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两地分居期间妻子要求换妻同居

 我和妻子秦卿卿是大学里的同学。   她学金融,我学中文。   我们相识是在大学的学生会。   她是学生会主席,我是宣传委员。   她高高的个子,一副标准的模特儿身材,俊俏的模样,赢得“校花”   的美名。   她知识面宽口齿伶俐,安排工作有条不紊,社会交际八面玲珑,举手投足风 度翩翩,完全是学生领袖的派头。   由于我有一笔好字,写一手的好文章,得到了她的赏识。   我在她的领导下,学生会里的工作计划,汇报提纲,广播稿件,校刊编印, 摄影存盘,乃至通知标语都是我一人包揽。   我在学生会里从不多言多语,除了不折不扣地完成她布置的任务外,就是静 坐一隅看我的书。   因此,她就给我起了个“书呆子”   的雅号。   只要她一声“书呆子”,你干嘛干嘛,我就屁颠屁颠地得令而去。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她这样一个校花级的美眉,成为全校青春勃发男生们追逐的对象是再正常不 过了。   每天学生会收到的信件,除了给校广播站、校刊的稿件外,大部分是给她的 私人信件。   我估计90%以上是求爱信。   当然还不包括她电子邮箱里那些交友示爱的香艳邮件。   她还成为男生们在宿舍里睡前醒后议论的中心人物。   我班的刘大个儿是学校篮球队“姚明”   式的人物,公认的“帅哥”。   学生会要搞体育活动,离不开校篮球队。   秦卿卿与刘大个儿的关系非同一般。   特别是学校篮球队与外校篮球队比赛时,秦卿卿是拉拉队的主角,刘大个儿 是篮球场上的主角,一唱一和,配合默契,营造了紧张热烈的比赛气氛。   同学们都议论,秦卿卿与刘大个儿是金童玉女式的很般配的一对。   再加上刘大个儿常常在同学们面前吹嘘,他与秦卿卿是如何亲密地约会,仿 佛他们俩的关系是铁板上钉钉了。   在学生会里,我和秦卿卿待在一起的时间是最多的了。   这么一个美女天天在眼前晃动,我又不是柳下惠,能不动心吗?我是有“贼 心”   没“贼胆”,一看她每天收这么多的求爱信,心就怯了。   但我四年来贼心不死,把对她的爱恋埋藏在心底。       我把她参加各种活动的照片一张一张地珍藏在影集里,把写给她的情书、情 诗汇聚在本子里,并在扉页上写着:“献给我的心上人!”   等待着向她表白的时机。   毕业前夕的一天,在学生会里,我把她的一大摞信件交给她时说:“我可以 参与竞争吗?”   她不解地问:“什么竞争?”   我红著脸说:“爱情的竞争?”   她淡淡地一笑:“可以呀!”   我捧出一本影集、一本情书、情诗集放在她手上,她打开扉页一看,脸上绽 开妩媚的笑容,轻轻地说:“我会认真看的。”   结果令同学们匪夷所思,我的求爱成功了,大家都说:“书呆子吃上天鹅肉 了。”   我问卿卿:“你为什么同意嫁给一个书呆子?”   卿卿哈哈一笑说:“正因为你这个书呆子实在、真诚,所以我才嫁给你哦! ”   洞房花烛夜,我第一次进入她的身体,她竟然皱着眉头,嘴里喊著“轻点、 轻点”。   我惊奇地问:“你难道还是处女?”   卿卿幽幽地说:“我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吗!我爱你,就应该把一个身心完整 的我交给你!”   我激动地抱紧她,也用我全身心的爱来报答她。   由于她的精明能干,在交易所当了副总;我在一个广告公司当了策划部的主 管。   我们是经济宽裕,夫唱妇随,家庭幸福。   在家里,她掌管着一切,典型的阴盛阳衰。   她管我吃、管我穿,一切都给我安排得妥妥帖帖、舒舒服服。   我出差,她给整理好行囊,还要千叮咛万嘱咐地注意安全。   就连我们的性生活,她也管得很严,一周两次,怕伤身体,影响工作。   只有当我性致来时,缠得她没办法,才肯通融一回。   我在广告公司有个下属是广州人,叫小张,长得人高马大,精气神十足,典 型的南方帅哥。   