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夜校风云

周未夜晚,死党芷尧约我出黎见面同饮野, 「嘉雯,嘉雯,有的事想问下妳有无兴趣帮下我忙?」我啜住杯野饮,等紧渠慨继续, 「嘉雯,妳都知我日头系返写字楼,夜晚就要去夜校教书架啦,但呢排我响公司攞左下个月中慨两个礼拜大假,谂住想同呀志一齐去旅行,但夜校方面我要搵人代课,渠地先肯比我告假,嘉雯,我知妳响大学都有选修中国文学,一场老死,唔知妳肯唔肯帮我代住两个礼拜课先呢?」嘿,原来个衰婆要同条仔去旅行, 「尧尧,唔系我唔想帮妳,但我真系未教过书,况且,我都唔知自己搅唔搅得掂,一阵搅到连妳都比学校责怪,咁到时我咪变左罪人?」芷尧一面奸笑咁望住我, 「嘉雯,呢点妳可以放心,妳剩系个look已经成个补习天后咁索,老实讲,教书其实咪都系依书直教,渠地唔明就会问妳,妳谂下,连我间中都要问妳先识,咁妳话妳得唔得 呢?黎啦,嘉雯,我等妳应承左,听日我先敢去报团架!」唉,咁大旧石头掷落黎,即系叫我无弯转啦

呢个时候,我男友伟霆都黎到酒吧内,伟霆急急脚咁行到我身边锡左我一啖, 「雯,今晚做野迟左的,搅到而家先至黎到! 」我笑住咁摇头, 「唔紧要,做野紧要的吗!」伟霆再同我讲, 「呀,头先经过shopping mall,见到的朱古力几靓,我买左的比妳试下! 」志霆攞左粒好精致慨朱古力摆紧入我口,真系好好味喎,我甜到由心度向住志霆笑左一笑,呢个时候,芷尧已经忍唔住出声, 「够嘞,够嘞,妳地究竟当唔当我存在架…..!」我同志霆同时望住芷尧,跟住正一齐相视而笑住。

同芷尧拜拜后,我同伟霆拖住手响街角月色下漫步,我地边行住,边讲紧芷尧今晚叫我代课慨事比伟霆知道,伟霆听到后,竟然笑住咁弯住膝黎望住我, 「妳居然都有机会做教书先生,噢,咁我可以肯定,妳会系全香港最靓女慨教书先生嘞,的学生一见到妳,我估渠地成堂都唔会知妳講过的咩,个个都剩系挂住望实妳,咁最后,妳咪变左会误人子弟啰!」我藐左伟霆一下,跟住再打住渠手臂, 「痴线架,人地真系会比心机教架,你估个个学似你咩,最叻剩系识笑人….」都未讲完,伟霆已经一手咁将我揽实,双唇亦比渠紧紧咁封住左, 「唔…唔…唔….」我亦抱住伟霆,呢一刻,唔知点解,我觉得伟霆需要我慨感觉好似好强烈咁。

「雯,不如上我屋企坐一阵好唔好….」伟霆一副恳求慨眼神咁望住我,我知道渠叫我去渠屋企坐慨意思,我合住个咀,正低住头搅紧自己的手指,伟霆正轻轻咁摇住我手臂, 「雯,黎啦…..」我有的丑住咁微微点住头,伟霆见我首肯,兴奋得紧拖住我只手咁向住渠屋企方向进发,到左伟霆屋企内,一间只有伟霆一人居住慨六佰多呎居屋单位,呀,对脚已经攰到唔识郁咁滞,我踢开左对黑色短根鞋,跟住摊左响渠厅中张梳化上,好舒服呀,我伸左个懒腰,呀,伟霆已经跪到我身旁开始锡住我,我搅实伟霆,开始呢埋眼咁同渠锡住。

锡左一阵,伟霆慨手已经响我身上唔规举咁起黎,左胸已经比渠搓揉住,呀,好舒服呀,我扭住条腰,一对脚正不停咁郁住,身下慨短裙亦比我戙高慨双腿搅到翻晒起黎,下身正凉浸浸咁,我知道我身下慨小边丝质通花底裤已经露晒出黎,我侧住头,伟霆正锡住我慨粉颈,我捉住渠正搓紧我左胸慨手,喉咙已经不自控咁发住低沉慨呻吟声响,搓胸慨手已经开始向下伸廷,手已经响我小腹之下摄左入我条底裤之内,我微微擘开双腿, 「呀……」伟霆慨手指已经响我胯下中央之处不断咁撩拨住,我痕得紧夹住渠只手微微咁磨住,我揽实伟霆,下身比渠搅到已经开始湿润, 「唉…唉…唉….好舒服呀….」伟霆正边钖住我,另一只手亦已按住我个右胸不断搓揉住,身上几种刺激已经令我开始极度需要,我已经忍唔住咁同伟霆细细声讲, 「不如我地入房开始嘞…..」

伟霆将我 起后,跟住就向住房内慨方向步入,已经急不及待慨我地,正各自除紧自己身上慨障碍,好快,两条肉虫已经响床上热吻当中,胸顶上已经比伟霆用力系咁吸吮住,舌尖间中舔住我呢粒已经发硬住慨果实,胯下慨缝隙已经比伟霆系咁卒住,手指已经插入我慨通道之内,正响阴道壁内不断系咁撩动住, 「伟霆,已经好湿嘞,黎啦…..」伟霆听到后,跟住响我耳边细声咁问住, 「嘉雯,今晚我地唔戴得唔得…..?」又唔戴,虽然真系好舒服,但……,伟霆未等我回应,两腿已经比渠挤住入黎,肉柱已经掂到我慨下面,伟霆亦正手握住硬物系咁扫住我慨缝隙,我已经无晒理智,就由得伟霆钟意点就点啦。

