的绒绒向小丽伸开双臂。小丽眼圈一红,却微笑着从口中吐出红得发紫的**又从怀?抽出手绢在上面擦了擦,然后低头在**的尖端轻轻的吻了一吻,这才起身靠到我怀?。

? ?绒绒在小丽的示意下重新爬上了我的身子,分开双腿将我的**对准**坐了下来,然后便开始了耸动。

? ?小丽把旗袍的前襟打开露出雪白的**,又把我的手牵引到上面,然后伏在我怀?:“弟弟啊,对不起,我这两天有点事情要办……本来今天也没想上班的,但是刚才给她们打电话的时候她们說妳来了,我就急忙打车过来的……弟弟妳没怪我吧?” 

? ? “妳說呢?”我淫笑着,象一个正宗的花花公子一般边揉捏她的**边说:“其实怪不怪妳倒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

? ? “嗯?”小丽被我揉摸得满面潮红,断断续续的问:“那……那……什么……才是重……重要的问题?” 

? ?我把嘴贴到她小巧玲珑的耳朵上轻声告诉她:“过一会咱俩到房?去,我打算今天把妳后面给开了……” 

? ?一瞬间,小丽的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她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呼扇呼扇的盯着我看,忽然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小声说:“我都是弟弟的,弟弟想要什么我就给什么,我都给弟弟……都给弟弟……”小丽的声音越来越小,一张小脸却越来越烫,她的小嘴胡乱的在我脸上脖子上亲吻个不停:“好……好弟弟,我……我现在就想要……” 

? ? “好,好……”我奋力的一次次猛插一直没有停止耸动的绒绒:“等一小会儿,我和绒绒干完了咱们就进房去……”小丽不住的用脸颊斯磨着我的胸膛,同时把我的**含到嘴?吮吸起来。

? ? “我操!牛逼啊!”我正闭着眼睛象头种马一样拼了老命的挺腰扭臀狂捅绒绒,耳边忽然传来阿飞的声音:“还跟叔叔们玩双飞那!”这傻逼淫荡不堪的声音让我吃惊不小,不由泄了口气,刚刚欲来的shè精之意也不翼而飞了。

? ? “我操!”我睁开眼睛看了看,这流氓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正挺着根大**搂着怀?的姑娘猛干不止,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绒绒丰满白腻的大屁股。

? ?见我看他,阿飞咧嘴一笑:“姑娘屁股不小啊……”说着就伸手要摸绒绒的屁股。

? ?我连忙抱着绒绒站了起来:“喜欢屁股大的就再出去找一个,少骚扰我们办正事……小丽……” 

? ?我扭头看看小丽:“走,我们到床上去玩。” 

? ? “一皇二后啊,小飘妳小心哦,就妳那小腰没十分钟就得断喽!”大胖的破锣嗓子就是在满口塞满了女人**的时候听起来也是那么的清楚。

? ?我站起来面向他站好并把笔直的**对准他的后脑勺:“别装逼,不老实的话少爷一**抽死妳个傻逼!” 

? ?陪大胖的那个妞看起来风骚得很,她一面双手抱着怀?正在吃奶的大胖的大脑袋一面笑眯眯的盯着我的**看,想看?好,少爷就成全妳让妳看个够。

? ?我就站在那?一边搂着小丽亲嘴一边向陪大胖的那个妞展示着我尺寸惊人的**。但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我退却了,这妞也许是天生喜欢男人这玩艺?

? ?居然连眼也不眨一直死死盯着我的**看,看得我背后冷汗直冒阴囊急剧收缩,要不是绒绒一直在一边给我**我肯定要软下去。

? ? “高!”我冲那小妞比划了一下大拇指:“实在是高!” 

? ?小妞抿嘴一笑:“小丽啊,妳弟弟可长了根儿好**,我就喜欢这样的,妳哪天让给我爽爽咋样?” 