他孤身一人在这儿工作,生活上有诸多不便,是经常到我家来蹭饭的主儿。   卿卿也是挺给我面子的,凡是我的同事、朋友到我家来,她总是热情款待, 让他们高高兴兴地来乐乐呵呵地归。   大家都夸卿卿好,我也在单位里赚足了人缘。   小张来我家次数多了,嫂子长嫂子短的十分热络。   渐渐地家里的重活、累活、脏活都让手脚轻快的小张抢著干了。   小张也是真卖力气,往往干得汗流浃背,卿卿就拿出大号的男式睡衣逼他换 下来,然后把他的内衣洗得干干净净的,熨烫好了让他穿着回单位。   卿卿有时还嗔怪我:“你个书呆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有小张一半勤 快就好了,我就不用这么累了。”   有时饭后聊家常,小张谈起他的妻子莉莉,也是满怀思念之情,害怕她一个 人在家孤单。   他拿出与莉莉的合影给我和卿卿看。   莉莉生得十分秀气,从眉眼间就可以看出是个十分精明强干的女人。   卿卿看了莉莉的照片,听了小张的介绍更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公司要到广州发展,准备在那儿建一个分公司。   本来让小张去是再好也没有的事,可以解决他们夫妇分居两地的问题。   结果董事会研究认为:小张还嫩,经验不足,很难担当此任。   决定由我去广州开拓市场,一年后再让小张去接替我。   我回家把这事和卿卿一说,卿卿就犯了难。   卿卿说:“你在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到广州去开辟市场,一定很累, 谁管你吃、管你穿,你怎么生活?”   我说:“那我就不去了呗。”   卿卿急了:“不行,这是你独立发展的好机会。让我想想。”   这一夜卿卿辗转伏枕,根本就没有睡好。   第二天早晨,卿卿对我说:“我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晚上下班回来 和你慢慢谈。”   说完还对我暧昧地一笑。   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下班回家,卿卿说出了她的锦囊妙计,令我惊愕不已。   卿卿说:“你去广州,我让小张的妻子莉莉代替我照顾你的生活起居。”   我说:“你开什么玩笑!”   卿卿平静地说:“你急什么。小张不是说莉莉一个人在家很孤单吗,你去了 ,不就解决了吗。”   我一想,老婆同意我和莉莉在一起,我不是又交了桃花运吗。   我觍著脸说:“莉莉会同意吗?小张会同意吗?”   卿卿轻松地说:“他们的工作我来做。小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我对他的感 觉很好。他对我和你的感觉也一定不会错。你不在家期间,让他来陪伴我,你不 会吃醋吧?”   我惊讶地说:“那不是换妻换夫吗?”   卿卿笑笑说:“你有时不也在上夫妻交换的网站吗,别当我不知道!”   我嘿嘿一笑说:“老婆大人宽宏大量,一切都由您安排。”   卿卿在我背上敲了一下说:“书呆子,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也乐呵呵地拱手说:“彼此,彼此!”   后来,卿卿乘小张来我家的机会说了她的想法,并叫小张做做莉莉的工作, 在我去广州之前,约莉莉来我家一次,说是大家团聚团聚。   事情进展的十分顺利。   国庆节,莉莉如约从广州来到我家。   卿卿和莉莉一见面,就亲如姐妹。   我见到莉莉风姿绰约,谈吐得体,也是心悦神怡。   卿卿下了一道死命令:只准小张与莉莉畅聚相思之情,在我家只准莉莉与她 睡,不准我沾边。   这七天中,我们两家一起旅游,一起野炊,一起跳舞,一起聊天。   大家是无话不谈,亲如一家。   我买了两张去广州的飞机票,假期结束我就和莉莉奔赴广州。   临别时,卿卿和莉莉长时间拥抱,互相叮咛。   