硬物愈扫愈入,湿滑慨两片唇瓣已经吞噬住渠身下硬物慨头部,突然,我被一下直捣慨动作搅到嗌左出黎, 「呀……」一阵涨满慨感觉已经充斥住下身,伟霆已开始发动住攻势,我亦发住呻吟声响咁感受住下身带黎慨刺激同欢愉,不知不觉地,好快趣,伟霆慨精液已经响我阴道之内倒流紧出黎,而我地亦继续响床上互相拥吻住当中。

呢排,芷尧好积极咁教我为师之道,终于到左我正式代课慨日子,放工后,我向住芷尧任职慨夜校方向开始进发,到左校务处内,夜校校长已知我今夜会黎代芷尧慨课, 「林老师,妳负责慨课室就响楼上二楼,虽然我知妳以往无教学慨经验,不過妳唔使担心慨,夜校的学生通常都系同妳一样,日间多数已经出黎社会做事,而且普遍都好专心学习,唔似日校果的年纪较细亦较为劳气咁慨!」麻烦左校长之后,我就开始向住楼上进发,好嘞,今晚就睇下自己有无本事,可以做到一个称职慨老师先啦。

已经到左课室门口, 系呢间嘞, 我深呼吸左一口气, 跟住就挺起胸膛咁行左入课室之内, 本来一片嘈杂慨课室内, 各人一见到我, 即时引起左一片小骚动, 「哗, 边度黎左个靓女呀?」 「咦, 系咪代课架, 定系以后都系渠教架, 如果系就好啰!」 「哗, 一早就应该换人啦, 先头果件边度得架!」 众人正你一言, 渠一语, 嘈到我都唔知点先好, 「各位, 各位, 你地先静一静, 比我讲几句说话先好唔好…. .」 各人开始比较冷静落黎, 我礼貌地咁开始介绍自己, 「就…..咁, 黄老师因为有的私事, 所以呢两个星期会暂时由我代替黄老师上堂, 我姓林慨, 不过我见在座大家都好似同我差唔多年记咁, 所以我都唔介意你/妳地叫我慨英文名Mandy 架!」 众人听到后又一轮起哄, 「Mandy 姐呀, 我想问,妳有无男朋友架?」 「Mandy 姐, 妳住香港定九龙架?」 「Mandy 姐, 妳其实钟意边类型慨男仔 ?」 死嘞, 场面又试失控, 我一面尴尬咁企左响度傻笑, 但我亦细心留意住班上众人慨样貌, 「好嘞, 好嘞, 或者咁啦, 今晚系我第一晚上堂, 我地就casual (随便) 的, 用十五分钟黎大家互相认识一下好唔好?」 我攞住台面上慨人名表, 跟住逐一咁叫渠地个名, 「何文菁….李国耀… .」 每个人听到我叫佢个名都举左一下手嗌到, 「李文迪…..李文迪……李文迪有无番呀……」 班上无人回应我, 我缩一缩膊, 跟住继续再逐个嗌渠地个名。

我按照芷尧慨指示,开始续教紧接落去慨课文,唔觉唔觉,钟声一响,已经到左落堂慨时间, 「好嘞,今日就教到呢度,大家有咩唔明可以尽快向我提问,如果无慨话咁我地就可以落堂嘞!」十几个男仔已经冲到上前包围住我,正七咀八舌咁问我好多私人上慨问题,其他大部份人就鱼贯咁开始离开课室而去, 「Mandy姐,介唔介意我地去饮杯野先走呀?」 「Mandy姐,你同你条仔系点识架,有无我咁靓仔先?」 「Mandy姐,使唔使我地送妳番屋企呀,咁夜一个女仔番屋企会好危险架!」班男仔愈迫愈近,死嘞,直情已经紧贴住我,情况一片混乱,我已经惊到唔知点先好,只知用个file先护住个胸先。

家下我只系听到渠地正七咀八舌咁一片嘈吵,突然,课室门外响起一声大喝, 「你地做紧咩事?放左学仲唔马上离开班房,仲留响度一片嘈吵咁做咩事呀!」校长正怒目咁呼喝住的学生,众人正有的不愤咁开始陆续地离去,校长见到我一面狼狈样咁, 「林老师,妳无事丫吗?班人都唔细架,妳要学下点样令渠地知道妳慨身份系渠地慨老师,知道未!」我一面尴尬咁点住头,跟住亦都执埋的野就离开左课室,出到校门外,伟霆已经揸住私家车停左响学校慨门前, 「林老师,上车嘞!」我见到伟霆响车上,我笑左一笑,跟住就上左伟霆架车,好快,伟霆就将我送左番去我屋企嘞。

原来做一个老师真系唔系咁易架,除左教书之外,仲要应付好多估唔到慨事情,班上慨学生每个人都有渠慨背景,学习能力又系每个人都唔同,而且夜校内,有的学生慨年纪亦比自己大,可能渠地会怀疑我到底有无能力可以教到渠地,唉,算啦,已经骑虎难下,如今唯有尽力做到最好就算,希望呢两个礼拜唔好累到芷尧就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