? ?小丽抱住我的腰:“那得我弟弟看得上妳,不然没门儿……好啦,弟弟,绒绒,咱们走吧。 ” 

? ?小丽和绒绒把我的衣服锁进柜子?然后拥着赤条条的我进了房间,直到上床压着两女乱摸乱亲的时候我才记起来我还没洗澡。

? ?小丽躺在床上,叉开双腿向我展示着自己柔嫩的阴部:“弟弟,来啊,都是妳的。” 

? ?绒绒在小丽的身边同样把自己的阴部暴露出来,不同的是她象条漂亮的小母狗一般雌伏着,并不停的晃动着雪白圆润的屁股。

? ?我上前在绒绒的屁股上亲了一口然后把一直没软下去的**对准小丽已经张开的小逼,同时把中指对准绒绒细嫩的肛门,然后缓缓的把我的**和手指分别插入两女的体内。

? ?两人同时呻吟出来,声音妖媚动人。

? ?小丽的**内湿腻不堪,滑腻得要不是她一直用力的抽搐蠕动着,我几乎都没有快感,但**这玩艺有时候要的不单单是生理上的刺激不是么?更何况手头还有个绒绒正撅着她丰满惊人的白嫩屁股向我展示着她最隐秘的部位:**和肛门。

? ? “爽不爽?”我缓缓的用手指在绒绒的屁眼儿?**,插得她边不住的呻吟边前后左右晃动着她雪白的屁股:“好爽~~好舒服啊~ ~” 

? ?小丽忽然间翻身而起,做出了一个令我稍稍有些吃惊的动作。她从我的身下钻出来,将上半身压在绒绒身上,并用双手拉开绒绒那两瓣肥嫩的屁股蛋向我媚笑着:“弟弟,绒绒的屁眼好不好看?” 

? ? “好看……”我顺手把手指插了一截进去,“好嫩啊。” 

? ?绒绒有些不安的扭动起了屁股,她扭头看着我和小丽:“小丽妳别压我,我难受。” 

? ?小丽嘻嘻一笑,忽然翻身骑到绒绒背上,用力把她两瓣屁股掰的更开:“弟弟,快来捅她屁眼儿。” 

? ? “妳干什么小丽?”绒绒知道了小丽的意图,剧烈的挣扎起来:“小丽妳个重色轻友的小婊子,放开我!” 

? ? “绒绒,让我弟弟弄一下吧?妳又不是没干过,怎么让别人干行让我弟弟干就不行啦?好绒绒,求求妳啦……” 

? ? “不行!”绒绒奋力将小丽掀翻在床上,继而翻身骑上小丽的身子:“妳怎么不让妳弟弟干?” 

? ?小丽有些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迎 绒绒的视线:“我弟弟……不是不喜欢我的后面嘛……人家喜欢妳的……” 

? ?绒绒骑在小丽身上看了她半天,这才翻身下来并肩和她躺在一起:“小丽妳可真是个贱货,为个臭男人值得么。”说着她斜眼看了看一直在床边坐着的我,眼中不见了刚才的讨好与妩媚,取而代之的尽是蔑视。

? ? “绒绒……”小丽有些惊惶的看了看我:“妳别瞎说,他和别的男人可不一样……” 

? ? “有什么不一样的?”绒绒提高了嗓门:“不也是仗着有几个臭钱到处糟蹋女人?妳說—”她起身跪对着我,两只高耸的**随着身体的晃动也摇晃起来,看得我直眼晕。“妳說,妳是不是嫖客!!是不是来玩女人的?!?” 

? ? “绒绒——”小丽起身拉住她:“妳别这样,是我不对,我对不住妳绒绒,妳消消气先出去吧好不好?” 

? ? “不好!”绒绒一把甩开小丽,用膝盖挪了几步来到我面前看了我半天,忽然却让我意外的嫣然一笑:“妳还成啊?!让我埋汰了半天也不动气……”她回头看了看还在不知所措的小丽:“我说小丽,妳这弟弟还不错啊,不是个天生的好脾气就是个软柿子……今天姑娘我就为朋友两肋插刀啦。”说着她翻身雌伏下去,高高的翘起了屁股:“我身上这几个眼儿给哪个臭男人操不是操啊……小丽,去侍候妳弟弟呀,怎么当小姐的妳?” 