卿卿对莉莉说:“妹妹,我把书呆子交给你了,拜托你照顾了。”   莉莉对卿卿说:“姐姐,小张就拜托给你了,你得费心教教他,让他能象姐 夫一样干工作独当一面。”   我和小张就象木偶一样,让她们姐妹俩耍来耍去的。   卿卿和小张把我和莉莉送到飞机场安检口,再次拥抱告别。   波音737呼啸著直冲蓝天,在座舱里,我和莉莉亲密得就象一对热恋的情 侣。   莉莉在我耳边悄悄地说:“书呆子,你在家听姐姐的,到我那儿就得听我的 哟。”   我紧紧地握著莉莉的纤手说:“是,老婆大人!”   莉莉笑靥如花地嗔道:“美的你,谁是你老婆啊。”   我们一年的换妻之旅就这样的开始了······飞机在傍晚时分平安地降 落在白云国际机场。   我和莉莉乘的士到了她的家。   她家住在海珠区天玺花园,环境清幽。   她家的面积只有70平米,比我家小多了。   他们小夫妇参加工作不久,能够在广州这样高消费的城市里拥有一套私房, 已经很不简单了。   虽然是一房一厅一厨加阳台和卫生间,但布置得井井有条,一点都不显得紧 、窄。   广州是著名的花城。   莉莉在客厅、卧房、窗台上恰到好处地摆着几盆花草,营造了一个十分温馨 的氛围。   刚刚放下行李,莉莉就扑到我的怀里,搂着我的脖子,仰著脸对我说:“老 公,我家地方小、条件差,不如你们家,你可别嫌弃。”   我抱紧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说:“你在飞机上还不承认是我老婆,怎么 叫我老公呀?”   莉莉用粉拳捶着我的胸口说:“你坏,你现在到了我的家就是我的老公嘛。 ”   我打趣道:“这么说,你现在有了两个老公了。”   莉莉美目一瞪,捂着我的嘴:“不许说!”   我哈哈大笑,拦腰抱起她在客厅里转了一圈。   然后她拉着我参观了房间、厨房、卫生间,到了阳台,莉莉比划著说:“老 公,你是个书呆子,我想好了,把阳台给你整理成书房,让你可以在家舒舒服服 地看书、办公。”   莉莉真是一个贤惠的女人,早就在为我作打算了。   我不由得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深情地说:“莉莉,你真是我的好老婆,我 不知怎样感谢你才好。”   莉莉头摇得象拨浪鼓似地说:“别,别!书呆子,只要你不在姐姐面前告我 的状就行了。”   一听莉莉提到“姐姐”,刚才只顾了亲热,忘了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了。   我说:“莉莉,快,让我打个电话给你姐。”   莉莉也猛然醒悟过来,满脸红晕地说:“对,快打!”   我急忙拔通家里电话,是小张接的,话筒里还传来他的喘气声:“喂,哥啊 ,你们到啦。都好吗?”   小张原来一直叫我主任的,现在成了一家人,改口叫哥了。   我也改口说:“老弟,一切顺利。”   “姐在做晚饭,我喊她接电话。”   话筒里远远地传来卿卿的声音:“叫你休息休息,你又拖地了,看把你累的 。谁的电话?”   世上的任何事情都得换位思考。   你看,我刚刚离开家,卿卿就心疼她的“小老公”   了。   卿卿在电话里问了一些我们路途上的情况后,就严厉地吩咐说:“你给我悠 著点儿,别太贪!”   我唯唯诺诺地连声答应道:“是,是!”   莉莉看我这么低三下四的样子,体贴地抢过话筒:“姐,你放心,我会管住 他的。”   姐妹俩唠唠叨叨地说了一通后,莉莉叫小张接电话:“你听好,我不许你折 磨姐,姐叫你咋样就咋样。”   其实,换妻就是换“性”。   两个女人说的“太贪”、“折磨”,都是指的“性”。   电子钟的时针指向八点。   莉莉说:“光顾了通话,你肚子饿了吧?对不起,今天迟了,不能上街买菜 ,用冰箱里的东西凑合著吃点吧。”   我说:“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不饿,再说······”   莉莉不解地问:“再说什么?”   我向她眨眨眼睛,嘻笑着说:“有句成语叫‘秀色可餐’。我要吃你哟!”   莉莉的粉拳雨点般地落在我身上:“你坏,你坏,你真坏!”   莉莉家的卫生间兼浴室,面积很小,一个大男人站在里面很难转身。   莉莉为难地说:“我家的浴室太小了,只有你家三分之一大,你可能用不习 惯的。”   我谅解地说:“不要紧,我会很快适应的。”   莉莉从行李箱里拿出我的睡衣,含羞地命令道:“快脱衣服,今天是第一次 ,我给你擦背。”   哈哈,莉莉要和我洗鸳鸯浴,让我乐不可支。   莉莉也脱了衣服,一个美妙的玉体展现在我的面前。   我用欣赏维纳斯塑像的目光,全神贯注地审视着她的双乳、平坦的腹部、黑 黝黝的三角区、结实的腿、微翘的臀,真是处处都动人。   “呆子,看什么呢?还不快来洗。”   莉莉的呼喊惊醒了我,我连忙拥抱着她光滑的身子进了浴室。   浴室本来就小,进了两个人,更是无法转身。   等身子淋湿后,聪明多情的莉莉在我的背上涂了沐浴液,就双手抱着我的腰 ,用她富有弹性的双乳在我背上摩擦起来,那种感觉、那种滋味、那种享受简直 无与伦比。   我在家是“妻管严”,卿卿又是端庄女人的做派,结婚至今就没有和我洗过 鸳鸯浴。   即使我有想法,也没办法。   沐浴好后,我把莉莉抱到“我们”   卧室的床上,轰轰烈烈地完成了我与另一个“老婆”   第一次的性爱洗礼······人常说:“孩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 好。”   好与不好是比较出来的,也是就“比较”   而言的。   如果不换妻,就无法体会到不同老婆的妙处。   比如,莉莉的双乳,虽然没有卿卿的大,但是比卿卿的结实,摸上去那个手 感哦绝对的棒;莉莉可以毫无顾忌地哇哩哇啦叫床,卿卿最多在高潮时轻轻地哼 上几声;莉莉在性爱方面可以玩出多种我从未经历过的花式,卿卿除了男上女下 外只玩过女上男下;莉莉能够每次为我口交,而有洁癖的卿卿绝对不敢碰。   我亲身比较的结果:卿卿是传统的女性,莉莉是浪漫的佳丽;卿卿是稳重深 沈,莉莉是活泼外露;卿卿是爱在不言中,莉莉是爱在行动上。   世上的人,不可能有完人。   这两个老婆都具有中国优秀女性的品质,各有各的秉性,各有各的特长,各 有各的情调,各有各的韵味,真是“各领风骚数百年”   啊!辛亏有了卿卿两全其美的精心安排,我在广州全身心地投入了工作,没 有了夫妻分居两地、孤身一人在外的那种烦恼和不便。   回“家”   有另一个“老婆”   陪伴,温柔体贴,衣食无忧,关键的关键是没有了“性饥渴”。   我在广州经过两个多月的打拼,广告分公司终于宣告成立。   我招聘了五位新毕业的大学生作为职员。   这些光棍小伙子食宿都在公司里,天天跟着我东奔西跑,购置器材,装修店 面,吃了上顿没下顿,十分辛苦。   他们都以为我的家就在广州,吵着要见见嫂子。   我考虑到小张还有八个月就要回来接我的班,如果现在让他们见了莉莉,将 来必然穿帮,说我和小张合一个老婆,那就太尴尬了。   小张的形象和威信也会大打折扣。   我坚决回绝了他们,到广州的高档饭店请他们搓了一顿,作为慰劳。   我和家里,每周视频聊天一次。   卿卿从小张那里听说,公司总部很满意我在广州的工作业绩,还给予了嘉奖 ,又看到我红光满面,精神十足,十分高兴,在视频里向莉莉连连道谢,说是替 她辛苦了。   我看卿卿的变化也很大,她一改过去端庄女性的装扮,成为一个时尚的白领 ,发型新潮了,眉眼精致了。   女为悦己者容。   卿卿毕竟比小张大五岁,现在天天生活在一起,经常去发廊、美体馆美化一 下自己,缩小一下年龄差距,讨好讨好“小老公”   也是人之常情。   莉莉看到小张衣冠得体,风度翩翩,举手投足,成熟稳健,笑得合不拢嘴, 咂咂称赞卿卿的调教有方。   小张看莉莉更是心满意足,夸奖莉莉是越来越漂亮了。   每次视频见面,错位的两家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话多情长,非常开心。   