? ?我看着绒绒自顾自的表演了半天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说老实话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看到绒绒已经冲我翘起来的屁股,我还是挺想搞她一下的… 但问题是她刚刚说完的那番话让我有些犹豫。幸好小丽历来善解人意,终于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推了我一把。

? ? “好绒绒……”小丽笑嘻嘻的拍了拍绒绒的屁股,然后从床头柜?摸出一罐什么油出来,仔细的在绒绒的肛门?外涂了个遍,之后再一次回复到最开始时的姿势,用双手扒开绒绒油光闪闪的两片屁股:“好啦弟弟,来玩绒绒啊。” 

? ?我凝视她的双眼,想从中看出点什么来,但可惜?面除了笑意再没什么了,也许是我没看出来也说不定,总之那眼神促使我遵照她的安排来行动,于是我动了。但刚稍微扭了下屁股小丽却忽然张口含住我的**吮了起来,大约两三分钟之后,小丽慢慢的压低头部,用小嘴牵引着我的**来到绒绒的股沟中。“好了弟弟……”

? ?我看着小丽美丽的脸,贴着她的小嘴把**缓缓插进绒绒的肛门?。

? ?说老实话,我一直分不清楚操逼和操屁眼儿两者之间最根本的区别在哪?,直肠和**壁带给我**的快感差不太多,但两者间的区别又是那么显而易见……也许对男人来说,最根本的区别还是体现在心理上吧,就象幻想着**和看着光屁股女人**的区别。

? ?虽然比我经历过的最淫荡的场面还差了那么一点,但眼下这种香艳的情况还是让我轻易的就沉浸于某种**的臆想之中,等我稍微清醒过来点的时候,我发现我边狠狠地不留情面的操着绒绒的屁眼儿边不停的喘着粗气问:“爽不爽?” 

? ?令我感到好笑的是,回答我的不是正在挨操的绒绒,而是旁边的小丽——她一直没有改变姿势,还是把脸贴在绒绒的屁股上近距离的看着我对别的女人实施肛交,口中还不停的回应着我:“爽……爽……好舒服……” 

? ?忽然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猛一?眼与我的目光交接,小丽的脸忽然间涨得通红,口中的回答之声也停了下来。不知为何,我忽然觉得有些尴尬,屁股前后抽送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 ?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该停下来,忽然绒绒高亢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小丽,别压着我啦,都要疼死我了……妳让妳弟弟干吧,我得歇一下。” 

? ? “噢……”小丽慌忙起身,我也顺势把**从绒绒的屁眼儿?抽了出来。绒绒翻身躺到床上喘了半天,忽然坐起来一把捏住小丽的**:“刚才說妳是贱货还真没说错,挨操的是我,妳說妳喊个什么爽啊?我想着就来气……不行!”绒绒把小丽的上半身向床面压去:“妳来让妳弟弟操操,我也好替妳叫**。” 

? ?小丽稍稍挣扎起来,同时询问般的看了看我,见我没什么反应她才顺从的让绒绒摆弄成了高翘屁股的姿势。

? ? “我说弟弟……”绒绒边给小丽的屁股抹油边问我:“妳还没走过小丽的后面吧?”不等我回答她又去问小丽:“小丽妳是第一次不?以前没让男人干过后面吧?” 

? ? “没有……”小丽的声音弱得几乎听不到。

? ? “好啊,妳这么喜欢妳弟弟,今天正好把第一次给他,这也算是处女之身啊……好啦,弟弟快来给咱们小丽开苞吧!”绒绒唠唠叨叨的替小丽抹好了油,然后笑嘻嘻的看着我:“来啊……不過妳可得轻一点,别搞得小丽过后连走道都不利索。” 

? ? “小丽,我要进去啦?!”我把**对准小丽的肛门。

? ?小丽回过头来看着我,眼中都是温柔之色:“来吧弟弟……” 

? ?我看着小丽的眼睛,缓缓的活动着屁股把生殖器深深的插进了她的肛门内…… 

? ?当我把jīng液射在小丽绒绒两女高高撅起的浑圆屁股上时,两女的肛门已经让我干得不能愈合了。

学姐让老公摸摸妳

让两女陪着洗过澡后,我左拥右抱着回到了VIP包房内。?面几个黑社会也都在,看来也是刚刚洗过的样子。

? ?我坐下的时候,阿飞正口沫横飞的给世上所有的女人下定义:“……所以说,女人都一个样:上半身在妳怀?跟妳玩纯情,下半身早不知道跑到哪个爷们那?挨操去了!” 