我和小张认为,一个男人的宽容,是最高尚的爱,在给予对方爱的同时,自 己也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回报。   卿卿和莉莉觉得这次夫妻交换,各得其所,身心愉悦,既有利于工作又有利 于生活,值了。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   这是说女人感情丰富,一个女人就能整出一段故事。   我感到,目前的夫妻交友大多是临时组合,聚完就散,浅尝辄止,这只能算 是“以性为本”。   其实,夫妻交友还是要“以人为本”   好,有感情的“性”   才是最完美的“性”。   感情来自于长期相处。   女人就象一本让男人读不透的书。   只有慢慢地品读女人,才能领悟女人的韵味,浓浓的情愫就会由然而生。   过去,莉莉与小张分居两地,心挂两头,一是担心小张的工作和生活,心里 很纠结;二是自己一人在广州,冷冷清清,孤立无援,情感缺失,茶饭不思,萎 靡不振。   现在好了,小张有卿卿这样的知识女性照顾调教,她一百个放心了。   她有了我的陪伴,生活充满了阳光,整天乐乐呵呵的,皮肤细腻了,身材健 美了,走在大街上回头率更高了。   爱,是女人最好的性格滋养品。   一个无爱的女人,永远是刻薄寡情的!莉莉有情有义,为了报答卿卿对小张 的关爱,也一门心思把爱倾注在我的身上。   广州的女人就是浪漫多情。   莉莉同样如此。   她健美的肉体,温柔的性格,往往使我的性欲欲罢不能。   莉莉在这种时候,不象卿卿那样地限制我。   莉莉总是体贴地对我说:“你别怕,姐那儿有我帮你遮瞒着,不会说你太贪 的。男人压抑了性欲对身体不利。你想要了,我就给你。反正我会煲汤,让你好 好滋补一下,精气神就又来了。”   在莉莉的鼓励和配合下,我和莉莉每晚都能双方默契地尽情地抚爱,发泄我 们的情欲,达到我酣畅淋漓,她高潮叠起的境界。   曾在网上看过一句话:男人女人能够力往一处使的时候,只能在做爱时。   说得妙!这就叫情投意合。   广州的煲汤种类繁多,可以用各种汤料和烹调方法,烹制出各种不同口味、 不同功效的汤来。   莉莉每天变着法儿地煲出各种靓汤,让我喝了精力旺盛。   也只有沐浴在爱河中的女人,才能这样细心、体贴、周到。   逢到周末,我就和莉莉驾车到三亚去游玩。   到了海边,虽然还没进入旅游旺季,但海滩上已经有很多人了。   莉莉天性爱玩,见到海浪就迫不及待地换了泳衣跑进海里。   我随莉莉一起玩起海水浴。   两个人在浪花里追逐、打闹,等游到深点的地方,我扮水鬼,潜在水里摸一 下她的嫩脚,或者捏一下她的美臀,弄得莉莉娇呼不断,跟我打闹在一起。   累了,我们就躺在沙滩上休息。   由此也吸引了众多游客的目光,羡慕我们这幸福的一对。   有一天晚上,我回来迟了。   一开门,就看到莉莉穿着一套鲜艳而性感的情趣内衣,妩媚地笑望着我。   这种感官的强烈刺激,令我顿生爱意。   情趣内衣属于成人用品(英文译为sexylingerie),是让视觉 刺激与性爱结合的一种产物,是人类物质生活提高后,满足精神需求的产物。   和众多的成人用品一样,情趣内衣在欧美等国已经是非常普遍的产品,但在 国内情趣内衣在近几年才逐渐被大众所接受。   这种情趣内衣给人的正是那种艳而不妖的美丽,性感却又幽雅,正是那种对 人体美的无上的赞美。   你看“酥乳”:“温比玉,腻如膏,醉来入手兴偏豪”;“柳腰”,“低舞 月,紧垂环,几会云雨梦中攀”;“雪股”,“水骨嫩,玉山隆,鸳鸯衾里挽春 风”。   莉莉的知情知趣,给我开辟了一个新的“性”   天地。   有诗为证:对垒牙床起战戈,两身合一暗推磨。   菜花戏蝶吮花髓,恋蜜狂蜂隐蜜窠。   粉汗身中干又湿,去鬟枕上起犹作。   此缘此乐真无比,独步风流第一科。   我在广州与莉莉朝夕相处,真正体会到:一个女人一天地,一个女人一家春 。   由衷地感慨:一个男人一辈子只有一个女人,那真叫“亏”   了;一个女人一辈子只有一个男人,那才叫“惨”   呢