? ?此话惹得房间?所有的姑娘们都发出不满的声音,阿飞一撇嘴:“妳们不用不满,都一个样……好了,喝酒喝酒。” 

? ?我看看怀?的两女,小丽正忙着含情脉脉的看我,估计是没注意听阿飞的话,绒绒也是一副温柔如水的模样,与刚才在房间?大骂“臭男人”时候的样子相去何止十万八千?。“可怕的女人可怕的心机……”我捏着她的**悻悻的想:“怪不得连长相都和新蕊差不多~~”

? ? “弟弟啊……”小丽往我嘴?塞了块哈蜜瓜:“明天开始我可能就不到这?来了。” 

? ?我有些奇怪:“为什么?” 

? ? “为什么? ”旁边的绒绒接嘴说:“小丽想从良了呗。” 

? ? “真的?”我看着小丽。

? ?小丽咬着下唇:“我家?欠的债已经还得差不多了,妹妹的学费也攒下来了……所以……” 

? ? “是吗?”我捏了捏小丽娇嫩的脸蛋:“那可得好好庆祝庆祝,用不用我给妳找个工作?” 

? ? “不用啦弟弟……”小丽笑得象朵花:“我自己能找到……不过弟弟啊,最近我得回家一趟,这段时间……妳……妳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 ? “怎么?妳不给我打?为了省电话费啊?”看着她娇羞的样子我忍不住调笑她几下,

? ?小丽却低下头去:“我……我怕妳不方便……” 

? ?我呵呵笑着把她搂到怀?:“有什么不方便的,妳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好了。” 

? ? “真的?!”小丽仰起小脸看着我:“弟弟妳真好。” 

? ?和几个家伙在百花居玩了将近一夜,凌晨时分我撇下依依不舍的小丽的和几个倒头大睡的傻逼独自出了百花居,因为我接到了钱所长的电话 —新蕊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情况,钱所长说我最好去一趟。

? ?街上没几辆车,我很快就赶到了东势派出所。

? ?刚进门钱所长就一脸倦意的迎了上来:“妳可来了……走,跟我去看看。”说着向走廊深处走去。

? ?我跟在他后面边走边问:“那几个小流氓不是已经送到看守所去了么?她怎么还在这??” 

? ?钱所长头也没回:“那女的是个鸡,把她留下本想顺藤摸瓜抓几个嫖娼的……结果刚才忽然就发作了……”

? ? “什么发作了?”我忽然急了起来,上前几步抓住钱所长的胳膊:“犯病了?什么病?” 

? ?钱所长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把我的手轻轻拨了下去:“我说的么……我说小飘,妳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 ?我苦笑一声:“什么关系?以前还真算是有点交情,现在不过是妓女和嫖客的关系而已……到底怎么回事?” 

? ?钱所长继续向前走去,一直到走廊最深处的一个房间门前站下才开口:“她吸毒。” 

? ? “什么?!?”钱所长的话让我相当吃惊,站在原地半天都没有从震惊中平静下来。

? ?钱所长打开门示意我进去:“进去妳就知道了。” 

? ?新蕊被人用军用背包绑在一张木床上,身子不住的挣扎扭动着。我上前两步来到床前,看到新蕊惨白的脸色与满脸的泪水汗水,还看到她嘴上的一块胶布。

? ?我有些愤怒,回头看了看钱所长。

? ?钱所长淡淡一笑:“她叫的声音太大,影响我们办公……还有……”他回身关上房门扭头对我说:“她一直在喊妳的名字。” 

? ?我的脑袋晕眩起来,几乎让我站立不住。我一屁股坐到新蕊身边,轻轻的撕下她嘴上的胶布。

? ?新蕊颤抖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飘飘……对……对不起……我……我受不了了……啊……” 

? ?新蕊的目光有些散乱,我不知道她是否清醒,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 ? “怎么办?李弟弟,妳說怎么办?”我求助的看向钱所长。

? ? “放心,她还不算太糟,没那么严重……不过,想戒的话,还是要费些力气的。” 

? ?钱所长走到床边,拍拍我的肩膀:“别太担心了,一会儿我派人把她送戒毒所去。”

? ?钱所长给他在戒毒中心的朋友打了个电话,随后让一个警察陪我把新蕊送到他刚联系好的植物园附近的一所戒毒所去。那?价格不低,但钱所长在那的朋友告诉我戒毒效果很好。我把新蕊拜托给她,又给她塞了十万块钱,这四十来岁的老娘们儿推脱了一番还是收下了,最后表示要好好照顾新蕊。

? ?我心情复杂的随警察回了派出所。

? ? “怎么样?”钱所长给我递过根烟,我接过狠狠的抽了几口:“钱所长……我想托妳一件事……” 

? ?钱所长做人圆滑八面玲珑,还没等我说出来他就点点头:“放心,她没留下案底。” 

? ?我点了点头:“谢谢的话我就不说了,咱叔侄俩以后时间还长着呢。”说着我转过身子向派出所外面走去:“我先走了钱叔。” 

? ?走到门口的时候钱所长小跑几步跟了上来,把一盒烟塞到我衣服口袋?,然后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 ?我心情烦躁,无目的的开车在街上兜圈子,新蕊被绑在床上的样子在脑袋?环绕不去。我说不上来现在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她和那几个小痞子算计我的事十有**是被逼的。

? ?新蕊啊新蕊,妳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妓女吸毒者?

? ?心情很郁闷,我回到学校后,哪都不想去,就躺在自己公寓的床上,默默的发呆。电话响了也不去接,就一直躺在那?,像个死人一样。

? ?不一会儿,计筱竹来了,照惯例她会掀开我的被子叫我。我闭上眼睛装睡,听到计筱竹学姐一步一步走过来,然后果然一把就掀开我的被单,我闭着眼睛想像她此刻的表情。

? ? “哎……老公……起床了。”计筱竹的声音细得跟蚊子一样,我不禁暗笑,这样叫人怎么叫得起来。我最后还是假装睡眼惺忪的翻身醒来。“学姐……早啊!”“啊,妳又去哪疯了?”计筱竹学姐皱起眉头问我。

? ? “学姐……”我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跟计筱竹说了一遍,学姐听了后叹息了一声,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默默地抱着我给我抚慰。

? ? “算了,不说她了,为她伤心不值得!学姐妳又漂亮了。”我看着计筱竹丰满迷人的身子,由衷地赞叹道,话语中,更带有几分暖味。

? ?计筱竹听了,俏脸一下羞得绯红。我坚硬无比的**不知道操了多少次她的**,令计筱竹领略到交欢的那种舒服的滋味,计筱竹经常在我的大手摸玩下,一次次地飘上快乐的顶峰,迷醉在我那熟练而又舒服的摸玩,我的**成了计筱竹心爱的玩具。

? ? “学姐,妳们玩车别太累了,老公会心疼的。”我暧昧的关心令到计筱竹的脸更红了,她不由用水汪汪的凤眼白了我一眼,嘴角边上现出了一丝笑意。“老公……妳到底是几个人的老公啊?”计筱竹又羞又气地说。

? ?我伸手搂住她的背,一只手放肆地摸在她硕大的**上,计筱竹的脸更红了。

? ?她有些不安地扭拧着,我温柔地摸着她的**,说:“学姐,是不是想老公了?”那一语双意的说话,计筱竹听了脸红地点兴头。我的大手慢慢地摸向她胀圆的**,痒丝丝的滑动令计筱竹更羞了。她有些不安地说“老公,妳别这样,很羞人的。” 

? ?我在她耳边轻声说:“没事的,妳的身子早已让我看遍摸玩过了的,让老公玩玩,让老公摸摸妳的**还是不是那么软滑,好吗?”我直白的说话令到计筱竹又羞又有一种难言的兴奋,她的俏脸布满了绯红,体内深藏已久的**,又在她体内深处炎热地翻腾起来。

? ?我烫热的大手摸上了计筱竹胀圆很多的**,隔着单薄的衣裳,大手捂住她胀软的**轻佻地摸捏,阵阵舒服的酥痒从**上传来。计筱竹身子一阵颤栗,那种十分熟悉她身体敏感点的摸玩,令计筱竹闭上水汪汪的羞眼。

? ?她感觉到衣扣在我烫热的摸玩中松脱了。温柔而又舒服的骚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